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四十华严 >> 浏览文章

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144

2011-06-12 21:06:59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四十华严》第72讲(2009年4月24日)B

 

好,我们有关行法的部份,那就由实际修法中再谈了。现在我们就要开始就经文的部份来跟各位做说明。

前面我们跟各位做一个简单的开导,是说这个情境是有所不同,你不要执着在语言文字上。那在前面我们也跟各位讲过,经文在翻译的过程里,你是不能够看现在的这种辞典来对翻,它是一种生命情境的一种描述,你要如实了知生命的境界,这个才是重点。因为语言在翻译的时候,在印度,他有的社会现象跟我们所拥有的社会现象是不一样的。那么他引用的这些原始材料,包括器世间的,还有他们社会文化所形成的那种认知,跟我们的器世间的基本条件有所不同,尤其是文化背景更有不同。那么在这个时候,你要把他们的东西如实地翻过来那是不可能的,尤其在古代的社会,交通不方便,信息来往不方便,尤其是个封闭的时代里,那么那边的认知跟这边的认知很显然会有不同。

我举个例子你看看,你们我不知道有没有看过日本人吃面?你知道吗,日本人吃面跟我们不一样,我们吃面是要静静地吃,日本人吃面啊,一定要“咝、咝、咻”,对不对?那个面好吃哦,你要翻过去,那个情境就完全不一样。我们中国人说乌鸦是不吉利的鸟,对不对?你喜欢的是喜鹊。日本人说喜鹊是不吉利的鸟,他们喜欢的是乌鸦。好了,那当你正在翻译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大的矛盾,对不对?这个不是翻错。因为他只要把那个情境表达出来,什么鸟是吉祥的就好了。是不是这样?我只要表达吉祥啊,我不是要表达乌鸦还是表达喜鹊嘛。对不对?

所以呢,现代有很多无知的人,常常批评古人经典翻译错误,告诉你,不是错,是你错了,不是他错。因为他掌握到生命的要领在翻,你只是抓到辞典对翻而已啊,知道吗?就像现在你要把这中文的经典翻成英文,你也没有办法这样直接翻译,你不能照着辞典翻。古代在翻译的时候是没有辞典的,辞典是依于经典才立下来的,你知道吗?所以你再倒翻回去、现在要倒翻回去,基本上是全错了。是你错,不是古人错。古人在翻译这些经典有他的原则,有他的标准。这个你不要弄错,我们前面已经跟你讲了,因为他有这样的状况。

好,现在我们来看经典。第一段经文里头我们就很多重要的桩要跟你布下去,文字的内容我不需要怎么讲,但是呢,这个语言模式跟他的思维模式你必须要架构起来,不然往后的经典你完全看不懂,完全看不懂。

好,这个经,我们是归类为《华严经》,所以第一行的标题是《大方广佛华严经》,这个品名呢,是《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在《八十华严》跟《六十华严》里头啊,他是叫做《入法界品》。那么这个《普贤行愿品》,这个《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我们是简称为《普贤行愿品》。所以一般讲的《普贤行愿品》是讲这四十卷,可是现在所指的是最后一卷,第四十卷,不是全部四十卷。第四十卷的那个部份应该要讲,叫做“十大愿王”。按照清凉国师的话讲叫做“重示普因章”,重示普因,广泛的因,因行嘛,叫重示普因。重新再宣示一遍,叫重示普因。

那各位假如要区别,一定要弄好第四十卷。通常你在读诵的净土五经里头的“普贤行愿品”是叫做“十大愿王”,不能叫“普贤行愿品”。“普贤行愿品”是指这四十卷。是有差别的,不是没差别。

大家就将错就错,错得一塌糊涂。那个完全不一样。这个你就可以看到,那些人在做这一种糊涂事的时候,你就可以知道他们对于佛法的了解是很麻烦的事,是很麻烦。你还没有办法去纠正他,他说那一卷的经文就叫“普贤行愿品”。那这四十卷你要怎么叫?你要怎么叫?所以那是第四十卷,假如你要讲那一卷哪,就应该讲“十大愿王”,不宜叫做“普贤行愿品”。这个弄清楚。

好,现在我们看这个经文:

