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夜魔天宫偈赞品 >> 浏览文章

八十华严 夜魔天宮偈贊品 第27集(圆明笔记)

2013-07-06 08:53:39本站原创 【字体:

八十華嚴 夜魔天宮偈贊品 第27集(圓明筆記)

 

275207

尔时觉林菩萨。承佛威力。遍观十方。而说颂言

譬如工画师 分布诸彩色 虚妄取异相 大种无差别

大种中无色 色中无大种 亦不离大种 而有色可得

心中无彩画 彩画中无心 然不离于心 有彩画可得

彼心恒不住 无量难思议 示现一切色 各各不相知

从精进林,到力林,到行林,到觉林,最后是智林菩萨。

智是个成就,终极目标的一种境界。

觉林菩萨,到这里进入了一个很殊胜的领域。在生命因素的范围里,觉悟是一个很重要的生命因素。

早期划分生命因素最主要的就是三个:感受的能力。存在的境界。觉悟的状况。

在这三个当中,觉悟本身是很重要的一个现象。修行从这三个方向来下手,它的整个纲领就全部展开了。

现在是讲说,觉悟,所呈现出来的生命境界是怎么样子?从觉悟的这个生命因素来看生命的境界,所以才讲,承佛威力。遍观十方。十方,就整个生命境界,从这里来看。

觉悟怎么看呢?就觉悟所显现出来的生命境界,就好象是工画师。工,就是画家。

分布诸色彩,把这个色彩怎么样公布在画布上面。

虚妄取异相,虚妄,本来画布是空白的,没有的,现在从这种种的妄想中你取一个相来讲,这个大种无差别。大种这个字就看你的体会了。你要怎么定义都可以。你说心性无差别,也可以;你说根本种子无差别也可以。

只要华严经里用到“大”字,它意义就不同了。你说种子,那大的种子,多大?不是指这个。大,是形容它的根本,最核心的那个部分就是那个样子,不可说,它只是存在而已。所以说,最终极的生命因素的这个地方来讲,它根本就没有两样。

现在我们从量子学上来看,从量子再进去,再分析到最后,它已经只是个场,一个场力的关系,它不是这个质的关系。到那个地方,已经区别了,没有什么种子不种子,什么粒子、电子、质子、中子那些,都已经超越了,它变成一个磁力场的状况,这里面没有差别了。

当然我们不能这样说,自然科学这样讲,我们就跟着这样讲,我们是运用他的思维状况,到终极的目标的那个地方,就是没有差别,就是最基础的那一种因素,它是很单纯的。就象我们堆积木,都同一块,但是虽然同一块,你去堆起来的状况,就是不一样,看你的组合,因为组合不同,呈现的相就不一样,基础因素都一样。但是,自从透过基础因素的排列组合不同,所造成的一切森罗万象就完全不一样。这地方慢慢体会。

 

这个地方,重点不在讲大种无差别,这整个讲下来,是密法的修法。

密法怎么修?我们这道场,这样布置,这个就是坛城,这个坛城是中国化的坛城,非常中国化。而且这个坛城重点是在于宫殿的结构,中国人特别重视,这个宫殿,你看的是宫殿,用佛法的术语来讲,要把它翻译叫心殿,心的宫殿,就我们建设好最精华的地方,内在世界里头最菁华的那个地方。就是这个宫殿,是这个意思。

你注意看看,西方极乐世界图有没有看过?它里面也一定有一个宫殿,佛坐的地方,在那个宫殿里,有师子座,佛坐上面转法轮。这个是指核心的部分,内在世界的核心部分,这个部分,很难去说。要去说,你要去看华严经经首,整个精华都在那里面,是指这个部分。所以,中国北传佛法特别重视这个部分。所以,我们一定要有宫殿,关键在这个地方。

不是说,为什么要弄个金碧辉煌,这个状况。

一般的修法,密法不是这个宫殿,不是这个坛城。你去注意看看,经首有宫殿。其地坚固,再来就宫殿,再来就是菩提树,再来就是师子座,四个部分。宫殿非常重要,在这里。

可是其它的密法,修法坛城是这个样子,看不到宫殿。

告诉你,有宫殿的,禅法;没有宫殿的,密法。

站在修法的立场上,都需要有宫殿。因为修法上有不同,所以我们这样区分出来,空间作对比是让你了解到。下面是师子座,虚拟座,当然我们是善巧变化,师父们很用心,这样子既经济,又美观,又省钱。

坛城布置,那个布是分布诸色彩。密法怎么修?

