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四十华严 >> 浏览文章

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130

2011-06-12 10:35:57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四十华严》第65讲(北京2008年12月5日)B

 

 

好,我们再看经文,经文一百页,第二行。我们先看一百页。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如象王回。觀察善財。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已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複欲親近諸善知識行菩薩行。問諸菩薩所行之道。善男子。親近供養諸善知识。是集一切智。最初因缘。由乐亲近善知识故。令一切智疾得成满。是故于此。勿生疲厌。”

我们先看这一段,这叫长行文。前面叫偈颂。偈颂有好几种,我们就不详细跟各位分了,就简单地跟各位提一下这种状况。偈颂,有偈颂的语言模式跟思维模式。长行文,有长行文的语言模式跟思维模式。那么在大架构之下,没什么差别,但是在微细上面他还是有区分。

偈颂,比较直接讲,当然他有隐喻。但是长行文里,他譬喻式的多,用世间法来譬喻那一种出世间法的状况,他是比较明显。

像这个地方讲,文殊师利菩萨如象王回,那你能够知道大象回头什么姿势吗?有没有看过?你没看过你就想不到了,你看到猫跟狗转回头看后面怎么看?那动作很快啊,“啪”。大象就不能这样子,啪。大象这么一“啪”,那个地方房子都倒了。大象要回头看的时候啊,他那鼻子摇一摇,往这边摇,然后头再慢慢转过来,转过来敌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个叫做,悠闲自在。跟那个猫狗不一样,所以大象什么也不怕。

有一天,一只狮子,狮子知道吗?不是跳蚤虱子那个啊,头上毛很多的那个狮子,在森林里闲着无聊,很久没有人叫它大王了。

它就走一走,看到一个长颈鹿说:“你知道吗?这世界上谁最了不起?”

它说:“大王,当然是你,没有别人。”

它说:“嗯,你知道就好。我不吃你啦。”

它再走走走,遇到一只猴子,它说:“你知道这世界上谁是大王吗?”

它说:“大王,当然是你啊。”噢,那猴子已经吓得啊,汗都流出来了。

它说:“好,你知道就好。”

它走走走,又看到一只山羊,他说:“别走!”那山羊看到它就要跑啦。它说:“别走,你走我把你吃掉。你知道谁是大王吗?”

它说:“大王,就是你啊。”还讲,本来就吓死了。

“好,那你知道是我就好。”

走走走,然后又看到一只大象,“你知道谁是大王吗?”

那大象回过头来,鼻子一伸把这个狮子卷起来,往大树那边一甩。

“哇!”那狮子爬起来,“你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嘛。”(众笑)它满头金星啊,不分东南西北就窜走了。

这个,大象的威武就是这样。你讲什么?它讲也不讲,鼻子一伸,把你一甩啊,管你谁是大王?反正不是你就对啦。

这里面,他表达一个状况,真有实力的人不用急。当狮子遇见山羊啊,遇到猴子,他不用急嘛,你一定怕我啊。那,其实他不用问也知道,山羊早就要躲了,要走了,对不对?但是这个时候表示,他还不真诚。这个狮子你想就知道,大概3岁不到,小不点嘛。他才会急着要人家承认他是大王啊,是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也是一样,“师父你看我开悟没?”你要知道我鼻子伸出去,你就知道。(众笑)大概伸太久了。

“师父,人家说我证阿罗汉了。”

我说:“阿罗汉,恭喜你啦。”

“你看我是不是阿罗汉?”

我看你是抽屉里面那个“阿罗汉”。你为什么要人家求证你是阿罗汉呢?对不对?你自己有没有本事嘛。你有本事,阿罗汉来再讲,看谁是阿罗汉嘛。你是大王,你碰到大象你就知道谁是大王啦。所以不必问,你要留意到。

所以,他这个地方告诉我们,是一个实力,文殊师利菩萨他有那个实力。所以在反映事情上,他不必去炫耀他自己。

你为什么要炫耀你自己?因为你有恐惧,你有无明,你还有忧,你才要炫耀自己。文殊师利菩萨,他一定要你认识吗?你认识他跟不认识他,对他来讲叫做不增不减嘛。对不对?那你现在有增有减啦,你是增增减减,随时在增减啦。人家骂你糊涂,你说“我是大智慧者。”你要是真大智慧者,糊涂对你来讲是不增不减的。对不对?因为你没有智慧嘛,所以人家一说你糊涂,你马上就增增减减就产生了。所以,你怕人家骂吗?你怕人家数落吗?你怕人家说你吗?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是只有恐惧。刚才讲的无忧之法你没有得到。

文殊师利他当然了,所以他如象王回,很自在、很充实、很真诚。在他的生命里,你看,那个灵性非常饱满。不像凡夫们,灵性非常枯竭。有没有?留意啊!