爾時,善財童子漸次南行。往勝樂國,登妙峰山。

这一句话,直接讲到善财童子直接到妙峰山来了。这个前面我们都讲过,“尔时”这个字,尔时就是那个时候,对不对?哪个时候呢?哪个时候?每次我们都讲到“这个时候”。这个时候是指文殊菩萨叫善财童子往南去拜访吉祥云比丘,那以后呢,那善财童子就走了,就去找了,那个时候,对不对?这个是你用大脑的想法。这个“尔时”就是佛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朗然大悟的那个时候。知道吗?懂吗?就是同一时间。这个“尔时”两个字,它告诉了我们过去、现在与未来是同时显现的,同时显现。

所以我们跟各位讲说,你在看《华严经》啊,就像看后面这幅画一样,后面这一幅画。画是同时显现的,你不能像看电视一样,一幕一幕过去,跟那个不一样。这幅画就同时出现在那里。所以你在讲这边、在讲那边,其实都是同一时间,对不对?所以那个“尔时”是讲这个同一时间,这幅画,就是佛境界现前的那个同时。可是我们在看的时候,是有一个次序,先看这里,再看那里,然后再看这里,再看那里,一共是七处九会嘛。所以这个时间上的关系先弄清楚,这个叫三世。过去、现在、未来,共一时,三世啊。过去、现在、未来是同时显现。所以华严里头叫做“一时秉然齐现”,同时现前。这个观念有没有?没有哦。没有,你要学华严,你就要训练,要有,不能没有。过去、现在、未来同时现前。

好,他讲的是“渐次南行”,他没有说直飞,直达。有没有?没有。渐次,所以“渐次”两个字就告诉我们一种动态感,动态。他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也可能经过很多很多坎坷,在空间上,时间空间上他都经历过。最重要的是,他经过了很多的磨练。各位要留意,生命的成长一定是有挫折,有磨练,那种生命才叫精彩。

我们都希望,像苏东坡讲的,这个,我跟各位举例的时候你不要太在意呀,我这个历史上人名记太多,现在都颠三倒四了。他说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啊,这个看到圣贤的人,都希望子女怎么样,不过最好还是平平安安,长大就好。那个词很有意思,但是我告诉各位,人生是真的要经过锻炼才有价值、才有意义。要不然,你每天打卡、打卡,领薪水、领薪水就好了,为什么有人会耐不住,想出去冲一冲,结果头破血流,遍体鳞伤。为什么?假如你认为那是痛苦啊,那你就错了。人生是必须经过历练,绝对没错,而历练不保证你成功,你要知道。你想出来历练啊,那你就记得准备满头包。那佛是满头都是包,所以他才成佛。你看每一尊佛像都是头上都是包,有没有?当你人生的历练不够,还缺一个包还没揍下去,你就不能成佛。你要度众生啦,就是这样,你要学佛,要训练啊,要历练自己,你就是这个样子。

只是我们自己在人生的旅途里,你接受历练常常是心不甘、情不愿,而在佛门中告诉你,接受那个历练你必须心甘情愿。知道吗?所以,我们在做这种训练的时候,我们不以当下的成就为目标,我们是以一种成功不必在我,我都在为众生服务。只要以后的众生大家都能享受福利,那我遭受什么挫折,其实不是重点,那你挫折就会欣然接受嘛。

可是你要知道啊,你在世间是不一样的,“我有投入就要有产出啊。”“可是我怎么搞的?投入那么多,一点产出都没有?”那你就很窝囊了,你失败了。对不对?可是谁告诉你说,你投入一定会有产出呢?你不要看那些大企业家,都很会算呢,投入都一定产出,到最后一个金融海啸,你看全部蒸发掉了。他也很会算,很会算、很会算都是掉大坑的,你知道吗?我们不会算,我告诉你,你我都是掉小坑的。那些华尔街的金融天才,有没有?你看他们掉大坑的,而且把公司搞倒了,他退休金照拿,政府补助他的,他还是先发,发薪水、发红利,不是很会算吗?算到倒闭了。你看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美国汽车,哪个CEO不会算啊?都是天才呀,怎么经营都倒闭。你不要看日本那些企业啊,他只是比较狡猾。SONY是不是日本的?SONY,索尼呀,对吧?他总部在哪里你知道吗?在哪里你知道吗?伦敦。他是狡猾。他害怕日本会倒闭呀,赶快移开,没想到伦敦这一次受灾更重。还有哪一家我忘了,移到冰岛去,冰岛不是破产嘛,对不对?你看嘛,你会算,哎呀世间就是无常啊。你要记得啊,世间每一件都无常,只有一件永恒,那永恒的名字叫无常。所以你别算了,越聪明掉进去的坑越大。还是像…你可能聪明,像我笨笨的比较好,常常就碰壁,所以满头都是包。

