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 >> 浏览文章

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17

2012-09-22 20:31:43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我们告诉各位,你一定要去尝试,不要怕,不会的你再来找我。没有试的不要来。你去试,我想试到你有问题,我应该还在,还不至于死得那么快。你就赶快去试,试一段时间,还有问题我们才好说。这是公开征求的,没有秘密传授的。我叫你来,没有说附带条件,带红包来,不要带也可以。你只要去尝试,观到底是怎么起观,你先去试。你先试着观身不净,或者是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都可以;你只要去试、去做,就好了。一段时间以后,这样对吗?你再来问。你还没试,不要问:“师父,你告诉我,要怎么观?”你不要讲,你先去试。“师父,我这样观对不对?我观身不净是这样观,那怎样?有没有什么地方要改进的?”这样来说才有效。考完试,考零分,“师父,零分现在怎么办?”师父说:“你这个怎么零分?”我再一题一题跟你复习,我才知道你的程度。你连考都没有,你到底是不会写,连连看不会连,还是一二三不会写,还是圈圈叉叉不会叉,先弄清楚。题目会与不会先讲,然后我们再来检讨。不要弄了老半天,原来是你题目看不清楚,什么叫是非,什么叫选择,你不知道。选择到底是把对的选出来,还是把错的选出来,你不知道,那你要问什么?你先把这些东西基本的架构、架式先弄好,有问题我们来讨论,我们来硏究,那就没有问题了。这样可以吧!行,实践力行,先把它进行。这是第二堂课,还有一堂,我们休息一下再讲。

    我们现在再看“四正勤”。勤就是精进,中国人翻译有的叫做勤精进,翻译的文字不一样,有的把精进简译为进,进也是精进的意思。不管这当中我们是怎么样的翻译,大槪大家能够掌握住“精进”的意思,就差不多了。精进为什么分有四个部分?前面般若讲四念处是分四个部分,这个地方也是四个部分,这是印度人在区分的时候这样区分法。大致上是说:已生的恶,已经产生的要断,不要再出现;未生的,就未产生恶的,不要让它产生出来;已生的善,要令它生长;未生的善,要赶快生出来。大槪是讲这四个部分。

这样讲我们就很清楚,恶的部分已经产生的要斩草除根,未生的不要出来,善已经产生的要赶快增长到成熟,未生的要赶快生出来。你看就知道,它很容易会变成道德律,这善恶之间的关系。但事实上,我们不要这样去解释。假如是变成这个部分,那就是修养,人间修行的,这修养问题。恶了不可以做,已经做的要断除、要变改过;善的已经产生的要继续做,还没产生的要赶快落实。这里面问题是发生在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现在都是善,以前未必是善;以前是善,现在未必是善。小时候听家人在讲,谁又讨小老婆,好高兴。人家讨小老婆,你不知道高兴什么?人家说,人家有办法。现在你去有办法看看!高雄市长选举,那个小老婆的就遭殃。在他那个时代认为很光荣的事,这时代是拌脚石,糟糕了。你不能够说男的不对、女的不对,那是当时社会的一种观念。你现在说:当时那个观念不对。那是你现在讲的,当时为什么不说不对?甚至有人在替他庆祝一番。这就是说善、恶的标准到底要怎么定?以前当皇帝,那不得了。现在一看,谁在当皇帝?袁世凯想当皇帝,五年就垮下来。可见时局已经变了,观念已经不一样,对不对?所以善恶的标准会随时代而有不同。