所以一个学佛人跟一般人有什么不同?不是衣着不同,不是长相不同,不是说一定要带一个,这里挂一个佛,或者什么一个叉子架,那个没有用。不在外相上,而是你心灵上,你是不是真实、很饱满?当然,绝对饱满是指,你已经成就了。至少,我们相对开始内观,开始充实我们自己,让我们的心灵不再那么枯竭,那么空虚。遇到什么事情,逐渐的那股暖流啊,会回旋、荡漾在我们的心湖里。那你学佛就对啦!不要一直看我嘛。

好啦,他如象王回,没有伸鼻子啦。他,“观察善财做如是言”,赞叹善财童子啊,说“善哉善哉。善男子。”

这个经文里啊,讲善男子是针对这个人讲。那一般通称的时候,就会讲“善男子善女人”,这个就对广大的群众讲的。当然,这是对当机众善财童子讲。

“汝已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那这句话,讲得非常肯定。这一句话假如用现在的话来讲啊,文殊师利菩萨就颁了一张证书,叫做“汝已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给善财童子。古代不必颁证书了,这是真实的。

那为什么会有这一句话呢?因为一般人发心啊,不真心,是虚妄的心,是欲望的狂热心,那个不算。他讲的是真实的。

所以我们刚才为什么跟各位讲,你功课要做那么多呢?你可能会讲,“哎呦,那么多,我有念呀。”有念就好啦。不算。为什么?因为你不真诚。那么做那么多,你要是真的不真诚啊,也无所谓啦,也够多了嘛。对不对?所以很多善知识在指导你说,叫你做功课。你做,量是做到了,心没有做到的时候,“再一遍,”你那个眼睛就变这样了。做一遍就已经做得呵,大喘小喘一直喘了,你还要再一遍。那你要留意,再一遍你就要心做了,不是量做。可是刚开始第一个,一定是量做。你量的时候,心有到,那就够了。量的时候心假如不到,一定再一遍。那你心有没有到?师父一看就知道。

所以,我常跟各位讲说“你在哪里?”你说“我在这里啊。”当然你在这里啊,我不是问你这一块肉在哪里?我是问你的心在哪里?你要懂这一点啊。你不要说“我在这里。”你在这里我又不是没眼睛。对不对?你肉在这里我知道。我要问的是“你的心在哪里?”这个就问题来了。你功课有做的话,你的心有到,那你的气质一定变。你的心要是没到,你的气质也会变!变成什么?变成行尸走肉,徒有形骸而无内涵。

所以我们你要记得,你不管跟哪个善知识。我不是说你的善知识跟指导者好不好,对不对,他一定会指导你的心,要你如何用心的问题。教你指导你如何用心的,那是文殊师利菩萨的法门,善用其心嘛。你一定要做到这一点。

你不要以为说“不是啊”,那你说你不要,那你从哪里来?你说我从行止威仪来,可不可以?可以。行止威仪,你不会用心,那就从行止威仪来。你要会用心,通常都用从善用其心来。那你用行止威仪来,你说“不会用心嘛,怎么用心我不知道。”那至少,端端正正,吃饭就这样吃嘛。对不对?龙含珠,凤点头。会用心的,甚至已经超越的人,那都无所谓啦。伸手一抓就吃,一抓就吃,都无所谓啦,还什么龙含珠、凤点头?讲得那么优雅。可是,你不会用心的人你就要一步一步来。以碗就口,不能以口就碗。那为什么要这些?这是从行止威仪,那你可以吗?你说“噢,这个很麻烦咧。” 不麻烦。看你要生死轮回,还是要了生死嘛。对不对?就这么简单嘛。总有一个去嘛。

你问那个得金牌的,奥运得金牌的那几个,他真的是用他自己的方法去训练吗?我看不是啦,每一个都差点吐血啦。为什么?因为他一定要有非凡的训练,才有非凡的成绩嘛。那你今天想了生死,要让阎罗王抓不到你。喔,你以为?哼!那么简单,你想的就可以啊。阎罗王那么没本事吗?对不对?阎罗王早就算出来了,这些人啊,自己想一套的一定通通抓到。你跑不掉。

你看金碧峰这么高深,了不起的大德啊。金碧峰啊,有没有听过?他每次入定,土地公都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到那一天啊,死期到了,阎罗王说:“这家伙,去抓来。”

那小鬼也找不到啊,因为他入定去了。入大定,找不到他啊。那小鬼,那铁链就摔在地上说:“土地。”

土地公赶快跑出来。

“哪里去啦?”