“渐次”,你要记得这个意思,就是在人生旅途当中,有很多的历练,不是时空的问题。因为在法界里我跟各位讲过,它不是六尘五欲间的关系,它是菩萨的愿力跟众生的业力关系,所以这个地方讲的都是那种关系。知道吗?不是时空的关系,因为从时空上面来讲,“尔时”我就跟你讲过是时空关系嘛,但是真正的重点它要的是人生的历练、生命的磨练。“渐次”指这个。

那各位你在人生的旅途里,遭受种种的挫折、压力、失败、不如意等等,你能不能够欣然接受?安慰一下。说这不是我失败,我在接受考验呢。所以失败不以失败为苦,能吗?各位想想看,假如你这样一想啊,你一定心里就会打开了。失败当然失败,钱是要不回来了,被骂就被骂了嘛,对不对?难过也难过了,可是当你这心境一转的时候,跟各位讲,海阔天空,海阔天空。你现在有没有那挫折?想一想,人家给你的难看?对不对?你就转说:“哎呀,这是一种磨练嘛。”这么一转的时候,你心境就开了,满天的乌云马上就是风和日丽。希望我们的同修每天都在和风旭日当中。你绝对要这样讲、要这样想、要这样转!

我常讲,这个山不转路转嘛,路不转人转嘛,人不转心转嘛,对不对?我们何必转那么多转,我们一个心就转了嘛。管你山转不转、管你路转不转,我转了就过去了。转了,就好。你要朝这个地方转。人生的挫折、灾难是一定不可免,一定不可免,但是呢,你要懂得会转。就算那个汶川大地震要是你碰到的话,你不要以为没碰到,我们在921台湾的大地震没碰到,结果到都江堰去就碰到了。有的人是两次都碰到。那个不用在意。

当你碰到那个说被压住在下面,你心里转就好了,绝对走过去。因为你的心境一开朗以后就过了。但是你在那里面要挣扎,你一定痛苦,一定痛苦。该死你也是死,何不高高兴兴地死?对不对?

你看那小孩子啊,每一次大地震,几乎你都可以找到,那一种婴儿压在那里面,过一个月都还活着,因为他不会紧张,他没有那个压力,知道吗?他就跟像在妈妈的肚子里面一样,可是我们不一样啊,你的意识形态呀,你会恐惧呀,会紧张呀,所以那你就完蛋了,死得快,而且死得很痛苦。当你这个心不管是在什么状况之下,到那最紧急的时候,你把心一放开,放开,不要纠结在那里,一转,过了。这是一种人生的历练,我欣然接受。那该死也会死得很漂亮,不该死呀就会活起来。

医生说:“你死定了。”

我说:“不死可以吗?”

“哼哼!”他还不屑地跟我笑笑。在他的手中啊,百分之百非死不可,宣布我死,剩下21天,我就说不死可以吗?他就“哼哼”。

过一个月,我去跟他要:“给我开个假条”。

“诶,你怎么没死?”

我就:“哼哼。”

再过一个月,“诶,你怎么可以不死?”

我说:“哼哼,假条。”

然后他开假条,因为我在经济部上班嘛,不去上班就要请假嘛,请假就要他写证明嘛。

第三个月再去,“诶?”

我说:“怎么样,本山人自有不死之法!”

他就说:“我退休以后跟你去布教”。

就是这样转一下。这个是很重要的。你不要以为我在讲经说法,不是。这是生活中每个人要有的一个基本的一个涵养。当然你要尽力地去奋斗,可是到最后真不行的时候,那就全部放下,全部放下。那一关你绝对是会发现一生当中最幸福、最灿烂的时刻。真的。

好吧,渐次两个字讲那么久。

他“往胜乐国,登妙峰山”,这个用词是非常简练,直接就去了,就好像我们搭飞机,北京下来,就到广化寺一样,对不对?