禅法需要规距,规矩很抽象,其实就是戒律;需要心法,就这两个。假如没有规矩的禅,叫狂禅。学禅,一定要在这个规矩之下来进行。

密法就需要坛城。在坛城当中,它需要法本,这两个。

修法怎么修?首先,身口意,密法叫嗡阿口牛。意根是缘着法本,用心,法本是给你用心用的,可是意根要摆在那个地方;口中诵咒持咒,语业;然后打手印,身相庄严,穿着解脱服。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把身口意统一起来。身口意就象彩笔一样,坛城就像那颜色,你的心,那意,缘着法本,心起作用。这个时候,这个法本就象蓝图,这个笔沾这色料,依着蓝图,在你的心里头,彩画世间。这个时候,把外面坛城的相,转移过来,变成心里的相。这样子,你整个世界就会现前。你假如转过来,那边一个,转过来,像底片一样,左边的跑到右边,右边的跑到左边,你这个相显现的错误的。

这个相,从外面转到里面来,应该要象数学的导函数,从第一象限,导入第二象限,导入第二象限,导入第四象限,不一样。所以,外面的相是这样子,转过来的相不是那个样子了,完全不一样。

你说佛长成什么样子,你要看在哪个象限看的,你现在在凡夫肉眼的这个象限里头,你可以把他拟人化,可是经过修行以后,你这个象限转移,从你现在的这个象限,转移到心里头的那个象限去。

大概我们这个象限就分三个部分。1、本尊的世界,这是一个象限。

2、人天善法,就是天堂的象限。

3、人天恶法的地狱恶鬼的象限,完全不一样。

我们现在通通用第一象限大脑肉眼的逻辑推理,把它推到最后,第三象限的阿弥陀佛,跟第一象限的人长得差不多,只是耳朵特别大,头上怎么搞的包包很多。这没有象限转移。你要知道,这个象限转移以后的那个境界,是完全不同的。

同样的,天上,假设是第二象限,那个象限转移过去,天人也不是我们想象的这个样子。

同样的,第四象限的地狱恶鬼是在我们正下方,那个地方的鬼地道狱道,也不见得长得跟我们一样。

经过三个象限转移以后,完全跟第一象限都不一样。那你怎么知道佛陀长相跟我们一样?怎么知道天人、上帝、地狱长相跟我们一样?你都是大脑推理的。

印度人有实修,所以他们知道天上的人长成什么样子。实修以后,他就不会以人的想法去想。

密法,很重视象限转移这一点。密法入定的时候,其实他是象限转移过来,这个轨迹,密法行者他感受很深。

禅修的人,比较没有这种感觉,因为北传佛教的禅行者,都是大头病,都是从菩提达磨那边传来的顿悟法门,都是坐一坐,不小心,摇一下子就进去了。他怎么象限转移,他不知道,所以他一入定以后的境界很殊胜,没有错,要他再讲,他就变成陶渊明了,他一离开桃花园,就进不去了。他要把怎么进去的那个途径讲出来,没有办法交待。他只是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这个时候没有赶快想说,刚才进来的那个状况怎么进来?他比较聪明的是,出去的时候做这个记号出去。可是要进去的时候,你找不到路进去。发生这种现象。

你看,北传的禅法里头,在指导修行的时候,他实在是无可奈何,他没有办法告诉你怎么入,下手处很难。北传佛法里大家几乎可以说,大家都是硬拼拼出来的。你看到哪一个禅师在作指导的时候,有迹可循?都是无迹可寻。我们发现,北传僧团里头都是,天才在教白痴,中下根器的。上上根器在教的不见得个个都是上上根器者。

都是上上根器者,一点就开悟,你打开坛经看看。真正有开悟的人,跟惠能对答,都很简短,永嘉大师算是最长的一段了,因为两个人吵一架,记录很精彩。有悟的,三两句,都是上上根器的。

那些讲得很长很长的,都是有所悟,似有所悟,根本就没有悟。

义玄禅师开悟的时候,真正的感慨,黄檗无多子,其实除他以外大概就没了。他师父教导他的那一个境界,那一个法门,能够接受的人,没有几个。

北传的禅法,要学,是真的不容易。

我们现在把这个禅法运用现代的这一种语言模式与思维模式,重新跟你规范,从今以后就有迹可循,你可以一条路走进去,非常方便。透过这样的一个理论,历代祖师都有讲到,只是后代子孙没有办法接上去,他这里面谈的三玄三要、四料简、四照用、宾主论,都一样,绝对有迹可循。我们从这个地方重新作指导。