基本定义是这样,现在问题来了,佛是这么说,佛说的,小乘是佛说的,我们发现一个问题,佛说的好像不是文字上这样而已。第一个,佛所谓的善恶跟一般人所谓的善恶不同。你怎么定义善恶?因为善恶本身是对立法,一对立起来,问题就来了,麻烦的事。你说善不对,你会被打;你说恶是对,你也会被打。因为恶就是恶,善就是善。从世间法来看,既然是对立,那就不当了。我们所谓的不当,是从佛法的出世法来看不当。因为佛法的出世法,是必须把这种对立转变成圆融。要怎么圆融?在世间法跟出世间法我们发现一个事件,出世间法讲的理不坏世间法的相,假如这个理坏了相,那就不对。理是什么?譬如,我们举一个例子。台湾很重视法会,去年一年办了八十四场,应该不止,水陆法会。大概台湾盘古开天以来,所有的亡灵去年一年大槪应该都要度光,没有度到的算倒霉,谁叫祂不被度?八十四次的机会,一个月度几次,一年也不过五十二周而已,每个礼拜都在度,还重复度,南北两陆乱度,你都还不被度到,这也是冤枉,你自己的事,你为什么被石头盖在那么深的地方,爬不出来,被人家度走。你要知道,这里面,法会这样办,有所谓的功德主,有随喜的,有内坛、有外坛,有种种的不同。我请问你,要怎么处理这种事?这实在是很麻烦,我实在不想办法会就是这样,实在是没有办法处理。

我们从理上来讲,假如两千块能度走,你出一百万的功德主是什么?凯子。两千块就可以,你为什么要出一百万?可是就有人要出一百万,出两千的无效。假如一百万有效,两千的是什么?既然无效,为什么要拿两千去?所以问题不在这个地方。问题是都有效,两千也好,一百万也好,是你自己能力随喜。假如每人都要出千,那些法师会饿死,你知道吗?因为多少义工,七天内,吃饭要吃掉多少,吃、睡;法师在那边摇七天,川贝枇杷膏不知道要吃掉多少?罗汉果不知道要吃掉几颗?你说两千块怎么够?所以就有人会发心出一百万。效果是一样的,你其它分别心、计较心,那是另外讲的。应该来讲效果一样,但是因为他发心,他能力够,他多种一点福田,才能够把法会圆满,所以这是不坏事相。出钱多少跟你功德无关,跟你所要超度的亡者来讲无关,但是你的福报就会不一样。这是一个。

第二个,既然出一百万,跟出两千,能不能站在一起?是不是这里面有区别?站在事相来讲,一百万是不是要受到比较优厚的待遇?我们以世间法比较优厚的,你要跟师父站在靠近一点,或者牌位写大一点,或者放在佛祖旁边,因为你已经发大心了,在事相上要有所区别。你不能够说,这样叫做分别心,不公平。可不可以这样讲?那这样好,你出百万,你牌子拿到旁边去。可不可以?我想你出两百万,你也不愿意牌子让人家拿到旁边去。这是世间法事相如此,功德是一样的。功德,出两千、出一百万,或者出两百万,功德是一样的,我们要以平常心来看,这是理上这个状况。可是事相就是必然不同,是不是?假如这样子,谁要发心?赔钱你家的事情,是不是?我们要了解这种状况。所以事跟理,理不坏事,你要懂得这种圆融。事不碍理,事情这样的推动,不妨碍理的存在。并不说出一百万的功德大,出两千块没功德,不是这样。事相有区别,但是不妨碍理的存在,理来讲是一样。但是其它,你在理上面,你个别的事相在起计较心,一定要怎么样,要看师父或者看佛像,才叫有功德,不然没功德,那是你的计较心问题。功德大小随缘去计较,跟这个无关。事相的差别不妨碍理的存在,这一点你必须要把它弄清楚。佛陀在探讨这个部分,所讲出来的理也是一样的。理是如此,可是相上不同。他讲的只是针对当时那个相。当时那个社会,他也只讲善、恶两个而已,他没有讲什么事。所以善、恶,已生的恶要断,已生的善要增长,未生的恶不生,未生的善要赶快增长,他只是理上这样说。相上的区别,那就随那个部分去,不能够妨碍它。这是第一个,从小乘的法上来说。

我们再看大乘怎么说?我们这样讲,你听得会不会雾煞煞?“师父,你等一下讲小的,等一下讲大的,到底你是讲小的还是讲大的?”你听不懂,你就好好整理一下,你就把它分开来,师父讲小的统统放一边,师父讲大的统统放一边,你对照一下,小乘三十七道品跟大乘三十七道品有什么不同?现在因为照次序来,所以就一个一个对照讲给你听,或许会比较有零乱感,但是应该很清楚,一个一个来讲。善恶从大乘来讲是没有对立的,但是它还是有那一种感觉。大乘怎么讲?很简单,凡是对生命能量有所增长的都是善,对生命能量有所消耗的就是恶。这样可以吧!不管时间怎么转变。所以你要知道,凡是具有罪恶感的都是恶,罪恶感会消耗你的生命能量;凡是能起你欢喜心的,那就是善。什么事相也没讲,哪些事相会怎么样,你要不坏事相。

