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三十七道品 >> 浏览文章

三十七道品节录二------海云继梦和尚

2011-07-28 21:36:53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好,我们再看第三个,观心无常。这个“观”,应该念观(贯同音),我们习惯了,都是观常,所以就变成了念观,这个方法大家要想办法。你一定要去突破,假如这个不能建立,那你就不能够完成修行的目标。

我们现在再看心的部分,心是无常的,还是文字上,先跟各位做个解释。这个心,它是变化,心就是变化,变化才叫无常嘛。你现在坐在这里呀,前一秒,你可以想到美国去,下一秒,你可以想到莫斯科去,对不对。你现在可以想说,我们两个结婚可能会很幸福,你也可以下一秒就想说,我们两个可能打起来会很好看。你的心就是这样变动不羁,那这种情况的话,那就叫做无常。这是一般解释的一种状况。大乘讲的不是这样,不是这样,当然这个也是属于范围里面。大乘在讲的是从宏观的立场来看,心的无常啊,是指,它的不真实性。不是它的相上变化,相上变化是一回事,那个心的相上变化,已经是可以说不可思议了,这个来来去去之间,就已经很够人家伤脑筋的。

可是,你要从整个生命洪流来看,你去注意看看,我们自己的品质,从小到大变化很大,不是基本相上的变化而已。你看你小时候,你立志做什么决定,到国校,到初中,到了高中,到了大学,乃至出了社会……还没学佛跟学佛之间的差别,学了佛以后又猴齐天七十二变……对不对?孙悟空七十二变,你不知道变过多少遍了,大概不止七百二十变。为什么这样子?这种无常啊,是一种状况,是一种状况。而且,你会发现,你的心性大,可大到不得了的地方,小又可小到不可思议的地方,这个都是属于无常的范围。不止是说我们在相上,这样转那样转的无常而已。这个出入啊,实在是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那么这样的一种情况啊,我们在修行的时候,你要怎么修,你要怎么修啊?我们在前面跟各位讲,假如你只是修止,止,修定。修那个止啊,是止住外尘境界,你没有办法建立内在世界。那你要建立内在世界,就要修观。那么这个观呢,假如在这个地方来修的话,你要怎么办?从四念处,你来看看,换句话说,止住外尘境界,这个大概没有问题。我们本来就要止住外尘境界,不受外尘境界来干扰。但是你要知道,外尘境界干扰不干扰我们,主要是受、是苦的问题,对不对。现在这个心,是这样变动不羁的时候,你要不要有一个护臣来保护着?对不对?要不保护,这个心常常跑出去,现在这个是麻烦的事,不是外面来攻击你,是你自己会红杏出墙来呀。你要怎么样把它巩固住,使它不要跑掉啊。要不然你这个心跑掉了不行哪,那里面是空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你就发现观有两个作用非常重要。第一个巩固你的心,你的心要能够伏住,才能够建立内在世界。同时就在这个时候,把你这个内在世界当中的不良的杂质,你把它除掉,你就可以除掉了。所以我们说修观的时候,止也同时完成,原因就在这里。你在观心的变化跟转化的时候,你就可以把那个杂质给除掉。我为什么这样变,我有贪,那就把贪给拿掉嘛。我为什么这样变,我有嗔,就把嗔拿掉嘛。你不怕心变,因为心只有在发生转变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说,你的心有什么作用。那个作用是贪嗔痴的那三毒,你怎么把它拿掉嘛,很简单的事啊。

那它假如不动,静静的在那里你怎么知道?对不对。像各位坐在那里都不动,我不知道你听得懂听不懂。反正你如如不动啊,不晓得是在打磕睡,还是睡着了,还是说入定了,听的津津有味啊,但是我看你在那头点一下,我就知道这家伙睡着了。对不对,或者呢他在笑,那他一直在做记录,我就知道他有在听嘛,听得懂听不懂是另一回事,至少那个白纸已画得密密麻麻的嘛,这就知道他有在听了。就是你要从那个相上,才能看得出来,心在变化的说你在观嘛。你的观是跳到第三者的立场,在看心起什么作用,这个心在做什么,这个不对,不对,不对你就拿掉。这个心又起什么作用,不对就拿掉嘛,啊对,对就好,让它成长茁壮嘛。是不是这样?