於其山上,東西南北,四維上下,周遍求覓,經於七日,竟不能見。

他就在妙峰山上,直接就上去了,东南西北、四维、上下,这十方嘛,整座山都找遍了就对了,经过七天,没找到。那八天会找到吧?十天可以找到吧?为什么七天呢?这个就是他用字的表达方式啊。

那么这种经文,跟各位讲,它的原文不一定这样写,我跟各位讲,这个原文不一定这样写,原文可能就讲啊,因为以印度人的文学标准来讲啊,他可能找遍全山,经过多日,找遍全山,而找不到,可能原文是这样。那我们呢?因为在印度是文学化的经典,来到中国啊,它已经是意识化的经典,所以呢他就把它变成这样,他用十方来表达有他的用意,用七天来表达也有他的用意。你看,东西南北加四维是八个,再加上下,这个就是《华严经》在描述十方的基本语言模式。

他讲十方啊,是指穷尽的意思。他这个“找”啊,不是只有问,他的穷尽不是空间的部份而已,是人生的一种历练。它是指什么?指摸索,人生的一种摸索。他在这座山上,要跟善知识见面之前。

山是什么?你知道吗?妙峰山啊,山是一个生活区,一个生活区。这个生活区是高的。中国人的字,你想想看,我讲你想就好,人在山上叫什么?“仙”;人在谷底叫什么?“俗”。那你就知道啊,他到山上去,这个人是仙嘛,对不对?人在山上。那今天以这个立场来讲,我要见一个仙人,当然不轻易见到啊,对不对?仙人哪那么容易被你找到?那么容易被你找到就俗了嘛,对不对?俗才是轻易会找得到啊。像我们现在到处贴广告,对不对?“免费服务电话”,打电话来还免费的哦,为什么?俗啊。你要找这个在山上的人,你打电话再贴金子给他,他都不愿意跟你见面。他是表达这一种意境。不是真的山不山啦,世俗的山没什么了不起,土堆出来的都叫山嘛。他是那种生命的意境,高而不俗,他在不俗的情况之下你要如何去求他?经过七天。这是一种你要到这里来见这位善知识,那你就必须先有那种什么――熏习,熏习呀。

很多人来找师父,“嘣”,就找来,

“师父,我找到你了,呼呼。’

“又怎么样?”

“很高兴,我好激动。”

“又怎么样?”

“没有啊,我就想看你一面。”

“又怎么样?”

“没有啦。”

“我说又怎么样,你要找我要干什么?”

“没有啊,想看你啦。”

“我说看我要干什么?”

“没有啦,就是想看你啦。”

不是神经嘛。

不是,他要先有那个熏习。熏习以后你才能入味,要不然不对味,不对味。所以我刚才跟各位讲说,你学佛绝对不要激动,不要一股狂热,那叫粉丝啊,那个都不好。粉丝情结也好,上师情结也好,都不好,一定要带着几分理性,你才有那个韧性、持久。这个就表达这种情况。你要到这位善知识这里来,你必须在他的生活圈里,他的语言模式、思维模式上先架构起来。一个正确的“七”是七菩提分的意思。在法上架构好那一套语言模式跟思维模式。这是非常重要的,要是没有的话,你是没办法、没办法进行。知道吗?这个,语言就在这个地方差别。

所以我刚才很笃定地跟你讲,这个语言,印度原文未必如此,但是呢,翻成《华严经》以后,它的语言是这样定调,这样定调。你要到这个团体来,有很多同修想要出家,我告诉你,你要先到道场里面常住一段时间,东南西北四维上下,周遍求觅,为什么?对这个道场的生活要有所了解。

你不要一开始就蒙着头“师父我要出家”,出家怎么样?头发剃掉还不简单,但问题是这一下来你不习惯呢,你不习惯呢。

有个人来,说要出家。我说:“好呀,你去吧,跟大家共同生活。”早上四点起床,一天而已,到下午就不见了。要走的时候,我说:“你要干嘛?”

“每天呢……”

我说:“每天怎样?”一天24小时当然每天啊。

“四点要起床?”

我说:“是啊。”

“这怎么活下去啊?”

我说:“那你要出家你以为出家怎样?”

“我以为八点半起床就好了”。

我说:“去死啊,早点去早点去!”