    现在台湾最大的问题,不在善恶这上面,在你没有标准。所以每一个人要做任何事情都有罪恶感,到底这种事情该不该做,他没有办法去处理。想要这样做,又怕那个样子;想要那样做,又怕这个样子。所以台湾变成一种什么?台湾有什么现象,你有没有感觉到?大家都不敢讲话。你说我们要统一,等一下会被人打;我们要独立,共产党来的话怎么办?所以统一也不是,独立也不是,到底要统一、要独立,不知道!台湾现在就生活在这迷茫当中。我们李表哥更绝,“我一再地讲,我们是只有一个中国。”讲归讲,做归做,他老兄不知搞那什么名堂,我们不看不胡涂,愈看愈胡涂,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所以大家变成讲也不是、不讲也不是,到时候大家都变驼鸟,把头藏起来,管它屁股怎么样,就变成这种状况。在没有那种是非可以断定,你到底在做什么没有人知道,你在想什么也没有知道,反正这一句话讲出去,现在自立更生,庄敬自强,建设台湾,到底你在讲什么,你说说看!到底是国民党讲的那一套,还是建国党讲的那套?一句话出来,各种版本都来了。现在台湾人就在这种迷茫状况中。

    你没有办法去定义善恶的问题,不是善恶的问题,是你没有一个标准。标准要建立是没有错,建立标准又成为一种新的意识型态。可是你要知道,没有一个标准比有标准更恐怖。以前我们有标准,它是个桎梏,它限制我们,礼教会杀人。但是有礼教,总是有个标准。你如何挣脱礼教的束缚,那是另外一种状况。现在我们变成无政府状态。现在不是无政府状态,以前说黑色恐怖、白色恐怖,还有什么恐怖不知道,现在灰色恐怖都来了。不知道色恐怖,反正凡色恐怖就对,不管颜色都恐怖。怎么变成这种状况?因为你没有办法去界定,弄到最后谁讲谁不对。只要有一个人出来讲话,就有一个人出来反对,没有人反对他,他就异类了,他就不正常了。这是什么现象?这就是使得众生没有办法精进,因为没有标准,所以做什么事都有罪恶感,做这个也恐惧,做那个也恐惧,到底怎么做才对?这是台湾目前的共业。

    不管社会怎么样,我们从佛法的立场要告诉各位,你一定要有一个标准起来,这个标准就是三宝、佛法所指导的那个标准。不管人家怎么说,你要知道,能够增长你的生命能量,那就是对的、就是善的;你要是无法增长你的生命能量,或者乃至于消耗你的生命能量,那就是错的。所以一个人怎么样使自己具有充分的生命力,那就对的;凡是让你的生命力耗竭掉,使你的日子过得无精打采的,那就错了。你记得这个原则就对了。至于哪一部分可以增加你的生命力,怎么做可以增加你的生命力,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告诉你。现在这个社会没有一个标准,也没有办法给你一个标准。我不知道我们在座当中,有新党还是建国党,到底是民进党还是国民党,混在里面,等一下我出去四分五裂。反正我给你这个标准就对了。标准给你,你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你要是建国党,你就照建国党标准,去增加你的生命力;你是新党,你就照新党的方法,去增加你的生命力;反正现在是不统一状态。不统一状态,不是不统。我们要怎么统一,以后再讲,那是上面人的事。

    我们现在告诉你,你要怎么样子增强你的生命力,这一点最重要,让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命很自在,没有恐惧,没有罪恶感。我想怎么样朝向这个目标,让我们能够活得很安详,免除恐惧的那种威胁,不要罪恶感的逼迫。你怎么样去增加你的生命能量?都可以,并不说一定要怎么样。