密法就不一样了,宗喀巴大师当年会找出一个菩提道次第来,就是有迹可寻,但是你会发现,那个迹,太复杂了。现在在研究广论的人,弄到最后,下士道,就不错了;中士道以上都不敢再讲了;从中士道以上,几乎完全变成知识,不是行法的部分。为什么?那要有那种根器,才行。我们现在都在追求知识,那一条路,你还是不能走。但是这告诉我们,他确实是有迹可寻。

而事实上在做这一种行法的时候,他的本身,就带有这种特色。他已经告诉我们,身口意,如何统一起来,它象一支彩笔。当然,他们修密法的人,没这样讲。我这样讲,已经把你规范得很清楚了。坛城,就象那色料,你沾染那些色料,分布诸色彩,你这工画师有支彩笔,分布诸色彩,画在哪里?画在你的心布上面。内在的世界,你要怎样依照法本的蓝图。这一点就有点象小孩子在学画画,首先,白纸上有几个点让你描描看;描出来以后,你在上面涂颜色。密法跟这个东西差不多。他着在这个上面,当你这样一再地画,一再地画,你就会超越,一再地超越。到最后,你就不要按照那个部分了,你自己就可以分布诸色彩了,你要怎么画都可画。所以,他人静物写生,一直到抽象画,都是这种变化。

禅法,有禅法的殊胜,直截了当就进去了。但是你要有那种根器,你要没有那种根器,密法最好。它一步一步上来,那随着你的根器,可快可慢,修法就这样来的。

这一句话,已经告诉我们,它密法的修行方式,虚妄取异相。有相,不是没有相,虚妄中去取相,取这些相,要告诉你,都可以替换。大种无差别,就告诉你,这些异相,这些相,都可替换。这一句从密法来讲,很清楚。

 

法都可通。那么,这一句,也可以从禅法来讲。

禅法在讲个部分就很高的境界了。它是指你能够止住妄想,止的功夫成就了以后,你观照的境界会现前,观一现前以后,一些境界会一再一再出现。妄境你止住了以后,不是妄想,那个妄想止住以后,就不是观想了,它境界会现前。在这个境界现前的时候,你原来所积留在生理上与心理上的一些障碍,好境界坏境界都有,它会出现,会一再出现。

它这个时候,我们的禅堂规矩就在这个地方发挥作用,规矩有这两个部分。1、禅堂运作的这个规矩。2、你思维作用的正念,那个约束的规矩。所以,在禅堂里不用法本,可是禅堂外,你要看经本。那个经本,叫经通,你要通,那个通与你禅堂里面的宗通,要衔接在一起。这叫作虚妄取异相。

在密法里,重视的是分布诸色彩。

在禅法里,重视在虚妄取异相,这个时候你要取的相,是依照你经本的标准来取相,你就等于把心安住在那个无漏智上面,依据无漏智而出离三界,你知道吗。

同样一句话,两个不同的修法,着重点不一样。经伟大的地方,就在这个地方,这很不可思议。没有实修,你体会不到。你经过这个虽然你没有什么成就,就照着这样子依样画胡芦,画一画,你所得到的那个体验,就是不同。

很简单的原则,这两个法,完全不同。佛法的修行只有这两个法门,两大甘露门,一个禅法;一个密法。

禅法需要心法,需要规矩。心法,宗通;经通。

密法需要坛城,需要法本。核心在身口意三业怎么统一起来。透过身口意三业的统一,缘着法本,分布诸彩色,象限一转移,你就出来了,你的境界,自然就产生了。很精彩。

你要修五十年,不见得修起来,解门,从知的立场来看,其实修行技术面,很简单。修行的重点在功夫,功夫就是要下时间,这时间下下去以后,你心灵工程,工程面那个才复杂。问题是你的心灵工程这个部分才大,你必须要花时间下去。

不管你修禅法,修密法,都要经过无量次的失败。

婴儿躺在那里哭啊,哭啊,突然有一天,他翻身过去了,你会吓一跳。你就知道,小孩子翻身,这个是小事;但是对他来讲,他是大事,他挣扎了多久才翻过去,这没有人知道。

我们看一个禅师的成就在那里,好厉害哟,你知道他经过多少失败吗?不经一番寒彻苦,哪得梅花扑鼻香。每一个成就者都告诉我们,唯有大死一番,大死你知道怎么死吗?

