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 >> 浏览文章

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10

2012-08-25 21:25:12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我们世间里,因为执着,因为竞争,因为贪瞋痴,所以各种的不正确的观念就发生了。那么世尊告诉我们简单来说就叫做五浊恶世。一个真正健康的世界来说应该就是清净的世界,就像极乐世界一样。所以我们一个学佛者应该以极乐世界的标准当我们的目标,把我们五浊恶世的这部分污染怎么把它除掉,把它消灭掉,这样我才有办法进入那边,进入清净的世界里。清净的世界里就是我们内心的境界,可以完全独立起来。我们现在的内心世界是被外面的物质和情欲把我们盖住了。这些物质的享受娱乐等等我们所追求的这些,我们统一给它一个名,你就叫做无明。那我们内心应该本来所有的部分就是叫做光明。所以在华严经里把这个光明的部分——我们内心的世界叫做普光明殿。而外面的部分就是我们所说的五浊恶世啊。所以华严经本身全是自普光明殿发挥出来的。它的殊胜就是在这儿。若是没进入这里,你根本不能了解佛法说的我们人生的殊胜和富贵在哪里。所以若是没有读过华严经,你就不知道佛法所说的富贵是什么。你若没读华严经,不识华严经,你不知道人生的富贵和殊胜在哪里。这就很清楚了。

    那么要怎么达到目标呢?后面这地方所说的灭到这两部分。(它这以表的上面怎么帮我们印了世间法和出世间法。)这就是依照小乘佛法来说的,依照我们娑婆世界的立场来说的。那么我们若是依照大乘佛法来说,大乘佛法,各位要知道,大乘佛法有二种,一种是三圣大乘,一种是一乘大乘。三圣大乘就是小乘、中乘、大乘的大乘,那叫做三乘大乘;那另一个一乘大乘就是究竟,就是华严所说的不共别圆,不共教,圆教的大乘。对这种大乘而言就没分世间、出世间。若是从对一乘大乘的出发点来说,它是从清净的世间说出去的,那若是从三乘大乘或者是小乘的立场来说,就是从五浊恶世说起的,所以在五浊恶世里它会强调一定要出离,要注意生死的逼迫,一定要注意这一点。那么若是从一乘大乘的出发点来说,它是告诉你人性的尊贵,佛法告诉我们的这人性的殊胜。这人性不是我们一般所说的人性,而是对佛性来说的人性。以此为主,不要执着在小我里,应该以整个法界一切众生为目标来设想。以这个立场出发来讲的都是清净的世界,所以从华严来说叫做从根本修,从本起末,从根本这个地方来开始修,从根本这地方来发挥一切殊胜的三千大千世界的境界。一切法界的森罗万象都是从这个根本发露出来,所以这一切全都是普贤境界,一切的行为全都是普贤的大行。各位接触到华严的境界和教化,那时就要用权教的方法来教,权小二乘那就是这种说法,和我们这种究竟的一乘大乘不一样。若是三乘的大乘,也都属于权小二乘里面。这时的二乘,不是大、中、小的二乘。这二乘是说大乘小乘二部分,大乘小乘里,小乘是分成这二乘,是说大乘、小乘,有分小乘、中乘就是阿罗汉声闻和辟支佛的缘觉,这是叫二乘。那么大乘里有菩萨的波罗密,六度万行的波罗密乘(或是叫作菩萨乘)。另外从佛乘这边叫作一佛乘,这样刚好四个。从这个菩萨乘或者波罗密乘就叫作大乘,这个缘觉乘叫中乘,声闻乘叫小乘。那一佛乘这边的佛乘叫一佛乘,这是这里的差别。那么小乘呢就是修苦集灭道,这缘觉呢就是修十二因缘法,所以说这声闻乘(小乘〕修苦集灭道,成就的果位叫阿罗汉,若是中乘(缘觉乘)修十二因缘法。