    这个时代有一个要求,你不要去逼迫人家跟你一样。哪一党先弄清楚,不要逼迫人家。你认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因为这时代没有标准。你只要提出一个标准出来,他就会有问题。而且在这泛政治化时代,到处抹黑,都变成黑人,都被抹黑了。你就会产生那种恐惧,我们要抛开那种恐惧。我们要怎么进行?各位你自己看着办。怎么办?只要增加生命力,增加生命能量,那就对了。我们这里头没有任何政治色彩,不但不政治化,我们也否认,也不接受,拒绝接受泛政治化这种干扰。因为我们在修行,我们大可不必去淌那一个是非。选举你要票,可以,我去跟你亮一下可以,哪一个人来找我都可以。你总不能够说,李表哥找你你去,彭明敏找你你不去,那也不行;谁来我们都去跟他站一下。你不要求,我当然没有办法去,我不能不害臊,人家没邀请你,你自己打知名度。人家有需要,我们随喜赞叹,总是社会的贤达;闲着打人,叫闲打。他是一种社会资源,我们希望他能够好好的,能够普度众生。讲回来,讲到善恶,实在是于心戚戚,不知道怎么讲下去?因为大家都说他对,哪一个说他不对。所以立法院变成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没有一个错。那一天核四的表决,我不知道核四到底要或不要搞不懂。你说不要,它又通过了,奇怪!你说它通过,应该是要,可是不知道下文怎么办。到底是这样的通过算不算?所以我们的标准在哪里?看不出来。你说不需要,它通过了;你说需要,它通过。通过,可是为什么抗争要到底?搞不懂。现在你要怎么表态,你支持还是反对。所以现在也没有人敢讲,只有立法院在讲。我们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不知道。这就是问题。我们在这个地方没有办法去论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们只能告诉你,你要有这个标准。然后未生,就是还没有促使你增长生命能量的部分,你要赶快去增加。你不要把自己活得死去活来的,不要这样活,我们活得高高兴兴的,活活泼泼的。在这状况当中,我们很安详,我们很灵逸,我们过着是一个非常美丽,具有充分的生命能量,就像花园里头百花盛开,这里面万紫千红。在这里面充满着生命的芬芳,充满着生命的光辉。

    我们在这状况当中,可以唱我们生命的诗篇,不止百花盛开,蝴蝶、花鸟、蜜蜂,到处充满着生命能量,生命感十足,我们要过的是这样的生活。不是在那边懒洋洋的,太阳晒一晒,看看我没有能力。什么能力?走的不像走,爬的不像爬。不是那种人生。我们具有充沛的生命力,像小孩子一样,趴在平地上、草原上,那种嘻笑,那种玩法,笑声充满着整个山谷、整个天际一样,这才是我们所要的生命。不是干干扁扁的,鸭肉扁的那种生命,那没有意思。这个先把它弄清楚。我们再来看,怎么样去精进,让我们的善一再地增长。善恶,我们知道是难去区别的,但是你还是要进行。修行人没有做不到的,我们会发现要向最高的顶峰去迈进,所以愈是困难的环境,我们愈好修行。各位你只要记得这一点就好,愈是困难的环境,我们愈好修行。假如这个世界对我们来讲都很顺畅,都没有困难,那是极乐世界。对不对?你到那边怎么修,我问你?你以为到极乐世界很好修,我告诉你,你都没想过,到极乐世界怎么修布施;那极乐,又不匮乏,你施给谁?你有没有感觉到?你在这边持戒很精进,到极乐世界怎么持戒?那边的人不犯戒,你怎么持戒?所以你要知道,在完全顺境的情况之下,你根本没办法修,尤其在我们这个世界。在极乐世界另外有一法,阿弥陀佛开示的那一法,跟我们这里的法不一样。我们这里,释迦牟尼佛就已经开示我们是五浊恶世的这个法,我请问你,在这里完全是顺境你怎么修?你根本没办法修。