生命因素就在这里得到净化,生命因素就在这里得到成长,得到温床。那我们的内在世界就在这个地方开始建立,开始巩固。一方面呢,外尘境界它没有办法进来,因为一进来心就会动嘛,心一动,不对的你就拿掉了,你就把它除掉了。那当然你也会碰到铁板,对不对。因为你要拿,拿不掉,差点被它压死了。这个时候怎么办呢?那你就要艰苦奋战,艰苦奋战。你说这个是贪,我要把它拿掉,可是贪是贪,还是师父,老虎,我喜欢。那你就没有办法了,那你就跟老虎一番奋战了。你说那个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你还是性相上,习气上会受它影响。就在这个时候,你要怎么样子加倍用功,在这个所谓加倍用功的同时啊,那你就可以看到自己意志的薄弱,还是坚强。

或者你有足够的方法,可以做转化,那你的资粮够不够,就在这个地方,你的基础雄厚,那么,外来的尘境影响,使你的心性变化,你就能够掌握。假如,你这个部分处理得不好,外来的尘境影响,使你的心开始产生变化,你就没有办法去掌握它。是不是有这种情况,那就很清楚了。那修行不是很明显吗?对不对,整个修行的蓝图,就整个出来了,整个出来了,对不对?其它我们还不谈,所以我们常讲方法要有,你有了方法以后,你材料就会分类。这些材料来,我们是炒的好,还是煮汤的好,对不对,还是清蒸的好。那你有方法,你就不怕了,你会因材而动用你的方法,正确的方法。那你假如没有方法,那什么材料来都一样,什么一样,再怎么吃,就是大锅饭,大锅菜。什么叫大锅菜,火锅嘛,通通下去,对不对,为什么呢?你没有方法。

   我们唯一的就是这样,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录影的时候,跟校长的儿子去录影。我们看他是校长的儿子,买菜就给他买,全部看他的,他很有自尊心,什么都不管。他问我们买什么?我们就看你,你看买什么就买什么。走到这个摊子豆腐一块,走到那个摊子也是豆腐一块。走到哪里都买豆腐一块,买回家十几块,结果到河边去洗豆腐啊,那个石头一滑,屁股坐到豆腐上面去,什么都没了(师笑)。为什么?没方法嘛,他不知道买什么菜嘛。买豆腐也不知道做什么,反正屁股一坐,什么都没了。你有方法你就不会这个样子!你自然就会知道,我买什么东西怎么做,买什么东西怎么做。你没有方法,大家都看着你,你又不能不决定,所以决定到这摊来也买豆腐,到那摊去也买豆腐,到最后都通通买豆腐。方法的重要,所以我们可以从这个地方感受到,感受到。

现在我们再来看心啦,这个大乘看心,跟小乘看心不同。我们只知道楞严经上面这样讲,心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心不在哪里,心在哪里啊?我告诉你,中国人讲心在哪里,你知道吗?你看,胸有成竹,心在胸,对不对?宰相肚里能撑船,那个肚子,是不是在中焦?对不对?你说那个人城府很深,很深大概到腹部来了,是不是?那都是讲心的部分,是不是都讲心的部分?你看外国的民族,他们讲心在哪里?有的人讲心在大腿,有的人讲心在膝盖……那我们现在通常讲的心是大脑。对不对?那这些对不对是一回事,就告诉我们说一直到现在为止,心是什么还没有人知道。

你只能够很抽象的说,或许可以很抽象的这么说,心是指我们的观念,是不是?只是这样讲而已!心是指我们的观念,观念在哪里?在内、在外、在中间?还是在头顶?还是在肚子里面?对不对?观念是怎么形成的?那你现在怎么假设,心就是所谓的观念?那你去注意看看,对不对你先不要管,我先做一个假设,所谓心就是指我们一个人的观念。这个人没有心,就这个人没有观念嘛,对不对?做什么事都没有心,因为他做什么事都没有概念嘛,对不对?概念,观念的这个叫什么?英文叫CONCEPT,大概是类似这种东西,你不具足,那你就没有心嘛!做什么事情呢摇摇晃晃的,既然去买东西,向东也可以,向西也可以,绕了老半天,又问老板说:“我要买什么”,对不对?老板说:“你要买什么我怎么知道?”这就是他没有买东西的概念嘛。他只知道他要去买东西,但不知道他要买什么。这种情况,就是指他的概念,他的观念,没有具体形成。而我们一般人是有,很具体的形成,但是你却很执着,有没有?那换句话说,假如是很执着的话,应该是有常,不是无常,是不是?