    大乘、小乘修苦集灭道所成就的果位叫阿罗汉;中乘、圆觉乘修十二因缘法,成就的果位叫辟支佛;菩萨乘跟般若密乘修的是六度万行,六度万行成就了就是什么?是菩萨,不是佛祖,是菩萨。一佛乘修普贤行愿成就的是成佛,所以如果想要成佛,一定要修一佛乘普贤行愿才能成佛。修六度万行,再怎么修也是菩萨,成就菩萨而已。若是修十二因缘法,成就的就是辟支佛。修苦集灭道成就的就是阿罗汉,这是简单的定义,详细的定义也不离这个范围。但是要详细的,对这样简单的讲法,可能还有意见,还有问题,那不要紧,我们讲的是槪略的方向。

现在我们要讲的就是,现在要跟各位讲的是依照究竟方法来讲,不是依照阿罗汉来讲;如果依照阿罗汉在五浊恶世的取向,就有世间法跟出世间法差别。我们依照华严立场跟各位讲,无此差别;世间法就是出世间法,出世间法就是世间法,这两个是一致的,是一体的。这一体当中就是跟我们讲,华严跟我们讲的真理,是一真法界的真理, 一真法界里面是讲事事无碍,阿罗汉讲的是理法界。所以要跟你讲得很清楚时,就要从事法界讲起,讲到理法界为止。菩萨讲的是理事无碍法界,所以讲起来一共是四个法界。四个法界最能让一般人了解的是事法界。这事相你可以了解,花你知道,叶子你知道,麦克风,麦克风知道吗?这个就是这个,那个就是那个,很清楚。这里面有个类似的东西,你知道吗?哪里类似?花跟麦克风哪里相像?你绝对想不出来,对吗?这就是凡夫。阿罗汉就不一样了,阿罗汉或是辟支佛,他对理会很清楚,这里面有一个共通的理,这林林总总当中有一个共通的理,这理可以让它现出来。阿罗汉整理出来的就是叫苦、集、灭、道;辟支佛整理出来的部分就是十二因缘法。因缘法就是从无明到生到老病死,这当中的一个变化。但是不管阿罗汉也好,辟支佛也好,他所讲的都是理而已,理可以通就是理法界,理法界通达,这是阿罗汉的境界。

     那么来到菩萨的境界,他可以让理跟事融通,理跟事可以融通没错,但是理跟事当中,是我们人类的脑筋所能够发展的最高境界,就是理事无碍法界。理事无碍法界就是讲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如何消灭的,这个因缘,这个理会通,事跟理可以圆融。罗汉理可以通,但事不能通,罗汉会觉得跟你讲讲不通,不跟你讲啦!罗汉的脾气就是这样。菩萨不是,菩萨绝对要跟你讲到通,因为他会通,所以菩萨比罗汉要高一级。普通来讲,有的菩萨是“土刹”,理若不通,菩萨是发心菩萨而已,理可以通的菩萨是成就菩萨,那时就是理事无碍。但若是法身大士就不同了,法身大士他已经破无明,破无明后证得法身。

    这个地方再跟各位作个说明,这当中有很多理论是重复的。譬如十二因缘是从无明起的,无明起了以后,照种种的轮回一直下来,这种种的轮回来到生老病死,这当中第七层还是第八层,有一层叫爱取,爱的问题,因为你有这个情爱或贪爱在这里,你会去取,取了后,轮回才又开始发生。这阿罗汉就是要断爱,不要贪爱,在这个地方切断,所以不再轮回;他虽然不再轮回,也还不能达到究竟,因为他还被无明覆盖。所以爱能断是破我执,但是法执没办法断,法执没办法断时,阿罗汉有一个很特别的脾气,他碰到不好的事情,他绝对不靠近。譬如说男女之间的事是不好的,情执是不好的,那么他断是全断了,但是他执着这个“断”,他另一边无法来,因为无明所造成的执着, 他还会一昧地执着着。菩萨就不一样了,菩萨说情爱是不对的,这不对是如何造成的?他会问这问题。罗汉不会问这问题,不对就是不对,不用讲,你看有人有这种个性,不用 说,不对就是不对。一个有智慧的人,会去考虑说:奇怪!这个人为何去犯这个过错? 这是不对的,但这不对是从何来的?他会去追究那原因,他会发现这种情爱的不对,是因为无明所造成的。无明是怎么来的呢?无明就是无智慧啊!有智慧无明就破,就变光明了。所以破无明时就证法身。