    一个有福报的人,很具足福报的人,他会有一些破绽出现,我告诉你,那个破绽是要你入道。你那个破绽,你要不懂得进来修行,那个破绽的损失,将是你生命由高峰开始要往下走的时候。你去留意看看,好多人各种福报具足,财富有,事业很顺,身体又健康,夫妻很幸福,然后子女很乖巧,什么都有,我告诉你,这当中一定会在某一个地方开始产生裂痕。那个裂痕你没有办法弥补,唯一的弥补就是修行。我不知道你发生什么事?你自己去反省。假如你有这种情况而不懂得修行,你那裂痕会开始加大,然后你会崩溃。为什么?你觉得福报、因缘很具足。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是娑婆世界,这里是娑婆世界,这里不是极乐世界。极乐世界很圆满是正常的,不圆满是不正常的;我们这里是不圆满是正常的,很圆满是不正常的。很抱歉,你不要说我咒咀你,本来如此。你在这个世界,不管在台湾,在哪里都一样,在美国,在世界各国都一样,绝对没有十全十美的。你要建立十全十美的生命境界,那就是你建立净土、建立佛国土的时候。只有一种状况,这个世界你可以达到,那就你修〈净行品〉,那才有可能。若见活人,当愿众生;若见死人,当愿众生;你自己去看,如何转消归自性。你那个境界能够转,你才有可能达到圆满。但是你要知道,照着〈净行品〉来,你是在修行的。因为你在修行,所以那种裂缝的产生,你都可以把它弥补起来,有可能。你不修行,绝不可能。你去留意,不用我讲,举例子又会碰到纯属巧合。

    精进是告诉我们,以往我们修了很多的福报,你现在还要再精进,你不要以为就够了;不够,飞来横祸,从哪边来不知道。而现在娑婆世界所有的福报都是有漏福田,什么时候在哪里漏掉你不知道,你为了要保全它,你最好是修行。不管是究竟法的修行,或者人天福报的修行,那都可以。我只说修行,没有说修哪一行,你只要修行就好了。当然不修坏行就好,只要修好行就可以。这是第一个基本认识。

    第二个,四正勤,四个正精进,也是一样,分开讲你知道,现在也要合倂起来,你也要把它变成你的生命因素。不但要把它变成你的生命因素,更重要的是要把它变成你生命的泉源。因为你必须把恶的给堵掉,恶的我们没有跟你说什么是恶的,你说吃肉算恶、算善,你自己去定义,我们没有跟你讲这个,你自己要知道。假如你吃肉有罪恶感,你最好不要吃,你不要吃得那么难过,何必呢?你要说“吃草我又很难过,没有肉又吃不下”,你就吃。那吃得又很痛苦,这样不能成佛。你有这种矛盾,我告诉你,你以后分两边,这边吃草,这边吃肉,你自己去训练,我不管了。这个人很怪,老是出这种难题给师父,你要知道师父吃草的,不吃肉的;偶而碰到会不会偷吃不一定,也没有境界,有境界再讲。这种境界产生的时候,自己内心里头绝对不要有罪恶感,因为那是一种因缘。你要知道你有因缘吃肉,那是因缘,你有福报才有可以吃素;你要吃素是你的福报,你有这个因缘;你没有这种福报,你还吃不到草,你放心。所以有这种因缘,不妨安之若素;有这种福报,你就好好吃素;偶而交换一下,不要有罪恶感。我只是说偶而交换一下,所以你不要说,偶而吃一餐素就功德无量,天天吃素的功德到天了,不要去计较这些。功德多少不要管,你只要心里能够自在,不要有恐惧,不要有罪恶感,我想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在善恶之间你要懂得这样去处理,把这种对立转化成圆融。这样有没有转化成圆融?

    有一个同修问我:师父,你看我结婚好不好?我说:好。我说:怎么样?他说:我可不可以出家?我说:出家更好。他说:到底是结婚好,还是出家好?我说:你不懂?成家好,出家更好,你听懂不懂?他说:到底是成家好,还是出家好?我说:你自己回家打算。你再来问我,去死好了。这已经讲得那么清楚,还听不懂,还问,问到什么时候。拿不定主意,不要什么都丢给师父。师父认识你算很有福报,你认识师父不要变成灾难。为什么师父见你有福报?你会包红包来,当然有福报。你不要变成灾难,师父到处都要限制,等一下吃素,等一下做功课,等一下不能结婚,等一下做什么,那不是灾难吗?师父哪给你那么多灾难!不会,你看要做什么,师父都说好。师父现在正学得像佛一样,坐在那里。不要把师父当毒蛇猛兽,像洪水一样,灾难一直淹过来。师父不会搞这个,师父没有虐待狂,你也不是被虐狂,动不动就找师父来虐待你,真是的!你要去转化,转成圆融。