你要去了解这个部分,这个人观念根深蒂固,是不是等于说这个人很执着。那么很执着又根深蒂固,他应该是观心很常,不是观心无常。那我先请问你:“无常又怎么定义?”你想想看,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不深入去观,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跟各位讲,这几天,同修们在谈这个问题,我说:“用大脑解决问题,就是用心解决问题,用心解决问题是不对的方法,不对的方法。你能不能想着试试看,不用大脑来解决问题?”我告诉各位,大家都回去拼命想:“不用大脑解决问题。”“师父,昨天我失眠了.”“怎么啦?”“你叫我们不要用大脑,我回去想了一个晚上”,你被大脑骗了!你想了一个晚上就用大脑了,你怎么会想出不用大脑的方法呢?对不对?已经用大脑去想了,那个就是你的心。

你要知道,你根深蒂固的是用心的这个部分。而你这个心受到外面尘境影响很大,受到外面尘境影响很大。你不要看个体的,我们来看总体的。你注意看,医生有医生的什么,本色。他在看事情,都从医生的立场出发看的,有没有?我们有很多同修学中医,一看说,眼睛黄黄的,你肝有病!你肝有病!肝有病!因为你的立场是从这地方看的。那假如你是个会计师,那就不一样啦。他一跟你谈话,他马上数字观念很明显。对不对?假如你是工程师的话,那又更不一样。他一看你谈话处理事情,他就会看到你说,你的组织结构怎么样。这就是他的观念哪!那么你从这个宏观的立场来看,你可以发现一个问题:每一个人的观念是不是都不一样?

那你今天假如现在我跟这个讲,再跟这个讲,再跟那个讲,那你要去适应他,是不是无常,你从个别来看,他可能根深蒂固。但是你从宏观来看,那就无常了。告诉各位,这个就是大乘佛法的观点,大乘佛法的观点。你从一个人的立场来看,他有可能就是根深蒂固。那谭嗣同知道吗?我们清朝末年什么什么维新啦,有没有?不是有个六君子嘛,不知道是谭嗣同,还是谭嗣同的老师啦,看到那洋房盖在那里,他走到那边就帽子盖起来:我耻于见到亡国之辱。有没有?因为他爱国嘛,很爱国,这外国人房子盖在他大门,所以他走后门。我不知道后门再盖一栋,他走哪一门?对不对?那就根深蒂固,就这样子。

你看德国那个康德,他走路每天都是走这个样子,德国人也是真的,就是那个调调,走路抬头挺胸,帽子戴的高高的,拿个拐杖,叼个雪茄,我没有叼过。走到那边,做钟表店的,回过头来对一下,摇一摇。有一天碰到老板,说:“你那个钟准不准?”“很准。”“怎么知道?”“你每天来我都对你,我都对你,你每天来就正十二点。你来我就把他调到十二点。”康德还对那个钟,不知道哪一个比较准?因为他那个根深蒂固的观念,他上课就有办法,他上课就有办法,他就时间到他就结束了。我就没办法,我每次不是早两分就晚两分。我们有个法师,就传道法师,他也很厉害,他看稿子讲经,讲得一级棒。我就没有他办法,我是不能有讲稿的,有讲稿我就讲不下去啦。他是看稿子讲经,他讲得很棒,这个是什么,他的成就啊。

你要知道,这种成就都告诉我们一个痕迹,他的心不是无常的。不见得都是无常,你从微观来看,他根本就不无常。但他也会变动,他不变动就变死人啦。对不对?死人才不动嘛,活人都会动。可他基本上来讲,他是不变的,是不变的。可是我们会在不同的族群里面,你会看到完全不同,完全不同。这个,才是真正的无常。心性,没有一定的标准,没有一定的标准。你看我们民族跟历史的演变,那个社会价值观的变化,什么时候是一致的?你看现在来讲,哪个师父一致呢?对不对?哪个地方一致呢?根本就不一致嘛!

