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三十七道品 >> 浏览文章

三十七道品节录一------海云继梦和尚

2011-07-28 21:31:21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今天,来接着讲三十七道品当中的第二个。有三十七个,第二个是四念住的观受是苦。

前面我们讲到,观身不净,就是我们这个色身,他是怎么样的一种状况,那么要如理思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修行,大家都很愿意,但是要怎么样修行,不见得大家都做得到,也不见得大家都会做得很好。那么如理思维是如法修行的一个前方便,你要是不能如理思维,你就不能找到真正的一个很好的下手处。

这个地方讲三十七道品,他是告诉我们,如理思维的方法。但是我们佛法发展到现在,如理思维有好几个理。我们现在在讲的,绝大部分的出处,也就是所谓的小乘佛法。小乘佛法的如理思维,是一种方法。这个部分,为大部分的佛教徒、全世界的佛教徒,大致上都照这个方法在做思维的。从南方传过来的说法,说这个叫做原始佛教,是佛陀当时的使用方法。那么这种讲法,也无不可,世尊必然曾经亲口这样说过。

但是我们要知道,世尊所说的是一种修法,那是他讲出来告诉我们的。世尊实际运作的,是哪一种方法,恐怕跟他所讲的会有差距,这一点,你要先弄清楚。你会讲,佛是如语者,是实语者,是不诳语者。这个没有错,这个金刚经这样讲,小乘的经典也这样讲,只是名词不太一样而已。但是你要知道,佛是讲得不错的,他没有讲错,可是你要知道,语言在历史的传递过程当中,语言的标的已经发生变化。这一句话,从我这边讲出来,我是如语者,到你那边,被你听进去,那就不如语者,你要懂得这个情况。

有一次,我举个例子你看看,你说我们墙壁是什么颜色?不要说有一次,这一次好了,这墙壁什么颜色?你说白色,对不对?灰色,对不对?到底是白色还是灰色?你要是出去跟人家讲说,我们讲堂的墙壁是白色……你问他,你拿一个白色来看看,是不是我讲的那个白色,能不能很准确的把它标的出来?这是一个很具体的东西,你都弄不清楚,更何况那个心灵境界跟实际修法的操作部分,有没有这种情况?这就好了,很简单,白色啊,白色就有这样的差距,你我之间就拿捏不住了,你再转述出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现象?尤其这么多代了,这么多年了,里面所讲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我们别的不讲,古代人对于观身不净的这种看法,跟现代人对于观身不净的看法,一样吗?这是一个。

第二个,印度人的观身不净,跟中国人的观身不净,一样吗?不要说印度人、中国人,同样是中国人,中台山发生事情的时候你看到什么现象?有人要出家,那好多人好高兴,好多人哭哭啼啼,我要死给你看。 “你要是不回来,我就死给你看!” 爸爸妈妈跪着,儿子女儿跪着爸爸妈妈,一个拜托你回家,一个拜托你给我出家。你看看,两个人,父子母女而已,他们对于出家的观念,出入都这么大了。你想想看,他们的语言标的,所指的内容会是一样的吗?所以啊,我们奉劝各位,不要太相信语言文字。

是没有错,他是这样讲,我们不否认,世尊这样讲。但是我告诉你,你听的就不一样,你听的跟我听的就不一样,然后你会说我听错了,你都没有听到我说,我说你听错了。你只会说,我听错了,因为你的本位主义。我说你听错了,你没有听到,你说你才听错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语言文字是一个很大的陷阱,学佛人假如这一层不能超越,不能翻破,那我告诉各位,白学了。所以在那边争,说这个对,那个对,我们觉得没有意义。

所以才有发展出另外一套,不是照着他的语言表达方式来讲的,而是从实际的状况。到底悉达多太子这个人,他成佛以后,他要讲他成佛的过程是什么样的一种状况,你去探讨,他的心路历程。从心路历程,重新来做一个全新的表达方法,那就是所谓大乘的表达方式,那就不一样了。那这一点,被小乘佛法,看起来如眼中刺,如鲠在喉,他受不了,“你们把世尊的话看到哪里去了!他根本没有讲那些!”不是他讲不讲的问题,是他的心路历程。