辟支佛怎么叫作佛?辟支佛就是一半佛而已,还不是佛; 辟就是一半,支就是部分而已,这个辟支佛不是百分之五十的佛,他只有一部份是佛,也许是十分的佛,也许是九十分的佛,也许是五十分的佛,他是一部份,偏执的一部份而已。他现在是讲“若是破无明,这些都破了。”没有错,但他有破无明吗?他没有破无明,辟支佛只是了解无明的作用,所以说他无明若破,情爱就破,情爱若破,他就不会再出生,就没有生、老、病、死的苦来纠缠。他虽然知道是这样,他无明不一定能看破,是不一定能破,不是讲都没破。若有破无明的辟支佛就叫法身大士,未破无明的辟支佛,他的境界有可能比阿罗汉还高,阿罗汉是不执我身,但是智慧所执着的部分,并没有破,这些辟支佛有部分破,但无明还是没破,不一定破。有破就变成法身大士的菩萨,没破就不是法身大士的菩萨,就是这个差别。

    那么说回来,菩萨是什么?菩萨不一定破无明,有很多菩萨是很努力的菩萨,但是这些菩萨,经过百千万劫的精进修行,也不一定叫作真实的菩萨,叫作假名的菩萨。怎么叫作“假名”的菩萨?比如说你在持戒,持戒是菩萨没错,但是持戒,你若执着在戒,条上面,那就破功了,那叫做形式菩萨,形式上有持戒的菩萨。布施也一样,你真布施,布施到所有的财产都布施出去了,也不一定叫真布施。怎么说呢?因为你的布施是着相的,没有三轮体空,没三轮体空的布施,不能达到布施波罗密。若依布施来修持,能够三轮体空即可达到布施波罗密,波罗密就是成就了,到对岸嘛!到彼岸,因为无相布施而到达彼岸,你就破无明,破一分无明了。所以这些菩萨都还在修行,六度万行都在修,也不一定成就。一定按要照华严经所讲的修法,修法是另一回事,因为我们现在没讲这部分,这部分各位听华严经经解里面就有,我们有世主妙言品的录音带、录像带,都属于华严经的范围,你看他的内容即可知,还有五十三参的部分也属于华严经;净行品、普贤行愿品、梵行品、如来出现品,这些都是华严经的部分。

    我们现在要跟各位讲的是,一个真实的修行者叫作真实菩萨,简单讲你如果很努力在修行,无缘听到华严经,或是听到华严经以后,不信、不行、不起欢喜心,那些都不能叫作真实菩萨。真实菩萨就是你真正在修行,拼命在修行,听到华严经后会起欢喜心,会按照华严经里面的讲法产生信心,真正修行,如是这样就叫做真实菩萨,这样的菩萨就能够成佛,能够成佛。若不是这样的菩萨,就是一般的菩萨,这叫做听说佛法而修行的菩萨。听到佛法这个东西,我就开始修行,佛法是什么不一定知道。我们现在很多菩萨也都是这样:佛法很好拼命修,在修什么我怎么知道?如果人家办法会,我就去厨房煮饭,煮得很高兴,你说他不是菩萨,他也是菩萨。有的人是人家办法会他就到,海青缦衣都穿上了,开始就一直拜一直拜,看人家这边也哭,那边也哭,他也哭,那叫爱哭菩萨。一个爱拜菩萨,一个爱煮饭菩萨,一个爱哭菩萨,通通都在修行,你说他错吗?他也没错啊!是不是这样?人家说念佛,他也念得很拼命,做梦也梦到佛祖,梦到佛祖后就跟人家炫耀;梦见的是那一尊佛祖,很灵感,这也是一个菩萨。有的爱诵经,有的爱拜佛,都是在修行,但是这不见得就是真实菩萨,必定要如法修行的菩萨。

