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 >> 浏览文章

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16

2012-08-25 21:34:01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我们现在修行就在这个地方,观一定要运作。你可以尽管放心,你现在要如何观, 你是保证百分之百不懂;不要紧,修行就从百分之百不懂开始。已经懂了,就不要修了。已经懂了,还修什么?已经懂了,就要成就去。我们就是不懂,不懂不要紧,你先做,你不要一直问。你先做,什么叫做观,我先观观看。你先这样子进行一段时间,你只要一个假设前提“我这样观是不对的”,这样就好了。你想想看“我要怎么改”,你就这样一直去改就好了。不管你现在对不对,你会愈来愈接近正确。要是你现在做是对,你就愈来愈有信心。你要开始朝那边去进行。

你刚开始观是在观想。观想,坐在那边想“受是不净”。你要从语言文字来,吃东西怎么会是苦?睡觉怎么会是苦?日常生活怎么会是苦?到百货公司去逛怎么会是苦?那都无所谓,“怎么会是苦”,你带着这个就好了。尽管如此,你慢慢地会进入。虽然这是一连串的联想,当你想到累的时候,你会想“大槪不是这样,我这个想法可能不对”。你就会产生,以这一个立场出发,再找第二个立场。第二立场产生以后,你就会比较,哪一个比较对。你就到这个阶段,你就可以问人家:这两个请问不知道哪一个才对?人家跟你讲,你就知道了。两个都不对,或者哪一个比较对,都好,你就有印象了。你由那个为中心,再继续往前,你会达到第三个。拿第三个跟第二个来做比较,哪一个比较对,然后你会继续再往前。你要现在都没有,你告诉我怎么观。告诉你,你还是不懂,因为你什么都没有。

像我们写字一样,我先写一些,然后再说我写的字对不对。你都还没写字,你说:“我要怎么写字才对?”人家怎么知道你要写什么字?你先写,写了以后,人家告诉你怎么改进。你都不写,人家怎么告诉你怎么改进。修行也是一样,你先下手。下手进行以后,摸索一段时间,你提出来,“我这样子,哪样子才对?”那就好说了。你都没有进行,人家没有办法告诉你,什么叫做对、什么叫做不对。刚开始会有这种情况,这是正常的,所以我们希望大家一定要着手。

观是个方法,受是苦、身不净、心无常、法无我,这些都是材料。你只要会观,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或者观法无我,那四个是四种材料。观是一个方法,你这个方法会了,哪个材料来都可以。那只是告诉我们,我们的方法要用在这四个材料上面,只是这样而已。你要方法没有,材料再多也没有用,所以赶快把方法训练出来。方法,师父只能够点到为止,剩下来就自己要做。不要说什么,我们这些机器,不管是录音、录像的都一样,告诉你,那个说明书给你看得再清楚,你不信,给你摸摸看,你又是一直问,是不是这样?你说看使用说明书就知道了。叫你插座插下去,叫你什么怎么接,你还是从头问到尾。看你是看了,实际要操作,问题为什么会产生?所以一般的训练都会要你自己去操作,讲只是一个槪念。事实上有些人,人家在讲根本他都听不懂,他干脆自己做比较快。为什么产生这种现象?做,才是重要的。我们说行很重要,观是行的部分。我们希望大家一定要去进行这个工作,不管你现在会不会,你不用担心。你不要想,现在进行你就要成功,没有这么便宜的事。现在去进行会弄得一塌糊涂,我告诉你,那是正常的。走错路,再调整、再修正。

我们再看第三个:“观心无常”。观这个方法,大家想办法一定要去突破,假如这个不能建立,你就不能够完成修行的目标。我们现在再看“心”的部分。心是无常的,还是文字上先跟各位做个解释。这个心,它是变化,心就是变化,变化才叫无常。你现在坐在这里,前一秒你可以想到美国去,下一秒你可以想到莫斯科去。你现在想我们两个结婚会很幸福,你也可以下一秒就想,我们两个可能打起来会很好看,你的心就这样变动不拘。这种情况,那就叫做无常。这是一般解释的一种状况。