举例,吃师子头,豆腐。。。我们的心就象这东西把你剁碎,捏,把你的心捣烂了。捏好以后,你的心会变成什么样子?不但这个样子,把你捣碎,捣烂;然后下油锅去炸,你的心经过这样还没有完成;炸完以后,还要再红绕,你才会出味道。

修行这么辛苦,这叫大死一番。我们哪有?修行就是要把这个心整个地粉碎掉,捣烂掉;然后重新再建立起来,再下油锅炸一遍,然后再红绕,叫红烧师子头。这当中需要相当相当多的失败。

以禅法来讲,我们讲很简单的一个测验,六根接触六尘境界时,六识怎么起作用,这个很奇怪的逻辑。六根接触六尘境界时,跟六识什么关系?你都不知道这当中,你已经跳针跳了一大段过去了。

六根接触六尘境界时,心念产生;

心念产生以后,心念存在;

心念存在以后,才透过六识起作用。

现在问题就在,心念产生以后,掉入存在的旋涡里,这个是一个问题。那个心念存在,就是心王,就是意识形态。这个麻烦了,那个存在,意识形态开始累积,为什么会存在?你用强烈的记忆,因为那个基础在那里,所以你就开始推理。透过记忆;透过累积,然后你会开始思维逻辑推理;然后会去剪贴,会去发明,会去创造,分析判断,你就创造出来了。这些通通都是六识起作用,不但六识,这里面就构成五蕴,八识在起作用。八识,我们统称为五蕴,八识五蕴是一样的,整个就转过去了,你的本性就完全忘记了,本来面目完全不知道了。

现在修行,把八识毁掉,把五蕴毁掉,重视回过头来,当六根接触六尘境界时,心念产生,让它流入萨婆若海。要不然,就直接产生,就起作用,不落第二念,就没有六识起作用。

第二念,是心王,存在。你一落第二念,就六识起作用。

好了,现在在六根接触六尘境界的时候,你就要把禅堂给布置起来,在禅堂里静坐,六根门头全部打开,不是都摄六根。我现在坐在这里,“冷气也不开,这么热”。你看,什么尘境起作用?没有啊,没有啊。冷气一开,呼呼呼,“终于开冷气了”。你看,妄念已经被抓走了,有没有,你知道吗?你什么时候才会发觉,哎哟,糟糕,那弄错了。我告诉你,大概要三个月以后,那你已经失败多少次,你不知道。我跟你讲,这当中已经失败过几百次,几千次,几万次了。

好了,当我发现以后,我开始要注意了,我六根门头全部打开,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音声是最敏感的。再来就是光,音声与光,是最多的。其实真正多的是你的法尘,你的意识与法尘来得最多,但是你不知道。

这个六根门头全部打开,六尘境界会全部到,通通到。你在这个六尘境界当中,你感受得到、感受不到?哪个尘境到了,你的意识,开始起作用了,你能不能捕捉到?捕捉到,用六根捕捉,就不起分别作用。这个关键在这里。到这个时候,你修行才有一点点状况。还不是功夫。它捕捉得到,不容易,告诉你,一千万次的失败,才可能捕捉到第一次。要去经过一千万次的失败,你感受不到,你感受大概几百次失败,会有。其实真正的失败,你自己无法计算,你感受到一次失败,大概你已经错了一万次以上,但是你自己不知不觉。

当你很敏感地感受到那微细的失败,在哪里的时候,你的功夫已经相当高了,这是禅法的部分。所以,你要止住妄想,才有可能。

止住妄想以后,观照起来,按照这整个的修行过程,你才能捕捉到。所以,你只有进入禅堂实修,你才知道经典在讲什么。

同样的,密坛也一样。你要在这边训练,我怎么样打手印?合掌也好,什么印都不要紧,你要去打手印;然后,要去持咒;然后,缘着经本,要去观想。

最好,你是修供养法,你不要贪心。你供养以后,钱拿来,你不要去想那个。你修供养法,好好修,很简单的。怎么样尽虚空,遍法界的供养,你去观想。那这当中,你也会发现,一再的失败,一再的失败,这都是从立的面来讲的。你都会有这种情况啊。这个时候是分布诸彩色。从这边来,但是你必须进入禅堂,必须进入密坛,好好一再地去训练。道场提供给各位的,不是讲经的地方,提供给各位的就是修道的地方,修行,修着行,行是力行实践,就是要你做,不是只有听,都修道成佛的。

我们生命中你内在的那个部分,最核心、最根本的那个部分,它本身没差别,那叫大种无差别。

觉林菩萨首先把这个部分展开。

 

第二偈大种中无色 色中无大种 亦不离大种 而有色可得

大种,我是讲心性,用这样比较好解释。那你认为应该要怎么解释,我想这个不重要。所以说,大种无差别,心性无差别。

现在讲大种中无色,换句话说,空,空中无色,色中无空。你把这个心性,当作空来解释,也一样。这个名词,到底你要把它翻成什么,我认为无所谓,你可以自己去定义,因为有一个大在那里,你已经没有办法定义了,它有多重意义。