你根本不了解,你以为出家是什么?我出家没事干啊?成天就伸懒腰?出家没薪水,四点要起床,要挑柴,要煮饭,还要出坡,还要种菜。你以为日子那么好过?出家人?根本就不对。这个就是指这部份啊。

七日,你看七日指七菩提分“竟不能见”,具备七菩提分还没办法,还要更高层次。因为他已经什么,入法界了,已经入法界了。这个已经表达很清楚,这个标准是很高的,很高的。

“由”、由就是因为嘛,由于嘛。

“為了勤求善知識故,捐捨身命,無飲渴想,正念觀察,心安無退。“

这个要命了。要求善知识捐舍身命。各位你找善知识有这样吗?哎呀,找两次啊,两通电话打不通啊,算了,没缘了。我在高雄有一位同修,这同修很有意思。他不是学佛的,他是拜神的。台湾跟我们这里不一样,我们这里没有什么神庙,台湾神庙到处都是啊。那个小土地公庙有五万间,台湾那个“嘣”一个炮弹就打过头的地方,它竟然小土地公庙就有五万间,大大小小的不知道多少,最小的土地公庙是在玉山顶的那个土地公庙,只有一个这个盘子那么大而已,最大的土地公庙还蛮大的。

他是拜神的。他拜哪个神我不知道。那,有一天他跑来了。

“呵”很喘,他说:“师父你好难找。”

我说“那不是找到了吗。”

他就讲他来道场的原因。他在拜神拜神,突然呢那个神告诉他,我也不知道神怎么告诉他的,叫他去找海云法师。他在高雄市找了半天,找了差不多一个礼拜,他又去问神说:“海云法师是什么东西呀?”因为他不是学佛他不知道。他说:“他是个法师啊”。他说:“什么法师啊?” “他是个佛教和上法师”。“噢,那到哪里去找?”他说“他就讲《华严经》啊”。华严华严,华严寺,你去找。

他又去高雄市找了半天,找差不多一个月呀,又去问神“华严寺,海云法师到底在哪里呀?”他说:“就在自由路跟博爱路之间,你去找就有了。”那个神也很厉害呀。那就自由路、博爱路,他就开着奔驰汽车这么绕了、又绕了一个礼拜,他想一想,不管了,下来问人,问神也讲不清楚,干脆问人,把车子一停,哇,华严学会。怎么刚好就停在那里,华严学会。他想一想,华严,那是不是呀?就上去了。就看呢。我们都在楼层上,我们是新道场,跟你们想象这种道场不一样,是挂在半天空的。他上去了,就问问,问到了。

他说:“是啊”。

我说:“你知道你怎么会把车停在那里?”

他说:“我也不知道,我开一开我想就停在这里。”

我说:“那就是神告诉你,就在这里啊。”

他说:“他每次都跟我讲话,这一次怎么不讲?”

“他不讲你才会找的到,讲你又找不到了。”

“为什么?”

我说:“他讲你听,经过你听以后是经过大脑,对不对?那现在不跟你讲,直接叫你停,那你就停下,就到了,那就好了嘛。”

这个有许多东西你是没有办法的。他一个人为了找这地方,他也不知道呀,一找来以后就把那书啊、光盘啊一共买了五、六万块,就搬回家去。

过了一年,我问他:“你有没有看?”

他说:“看不懂。”

我说:“看不懂,买那么多干嘛?”

他说:“我的神叫我来说要护持你。”

我说:“要怎么护持?”

“我不知道。你看要怎么护持?”

我说:“经书你再买一些回去”。我说:“买回去不要光放在那里呀,送给大家看,有缘的就会来。”

这个就是你在追求善知识的时候,当然他不是什么善知识,他也不懂嘛,反正神叫他来,他就来了。那个神是什么,可靠不可靠?要护持我,当然可靠嘛,对不对?但是我告诉各位,你要求善知识,真的要有耐心,要有耐心。没有耐心是不行的,是不行的。甚至于要捐舍身命。

我们不要把善知识当作轻而易得,或者是应当的,当然的,没有那回事。因为这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项因素,没有善知识,无法启发你的法身慧命。那你那个真实的生命要怎么启发出来,你是要靠这个善知识的。所以你在求善知识啊,必须要以绝对的殷重心,就是诚心,而且还要很慎重、很笃定。现在我们是到处跑,法王啦、活佛啦、大和尚啦、大修行者啦,好像观光一样到处跑,不好,不好。

我常跟各位讲,我不拜访名山,不是我瞧不起那些成就者,是名山里头没圣人,所以我才不去。我们要拜访的是圣人,以绝对的殷重心去拜访圣人。你找到圣人要完全臣服,完全服从,不能有丝毫的“我”存在。那你能不能具备这样一个条件?