大乘讲的不是这样,当然这也是属于范围里面。大乘在讲的是从宏观的立场来看,心的无常是指它的不真实性,不是它相上变化。相上变化是一回事,那个心的相上变化已经是不可思议,来来去去之间就已经很够人家伤脑筋,可是你要从整个生命洪流来看,你去注意看看,我们自己的品质,从小到大那个变化很大,不是基本相上的变化而已。你小时候立志做什么决定,到国校、到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乃至出社会,还没学佛跟学佛之间的差别,学佛以后,你就孙悟空七十二变,你不知道变过多少变,大槪不止七十二变。为什么这样子?这种无常是一种状况。而且你会发现,你的心性,大可以大到不得了的地方,小又可以小到不可思议的地方,这都是属于无常的范围,不只是说我们在相上这样转那样转的无常而已,这个出入实在是太大了。这样的一种情况,我们在修行的时候要怎么修?

我们在前面跟各位讲,假如你只是修止、修定,修止是止住外尘境界,你没有办法建立内在世界。你要建立内在世界就要修观。观,假如在这个地方来修,你要怎么办?从四念处你来看看。换句话说,止住外尘境界这个大概没有问题,我们本来就要止住外尘境界,不受外尘境界来干扰。但是你要知道,外尘境界干扰不干扰我们,主要是“受是苦”的问题。现在这个心是这样变动不拘的时候,你要不要有个护城来保护着?要不保护,这个心常常跑出去。现在这是麻烦事,不是外面来攻击,是自己会红杏出墙。你要怎么样把它巩固住,它不会跑掉。要不然这个心跑掉就不行,里面是空的。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观有两个作用,非常重要!第一个巩固你的心,你的心要能够伏住,才能建立内在世界。同时就在这个时候,把你内在世界当中不良的杂质把它除掉,你就可以除掉。所以我们说观的时候,止也同时完成,原因就在这里。你在观心的变化跟转化的时候,你就可以把那个杂质给除掉。我为什么这样变?我有贪,那就把贪给拿掉。我为什么这样变?我有瞋,就把瞋拿掉。你不怕心变,因为心只有在发生转变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你的心有什么作用。那个作用是贪瞋痴,那三毒你怎么把它拿掉,很简单的事。假如它不动,静静在那里,你怎么知道?像各位坐在那个地方都不动,我不知道你是听得懂还是听不懂?反正你如如不动,不知道是在打盹还是睡觉了,还是入定听得津津有味。但是我看你,这样盹一下,我知道那个人睡着了。或者他在笑,在那边一直做记录,我就知道他有在听;听得懂、听不懂一回事,至少白纸画得密密麻麻的,知道他有在听。你要从相上才能看得出来。

心在变化的时候,你在观。你的观是跳到第三者的立场,在看心起什么作用。这个心在做什么,这个不对,不对你就拿掉;这个心又起什么作用,不对也拿掉;对就好,让它成长茁壮。生命因素就在这里得到净化、得到成长、得到温床,让我们内在世界就在这个地方开始建立、开始巩固。一方面外尘境界它没有办法进来,因为一进来,心就会动;心一动,不对的你就拿掉,你就把它除掉。当然你也会碰到铁板,因为你要拿拿不掉,差点被它压死。这个时候怎么办?你就要艰苦奋战。这个是贪,我要把它拿掉,可是贪是贪,还是“师父,老虎我喜欢。”就没办法,你就要跟老虎一番奋战。你说那个不行,你还是性向上、习气上还受它影响,就在这个时候你要怎么样子加倍用功,在这所谓加倍用功的同时,你就可以看到自己意志的薄弱还是坚强,或者你有足够的方法可以做转化。你的资粮够不够,就在这个地方。你的基础雄厚,外来的尘境影响使你的心性变化,你就能够掌握。假如你这个部分处理得不好,外来的尘境影响,使你的心开始产生变化,你就没有办法去掌握它。是不是有这种情况?那就很清楚了。那修行不是很明显吗?那修行蓝图就整个出来的,其它我们还不谈。