联合国要设在美国,美国不缴费,你看嘛,这个叫什么?对不对?不然你联合国设在太平洋里面就好了嘛,大家都不要缴费嘛。你要设在你那边,你说你提供出来,那你又不缴费,那别人怎么办?有时候他也会不高兴啦,我国家这么大也一票,人家五六千个人一个国家也一票,那当然他在投票表决的时候,内心会不舒服。但是你要知道,当初为什么会赞同,现在又为什么不赞同?这就观念问题,观念随时都在变。所以你从宏观来看,宏观来看,心的无常,是不是很明显啊?那就好像现在你看气象报告,有没有?卫星从太空照下来地球的气象报告,那种变化,是不是就是那么无常?真的是这样。

而人个别来讲,他通常会比较执着,会比较执着,他比较少变化,所以有人一辈子都做同样的工作。尤其是修行人,我就不知道他是怎么看无常的。像南传佛教,他每天都出来化缘,然后每天都回家。然后吃完饭呢,南方比较热,他们会洗个澡,泡个水,然后起来呢,就坐在树下。每天周而复始,坐很长,怎么不长?对不对?可是你从宏观来看,那真的是非常的无常,非常的无常。所以你不一定执着,不要执着,所以一定从个别的地方看。

你看我们在讲这个小乘的基本定义,念念生灭,此念起彼念落的时候,那当然是无常,那只是小范围的定义。你从宏观的立场来看,那比这小范围来得无常得多,多多,不是多而已。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这是一种事实!一种事实!假如从个别来讲,一日之中,这个可以说,万念并起。一日之中万念并起,那一种念起念灭,那真的是很无常。但是这个部分,只是看到一个人的苦,所以我们说小乘都是解决个人苦的问题。大乘呢,他解决的是社会的苦,这个世界的苦,所以他看到,众生的这个这种观念,彼此之间互相的差异。你不要讲什么,譬如前一阵子,欧洲那个什么什么赛斯,什么国,有没有?种族冲突,有没有?不是打得很厉害吗?那现在你看看,缅甸就好,他也是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民族,你看,那个念就不同啦。所以翁山苏姬还是被限制住,对不对?为什么呢?他们的种族不同嘛,那么彼此的理念不同,那个观念,那个概念不同,所以呢,他就有这一种争执存在。

你要是能够从宏观来看,彼此理念都不同,冲突都存在,你如何去化解他,那又是另外一个解决的问题了。现在你要先能够看得出来,这个不同,像我们修行人没办法去看这个不同,没有办法去看这个不同。不要讲那么多,看我们台湾就好啦,多少宗教,教义不同、教主不同、教徒不同、教派不同、理念不同、权利不同、财富不同,你看看,他怎么会去一致?所以呢,彼此之间就互相斗争,互相排挤啦,所以呢,没有得到的想要得到,得到的怕要失去……那彼此之间怎么样子?对不对?熙来攘往的,这就社会动乱的原因啦。所以我们不但要知道苦的根源,个人苦的根源在哪里,我们更可以知道真正的,整个社会的,他的苦在哪里。你可以从观心无常上面看,因为观念不同所造成的,那一定会显现出来。

这里面从大乘佛法的立场来讲,他会讲得很广,因为心的这种无常,观念的种种不同会造成佛国不同,净土不同,世界不同,那这个部分,我们这里没办法跟各位讲。因为这讲下去时间很长,我们只是这样子提供给各位,这样的材料,心无常的这个材料,你如何起修,如何观,如何观。

前面,跟各位讲过了,后面,材料的部分讲完了,可以吧?要更详细的,以后讲专题我们再讲。

我们看第四个,观法无我。法无我,因为一切法都是因缘生,因缘灭,没有所谓我不我的。可是很奇怪的,我们都以为我是主宰!不对,我不是主宰。我是什么?是你在对立法中,自己所塑造出来的一个假象,一个假的东西,不是真的。那一个假象,使你误以为就是我!然后你就依赖着他,而这个自我的假象,他依赖着虚幻的幻境。所以你要知道,自我是怎么生存的,自我是需要外面的承认。所以你要知道凡是凡夫,只要是凡夫,他都有一种特色,他需要人家关怀!需要人家的尊重!需要人家的爱!需要人家的鼓励!为什么他需要人家?他需要人家的承认!因为他是虚幻的,所以他就需要人家的承认。假如他是真实的,干嘛,你承认不承认我有什么关系?对不对?所以一个坏人做了坏事,他必须要人家来说,我没有做坏事,所以他也要一再地告诉人家说,我没有做坏事!但是一个好人,他为什么要去跟人家讲?我本来就没有做坏事,我跟人家讲我没有做坏事干嘛?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对不对?他没有必要去讲嘛。