那要这样子,这几个字就很重要,你看“捐舍身命,无饥渴想”,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正念观察,心安无退”。各位要留意啊,注意善知识,“正念观察”。当然讲那种狂热啊,造成那种粉丝情结、上师情结,都不是正念观察,心不安,你得到的,你就占为已有。然后到处去吹牛,“我跟这个师父照相,你看看,他头上放光哦,或怎么样”。神经病啊,对不对?都是这种,这个哪有正念观察?哪有心安无退呢?你想想看!这是经里讲的,不是我讲的。你依止善知识要有这种心境,不要一股狂热,“噢”怎么样去蜂拥而上,那都不对啊。这样子,我告诉你一个成语叫做“飞蛾扑火”,你这个生命跟蛾一样,往火堆里头送,非死不可。这还小事,你死了就算了,你在制造魔王,制造魔王啊。人家可能是一个发心想要修行的行者,可是被这一种狂热一拱上来以后,他可能会变成宗教野心家,而丧失了他求道的精神。你要留意到,那你这个罪过就大了,这个叫做出佛身血。假如他是已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的人,你叫做出佛身血。假如他修行已经证果,证初果、二果以后,你这个叫杀阿罗汉,你已经把阿罗汉的那个目标,把人家阻断了。所以,狂热是非常不好的,你自己飞蛾扑火,要死掉就算了,你反正算老几嘛,对不对?你不过凡夫一个,迟早你要死,早死晚死怎么死而已嘛。可是你杀了阿罗汉、出佛身血啊,这个是阿鼻地狱业。

那你不学佛还没事。对不对?不学佛的人谁会跟你蜂拥而上,去搞什么什么,不会呀。但是你一学佛了以后,就拱出一个什么那个魔头来,什么叫什么“法轮大法”,那个都完了。你都完了,一定非常糟糕的事。这个是不当的,那叫狂热,那叫狂热。我们是绝对禁止这些的!一定要正念观察,心安无退!学佛不能够狂热!

所以我跟各位讲,我不是说你到哪里去拜访谁不好,你假如去放假,去度假,刚好遇到那里有个大德,那就应该进去拜访一下。但是你没有必要专程跑去到处找。跟你讲,你跟一个师父都跟到丢了,你跟一堆师父,到时师父都走了,剩下你一个,你还是薄地凡夫啊。你跟一个师父,好好跟他学,学他的法,知道吗?

师父不是你的财产,你也不是师父的财产。很多人常讲,这是我的弟子、谁是我的弟子。我从不讲谁是我的弟子,我也从不讲我弟子有多少,因为他们不是我的财产。可是大家呢?谁是我师父、谁是我师父,他是你财产啊?是吗?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心不安啊,爱炫耀。你哪是学佛呢?对不对?不是学佛啊。

你要依止善知识,你看看,对善知识“捐舍身命,无饥渴想”,而这个不是狂热啊,是宁可赴汤蹈火,在死不辞,但是呢,须正念观察,心安无退。这两个条件是同时的。两个条件,第一个,你必须完全臣服他;第二个,你还要正念观察,心安无退,没有狂热啊,有没有?这两个条件是一体的,偏一边都不对。偏前半段的,一定是狂热,偏后半段的很冷漠,他进不了门,有没有?注意看看。后面这个条件,正念观察,心安无退,也不是那些所谓信科学教的,信科学教啊。

现在这时代有二种人:

一种是信科学的,自以为他是科学家,这种人好像倾向这边,这是不当的。

另一种是信八卦教的,信八卦啊,知道吗?狗崽当教主。是不是,你们是不是这样讲?啊?八卦教系知不知道?怎么突然间没声音了?我好像走到外太空去了。进到佛门中到处探听啊,他不是问法、不是求道,他是看谁出包、谁有绯闻、谁有是非,那这个你最好是少跟他来往。因为那不是佛法,那是八卦教。

科学教是什么都不信。你不管问什么,讲什么,他都是到处乱反驳的,那个都不是。

后面这八个字经常会跟它混在一起,前面那八个字是跟那些宗教狂热者混在一起,宗教狂热者会产生像法轮功那一种狂热的状况。这个后面的这种状况,它容易产生科学教、八卦教的这种情况,这个都不当。