我们常讲方法要有,你有了方法以后,材料就会分类。这些材料来,我们是炒的好,还是煮汤的好,还是清蒸的好,你有方法就不怕了,你会因材而动用你的正确方法。你假如没有方法,什么材料都一样。什么一样?再怎么吃,就是大锅饭、大锅菜。什么叫大锅菜?火锅,统统下去。为什么?你没有方法,唯一就是这样。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露营,跟校长的儿子去露营,我们看他是校长的儿子,买菜就给他买,全部看他的。他也很有自尊心,什么都不管,他问我们:“买什么?”我们就看你买什么就买什么。走到这个摊子豆腐一块,走到那个摊子也是豆腐一块,走到哪里都买豆腐一块,买回家十几块,结果到河边去洗豆腐,石头一滑,屁股坐到豆腐上面,回来什么都没了。为什么?没方法,他不知道买什么菜。买豆腐,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反正屁股一坐,整个都没了。你有方法,你就不会这个样子,自然就会知道,“我买什么东西怎么做”。你没有方法,大家都看着你,你又不能不决定。所以决定到这一摊来也买豆腐,到那一摊去也买豆腐,到最后统统都买豆腐。方法的重要我们可以从这个地方感受到。

现在我们再来看“心”。大乘看心跟小乘看心不同,我们只知道《楞严经》上面这样讲“心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心在哪里?我告诉你,中国人讲心在哪里你知道吗?胸有成竹,心在胸;宰相肚里能撑船,在肚子;那个人城府很深,大槪到腹部;那都是讲心的部分。外国的民族,他们讲心在哪里?有的人讲心在腿,有的人讲心在膝盖。我们现在通常讲的心是大脑,对不对?这些对不对是一回事情,这告诉我们,一直到现在为止,心是什么还没有人知道。你只能够很抽象地说“或许心是指我们的观念”,只是这样讲而已。心是指我们的观念。观念在哪里?在内、在外、在中间,还是在头顶,还是在肚子里面?观念是怎么形成的?现在把它假设,心就是所谓的观念,你注意看看,对不对先不要管,先做一个假设,所谓心就是指一个人的观念。这个人没有心,就这个人没有观念。做什么事情都没心,因为他做什么都没槪念。槪念、观念,英文叫conception ,大槪类似这种东西,你不具足,你就没有心,做什么事情摇摇晃晃的。现在去买东西,向东也可以,向西也可以,绕了老半天,又问老板:“我要买什么?”老板说:“你要买什么,我怎么知道?”他没有买东西的槪念,他只知道他要去买东西,但是不知道他要买什么。这种情况就是指他的槪念、他的观念没有具体形成。

而我们一般人是有很具体的形成,但是你却很执着。换句话说,假如是很执着, 应该是有常不是无常,你要去了解这个部分。这个人观念根深蒂固,是不是等于这个人很执着?很执着,又根深蒂固,他应该是观心很常,不是观心无常。我现在请问你:无常要怎么定义?你想想看,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不深入去观,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跟各位讲,这几天有同修们在谈这个问题。我说:“用大脑解决问题就是用心解决问题,用心解决问题是不对的方法,你能不能想着试试看不用大脑来解决问题?”我告诉各位,大家都回去拼命想,不用大脑解决问题, “师父,昨天我常失眠。”我说:“怎么了?”“你叫我们不要用大脑,我回去想了一个晚上。”你被大脑骗了,你想了一个晚上就用大脑,你怎么会想出不用大脑方法?已经用大脑去想了,那就是你的心。你要知道,你根深蒂固是用心的这个部分。而这个心受到外面尘境影响很大,不要看个体的,我们来看总体的。你注意看,医生有医生的本色,他在看事情都从医生的立场出发看的。我们有很多同修学中医,“一看眼睛黄黄的,你肝有病。”因为你的立场是从这个地方看的。假如是个会计师,那就不一样,他一跟你谈话,他马上数字观念很明显。假如是工程师,那又更不一样,他看你谈话处理事情,他就会看到你的组织结构怎么样,这就是他的观念。你从这个宏观的立场来看,你可发现一个问题,每一个人的观念是不是都不一样?假如现在跟这个讲,再跟这个讲,再跟那个讲,你要去适应他,是不是无常?从个别来看,他可能根深蒂固,但是从宏观来看,那就无常。告诉各位,这就是大乘佛法的观点。