所以一个真我,他不会去跟人家表示的,一个假我,他才要表示出去。所以一个假我,他有两个特色,第一个需要外面对他的承认,第二个他必须要把他秀出去,他不秀人家不知道。所以一个自我很强烈的人,他的表现欲望,他的指挥欲望,指挥权利会很强烈,这是第一个。他一定要表示出去,不管怎么样。你去留意看看,去留意看看。另外呢,他又反过来,他要表现的时候,表现他很强很能,然后呢,他又要人家给他的赞叹。当他得不到人家的赞叹,当他不能够很顺利地把他表达出去的时候,他就采取另外一个方向。因为他能够很顺利地把自己秀出去,或者他能够得到人家的赞叹,这是表示他的福报,表示他的福报。那他假如不是这个样子,没有办法表现出来,又不能得到人家的赞赏,这就表示他的业力。所以他就会变成……他就会开始转变,变成什么?需要人家的同情,需要人家的关怀,然后呢,他开始不爱现。不爱现以后,他就表现出他是个弱者,他需要救济,他需要人家扶植一把。他需要人家给予什么,一再的什么?一再的安慰!他就会一再地表现出他是个弱者,是个弱者,是个非常非常的弱者。所以朝这两方面去表现的人,都告诉我们说,他的自我意识非常地强烈!他是靠这两个方法自我在生存的。有没有感受到,有这样的人在你的周遭?有没有?

你回去办公室,你注意看看,哪个人不属于这两种人当中的一种人?他只是这两种情况的严重性,或者不严重而已,只是严重性大小的问题。你自己去注意观察看看,去注意观察看看。我们仅供参考,万一说到你的时候请勿见怪!纯属巧合!因为谈人性的问题就是这样,不要说你是凡夫,我们都是平凡人,多少带有这种倾向,带有这种倾向。我们只希望说,你不要表现得那么激烈,自我不要那么强烈。你福报大的人,你看,指挥欲望特别强。指挥欲望,爱表现,爱讲的那种欲望会很强烈。你福报不够的人,你看看,到处要人家同情,他是个弱者,需要怎么样,需要怎么样。其实需要这样吗?那未必!告诉你,这是标准的凡夫,自我意识非常地坚强,高举的是自我那个旗帜。

所以修行第一个就要破我执,所以才叫无我。你必须要从观法无我上面来,从观法无我上面来,一切法空,一切法无我。他都是因缘的,从因缘来的,所以今天你说:“我没有我,我是假的”,我告诉你:“我是假的”,那你会说“我是假的,我明明在这里啊”,“你说你是假的,‘啪’一巴掌给你看看”,我告诉你,那你就犯法了。你不要去试这个,因为这是假象,这个事相是法律所承认的。这个部分,我把它取名叫做“历史事相”,也就是事实上存在的状况。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事实上存在的状况是因缘和合来的,因缘和合起来才有这一个东西在。你知道吗?

所以你要深深地去体会一个问题,什么叫树神,有没有?树神其实跟我一样,那个树是四大和合的,我这个肉体也是四大和合的,因为有一个生命住在那里面,所以他叫树神。因为有一个生命,住在我这里面,所以叫做我!你现在所看的是色身的我,不是那个住在我这里面的那个我!你知道吗?你并不知道。所以当你把我这个色身毁掉的时候,你是跟我这个色身借用的那个人结了恶缘,你要知道,不是跟我,我跟你毁掉有什么关系?对不对?我是四大和合的,但是那一个来借用我这个色身的人,他必须要另外再找一个地方去。这个只是借他用的,你不要随便砍一棵树,因为那颗树里面有一个生命住在里面,借住在里面,你把他给砍掉了,他是不是要找一个地方去啊?对不对?你把他砍掉你是不是跟他结恶缘?因为树神不一定有修行。因为我,这个我代表了,包括你我他,不一定有修行,一个有修行的我,他不怕你杀!对不对?