    如法在华严经里面讲最清楚,简单讲听闻到华严经,会产生信心,会欢喜奉行的菩萨,那才是真正的菩萨,这是这个部份。所以说一般的菩萨只是理事无碍而已,但是依照一佛乘来修持普贤行愿的菩萨,这些一佛乘的行者,或是叫作华严行者,或是叫普贤行者,这些行者他们修持的方是与前者不同,他修一法就可以一切法都同时修,这不是用讲的。你如果在修一法当中,你有办法去感受到宇宙中、法界中的一切法都在我这一法之内,说可以做到这样你也许不相信。我说我生气在骂人的时候叫做大慈大悲,你说那是你讲的,你爱骂人就这么讲,不要说大慈大悲,讲骗人还快点。一个菩萨,我们先别说菩萨,我们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叫周文王,听过没有,周公听过了吧?打瞌睡爱困叫作梦周公,周公的阿公叫文王,这样知道啦?不是周公的阿公,是周公的父亲叫文王,周公的哥哥叫武王,周公辅佐武王之子。周公是武王的弟弟,所以周公的父亲叫文王。文王当时很仁慈很慈悲的人,但是文王一怒而天下平,对吗?一怒,文王一生气就天下太平,他是气什么?他是想太过慈悲会变成软弱,他那种气,不是一般说的“我气起来,就野火燎原”那种气。我气起来, 人家说的那种“火烧功德林”,不是那种气,那种气不算真的气,文王的一怒不是那种气。文王一怒就是把真理,真实的事相说给大家听,那时大家才吓一跳:“啊!原来是这样。”所以其它一切奇奇怪怪的意见,完全都没有了,平静,天下太平了,这才叫作文王一怒。所以说这种情形下,不一定人家会了解。周公当时在辅佐武王之子时,人家说:“这周公将来会篡位。”怎样?因为他在掌权。但是还好他长命,他辅佐成王起来之后,将王位交给成王之后,他就不再管事了 ,这就是他的智慧所在,他坚持下去。文王的情形与周公的情形完全不一样,但是都表现出他们的智慧在此。跟各位讲,这种情形叫事事无碍,叫做一即一切。虽然他在做的这件事,在当时对周公来讲,众人都在反对,虽然他在做的这件事,在当时依周公来讲,众人都反对,但他能够排除一切,坚持到底。文王那时的生气是带有大慈悲在内,这就是一即一切的情况,这就是一种事事无碍。但是外人看不懂,所以产生毁谤,因为不被了解文王才会气,发威给大家看;意见统一起来就天下太平了。周公当时以仁慈来辅佐成王,但是当时的那些人,没有人可以谅解他,但是他做事无碍,无挂碍,这就是法身大士的事事无碍。这个里面,他做的虽然是一件事,但是包含一切在里面,所以我们要能了解一个法身大士来到这里,他不一定会跟你讲道理,但是做事讲事情时,可以把真理表现出来,这不是一般人能了解的,一般人所了解的是竞争,他看到一样事情就要去论结果。我们今天的社会,跟政治就是这种情形,看到没有国民党跟民进党,国民党就不要做什么事情,国民党在做什么事,民进党就要跟你闹;民进党在做什么,国民党就要跟你吵,所以国会大乱,这就是事法界的情形,菩萨里面事事无碍,不会有这种情形, 一切可以圆融。所以我们不涉入斗争的原因就在这样,在斗争里面,菩萨的理想跟事事无碍会被扭曲,原因在于此。所以说一佛乘在修持普贤行愿,像刚才讲的礼敬诸佛的十大愿王,殊胜就殊胜在这个事事无碍,所以它很深奥,就是在这里。