从一个人的立场来看,他有可能就是根深蒂固。清朝末年什么维新,六君子,不知道是谭嗣同还是谭嗣同的老师,他看到洋房盖在那里,他走到那边帽子盖起来,“我耻于见到亡国之辱。”他那个人很爱国,外国人房子盖在他大门,所以他就走后门。我不知道再盖一栋,他走哪一门?那就是根深蒂固,就这样子。德国的康德,他走路每天都是走这个样子。德国人也是真的就是那个调调,走路抬头挺胸,帽子戴着高高的,拿着拐杖,叨着雪茄,走到钟表店,他回过来对一下。有一天碰到老板,说:“你那个钟准不准?”老板说:“很准。”他说:“怎么知道?”老板说:“你每天来,我就对你。你每天来就是正十二点,你来我就把它调到十二点。”康德还对那个钟,不知道哪个比较准?他那根深蒂固的观念,他上课就有办法,时间到就结束;我就没办法,不是早两分就晚两分。

有一个法师,叫传道法师,他也很厉害,他看稿子讲经,讲得极棒。我就没有他办法,我是不能有讲稿的,有讲稿我就讲不下去。他是看稿子讲经,他讲得很棒。这是什么?他的成就。你要知道,这种成就告诉我们一个痕迹,他的心不是无常,不见得都是无常的;从微观来看,他根本就不无常。但他也会变动,他不变动就变死人,死人才不动,活人都会动。基本上来讲,他是不变的。可是在不同的族群里面,你会看到完全不同,这才是真正的无常。心性没有一定的标准,我们民族跟历史的演变,那种社会价値观念的变化,什么时候是一致的。现在来讲,哪个时候一致?哪个地方一致?根本就不一致。联合国要设在美国,美国不缴费,这叫什么?联合国设在太平洋里面就好,大家都不要缴费。要设在你那边,你说你提供出来,你又不缴费,别人怎么办?有时候他也会不高兴,“我国家这么大也一票,人家五六千人一个国家也一票。”当然他在投票表决的时候内心会不舒服。但是你要知道,当初为什么会赞同,现在又为什么不赞同?这就是观念问题,观念随时都在变。

从宏观来看心的无常,是不是很明显?好像现在看气象报告,卫星从太空照下地球的气象报告,那种变化是不是就那么无常?真的是这样。而从个别来讲,通常会比较执着,比较少变化,所以有人一辈子都做同样的工作。尤其是修行人,我就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看无常的?像南传佛教,每天都出来化缘,每天都回家。吃完饭,南方比较热,他们会洗个澡,泡个水,然后起来,就坐在树下。每天周而复始,这很常,怎么不常?从宏观来看,真的是非常的无常,不要执着一定从个别的地方看。我们在讲小乘的基本定义,念念生灭,此念起彼念落,当然是无常,那只是小范围的定义。从宏观的立场来看,比这小范围来得无常多。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这是一种事实。