僧肇,人家要杀他,杀吧,四大原无主,五蕴本来空嘛,那你杀吧。对不对?杀了他,再找一个地方去,对不对?你这个国土也不是多干净。对不对?你这个国王是昏君,那我换一个净土去,我为什么要留恋这里?所以他无所谓。那日本的道源禅师,元朝的时候到中国来留学,那土匪要杀他,他说:“杀嘛。”对不对?他说:“你不怕?”。“怕什么怕?”对不对?你这么把我的头砍下来,就好像雷光电影在砍春风一样。你把我杀掉了,我另外再投胎去。“快走快走,不知道在说什么。”……他有福报他就不必被砍了,僧肇没有福报就被砍掉了。他们对于这个四大的认识很清楚,无我,我们是执着在这里啊。我给你举个例子是这个样子,树是这样子,山神、河神、石头神,都一样,完全是一样的。所以你不要在这里主张有我,没有我,你是因缘和合起来的一个什么?颠倒!根本你没有,你误以为有,那你要找到的那个真我,是来借住这个四大和合身体的,那个才叫真我!你现在的这个颠倒,要能够去肯定到,那一个真实生命的时候,那你就叫成就啦,你就叫成就啦。

现在我们是在这里抓不回去,找不到来时路,回不了老家,所以无法把你的本来面目现前。你不能当家作主,是不是这样?在我们这个六根门头里面,有没有?六根,接触六尘境界,出出入入,在这里面自在出入有一个无位真人,你找不到那个人,他都在你这里出出入入,出出入入。你不知道,你能不能找到那个东西?从这个地方来观,观是指从这个地方来的。所以我们可以知道从这里看看,修学的处,有没有?菩萨学处,从这里下手,这个就是处,叫四念处。有人叫四念住,那都无所谓。住是安住的意思,要安住在这四个状况当中,或者是我从这四个地方来学,所以叫做学处,叫做四念处。就这个样子,这四个材料,四个材料。你可以再找,但是呢,可以通通归到这四个地方来。这四个材料你可以做很好的运用,够了啦。要各位成佛做主已经够了。

但是呢,你要懂得,这四个你要有方法。刚才我们分开讲的四个方法: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这个叫做别相念处,四个分开观的。要分别嘛,分开,别相念处,你一个一个观。这个是一个方法,另外一个方法叫总相念处,四个同时观,四个同时观,重点在观字!别相念处分开观,重点在材料上面,在材料上面。所以别相念处是初学者,进入到某一个程度,总相念处,他四个同时起观,那么你会交融,交融起来。这个时候,这四个部分,就会成为你的生命因素,会成为你的生命因素。

各位修学佛法的时候,他有没有次第呢?有!你去注意看看,他还是有这样的情况过来。但是呢,他的方法不同。所以别相念处的观法,他针对材料来下手。那么你的方法要运用上来,你的方法是单一的,单一的。比如说你要砌墙,那么你砖块要一块一块上来,那么水泥一点一点糊,对不对?但是呢,你假如要弄柱子,那个方法不同了,你要灌浆,你不能够说水泥你自己一点一滴拿去糊。那个不倒下来会漏水,方法不同。所以在砌墙的时候所用的水泥呢,他的水分少,有没有感觉?所以砖块叠上去就好了,等他干。但是灌浆水泥柱的地方,那个水泥水分多,所以一定要模板夹住,而且要经过两个礼拜以后才能拆掉。为什么?他水分多,对不对?那你在砌砖块那个水泥水分少,所以砖块砌起来不要模板。方法不同嘛,对不对?所以他的对象,他的材料不同啊,他的方法也不一样,这个叫别相念处。这个修法,你要,这个部分呢,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讲叫做分解动作,分解动作。先观身不净,然后第二个部分再观受是苦,第三个部分再观心的无常,第四个部分再观法的无我。这四个部分一定要熟练,都很熟以后,那你串联起来那个叫总观,叫总相念处。