所以我们在想要修法的时候,你绝对是宁静的,心情是宁静的,在宁静中去接受,宁静中去求道,要成就,非常快,知道吗?要成就,非常快。

我跟各位一样,都是这个时代的人,接受这时代的教育,那么这时代的状况是什么样子,我们都很清楚。那么,为什么有人会成功、有人不成功,关键就在这个地方。这是告诉我们一个坦坦荡荡的一条大路,但是,这里头告诉我们,它有两个陷阱,你不要踩进去。尤其各位,您在求善知识、求正法的时候,更要留意这一点。

好,我们再看,你看这种经文:

“過七日已”,前面讲七天不能见,那过第七天。

“見彼比丘,在別山上,徐步經行”。

这很奇怪啊,自己的山不住,住到别的山去了。有没有?不是“往胜乐国,登妙峰山”吗?那结果在别山,不在妙峰山,在不妙的峰山上面呢。对不对?这表达什么?你看啊,这个时空都是这里哦,“过七日已”,他在第几天?他没跟你讲啊,他也没讲是第八天、还是第九天?那干脆讲第八天不就好了,对不对?那第九天你就讲第九天嘛。为什么“过七日已”,那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这根本就不是时间的问题,有没有?这不是时间的问题哦。对不对?

好了,那就有一个问题来了,这个一句话里头告诉我们是一个非常广阔的,它超越了你的意识形态。七菩提分是标准的嘛,那么我们扩大来讲,所有的戒律道德都在里面。道德,包括戒律都在这里面。那他讲“过七日已”,是超越了这个部分。妙峰山是他的国土嘛,他的范围嘛,可是他又在别山上,这个时空的观念已经告诉我们,他超越了这个时空。有没有?

你现在对佛法的认知、对生命的认知,其实你是受到四种现象的限制跟障碍。哪四个?第一个,心理现象,以及心理现象扩大出来的社会现象,这个是知识分子最严重的问题;第二个是生理现象,生理,你的身体。以及生理现象扩大出来的物理现象。科学家死在物理现象里,知道吗?这些高级知识分子死在社会现象里,道德家死在社会现象里。一般的凡夫死在心理现象跟生理现象里。他跳不出这个框框,完全被框住了,完全被框住了。

那么他呢?这个善知识啊,这个比丘,“见彼比丘”,在别山上,他已经超过。你看,时空他都超越了,超越时空。“在别山上”,不在这个框框里头,他能够在框框外面呢“徐步经行”,很安详、很自在。各位你敢不敢跨越你的已知范围?所谓凡夫就是在已知的范围里头生活,你在已知的范围里头打滚,很正常。因为已知嘛,所以我很安全,到未知的领域里你会恐惧,你会恐惧。

第一次,不管你到哪里去,第一次,就算我们国内,不要说出国啦,你到一个其他的城市去,你就会发现有很多生活习惯跟你不一样,你很难适应。第一次到重庆,吃水煮鱼,看呢,怎么吃啊?红红的辣椒一堆,我说:“好了,不要吃啦”。他说:“不会,很好吃啊”。我说:“不要吃了”。哎哟,看他还没有开始吃就已经冒汗了,他说“不会,很好吃了”。又那么诚意,吃一个吧。吃一个,那就差不多吃掉半锅了。第一遍真的是,不是不能吃,不敢吃。因为你讲到辣,你就已经辣成一团了。结果一吃下去,它不是辣,而是一种香。那这个时候就不一样了。

那个有没有吃过榴莲?我们北方人大概少,南方人应该很多啊。榴莲听说是水果之王,水果中最好吃的一种水果。那大概在三十年前,台湾刚进口的时候,就有个同修说“来来来,榴莲,榴莲”。哇,我跑了十公里去吃一个榴莲。“榴莲啊,你赶快吃一个”。拿到这里呀,我就把它放回去了。为什么呢?第一个,那个颜色,我刚刚好帮小孩子换尿布,在换尿布的时候,他还要拉肚子。就那个味道,怎么我在家里跑了十公里来这里,又那个味道出来?从此,我榴莲等了三十年。一讲榴莲就“别讲!”就想那尿布那一堆啊,怎么吃啊?