假如从个别来讲,一日之中,可以说万念并起,那一种念起念灭,那真的是很无常。但是这个部分只是看到一个人的苦,所以我们说小乘都是解决个人苦的问题。大乘要解决的是社会的苦、世界的苦,所以他看到众生的这种观念彼此之间互相的差异。你不要讲什么,譬如前一阵子,欧洲什么国种族冲突不是打得很厉害,现在缅甸,它也是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民族,那个念就不同,所以昂山素姬还是被限制住。为什么?他们的种族不同,彼此的理念不同,那个观念、那个槪念不同,所以就有这一种争执存在。你要是能够从宏观来看,彼此的理念都不同,冲突都存在,你如何去化解它?那又是另外一个解决的问题。现在你要先能够看得出来这个不同,我们修行人没办法去看这个不同。不要想那么多,看台湾就好了。多少宗教,教义不同,教主不同,教徒不同,教派不同,理念不同,权利不同,财富不同,怎么会一致?所以彼此之间就互相斗争,互相排挤,没有得到想要得到,得到的怕失去,彼此之间熙来攘往,这就是社会动乱的原因。

我们不但要知道个人苦的根源在哪里,我们更可以知道真正整个社会它的苦在哪里。可以从“观心无常”上面看,因为观念不同所造成的一定会显现出来。这里面从大乘佛法的立场来讲,会讲得很广,因为心的无常,观念的种种不同,会造成佛果不同、净土不同、世界不同,这个部分这里没办法跟各位讲,因为这讲下去时间很长。我们只是这样子提供给各位,这样子的材料,心无常的这个材料,你如何起修,如何观。前面跟各位讲过,后面材料的部分讲完了,可以了 ,要更详细的,以后讲专题我们再讲。

我们看第四个“观法无我”。法无我,因为一切法都是因缘生、因缘灭,没有所谓我不我的。可是很奇怪,我们都以为“我”是主宰,不对,“我”不是主宰。“我”是什么?是你在对立法中,自己所塑造出来的一个假相,一个假的东西,不是真的。那一个假相,使你误以为就是我,然后你就依赖着它;而这个自我的假相,它依赖着虚幻的幻境。你要知道,自我是怎么生存的?自我是需要外面的承认。你要知道,凡是凡夫,只要是凡夫,他都有一种特色,他需要人家关怀,需要人家的尊重,需要人家的爱,需要人家的鼓励。为什么会需要人家?他需要人家的承认。因为他是虚幻,所以他就需要人家的承认。假如他是真实的,承认不承认有什么关系。所以一个坏人做了坏事,他必须要人家说“你没有做坏事”,所以他也要一再地告诉人家“我没有做坏事”。但是一个好人,为什么要去跟人家讲?我本来就没有做坏事,我跟人家讲“我没有做坏事”干什么?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他没有必要去讲。一个人真我,他不会去跟人家表示。一个假我,他才要表示出去。所以一个假我有两个特色:第一个需要外面对他的承认,第二个他必须要把他秀出去,他不秀人家不知道。

一个自我很强烈的人,他的表现欲望,他的指挥欲望、指挥权力会很强烈。这是一个,他一定要表示出去,不管怎么样,你去留意看看。另外,他又反过来,他又表现他很强很能,然后他又要人家给他赞叹。当他得不到人家的赞叹,当他不能够很顺利地把他表达出去的时候,他就采取另外一个的方向。因为他能够很顺利地把自己秀出去,或者他能够得到人家的赞叹,这是表示他的福报。他假如不是这个样子,没有办法表现出来,又不能得到人家的赞赏,这就表示他的业力。所以他就变成,他就会开始转变,变成什么?需要人家的同情,需要人家的关怀,然后他开始不爱现,不爱现以后,他就表现出他是个弱者,需要救济,需要人家扶持一把,需要人家给予一再的安慰,他就会一再表现出他是个弱者,是一个非常非常的弱者。所以朝这两方面去表现的人,都告诉我们,他的自我意识非常的强烈。他是靠这两个方法,自我在生存着。