    它那个修持方法,不是一般人能够了解的,它所说的礼敬诸佛是:他在拜佛你也在拜佛,你拜的是在拜木偶,人家拜的是佛性啊!人家拜的就是能够跟社会的一切,乃至法界的一切众生交融统一。但是我们不一样啊,我们是拜佛祖就是拜佛祖,我们这样能否见佛性吗?“我这样拜,看能否成佛?我这样拜,看能否保佑我赚大钱?”所以你不一样啊,这就是事事无碍法界,和一般社会所认识的事法界最大的差别。我们在修持当中,希望可以进入这种情形,我们所讲的苦集部分是这样,灭道的部分也是这样。但是今天的时间到这里,已经不够用了,那灭道的部分,我们就留到下一回再继续跟各位说。

    依照华严的立场来说,灭道要如何修持,如何修行达到这个目标,让我们可以离苦得乐,跟一般所说的这种情形,有什么不一样?今天继续再来看这个苦集灭道。这苦集灭道在上一回,我们跟各位介绍过说,这是分作三部分来解释:世尊当初在鹿野苑时,跟这五比丘初转法轮时,就是说这苦集灭道。但是在这当中,我们目前来说,都是依照字面解释来说,我们现在在学佛最大的困扰就是大都依文解意,而文字只是你所认识的一种解释。像我们一直在跟各位解释说苦是什么,苦的来源在那里,我们要用什么方法把这个苦消灭,让我们离苦得乐。这种讲法已经很普遍了,但是佛法不是用说的,佛法应该是要用修的啊!那么在修行的过程当中,苦是什么?那不是光用说的;修行的过程当中,让你去感受苦是什么,这个苦的来源是从哪来的,那你要用什么方法把它消灭掉,让我们能够离苦得乐。当初世尊在说这个问题,他是说给我们修行,不是说给我们知道的。我们现在在说的都是在说给你知道的而已,这样你没办法去修行呀!

    上一回我们初步的跟各位介绍到这里。现在我们要跟各位说的,就是以修行的立场来说苦集灭道,以我们了解的立 场,一种知识的立场来说的苦集灭道,它的差别在哪?若是用知识的角度来跟各位说,那么你要知道这所有的录音带,和所有的书都是用说的。你若修行那就不一样了,修行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修行说苦是什么?无常就是苦,它有一种逼迫性,譬如说今天我们在这里,看到这两盆花,这两盆花在这里,你会说花,花有什么苦?花是不会苦,因为你也不会拿去吃啊,是不是这样,它怎么会苦呢?但是花开花谢你有感受到吗?这花谢了,这花谢了你有感受到这是一种无常吗?今天我活着是不是像花在开呢?但是我也会像花那样谢掉,对吗?你有发现这盆花里,有的还没开出来,有的正在开,有的正旺,有的正在谢;这“谢”就是逼迫性,你有感受到那个逼迫性吗?我们都感觉日常生活,一天天一直过,大家都会说一个钟头一个钟头一直过,大家也都知道。但是那个逼迫性,你感受不到啊!你有感觉说过一天了,我的命又减一天了吗?你若有这种感受时,那逼迫性就会靠近了喔!我们知道说又快过生日了,生日又要庆祝了,又要吃蛋糕了,那你有没有感觉到那我又要少一岁了?就是你没有逼迫性吗?五十九岁,你若想说我若是活到六十岁,要来大大的庆祝一下,你没想说我的生命减六十年了。没有逼迫性,你没有逼迫性,你不会感觉到苦。所以我们虽然在这里告诉你苦啊苦!人生是苦。人生苦是你说的。因为我没有感受到!你没那逼迫性,今天的苦若是你大病一场,反过来说就不一样了,因为那时差点死掉!是不是?大病的时候就是差点死掉。那时你就会感受到:喔!我不知道会活还是不会活?那时逼迫性上来,苦就到了。为什么人家说我们的是非的时候,你会觉得很难过?因为人家在说你是非的时候,那逼迫性就到了,所以你会觉得苦;人家若是说好听的话,你没逼迫性!你就感觉不到苦了。当人家在跟你说好听话时,你会感觉到说:这个人这样说,他弦外之音,他可能在糟蹋我,不是像正面称赞的,称赞的后面还有阴魔!那时你再听他在赞叹你时,你就会不高兴了,为什么呢?因为逼迫性那里,是不是?如果我们能再进一步,人家在称赞我们时,你能感觉到,今天的称赞是很好的,万一我明天没有今天的赞美,我是不是会很痛苦?若是这样的话,你一样的逼迫性又靠过来,这种的人生观才是正确的人生观。我们不是悲观,这是我们对事实的一种了解。所以苦集灭道说起来是很简单,有办法让你在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这种逼迫性。那种说法才是修行的,讲是讲要给你修行的,不是要说给你知道的,光知道没有意思。