三十七道品是讲心路历程,成佛的过程。我也不照大乘的方法讲,也不照小乘的方法讲,我现在照一佛乘的方法讲,第三套,所以叫做心灵方程式。

你的心路历程,你要怎么样建立起来,这个很重要。现在我是个凡夫,我知道可以成佛,我知道可以消灭苦跟苦的来源。那要怎么样消灭呢?不是嘴巴讲的,对不对?你说什么叫做贪,我要把它除掉,什么叫嗔,我要把它除掉,没有错。可是你对贪,你对嗔,你到底了解不了解?不了解,你怎么除掉呢?现在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内心,要开始做一个什么样的建设?你不能老是追小偷啊,小偷一定保证跑得比警察快,假如小偷不跑得比警察快,现在早就没有小偷了,你知道吗?你不要以为警察抓到小偷,一百个抓不到一个。现在连警察都快要变小偷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你用后面的情况去追的情形,你旧有的习气无法消除,你必须采用另外一个方法,打桩。在我们这个棋盘上面,你重要的点要先下,所以当这些不良因素起作用的时候,它走到这边,就碰到,被你抓到;走到那边,也被你碰到,抓到;到最后,它会一直消失掉。你要是一直追它,我告诉你,官兵抓强盗,常常官兵被强盗抓。要不然怎么会改朝换代?关键就在这个地方。你要怎么样去建立那个桩。

那你就要先知道,生命的基本因素是什么,然后从这个生命的基本因素上面,开始去产生净化作用,把污染源给除掉。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污染我们生命因素的那些东西,就是小偷。在这种状况之下,你那几个基本桩,也就是你方程式里面的主要因素。比如说,我的定心不够,那你会发现,定力很重要。那你是不是要培养定力?当定力不够的现象产生的时候,你就会逼迫自己,要求自己,怎么样达到这个目的,你会开始去着手。那么到底要用多少力,用什么方法,什么因素,那就方程式的地方了。

所以我们才说,修行,是人类最浩大、最精密的工程,最伟大的工程,所以我们叫做心灵方程式啊。这个情况,你在听整个的语言模式来讲,你会发现,它好像太新鲜了,古代的典籍里面,好像没有谈到这些,我告诉你,未来的典籍会谈到很多。你现在听的是第一手资料,这个历史上,这个地球上第一次出现的,所以你的福报很大。

我们现在观身不净就不再谈了。我们现在要谈的是,观受是苦。受很简单的讲,我们从文意上来看,是接受、享受,是苦,接纳跟享受为什么会是苦?这一点你要先把基本的架构建立起来。假如我们是一个很自在、很潇洒这样的一个人,你的受是乐,不是苦。我现在给你举一个例子,像狗它吃东西,吃的时候是接受,吃完了,它跑出去玩,就把它拉出去了,就结束了。所以它的吃,你注意看,狗在吃东西,很可爱。它吃东西跟日本人吃面一样,咻咻叫,哇,好好吃!它吃完没事了,有事呢,拉在外面就算了。

人呐,不一样,你吃完以后,你还有准备一个马桶,说不定还要镀金,那你就麻烦了。所以你接受以后,一定要有一份处置。所以你接受的时候是苦,你不知道,接受的时候你不知道是苦,你只觉得后面那一段才苦。可是你要知道,受是因,后面那一段是果,所以当你接受的时候,苦果就已经产生了,没有人只吃不拉的。有没有那一种?好像没有见过。只吃不拉,那就麻烦了,那就要跟葬仪社连接在一起了。

所以,这只是一种很表象的部分。我们所知道的,不在于这个地方,你注意看三个部分,一个叫行苦,做的时候苦。小孩子,你叫他写功课,他就很苦了,他打电动不苦啊,写功课就苦啊,行苦。有的时候是苦苦,生病的时候当然苦啊,那个本身是苦嘛,肚子饿的时候是很苦啊,那是苦苦。一个是坏苦,我们很多同修,比如说插花好了,插好了很漂亮,这个不苦,看得很高兴,当它开始枯谢的时候,那你就会觉得很糟糕。也不一起谢,吉百合先谢,我把它插在中央它就先烂掉,插旁边的都不谢,到底要丢掉还是不丢掉,那叫坏苦。

你买一个很漂亮的瓷器,或者碗,买的时候很高兴,用的时候很高兴,不小心打破了,哇,很可惜,坏苦。结婚的时候很高兴,开张的时候很高兴,选择黄道吉日,放鞭炮,请客。离婚的时候谁请客?倒闭的时候谁请客?说我选个黄道吉日来倒闭,有没有?坏苦啊。所以,你从这个地方可以知道,你是把因果分开看,所以你会在受因的时候,不知道有苦。你的受是因啊,它的苦果在后面。这个倒不是说什么东西会苦,因为他有一个负担,你要记得,一个负担就是苦。