你有没感受到有这样的人在你的周遭?你回去办公室,你注意看看,哪个人不属于这两种当中的一种人,只是这两种情况的严重性大小的问题,你去注意观察看看。我们仅供参考,万一说到你的时候,请勿见怪,纯属巧合。因为谈人性的问题就是这样,不要说你是凡夫,我们都是平凡人,多少带有这种倾向。我们只希望你不要表现得那么激烈,自我不要那么强烈。福报大的人,指挥欲望特别强,爱表现、爱讲,那种欲望会很强烈;福报不够的人,到处要人家同情。他是个弱者,需要怎么样,其实需要这样吗?那未必。告诉你,都是标准的凡夫,自我意识非常的坚强,高举的是自我的旗帜。

修行第一个就要破我执,所以才叫无我。你必须要从“观法无我”上面来,一切法空,一切法无我,都是从因缘来的。所以今天你说:我没有我,我是假的。告诉你“我”是假的。你会说:我是假的,我明明在这里。你说你是假的,一巴掌给你看看。我告诉你,你就犯法了,你不要去试这个。因为这是假相,这个事相是法律所承认的,这个部分我把它取名叫“历史事相”,也就是事实上存在的状况。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事实上存在的状况是因缘和合来的,因缘和起来才有这一个东西在。

你要深深地去体会一个问题,什么叫树神?树神其实跟我一样,那个树是四大和合的,我这个肉体也是四大和合的。因为有一个生命住在那里面,所以他叫树神;因为有一个生命住在我这里面,所以叫做”我”。你现在所看的是色身的我,不是住在我这里面的那个我,你知道吗?你并不知道。所以当你把我这个色身毁掉的时候,你是跟我这个色身借用的那个人结了恶缘,你要知道。不是跟我,我给你毁掉,有什么关系? 我是四大和合的,但是那一个来借用我这个色身的人,他必须要另外再找一个地方去,这个只是借他用的。你不要随便砍一棵树,因为那棵树里面有一个生命住在里面,借住在这里面,你把他给砍掉,他势必要找一个地方去。你把树砍掉,你是不是跟他结恶缘?因为树神不一定有修行,因为我——这个我代表包括你我他,不一定有修行。

    一个有修行的我,不怕你杀。僧肇,人家要杀他,“杀吧!四大原无主,五蕴本来空。”你杀吧!杀了,他再找一个地方去。“这个国土也不是多干净。国王是昏君,我换一个净土去,我为什么要留恋在这里?”所以他无所谓。日本道元禅师,元朝的时候到中国来留学,土匪要杀他,他说:“杀吧!” 土匪说:“你不怕?”他说:“怕什么怕!你这么把我头砍下来,就好像雷光电影在砍春风一样。你把我杀掉,我另外再投胎去。”土匪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快走!” 他有福报,他就不必被砍了。僧肇没有福报,就被砍掉了。他们对于这四大的认识很清楚,无我。我们是执着在这里。我跟你举个例子是这个样子,树是这样子,山神、河神、石头神都一样,完全是一样的。所以你不要在这里主张有我、没有我。你是因缘和合起来的一个颠倒,根本你没有,而你误以为有。

你要找到那个真我,是来借住四大和合身体的那个才叫真我。你现在这个颠倒要能够去肯定那一个真实生命的时候,你就叫成就了。现在我们是在这里抓不回去,找不到来时路,回不了老家,所以无法把你的本来面目现前,你不能当家作主。在我们六根门头里面,接触六尘境界,出出入入,在这里自在出入有一个无畏真人,你找不到那个人。他都在你这里出出入入,你不知道。你能不能找到那个东西?从这个地方来观,观是指从这个地方来的。我们可以从这里看看,修学的处,菩萨学处,从这里下手,这个就是处,叫四念处,有人叫“四念住”,那都无所谓。住是安住的意思,要安住在这四个状况当中,者我学,从这四个地方来学,所以叫做学处,叫四念处。这四个材料,你可以再找,但是可以统统归到这四个地方。这四个材料,你可以做很好的运用,够了,要各位成佛作祖已经够了。