在前两年啊,每年我都到槟城、到吉隆坡、到新加坡去,那都是盛产榴莲的地方。有一次他们就拿了一堆我也不知道,就拿来就吃了。“诶,这个还蛮好吃的,这是什么水果啊?”“榴莲。”哇,差一点全部吐出来。我说“怎么榴莲都没有味道?”“它很香啊。”这个时候再想“嗯,果然很香哦。”好与不好吃其实是你的意识而已呀。

你就是不能够走出那个已知的范围,知道吗!那个未知你始终有一种恐惧,在不小心的时候,你尝试到了一个你能接受的,那你的生活领域才会扩大一点。但是这种扩大非常慢。你看,你要等三十年,要等三十年。但是一个行者,他是向未知迈进。所以我常讲说一个人是不是修行人,你看他什么,他敢不敢挑战未来,敢不敢迈向未知?敢的话,他就具备了修行人的性格。你要知道,迈向未知不一定成功,那倒头栽,你知道吗?一踩空,就是摔进去了,那头往下栽下去的,这种经验是常有的。当他爬上来的时候,他会很高兴。

你去看小孩子,在玩的时候,掉到水里头去,起来啊,就站在那边哭的人,通常这个孩子会遵守道德律,他不敢冒险,因为,他跌下去起来会哭。但那个孩子掉到水里头去啊,那起来“啪…,哇…”,然后很好玩,然后把你推下去的,那这个孩子具有冒险精神,我跟你讲,成功的机会特别大。因为你看小孩子就好,他在玩,他遭遇挫折,起来他觉得很好玩,那个孩子修行一定会成功。那个孩子遭遇挫折以后,就哭啊、怎么样啊,要人家去同情啊,那完蛋了,这个孩子顶多是当个乖儿子、乖女儿可以,你最好不要鼓励他去冒险。

你从小就看性格,那你现在反省你自己,你是不是适合修行的人?你想想你小时候是不是这样的?假如是这样,赶快来修行,最好来出家。那掉一次水起来,就要气的要死,再也不玩水了,那个就不必了。那个还是在世间好好赚钱养家。

你去留意到,修行性格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看到哪些人最适合修行呢?运动员,你去注意看看,艺术家、推销员。推销员适合,知道吗?那勇敢,而不是一种愤怒、报复的那种勇敢,那个不叫勇敢,那个叫嗔心,知道吗?勇敢去迈向未知的人,去挑战未来的人,他是一种好玩,一种好奇,那才是修行人。知道吗?这个要弄清楚啊,这是不一样,他是有明显的区别。

那么各位在禅修的过程、禅观的过程里头,我们在调整你的也是跟这个东西一样,它一对一对的,因为有佛有魔,有佛有魔在一起呀,你要拣别出来。你是佛还是魔?就在这里呀。师父的功能其实是在这个地方。

但你一直都不能往前进的时候,那师父没办法跟你讲。因为你老是那个样子,老是在标准的条件之下,老是在已知的范围之下。告诉你,你讲什么,“师父你看我这样、我那样、我这样…”,师父讲“很好很好”。为什么?因为没差别嘛,没差别当然就很好嘛。修行是要你迈向未知的时候,到底是佛是魔那个时候才是师父的工作啊。当你不迈向未知的时候,都没有师父的事,关键在这里呀,你要留意到。所以你不要把师父当作一般的算命的啦,当私人财产一样,好像戴玉一样,高兴拿起来看一看,不高兴就放在盒子里头,不是。你要记得这个地方,他谈这个部分。

善财童子在这段经文里头已经告诉我们,善财童子见到善知识,这个善知识他是,怎么讲,非常开朗,因为这是在法界里头。跟你法界内的那种束缚的是不一样,因为你法界内里面的是按照苦集灭道这一条路,声闻乘的这一条路走的,现在他进入法界了,他完全不在你这个世间的六尘五蕴的相应这边,他完全是愿力与业力的相应这边,这完全不一样。所以,他超越时空,超越已知的范围,有没有?不在妙峰山,而在他山上,别山上。但是在别山上他还是徐步经行,他没有恐惧,对不对,没有慌张。所以他才能徐步经行嘛,对不对?在那个你的已知范围以外的地方,他还是安然事态。有没有?是这样的情况哦,你先把这个背景先给弄清楚。这个没弄清楚,你下面你完全不懂,不懂讲什么。我看今天只能讲到这里,下面明天再讲。

好,我们来回向,回向之前,我们把今天大家听经讲经的功德回向给吴晓林同修的母亲刘碧。刘碧老菩萨已经九十岁了,在医院里,我们希望她缘尽了,能够安然往生,缘未尽,能够赶快恢复过来。好。

 

我此普贤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

 

南无普贤王菩萨摩诃萨!南无普贤王菩萨摩诃萨!南无普贤王菩萨摩诃萨!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143
下一篇文章: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145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