有些同修,还没结婚,很喜欢啊,结了。结了就出问题,婆婆妈妈都有事情,尤其小菩萨出现的时候,那你就更知道,“师父,他在哭,我换尿布的时候,可以不可以念阿弥陀佛?”为什么?那个情况会一再地产生,你现在没有遇到的境界,你不知道。等你发觉,哎呀,糟糕,弄错了。弄错了,对不起,你已经决定了,苦果产生了。告诉你说不要,你不能接受,必须等它现前。但是这个时候,你说你都没有学佛,那也未必。说你有学佛,你那个境界,你却看不出来。所以我们要怎样去观,这个是一个问题。受是苦,没有错,但是你观不出来。听人家在讲,有道理哦,也看到,爸爸跟妈妈好像很好,不过好像也不太幸福,三天两头吵,一个礼拜大概有三天不讲话,那为什么为什么,你都很清楚,你还找一个跟她结婚了?

有一个老太太,生了四个女儿。老大把她嫁出去,当然都把她嫁出去了,老二也嫁出去,老三也嫁出去。老大嫁了三年,换了三个先生,生了三个儿子,第四个再嫁,第四个又死了,再找第五个,一共生了五六个。结果第五个是台北唯一的大楼爆炸案把他炸死了,她还要再把她嫁出去。人家说,够了啦,已经嫁五六个,够了啦。没人像她嫁过这么多人,还是要再把她嫁出去,你看看。老二老三,也都很不幸福。她老四,有个机缘,到庙里拜拜,就准备要出家。看看姐姐,算一算姐夫十几个,没有一个是幸福的,她算一算,还是出家去好。她妈妈硬是把她抓回来,要把她嫁出去。苦她知道,她看得很清楚啊。后来人家说,问问你自己,到底你结婚幸福不幸福,她说下辈子我才不嫁人。下辈子我不嫁人,这辈子一直要我嫁人。为什么?她不懂得吗?她知道,这个是苦,可是呢,她硬是要下去。她就无法起观。

我们修行关键就在观这个字,不管你念观(平声),念观(四声)都一样。观有两个作用,第一个,就是我们一般人所讲的,你到底知不知道嘛。这是第一个,你知道这个是苦,那你为什么要再做,再做就不对,这是第一个层面的意思。第二个层面,是从行门看的。行门怎么看?就是说,受是苦,你要去体会,去感受,那就不是知道而已。刚才讲的,一个女孩,嫁了五个先生,那你不知道,你只是像笑话一样听过去。你有没有感受到,第一个先生怎么样?第二个先生怎么样?一个酒鬼,一个赌鬼,一个色鬼,然后碰到一个傻瓜鬼,然后一个是要命鬼,五个啊。

当你是碰到这样的情况,你有没有设身处地的去感受她的情境,把那个情境能不能转移到你身上来,自己感受看看。当你感受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你想一想下一步你该怎么做,你就知道了。但是很遗憾的,我们都活在明天,明天太阳还会出来,今天黑暗不要紧,明天会很好。一直期望着,当它不能兑现的时候,你就发生了。那就是台湾话讲的“遇到你就知道!”遇到的时候,都不知道,不是就知道了。为什么?因为你在观的时候,没有转过去。在观的时候能转过去的,绝对不一样。所以修行的重点,在第二个部分。观,要能够深入,然后去感受,不管是顺境、逆境,都一样。

顺境来讲,我们叫做,得到怕失去。顺境嘛,我得到了,比如赚钱赚到了。有个同修开医院,很有名,赚了很多钱。有一天跟我说,“师父,你看看,你要做什么,你讲,别的没有,出钱可以。”我说,你这种话,讲得太早。他说“真的,钱没有问题啊。”我说不是,你的安全比较有问题。他楞了一下,他说“有什么?我身体很好啊。”“恐怕不是哦,现在这时代就怕绑票。”“哦,糟糕了!”这么一句话,他整个紧张起来了,他说“绑谁啊?”我说那很难说,只要跟你要得到钱,谁都可以绑哦,你最好还是好好照顾一下。他想一想,停了一个礼拜,停诊,不看病。带他家人出国去旅行。回来的时候,全家被搬光光,那仪器里面不知道多少钱。我说人家偷你那些东西干什么?他说他想了一下,是来绑票,绑不到票,所以把机器给绑走了。