但是你要懂得,这四个你要有方法。刚才我们分开讲了四个方法: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这叫做“别相念处”。四个分开观,叫分别、分开,别相念处,一个一个观,这是一个方法。另外一个方法叫“总相念处”,四个同时观。四个同时观,重点在“观”字;别相念处分开观,重点在材料上面。所以别相念处是初学者,进入到某一个程度,总相念处,四个同时起观,你会交融起来。这个时候,这四个部分就会成为你的生命因素。

    各位修学佛法的时候,有没有次第?有,你去注意看看,还是有这样的情况过来,但是方法不同。别相念处的观法,针对材料下手。方法要运用上来,你的方法是单一的。譬如你要砌墙,砖块要一块一块上来,水泥一点点糊。但是你要弄柱子,方法不同,你要灌墙,不能够说水泥一点一滴去糊,那会倒下来,会漏水,所以在砌墙的时候所用的水泥,它的水分少,有没有感觉?砖块接上去就好,等它干。但是灌浆水泥柱的地方,那个水泥水分多,所以一定要模板夹住,而且要经过两个礼拜以后才能拆掉。为什么?它水分多。你在砌砖块的水泥水分少,所以砖块砌起来不要模板。方法不同,对不对?所以他的对象、材料不同,他的方法也不一样,这叫别相念处。这个修法、这个部分,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讲,叫分解动作。先观身不净,第二部分再观受是苦,第三部分再观心的无常,第四部分再观法的无我。这四个部分一定要熟练,都很熟以后,你串连起来,那叫做总观,叫总相念处。

总相念处不是把四个观放在一起观,另外有一个观。这个观就特别强调方法,这个时候材料要怎么运作、安排,他必须做总体的观。身的不净是怎么样子,要怎么样子去超越它,不受拘束;受是苦,要怎么样子去超越它,不受牵制。身的不净是自己本身主体的部分,我们不要被这个意识型态把我们牵制住。大家都认为,我这个身体是很殊胜的,是不是这样?这个部分你不能执着。但是可以告诉大家,彼此都差不多,你相信吗?别人的内衣裤你敢穿吗?很简单嘛,你有没有分别,你说吗?你为什么不敢穿?因为我的身体宝贝。你要认为你的身体是垃圾的话,那就不一样,“有什么要紧?”垃圾倒在哪个垃圾桶都一样。但是你认为自己身体是宝贝,那就不同。

    我跟各位举一个例子。开承法师,大槪在二三十年前,老和尙年纪很大, 我不知道他几岁。那时候我初学佛,到山上去看他,有一个不知哪儿来的阿飞型的,就跟他住在一起。那一天我们去,他也去。他去了,没有带牙刷,也没有牙膏,早上要刷牙,怎么办?开承法师的就拿起,他就刷。不刷还好,一刷都是血,那个人大槪几百年没刷过牙的样子。刷牙完毕,就拿去还他。开承法师拿起来,就在河边,摇两下,他就刷了。我请问你,二三十年前,假如是你,你敢不敢刷?我那时候的感觉是“哎唷!那是他,不是我,下次向我借,我把他踢到边去。”我们都会宝爱自己的色身,这个观念必须要先破,这是你主观非常危险的一个因素,除不掉,你没办法修,所以它是列为第一个“观身不净”。观身不净要破除你宝爱色身的主观意识型态,这一点你不要以为没问题,你放不下,绝对放不下,你放心。连法律都要保护这个部分,对不对?