    修行没有一定说一定如此,没有这种情况。有人这样修行,我跟你讲,有人是这样修行,他完全依法在修,不管戒律的;有的人是完全依戒律,不依法的;这两个极端。我们是在戒律跟法之间,你要如何去交融,取得一个平衡点,让你能够如法成就,那又没有违犯戒律。你说这个很难,很难是你家的事。跟你讲两个极端自己去选,去选那个平衡点,你还难,你都还没试!刚才讲观法,就要你去做、去尝试。从这个尝试修行的过程当中,你去历练你如何精进,如何增加你的生命能量,如何去提升你的生命品质。你要是没有生命能量,你的生命品质绝对无法提升,

你没有办法去论断你的生命水平,你知道吗?生命能量很充足的时候,你就有可能,一个人力量够,你才能够说:我这个力量要用到这边,还是用到那边。你现在没有力量,你现在是需要人家把你搬到这边还是把你搬到那边,你怎么去提升你的生命品质?我有足够的力量,我假如把它用到坏的地方,我会堕落;我假如把它用好的地方,我是不是提升?

    精进就精进你把生命能量拿来用到善的地方,所以讲得清楚,“未生善令生,已生善令增长,未生恶令不生,已生恶令断除”,从恶的地方把它给除掉,就让它安在你能够增加生命能量的地方,然后把它用在善的地方,你的生命品质就能够一再的提升。虽然你不会划分长,那无所谓,那并不是重点。你只要一再提升你的生命能量,生命品质就好了。你要一再提升你的生命品质,生命能量要一再的加进来。有一个游戏,喷水,上面有一个东西,那个水柱喷得愈高,那个东西是不是愈高,水愈少它是不是愈低。那一个东西就是生命品质的指针,当你生命能量愈强它就愈高, 当你生命能量愈低它就愈低。我们怎么样子去维持我们的生命品质,把生命能量引上来,它像泉涌一样,把你的生命品质一直往上。但是假如用到错的地方,当然就往下。所以我们生命能量要导入善的地方,这叫做精进,你的生命品质会一再一再的提升。

    这就从宏观的立场来看,大乘佛法在讲修行,如此而已,好简单!修行本身就是这么明确,我们为什么没有办法进行?你摸不着头绪。所以我们常说,你一定要先进行,然后我们才有办法论,那就有办法论道。你不进行,你怎么论道?我讲再多,你会觉得:师父,怎么那么复杂?其实一点都不复杂。

从前面讲到这里都一样,我们在这里讲这样,在别的地方讲也是一样,因为关键就在你要去做。说实在,你真的做了,就很简单,大槪最笨的人也不过三年而已,你一定会上道的。一个上道的人就是不一样,上菩提道。你要是真的有慧根,说实在三个月就够了。你要上上根器,一堂课就够了,太多了。重点已经讲了,这三堂课已经重复了。 你有没有感觉重复?我都感觉重复,你还没有感觉重复。就是这样上来的。

    修行真的是很伟大的一件工程,它很精密,没有错,但是很准确。你要是没有弄到正确的点上去,那就真的是盲修瞎练。因为你抓不到重点,你会觉得这样也对、那样也对,这样也好、那样也好,弄到最后你会说:师父,怎么样对?我们看台湾普遍存在就是这种现象。各位你自己想想看,问问看你周遭的同修,有没有那种三更半夜到处跑的,哪里有个善知识,哪里有个法王,就跑去;要去之前,提款机先提款,然后就过去,回来好累了。当然累,怎么会不累?在修什么,我怎么知道?他传我一法,叫我怎么样。我告诉你,不要两年,那个法就不见了。为什么?花钱花光,够了,差不多了。很多同修卖房子,辛辛苦苦存了几十年,两三年就把它卖掉,去修法,去做什么,有没有用?到最后你问他:学佛做什么?花钱而已。赚钱给人家用,做什么?他真的在修法吗?没有。

    你要懂得修法的这种情况,你有了这个标准,我告诉各位,你再去看看,人家要教你什么,你一看就知道了。以这个标准来看就知道,你要修这个法有没有增加你的生命能量,能不能使你充满生命力,然后能不能使你提升生命品质?你这么一代就统统出来,他要教什么法、传什么样法,反过来你都还可以教他。你说:你要收几万块,可以;我教你这样,你看要多少万?