所以他再也不敢说他有钱了。他跟他太太两个人就研究说,我们要怎么样装作穷人。只有装作穷人,才能保护他。要是像以前那么嚣张,用的都是名牌,亮晶晶的,什么满天星怎么样。我说你要注意,这个时代,不像以前,以前看人家成功,我们会赞叹,会羡慕。现在看到人家成功,好了,就像看到肉粽吊在那,是不是这样?好在他警觉得到,趁早出国旅行一个礼拜,回来你看,要不然这下子就惨了。

为什么?你得到你怕失掉,那还没得到又怕得不到。你看这个苦不苦,你说嘛。得到也不是,不得到也不是。那你得到是不是苦啊?那你要去看看那种煎熬。像现在,不景气,很多有钱人,这些钱存银行都不是,利息越来越低啊。没钱的人想要借钱,银行又不借给你,怕你倒。有钱的人,想要存银行,利息又越来越少,又不想存。那这时候怎么办?你看看,两个都有痛苦啊。

最近发生几个案子,你看看,那些有钱人的子女互相不合,吵架,为了财产。这个都是得的人啊,苦不苦?你有没有感受到?你要能够转过来。这个不是讲风凉话,你自己要能够转。所以说,顺境不是不苦。顺境,你只看到因,还没看到果,逆境你觉得很苦,也未必,因为你想明天会比今天好,所以你会麻木自己。那么从这个地方来看,你会发觉,这个就是小乘的观点。既然是这样,我就不受嘛,我就放下。小乘的结论就是这样,所以他就不受顺境逆境的这种煎熬。

大乘不是这样。大乘首先,这个境界会现前,这个境界会消失,他首先就从这个地方观因缘法,先起来了,这是因缘和合的。然后,他会从因缘法走出来,他说这个世间,为什么会有这些因缘,是这个样子。我们能不能够说,因缘来,不执着,因缘去,我也不执着。因缘来,我不贪着它。它来不要紧,人家送一杯水给我,我也喝下去,人家送一杯果汁给我,我也喝下去。我并不因为它是水,所以说,哎呀,我没有福报。我也不因为说它是果汁,所以说,哎呀,这个真好喝!反正,有来我就喝,没有来那就无所谓。因为他懂得随缘,小乘不谈随缘的,大乘非常重视随缘。因为有因缘,就必须要随缘。在随缘的情况之下,他能够把心量打开。所以他,来能受,因缘去了,他能舍。这两方面,它叫做自在。那么小乘的行法,在这个部分,你就可以看到,它不来,它来,他也不要。他一定要对治它,所以他一定要舍。
    所以这两个修法,你就可以看到不同了。小乘是你来我也不要,好的也不要,坏的也不要,你不要来就好。所以到最后,就把自己关在山上关在树上,他是有这样的一种状况。他一定坚持某一种信念,他不能超越过它的范围。所以小乘有这样的规定,出来化缘,可以,你必须去化缘。怎么化缘呢?每天化缘七家,有就吃,没有就算,而七家不能跳过去。我们一号、三号、五号、九号、十一号、十三号到十五号,七家。然后你要坐在十七号门口,外面的柱子那边过一夜,明天再从十七号开始,再化缘过去。他坚持这样子,有就吃,没有就算。而且很抱歉,过十二点不能吃,十二点以后要给你的,也不能接受。他坚持这样的一个理念。所以他不贪,绝对可以做到,这个很殊胜。