    集也是一样,我们知道苦是从哪来的,就是你的知见不正确,所以容易招感。譬如刚才说的生日,你很高兴就是知见不对!你说:生日本来就可以庆祝的。这生曰要庆祝什么?依照我们古代人说的,生日那天就是妈妈受难的日子,妈妈一生当中,为了怀胎生子,往往她会在那当中过世,即使当时没有遇难,也是她最最痛苦的时候;剖腹把我们给生出来,所以那天有什么好纪念,有什么好庆祝的?是不是这样呢?照说每过一年来到那天的时候,我们就要感受说:啊!我又少一年了,我的生命又少了一年。妈妈把我生出来以后,不知道要给我几年?不知,但是死亡证书都已经附来了,出生的时候,主要不是出生证明,是死亡证明已经附来了,可是你没看到附死亡证明,因为每个人有生都一定有死,所以你每过一天,你就减一天,过一年就减一年。但是这种观念你没有哇!所以你的知见就不正确。因为你的知见不正确,所以你就会招感很多的烦恼。那么这种烦恼在哪里呢?就是因为我们执着在我身,而我们这身是假的,是虚幻的,是不实的。因为它是四大和合,我们肉身不能叫生命,肉身是一个肉体而已,那怎能称生命呢?我们上一辈子也是一个肉身啊!所以我们说生命的死不是生命死去,是这个肉身坏去啊,下辈子还有一个肉身啊!你有感觉说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这当中你有一个真实的生命贯穿着吗?这个真实的生命把我们贯穿,那个你感受得到吗?那个才是真实的生命。那么我们现在在说的这个生命,这是肉体,肉体要是生命的话,告诉各位,你不敢吃猪肉,是不是这样?你不敢吃鸡肉,你不敢吃鱼,那个生命活跳跳的啊!但是你会说它死了,不是死了,那是一个肉体而已,他那个生命离开它这个肉体去别处,他会去和别的因缘又再组合另外一个肉体,那个生命用另外一种形象,又再出现。是我们的知见不正确吗?你执着这个肉体,所以你会拼命在这个肉体上工作,在这里用功,其实那是你奋斗的目标不对,因为这奋斗的目标不对,我们就会产生种种的烦恼,这是就这个地方来讲的,所以说知见不正确,是一切苦的来源。那么你知道这个以后,这个是我们实际人生假相的状况,现在了解以后,你有什么方法能够把这种错误的观念,和受苦的烦恼,把它排除吗?那这个就是要修行。要修行之前,我们要有信心说这个方法,一定能够达到这个目标,这个就是灭,灭就是把苦消灭掉,能够离苦得乐,所以涅槃就是消除烦恼以后的结果叫作涅槃,意思是这样。所以说我们要证涅槃就要断烦恼,断烦恼就可以证涅槃了。