学佛掌握住那个根本,我们是从根本修,你抓住根本以后,什么法都好修。所以我们常讲,你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进行。你不要以为做家务事不能修行,做家务事最好修行。因为什么?因为那本来就是你要做的,而做那些事情没有任何的压力。我们现在之所以生命没有能量,暮气沉沉,就是因为你在做家务事的时候,把它当作一种职业,这是一个工作,不是游戏,也不是修行。

假如是游戏、是修行就不一样,是游戏你会像小孩子一样,在切菜的时候会好玩;你现在不是,切菜不可以出声,出声灶王公会生气,槪念就已经带进去。你在做家务事的时候,也不像修行。你在修行的时候,你会带着“我这样切菜,这也是普贤行”,“我这样切菜,要怎么开智慧”, “我这样切菜,怎么了生死’,你会把疑情带进去,会把正念带进去,那就在修行。无有一法出此法界,都在这个法界内,每一法都是普贤行,那怎么不是修行?这很好修。你不一样,你会说:赶快切,等一下要念阿弥陀佛。等一下念阿弥陀佛,不是现在念阿弥陀佛,你都不会切的时候就念。切一刀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直切下去,不是很好吗?你为什么等一下才念?现在就念,现在做就可以了。可是你不一样,你一定要把它弄好以后,坐到佛的面前去,“阿弥陀佛,我来了。”阿弥陀佛说:你的菜还没炒呢!

    你会修行的人,你懂得当下、懂得把握;把握当下,你马上可以投入。你不懂得修行的,你在那边就愣住了,傻住了,你会说时间不够分配。好多人这样讲,我要带小孩、要送小孩,我要煮饭,要怎么样,然后他们要补习,我要跟他复习功课,他功课不好,然后他又要学钢琴、学小提琴、学英文、学数学、学珠算,都是小孩子的事,你没办法进行修行。你不知道那都是很好修行的,那都是你的法门。你的法门叫什么?带小孩波罗蜜,送小孩波罗蜜。怎么不行,无量波罗蜜,这就是一个波罗蜜,你不会。煮饭波罗蜜,洗衣服波罗蜜,拖地板波罗蜜,怎么不会?你说:我在拖地要怎么开悟?以前周俐盘陀伽是扫地,扫地都证阿罗汉。我拖地板、拖地板,怎么证阿罗汉?你可以从这里下手。你都不从这里去,你一直想赶快把它做好,“烦死了,买这么七八十坪的房子,七八坪就好了,剩下来就可以念佛,就可以到佛前做功课”,当然你烦恼就起了。你在做的时候就开始修,那有什么关系,“家家有本成佛的经”,不是有本难念的经。你就从成佛的经下手,这一本就是我要成佛的经,这个法门就是。不是很精进吗?这就是四正勤的地方。所以并没有说哪一法要断,哪一法要生,只是分善、恶。凡是能够增加你生命能量的都对,凡是使你生命能量减少的或者不增加的就是恶。你把心安住在这里,把身口意安住在这里,是不是正精进?这不只正精进,叫做强强滚。修行就是要这样子,怎么修得冷冰冰,快要结冰了。是不是颠倒了?我不知道,又碰到你,是属于巧合。修行好,有没有常常听老和尙这样讲,不是我,我是小和尙,“修行很好,学佛很好“。你有没有问过他:师父,怎么好?你要问他,你不懂,我们是信徒、是弟子。“师父,我不懂,修行怎么好?”“叩叩,阿弥陀佛,这个不好。你告诉我,怎么好?“师父会开示给你,你把它带回家,你就得宝了。我们为什么做不到?不对,一定你哪里弄错了。你要把这一点给翻开;翻开了,都是你的;真的都是你,不可思议的。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16
下一篇文章: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18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