但是,大乘不是这样。他能随缘,他无缘也能静,这一点很重要哦。他很随缘,很大的福报到,他能接受,没有福报,他也能静。现在我们在大乘这一方面,很多人做不到,很大的福报他能接受,没有福报,他就说“我们还是要企业化管理”。那就不对了。因为这个企业化管理就不是随缘了。那么我们到底可不可以企业化管理呢?告诉各位,可以。但是那跟修行无关,那是世间法。你从法的弘扬上面来看,可以。所以他在受的因上面,他就已经止住了。所以他在这个部分的行法比较殊胜,但是呢,他的心量不能展开。大乘的行法,心量能够展开,但是通常都是什锦面,会像什锦面一样花花的看不清楚。你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在修行还是没在修行,你说他没在修行吗,他随缘,你说他在修行吗,好像道气不够。所以大乘的行者,遭受人家诟病的多,小乘行者遭受人家诟病的少,原因在这里。这一点我们要认识清楚。
    关键就在于这个地方,受的部分。大乘行者,容易接受人家的供养。小乘行者很不容易,因为他有拒绝的。大乘行者是只要来都好,反正钱要给我,有什么不好嘛,他就什么都接受了,那么这里面就会出问题。我们在这个地方,是这样告诉各位,受的领纳上面,你要能够掌握住这两个方向,一个是理上你要知道,第二个你能不能不坏事相。大乘,它是知受是苦,但是在事相的运作上,基本的、正确的修法,他是不坏事相的。那么有一些不肖之徒,他在这里面,虽然是打着不坏事相,其实他并不懂得观受是苦。
   所以在大乘的时候,这个观法,他特别的强化。可是我们发现,大乘在这一部分,根本都没有观。你要怎么转化进来,你能不能看得到因缘法?整个道场的运作,因缘如何变化?整个社会的运作,它的因缘怎么变化?乃至你个人,生命的成长过程当中、生活的过程当中,你的身体,你的生命有什么变化,你自己知不知道?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叫观受是苦呢?

所以这个观法,本身是相当的严肃问题,它不是随便讲一讲,我们缺乏实修的经验,你这一部分就做不到了。所以我们常跟各位讲说,在道场里面,一定要跟你的善知识,好好去切磋这个问题。你心性的动静是怎么样,不是谈理论的哦。我知道这个吃太多是苦,没有错,我要吃到刚刚好,就不苦。是这样吗?不是。你要知道,你在意念上,我们讲以意念为主,其实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你所有的受通通是苦,你要记得这一点。

从小乘来讲,它的理是很简单讲。我们从大乘来讲,再举一个例子你看看,怎么讲说受是苦。眼耳鼻舌身意,我们叫六根,接触外面六尘境界,其实是六识在起作用。当你的六识接触以后,把它转入第六意识,开始做分别的时候,由第六意识的分别,进入第七意识的执着,就第七意识去执着第六意识的分别,然后把它送入第八阿赖耶识。这是不是虚妄?虚妄的。眼耳鼻舌身意六识接触色声香味触法六尘境界,你接触你就受了。受了以后通通归纳到第六意识的分别,第七意识捕捉,执着了,然后传递到阿赖耶识传进去了。因为这个时候才叫做受了。这个受一完成以后,它就马上反弹回来,第七意识再把它传送回来,告诉第六意识说,这个是花,这个是讲经,这个是苹果,这个是桔子,这个是什么这个是什么...乃至于说这是正法那是邪法。通通分别出来,你通通接纳了,你通通把它分别清楚了。
   这个里面是大乘所讲的苦啊,在哪里?你说没有啊,哪有苦啊?你说没有苦,没有错。因为这时候你感觉不到苦在哪里?但是你要知道,你这一法是虚妄的。因为经过六、七、八再由第八再转出第七到第六意识吐出去,这个时候是虚妄的。那个东西还是那个东西,它本身如如不动在那里,但是你的六七八识转一圈是不是多余的?这个就是苦啊。大乘讲的苦是指这个。

你能不能观照得出来?我们观照不出来。你所有六根接触六尘境界都是采取这种方法,那就是苦。你去捕捉,捕捉一个影像,然后把它落入阿赖耶识里面,其实你不经过这一套手续,它还是它,你还是你。那么你经过这么一套手续以后,你是不是跟它之间有一番联系呢?告诉你,也没有联系。因为它还是它,你还是你。唯一的就是你的大脑、你的头脑多了一层意识,黏在上面了,黏在你的阿赖耶识里面了。这个部分会给你起分别作用的痛苦。到时候,你在分别取舍的时候,你就会产生那种状况,那种犹豫不定的状况,那就是苦的根源。
所以任何的受,都是苦。但是大乘所讲的这个受,跟小乘所讲的这个受,是不一样的,内容部分完全不同。