    观受是苦,我们讲过它是一个尘境,你不让那个尘境来侵害到你。观心无常,这是能观的心,你要怎么巩固起来,要有一个护城墙、护城河保护住,所以内在世界要建立起来,把外尘境界给除掉。这个部分能够建立,前面两个就能够除掉。假如内心世界没有建立,外尘常常会引诱你,你的色身会觉得非常可贵的。但是你内心世界建立起来,色尘境界就无关紧要。这个部分可是需要各位好好用功。刚才讲,这个观你要不下手,你根本不能成就的。别相念处都不能成就,还讲总相念处。这个能够完成,法无我,你就可以做到。

    这里面你真正可以看到,修法在“观”的总用,总的作用上面,你如何去起观。这里面,从别观上面是有这样的次第,但是总观上面,因为你分解动作熟练以后,汇总在一起的时候,这四个虽然是四个,它会变成生命的全方位。你在观照一切事情的时候,不管从哪一个角度进来,各种尘境、各种法尘你都有办法去控制。从能、所对立上面,你知道能该如何确立,所的境界你就不怕它来动摇你。这样子你自己能够掌握住,所有外尘境界都能够消归自性。当你能够消归自性,全方位的生命观就能够展现出来。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修行的观照就可以发挥作用,“观照”就会进入到“照住”, 再由“照住”发展到“照见”。你就知道,为什么叫做“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为什么“照见五蕴皆空,能够度一切苦厄”?就在这个地方。因为这四个就是般若智慧的基础,当这个部分深入到某一个程度,你能够运作到某一个程度的时候,就是行深般若波罗蜜多。而它从哪里来的?它从观自在来的。能够观自在的人,叫做观自在菩萨。他的观照开始起作用,从观照而开始下功夫,行深般若波罗蜜时,你就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修行,为什么大乘,为什么华严一佛乘,他会说“初发心时,即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就是这个关键。你有没有发心,你有没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四念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这样念过去,很快,五分钟就可以把这个地方讲完。三十七道品,一节课就可以。但是它在行法中来讲,它是甚深般若,它不是普通的。因为这里面,不仅是理的部分,讲理、讲解门并不重要,我们可以在标准的辞典当中找得出来。它的关键是在行,不在于解。解是很殊胜,没有错,我们不反对,但是解会流于基本的形式。当它变成形式的时候,已经没有作用了。我们是希望能够从力行当中、从实践当中,把我们给兑现出来,我们不要老是被这些东西绑住。被什么?被身不净、受是苦、心无常、法无我把我们绑住。我们既然已经“观”知道了,这个行就是要我们怎么样把我们赎回来,还我自由身。你假如被这四条锁把你锁住,那你没有用了。你再怎么样子去精进,再怎么样子去述说佛法多好,都没有用。一定要行!

    我们现在再一次告诉各位, “如何起观”这是非常重要的。从这里面来看,你会发现行法中的重点在“观”上面。观法一定要建立起来,假如观法不建立起来,你没有办法突破,你要转凡成圣嘴巴讲的。一般修定,是会通外道的。你稍微有一点定境成就,你容易执着。你要从观下手,你又会有一种感觉,摸索不到,抓不到重点,会有那种情况。我们奉劝你,一定要下手。就像要游泳一样,先把自己丢到水里头去,喝一些水,把游泳池的水喝光,你就会游泳了。你先下手再讲,你不要在岸上一直讲,画了那么多图,给你讲怎么游,这个手要这样,脚要那样,结果放到水里头,你就有嘴巴喊救命。我们现在修行是不是这样?修了老半天,要死的时候还是要人家帮你助念,那不是喊救命吗?那就是喊救命,不然为什么要人家去助念?你在修行,你找到那个方法以后,那不怕了。要死,你要来,来就来,我有方法,老身自有安身法。安身法,我不怕你来,我就怕你不来。你来我有法宝,我自有妙宝可以对治。你没有这套,问题就来了。白天很多人来拜,师父讲得很好,师父很有智慧,晚上无常一到,去了。白天给人家拜的,晚上在那边头昏脑胀,那不行。你要有那个法,就是观法。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15
下一篇文章: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17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