这总相念处的时候,不是把四个观放在一起观?不是,他另外有一个观,这个观就特别强调方法。这个时候四个材料要怎么运作安排,他必须作总体地观,总体地观。身的不净是怎么样子,要怎么样去超越他,不受拘束。受是苦,要怎么样去超越他,不受牵制。那么身的不净是自己本身主体的部分,我们不要被这个意识形态把我们牵制住。

大家都认为我这个身体是很殊胜的,对不对?是不是这样?那么这个部分你不能执着,不能执着。但是可以告诉大家彼此都差不多,都差不多。你相信吗?别人的内衣裤你敢穿吗?那很简单嘛,你有没有分别,你说嘛。你为什么不敢穿?因为我的身体,宝贝呢,对不对?你要认为你的身体是垃圾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哪有什么要紧。对不对?垃圾倒在哪个垃圾桶都一样,但是你认为自己身体是宝贝,那就不同了,就不同了。

跟各位举一个例子,我上次好像讲过,开正法师,不是开正,开成法师,大概二三十年前,老和尚年纪蛮大了,我不知道他几岁了。那时候我初学佛,到山上去看他,有一个,不知道哪来的阿飞型的,就跟他住一起。住了以后,那天我们去,他也去了。他去了,他没有带牙刷,也没有牙膏,那么早上要刷牙,怎么办呢?就开成法师的他拿起来就刷,一刷啊,不刷还好,一刷都是血。那个人大概是几百年没刷过牙的样子,刷牙完毕就拿回去还他了,开成法师拿起来就在河边,就摇两下他就刷了。我请问你,二三十年前,假如是你,你敢不敢刷?我那个时候的感觉是,哎哟,是他不是我,下次有人要跟我借,我把他踢到一边去。我们都会宝爱自己的色身,这个观念必须要先破!这是你主观非常……我也不能讲恐怖,非常危险的一个因素,你除不掉你没办法修,所以他是列为第一个观身不净。观身不净要破除你宝爱色身的主观意识行态!这一点你不要以为没问题,你放不下,你放不下,绝对放不下,你放心。

连法律都要保护这个部分,对不对?观受是苦,我们讲过它是一种尘境,一个尘境,你不要让那个尘境来侵害,来侵害到你。观心无常,这个是能观的心你要怎么巩固起来,要有一个护城墙、护城河保护住,在内在世界要建立起来,把外尘境界给除掉。这个部分能够建立,前面两个你都能除掉啦。你假如内心世界没有建立,那外尘境界常常会引诱你,你的色身你会觉得非常可贵的,但是你内心世界建立起来,这个色尘境界就无关紧要了,无关紧要了。这个部分可是需要各位好好用功。刚才讲,这个观你要不下手,你根本不能成就的,不能成就的。你别相念处都不能成就,还讲总相念处?对不对?再来,这个能够完成,法无我,你就可以做到了,就可以做到了。所以这里面你真正可以看到,真正可以看到的,修法在观的总用,总的作用上面。你如何去起观,这个里面,从别观上面,他是有这样的次第。

但是你总观上面,因为你分解动作熟练以后,汇总在一起的时候,那这四个,虽然是四个,他变成生命的全方位,生命的全方位。你在观照一切事情的时候,不管从哪一个角度进来,各种尘境,各种法尘,你都有办法去控制。从能所对立上面,你知道能该如何确立的时候,所的境界你就不怕他来动摇你。这样子你自己能够掌握住,所有外尘境界都能够销归自性!都能销归自性!那么当你能够销归自性的时候,这个全方位的生命观,他就能够展现出来。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修行的观照,他就可以发挥作用,观照就会进入到照住,再由照住发展到照见。那你就知道为什么叫做,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为什么照见五蕴皆空,能够度一切苦厄,就在这个地方,因为这四个就是般若智慧的基础。