华严经里讲大、普、妙、深,它是多重意义,你就可以怎么解释都可以了。

有些人比较重视名词的定义,这是倾向于西方人的逻辑思考,这叫具象名词,他会很具体地名相,作定义。

我们是不具相,这个佛法为什么不具相?它的真正源头,要讲到的是印度人的文字,它本来就是不具相。梵文我不懂,但是从佛经来看,梵文本身应该很不具相,它一个字里头,有多重意义。我们通常讲摩诃衍,就翻译成大,摩诃衍不止大,它有很多重意义,可以翻成妙,普,广,看你现在是怎么用的,这样来取它的意义。当我们一翻成大,好了,那相对的就是小,所以摩诃衍乘叫大乘,那另外的,就叫小乘了。

摩诃衍,翻成广,广胜,其它的就变成狭,广狭相对。因为你用语言,本身就有一个相对立的意识形态在。佛法在这个地方,就要破你的对立。因为要破你的对立,所以它就有多层次的意义存在,是这种状况。

所以,大种,翻成心性,空,我想都可以。翻成基本元素,也可以,不过这是新时代的名词。基本元素中无色,色中无基本元素,你说这样子不好解释,现代人听得懂,那古代人听不懂,那你就用古代的话,空中无色,色中无空,就好了。反正空是什么你也不懂,翻哪样,你也不懂。

色中无大种,亦不离大种,而有色可得。这个心性,空,你不离开,你要得色,可以。要得色,色虽然色中无大种,大种中无色,但是你要色,是离不开大种。

你要换句话说,你要讲大种,大种中有色。虽然大种中无色,可是你要讲大种,就是里面有色。这个就很麻烦了。佛法在谈这个东西就在哪里?在于它的不可思议,它的存在,存在中有不可思议。存在是一个具相,但是它假如是可思议的,就产生,大种与色的关系,是有还是无?是有,就是有,不能无;是无,就是无,不能有。

可是它这里明显告诉我们,是有,也是无。大种有色吗?没有,大种中无色。可是,你要讲色,就不离大种;要讲大种,就不离色啊。这里面重点不在于大种与色的关系怎么样,不是大种是什么,色是什么,这个我认为这个名词解释并不重要。它真正重要的是大种与色之间,存在着一种空有之间,有无之间的一种事实关系,那种事实关系是双有,还是双无?是这样的情况。双,就是有无两个都有,两个都无。这个就是佛法在告诉我们,生命存在的那种现象。既是生,也是灭;既不生,也不灭,是那个东西。

既是有,也是无,你的大脑会告诉你,有是有,无是无,为什么既是有又是无呢?那是什么?那个关系啊,那就对了。佛法重点在这里,修行人就存在这个地方。

你跟他什么关系,那不能讲,不能讲,是存在,不是暖昧,世间人就是暖昧。它是存在着有,也存在着无,生命存在的关系在这里。

大种与色的关系是什么?是有,又是无。那这个东西,就象我们一样,你每天吃多少东西,它有没有?有。它在不在?吃进去了,不在啊。为什么?每天拉出去了。它存在着这一种矛盾的现象。所以生命的存在本身就是矛盾,你不要用逻辑思考去讲那矛盾,那两个字。我们现在讲的这个矛盾,不矛盾。我们藉用这个语言文字讲矛盾,它不是矛盾那两个字的意思。它是存在着一种生生不息的关系,所以,你就必须要吃,吃了必须要拉。那否则在生命中,在逻辑中告诉你,吃进去的就是存在,可它又拉出去,在这种状况中,生命才能维系着。这就是一种矛盾,这种矛盾,不是冲突的矛盾,是一种和谐的矛盾。不一样。

法界的真理,告诉我们,生命的存在是最好的例子。并不是说,法界的存在就是生命,这个也麻烦了。法界的存在,确实也是生命,生命是最好的例子。那法界的存在是不是生命?是啊,法界的存在与生命的存在,两者是有,也是无的关系,就跟这个一样。

这种思维模式,是华严的思维模式,是佛教最高的思维模式,是人类精神文明的菁华。非常殊胜的,慢慢去参。

你或许会觉得说,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吗,好象师父讲经,从开始就一直讲这个。因为它是人类文明的巅峰状况,因为它是人类精神文明的菁华所在。所以我们常常讲这个部分,它的殊胜也在这个地方。

圆明于20121222周六。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八十华严 夜魔天宮偈贊品 第26集(圆明笔记)
下一篇文章:八十华严 夜魔天宮偈贊品 第28集(圆明笔记)
Tags:

网友评论: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