    你若要证菩提,就要破所知障,我们烦恼障破证涅槃,破烦恼障证涅槃,破所知障证菩提,你想要得菩提,要破所知障。所知障是什么?所知障就是我见。刚才说的烦恼见。从身见来,那就是身见的问题。我们执着在我身是真,那么就有烦恼。你现在如果要再进一步,执着我的见解是对的,那就是所知障。这个部份我们在世间法,可以分作两部分来说,我们现在所接触的社会意识,社会教我们的这一套,这是所有人生观当中最表面,最浅的一套,这套就是教我们如何记忆,去记、去背,去记东西,然后很快的反应出来,这一套是社会的教育。佛法的教育不是这样,佛法不是要你去记,佛法是叫你去感受,感受什么?感受生命的存在。我们刚才讲,你现在都误解了,把我们的肉体当作我们的生命,这就不对了。因为你没有感受到生命的存在,所以佛法要给你智慧,就是要让你感受这生命的存在。我们现在来看,我们有这个能力吗?你说不定会这样想:这个肉体怎么不是生命啊?肉体若是死去,死去生命就没了!它就是生命,生命就是它!你就会这种想,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但是你感受不到的,因为你用社会那一套在想,社会教育是这样教, ―就是一 , 二就是二;跟你说这就是花,花就是花。不信,你查字典也是花,你问人家也是花,你问一百个人,一百个人也说是花。告诉你说这不是花的人,那个一定是阿达!他说那不是花那是土,不对呀!他说那不是花是树,那也不对呀,一定说那是花嘛!这就是社会,社会的教育是教你这样。你说这是花,我知道是花,是什么色的?大家都说白色的,说红的人,头壳有问题,因为白的就是白的,去到哪儿大家都说是白的,这是社会的教育。但是佛法的教育不是这样,佛法的教育是说这是什么?你个人的感受不同,你可以说这是花没有错,你也可以说这很美,这就好了,我不一定说它是花啊!我说很美也可以呀!我说:“喔!它这样真有生命力。”也可以啊!我说:“这个东西真富有精神。”也可以!我不一定要说它是花!所以它的答案对佛法来说,这东西的答案有很多种,你说:它是什么色的?他说:喔,有够美。这样也可以!不一定说它是白色的。但是社会人若问你什么色的?你一定要讲什么色的!佛法是要让你去感受,你若感受到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它的答案千变万化,因为个人的感受不同,你的说法可以不同。那么你若是在社会学里,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它有标准答案,在佛法中没有标准答案。这个问题就是告诉我们,我们不应该去执着我们所见解的部分,社会学教我们的就一定要这样,不这样就不对。

    所以你看我们各位,你在日常生活中,你一定有一个感觉说我们做人就要怎么做,那是你说的!一个佛教徒就要有什么样子,那是你说的!佛教徒都要吃素,那也是你说的!谁说佛教徒都要吃素,对吗?佛教徒吃素是个好的功德表现,但是佛教徒没吃素也可以呀!不是佛教徒也可以吃素!难道一定要佛教徒才能吃素?现在很多外国人吃素,他不但吃素还不食人间烟火,都吃生的,比我们还“菜”。那是怎么样?大家都可以这样,但是呢,你一定会用你的意思告诉他,一定要怎么样,这样就变社会学了。所以佛法的殊胜,就殊胜在告诉我们说,这个东西的存在,它是自然的,这个自然的存在,会因为每个人的生活背景、生活环境,每一个人天性的根器不同,他的感受也不同,所以我们要在这个地方去了解。那这样的话,你那个知见,那个见识,你就不会被束了缚,你就会开了,你若会开的话,你自然就不会让苦的逼迫靠近了。这个修行能如实了然,并肯定是这样,这就是你对这个修行的部分,有绝对的信心,这样要来修行,成功就快了。因为你的目标已经很明朗了。你若没有这个认识,要来修行,你不知道要修什么?我们现在佛法很兴,学佛的人很多,好像在修的人也很多,但是你可以注意去问看看:你是在修什么?他绝对说不清楚的,他为什么会说不清楚呢?因为他没有目标!虽然他也告诉你,我们修行的目的就是要离苦得乐,但是什么叫离苦得乐?离苦得乐的感觉,那个感想是什么样?你表现不出来。所以你所剩下的,就只有离苦得乐那四个字而已。苦是什么?你也不知道,要得乐,乐是什么?你也不知道。所以学佛人还有很多的烦恼和痛苦,原因就在这里!因为你没有发觉到苦是什么?你既然不知道苦是什么,你怎么有可能消灭苦呢,是不是这样?