那你要怎么去观,你自己要下功夫啊。现在我这样讲,很简单,你听的也很清楚,你要自己做做看。因为我们都是学大乘的,虽然是讲四念住,那你还是一样,你注意去看看。我现在看到花,为什么是苦,看到就受了,眼识接受色尘境界,那就受了。受为什么是苦?那你必须先有这种感受。我见到它是因为,眼识遇到色尘,我把人家捕捉了,然后转入第六意识加以分别,说这是花,然后这个分别的时候,就产生这一连串的作用。我在分别这个东西的过程,末那识就去捕捉你这个分别,然后送到阿赖耶识那边去比较。比照原来传统里面的资料里面,有没有这些东西,有,拿出来一看,哦,原来是康乃馨。他又把这资讯捕捉,送到第六意识,说你刚才所遇到的那个境界,那个叫做康乃馨,然后你讲出来,康乃馨,结束了。康乃馨还是康乃馨,你的眼识还是你的眼识,但是六七八识已经忙了一阵子。

这个忙,是不是苦啊?你不知道。因为它可能只是指几千万分之一秒而已。但是你要知道,我们一眼放去,不是只见到康乃馨,你知道你见到多少东西啊?它马上通通现前了,你的脑筋里头,就像机器一样,噼噼啪啪一直在动。当你的反应越快,你的脑筋越聪明,是不是你的业力越重?你都不知道啊。因为你的脑筋反应越快就表示噼噼啪啪越快嘛。人家386,你是686啊,说不定你是超级的886,那就表示你业障重啊。你还说,我挺聪明的,人家还没反应出来,我都算出来了,算出来是你的业力啊。你看有些人呆呆笨笨的,那是什么,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人家说拿去拜就是了,要拜就拜吧,那福报你修到了。他忙得要死的,他没有拜下去。有没有?他也修到了,他修到他的,你修到你的。结果他忙得要死,为什么?因为他完全是用识性,所以完全是在接受。
   所以我们这个受,你不要停留在小乘的解释上面,至少你要知道有这两套。那么,既然你知道这个是苦,怎么解决它?那就后面的问题了。但是你应该要有这种般若智慧,先去感受一下,我的生命是怎么运作的。对不对?不然吃东西怎么会苦嘛,吃得这么高兴,每天买水果,每天买花。既然是苦,我不要买不就好了嘛,为什么要买回来吃?可见它应该不苦啊。那你在这个时候在运作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般若智慧要起来,要观照啊。所以四念处都讲观,他不叫你想。你想想看,身是不净的,受是苦的,有没有?他要不要这样跟你这样讲?没有。他叫你要观照,把那事实的现象给显现出来,这是很重要的。我们在做在处理这件事情,那这一点一定要做到。
    所以不是我们在做分别,说大乘殊胜还是小乘才对,不是在讲这个,而是它有两套不同的思维模式。你这两套思维模式,你要把它弄清楚。大乘,小乘,差别就在这个地方。并不是说大乘是佛说还是不是佛说的问题,因为它在观的,是悉达多太子这一个人成就以后,他的思维是怎么进行的。小乘是说,悉达多太子这个人怎么讲的,那我就照着他讲的去做就好,所以才叫声闻乘。人家怎么讲,你怎么做嘛。那么大乘为什么叫菩萨乘,菩萨就是了解到佛陀的心路历程。他是怎么运思的?他的思维是怎么样运作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要怎么来进行的?关键在这个地方。你去体会一下。不说你不知道,说了也没用。那天谁讲的,“师父你没讲我不知道,你讲我就知道。”我说“我讲你倒头栽,不是你就知。”
   我们分开讲,你会分开。现在只是把它综合在一起,那你去比较看看。大乘的思维模式,就是去探讨佛陀内心的境界。那么你现在可能会这样讲,谁知道你探讨的是对不对?世尊内心里头到底有没有这个,他没有讲过啊。告诉你,你不能这样讲。为什么不能这样讲,以现代西方人来讲是要讲证据,你没有证据,当然你这样讲是对的。因为你没有证据可以反证啊。可是我们可以知道,一个修行者,有所觉知的人,他一定有心灵方程式。也就是他怎么样从凡夫进入圣人的这个过程,一定有的。那关键不在于,他从世尊的语言文字上面来的,真正的关键是,他到底是怎么着手的,这个才是关键。这个才是要领。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不是各位不懂,各位不知道怎么下手啊。就像很多人,开车会开,驾照也考出来了,从来不敢上路。说你不会开吗,驾照又考出来,怎么不会开?既然会开,就上路啊,你不会上路。有个同修,我逼着他上路,一路上跟他讲什么,都没听到。他就一直走一直走,我说你要到哪里去?他“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说安静点,别念了好不好,你现在要去哪里。走了十几公里,他不知道在走什么。我说好了好了,靠边停一下。他下来以后,我看他手都湿了,满头大汗。我说你出来走一走,动一动,全身都僵化像机械人一样。动一动,我说动一动,再上车吧,他都快吓昏了。他不是不会开车,会开啊,他不懂得下手处。现在上路了,我说再走吧,他快昏倒了。不是你不会,是你不知道下手处。
    所以我们现在修行,就在这个地方,观一定要运作。你可以尽管放心,你现在要如何观,你是保证百分之百不懂,不要紧。修行就是要从百分之百不懂开始,已经懂了,就不要修了。对不对?已经懂了,还修什么?已经懂了,就要成就去了嘛。我们就是不懂,不懂你先做,你不要一直问。你先做,什么叫做观,先观观看,你不要变成山海关的关就好。你先这样子进行一段时间,你只要一个假设前提,我这样观是不对的,这样就好了。那你想想看,我要怎么改怎么改,你就这样一直去改就好了。不管你现在是对不对,你会越来越接近正确,要是你现在这样做是对,你是越来越有信心,你要开始去朝那边去进行。