当这个部分深入到某一个程度的时候,你能够运作到某一个程度的时候,就是行深般若波罗密多。而他从哪里来?他从观自在来的。能够观自在的人叫做观自在菩萨。他的观照开始起作用,从观照而开始下功夫,从观照开始下功夫,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你就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所以修行为什么大乘?为什么华严一佛乘?他会说,初发心时即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就这个关键,你有没有发心?你有没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所以不要看说,四念住,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这样念过去当然很快,五分钟就可以把这个地方讲完了,三十七道品一节课就可以。但是他在行法中来讲,他是甚深般若,甚深的般若啊!他不是普通的,因为这里面,他不只是理的部分,讲理,讲解门并不重要。那个我们可以在标准的,这种词典当中,可以找得出来,他的关键是在行!在行,不在于解。解,是很殊胜,没有错,我们不反对,但是解你会流于基本的形式,当他变成形式的时候,已经没有作用了。我们是希望说,他能够从力行当中、从实践当中把我们给兑现出来,我们不要老是被这些东西绑住。对不对?被什么?被身不净,受是苦,心无常,法无我把我们绑住。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了以后,那么这个行,就是要我们,怎么样?把我们赎回来,还我自由身,是不是?那你假如被这四条锁,把你锁住的话,那你没有用了,你再怎么样子去精进,再怎么样子去述说,佛法多好多好都没有用,一定要行!

所以我们现在,再一次告诉各位,如何起观?这是非常重要的。从这里面来看,你会发现行法中的重点在观上面,那观法一定要建立起来。假如你观法不建立起来,你没有办法突破。你要转凡成圣,嘴巴讲的,嘴巴讲的,一般修定他是会通外道的,你稍微有点定境成就,你容易执着。那么你要从观下手,你又会有一种感觉,摸索不到,抓不到重点,会有那种情况。我们奉劝你,一定要下手,就像说要游泳一样,先丢到,把自己丢到水里头去,喝一些水,把游泳池的水喝光,你就会游泳啦。对不对?你先下水再讲嘛,你不要在水上,岸上一直讲,画了那么多图,跟你讲怎么游,怎么游,这个手要这样,这个手要这样,这个脚要这样,要那样,结果放到水里头,你只有嘴巴喊救命。是不是?我们现在修行是不是这样?修了老半天,要死的时候,还是要人家帮你助念,那不是喊救命吗?那就是喊救命呐,不然为什么叫人家去助念?你的修行你找到那个方法以后,那不怕啦。要死啦,你要来,来就来嘛,那我有方法,老僧自有安身法,安身法,看我不怕你来,就怕你不来,那你来我有法宝,我自有妙宝可以对治!

那你没有这一套,那你就来,问题就来了。白天呢,有很多人来拜,师父讲得很好,师父很有智慧,那晚上无常一到,要死啦,对不对?白天给人家拜了,晚上在那边头昏脑胀。那不行,你要有那个法,就是观法。所以我们告诉各位,你一定要去尝试,不要怕啦,你不会的,你再找我。你没有试的,不要来。你去试,我想试到你有问题,我应该还在啦,还不至于死得那么快(师笑)。你就赶快去试,试一段时间,有问题我们才好说。这是公开征求的,没有秘密传授的,我叫你来,我没有说附带条件带红包来,不要带也可以,你只要去尝试,观到底是怎么起观?你先去试,你先试着说观身不净,或者是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都可以。你只要去试,去做就好啦。

一段时间以后,你会,嗯,这样对吗?然后你再来问。你还没有试,不要问:“师父,你告诉我要怎么观啦?”那你不要讲啦,你先去试,说师父我这样观,对不对?观身不净是这样观,那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地方要改进的?来这么说才有用,对不对?考完试你说我考零分,师父你看,零分现在怎么办?对不对?师父说,你这个怎么零分?我再一题一题,来跟你复习嘛。那我才知道你的程度啊,你连考都没有,是不是?那你到底是不会写?连连看不会连?还是一二三不会写,还是圈圈叉叉不会叉?对不对?你先弄清楚嘛,你题目会与不会先讲,然后我们再来检讨,不要闹了老半天,原来是你题目看不清楚嘛。什么叫是非,什么是选择,你不知道。选择到底是把对的选出来,还是把错的选出来,你不知道,那你要问什么?你先把这些东西基本的架构架设先弄好,那么有问题我们来讨论,我们来研究,那就没有问题啦,没有问题啦。这样可以吧?行啊,实践力行,先把他进行,我们这是第二堂课,还有一堂,好,我们休息一下再讲。

 

 

ps. 本文稿录入义工为圣度师兄和阳光师兄,总校为舜心师兄,Jonnie师兄提供台语部分的翻译,随喜赞叹各位的发心!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三十七道品节录一------海云继梦和尚
下一篇文章:三十七道品节录三------海云继梦和尚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