    有一回一个同修来,跟她先生,先生就抱怨说:我这个太太喔,每次打孩子就打得好像要发疯,打完后就生病,就要到医院吊点滴吊一个礼拜啊,回来就好了。现在若再发作她又这样了,那现在要怎么办,要用什么方法呢?他也去请教很多大德,人家也教他很多方法,看怎么拜忏啦!怎么消灾啦!他又问我说有什么方法吗?我说那你用那么多方法有用吗?他说:没用。我说:没用就是没用。他说:师父,你有什么方法吗?我说:方法很简单,你问你老婆看看,看他在打孩子的时候,她会很痛苦吗?他太太说:不会啦!我说:若不会就不会苦,不苦你要叫她消灭苦,这样可能对吗?她今天若是说我打孩子,打完以后就这样生病了,啊!我打孩子这样我很痛苦!那她这样自然就不会打孩子了,是不是这样?她不是这样,他打孩子很爽呢!打完昏倒,随她昏倒啊!昏倒在医院也不用工作呀,点滴吊一个礼拜,又是生龙活虎;这样的话她绝对不会去改。你要叫她改,她不会改,她怎么会改呢?她要从哪一头改回来呢?因为她没有感觉苦的逼迫,她若有感觉苦的逼迫,有想要享受那种乐,那时你叫她离苦得乐才有可能,所以说这种人怎么修都不会成就,因为她没有感觉嘛! 你若肯定这个目标之后,那么再来说怎么修,用什么方法才有可能。那个时候就要对峙,因为你有苦了,就像你发现头痛了,头痛就吃头痛的药,脚痛吃脚痛的药,是不是这样?你就不知道哪里痛,你要吃什么药,维他命“罔”吃,对吗?就不痛啦!没有的话就吃补的。就是你没受到逼迫,这就是说我们从修行的立场来看,要了解它实际的状况,修行本身就是要了解实际的状况,你才有办法对峙。

    那每一个人实际状况都不一样,你所看到的和我所看到的都不同呀!不信的话各位同修,你们互相一群五个人就好,你们五个人分成一组,大家来共修,一个礼拜照轮去每个同修的家。五个礼拜以后,大家拿出来报告,说我去某某人的家,把你所看到的特色拿出来讲,我告诉你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同。怎样?因为你所看到的,是依你的立场看的呀!你没看到实相喔,你都看到假象,怎么说都看到假相,因为都看到你爱看的,你不是看到真实,所有的情况你都全看你爱看的而已。有一回有一群同修,在某一个大德那里的同修,来到我们中坜道场,他在说,一群人在说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已经没法;现在的时代佛法都没法了。他很有感受!都没法,我说:怎没法?他说:连个经典都没。他说:譬如来你这,你看每一个道场,差不多都没经典。我说:是这样吗?他说:对啊!现在台湾的佛法就是这样,看起来很兴,其实都没法。我说:有没法是比较难说,如果说是没经典的话,这是大妄语。他说:告诉你没有就没有。我说:没有,你看我们墙壁有多少经书,我们的道场别的没有啦!经书最多而已。他看到那五六个书橱都装得满满的,他说:对哟!你这里比较特别,你这里不算。那一群人来这里说东说西说二三钟头,竟然一本书都没看到,整个墙全是经书,竟然都没看到。你看那不是用他的眼睛在看假相?他连实际的东西在那儿他都没看到。 我们现在的法师都不讲经。你若是到别的地方讲还讲得通,来我这里还说不讲经?我是一天说到晚,天亮说到晚上,还说我没讲经,这就是什么?都看他要看的,他没看到实际的情况。这情况很普遍的存在着,那么我们在学佛,就是要让各位能够了解实际的状况,你有现前吗?你这实际的状况若没现前,你没办法修行,因为你那我执我见太重,你没办法接受别人的意见。接受别人的意见,不是说我说你要听,不是,是我们要有办法看清楚整个的环境是什么,要来修正我们不同的观念,要去调整。那你若整个环境都看不懂的时候,你要怎样修正,要怎么调整?根本做不到。所以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地方。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9
下一篇文章:三十七道品修持法要11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