所以你刚开始观的时候,是在观想。观想,坐在那边想,受是不净,你会从语言文字来。吃东西怎么会是苦,睡觉怎么会是苦,日常生活怎么会是苦,到百货公司去逛怎么会是苦,那都无所谓啊。你讲,怎么会是苦嘛,你带着这个就好了。尽管如此,你慢慢地会进入。
虽然这是一连串的联想,当你想到累的时候,你会想说,“嗯,大概不是这样哦,我这个想法可能不对哦。”那你就会产生了,以这一个立场出发,再找第二个立场,对不对?第二个立场产生以后,你就会比较,哪一个比较对?是不是这样?你只要到这个阶段,你就可以问人家了,“这两个,请问不知道哪一个才对?”那人家跟你讲,你就知道了。两个都不对,或者哪一个比较对,都好。你就有印象了。

那么你由那一个为中心,再继续往前,那你会达到第三个。拿第三个跟第二个来做比较,哪一个比较对?然后你又会继续再往前。你要现在都没有,“你告诉我怎么观?”我告诉你,你还是不懂。因为你什么都没有,就像我们写字一样,我先写一些嘛,然后再说我写的字对不对嘛。你都还没写字,你说“我要怎么写字才对?”人家怎么知道你要写什么字。你先写,写了以后,人家告诉你怎么改进,你都不写,人家怎么告诉你怎么改进呢?是不是?
   修行也是一样,你先下手,下手进行以后,摸索一段时间,那么你提出来说,我这样子这样子,哪样子才对,那就好说了。你都没有进行,人家没有办法告诉你说,什么叫做对,什么叫做不对。所以刚开始会有这种情况,这是正常的,所以我们希望大家,一定要着手。观是个方法,受是苦,身不净,心无常,法无我,这些都是材料。你只要会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或者观法无我,那四个是四种材料嘛。是不是四种材料?观是一个方法,你这个方法会了,哪个材料来都可以啊。那只是告诉我们说,我们的方法要用在这四个材料上面,只是这样而已嘛。那你要是方法没有,材料再多也没用啊。是不是?

所以赶快把方法训练出来。方法,师父只能够点到为止,剩下来就自己要做啊。不要说什么了,我们这些机器,不管是录音的,录影的,都一样。告诉你那个说明书,给你看的再清楚,你不信机器给你摸摸看,你又是一直问。是不是这样?你说看使用说明书就知道了,叫你插座插下去,叫你什么怎么接的时候,你还是从头问到尾啊。看你是看了,实际要操作为什么会产生呢。
   所以一般的训练都会要你自己去操作,假使这一个概念,事实上有些人,人家在讲,根本他都听不懂,他干脆我来自己做比较快。为什么产生这种现象,做才是重要的。所以我们说,行,很重要。观是行的部分,所以我们希望大家,一定要去进行这个工作。不管你现在会不会,你不用担心。你不要想说你现在进行你就要会成功了,没有那么便宜的事。现在去进行,会弄得一塌糊涂。那我告诉你,那是正常的,走错路再调整,再修正。

我们休息一下,等一下,再继续跟各位谈。

 

ps. 本文稿录入义工为华华师兄和水芝红师兄,总校为舜心师兄,Jonnie师兄提供台语部分的翻译,随喜赞叹各位的发心!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没有了
下一篇文章:三十七道品节录二------海云继梦和尚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