他说:“谁啊?”

他说:“金碧峰啊”

“金碧峰,我也不知道,他每天都不在家。”

“可是生死薄上有他名字啊,那怎么找他?”

“找他,没办法。你敲敲看他那个钵,皇帝送他那紫水晶的紫金钵。敲一下,有效吗?不知道,你敲一下。”因为他不敢说,敲一下他就会来。

“当……”诶,他出定了。

“嘿嘿!假修行。”

“假修行?我这种禅定功夫,还假修行?”

“你还贪。”

他说:“贪什么?”

“你贪这个皇帝给你的紫金钵。”

“噢,是这样子。”

“那现在干嘛?”

“跟我走。你死期到了。”

金碧峰修了半天,到这个时候才知道真功夫。他说:“兄弟啊,我这样跟你去,此去不复返了,我要求一件事好不好?”

他说:“什么啊?”

“你知道我就喜欢那个钵,给我带去好不好?”

“阎罗王还给你带那个去?摸一下可以。”

“好~摸一下。”他拿起来,“砰!”就往墙壁上一摔,打破了。

“哇!”那两个小鬼吓一跳,土地公愣了,坐在地上。

“诶,哪里去了?”最后的一线他破了。

他在定中讲啊:“拿我老僧金碧峰,除非铁链锁虚空。”

你有这本事吗?“铁链锁得虚空住,再拿老僧金碧峰。”这种修行到这种程度的人,你看看,那么一点点微细的,阎罗王都放不过。请问你算老几?你说。你以为用你那个,嘿嘿,小瘪三的大脑,你就想要瞒过阎罗王啊,还早咧!土地公通通把你记下来,交给阎罗王。我跟你讲,所以回家好好拜土地公啊。

叫你拜佛菩萨你都不愿意,土地公怎么拜啊?不是叫你怎么拜,凡是对人恭敬,对人恭敬,对事恭敬,对人对事一定要恭敬。你不要眼睛掉在天花板上,讲话从鼻孔冒出来。你对人恭敬一些,绝对不要瞧不起任何人,尤其不要自己很傲慢。

你看看,金碧峰这种功夫啊,皇帝召见赐他紫金钵。他早就已经到非想非非想处定去了,土地公都找不到他啊。你看看。但是他还是贪那个。为什么?土地公知道啊,你每次出定都把他摸一下。土地公一看就讨厌。对不对?你别的不摸,怎么老爱摸那一个。这很简单嘛。对不对?你最喜欢哪一个,你一定心在那个地方。在那个地方,你的相就出来啦。因为有那个东西在,那个相在,那个心在,阎罗王就把你记下来了,生死薄上没有办法除名啊!你就生死轮回啊!知道吗?他有大功夫,你还是到阎罗王报到以后,才上非想非非想处天去。你还在三界内。佛法讲的无忧之法,连这个东西,紫金钵这个东西的贪着都没有,那才叫无忧啊。你有所贪着,不行啊!你弄清楚啊。

所以呢,真发菩提心呢,文殊菩萨知道啊。你有真发吗?你那个叫做乱发菩提心,天天都在改。问你怎么这么改来改去?你说无常嘛。所以我跟各位讲,你今天回去,就要写下你的愿,愿要发起来。要发菩提心啊,愿就写下来。

我常常跟各位讲,你不要像慧思那样写。慧思知道吗?智者大师的师父啊,一写一百零八个愿,我念都念不完。他还没认真发愿呢。不必啦~你想要,写下来。写完以后,红包袋装着,放在佛菩萨下面压着。明年的今天啦,你再翻开来看看。翻开来以后啊,会起鸡皮疙瘩,会得高原症了,两片腮红,都红起来了。那就表示你进步很多。一定的。因为你没发过愿,你要好好发愿。你会重改一遍,你会改得乱七八糟。那么改完以后的那一份啊,放在上面,留作纪念。那么再过一年,你再把他拿出来,再看再改。表示你再进步,大概这样三年了,你就稳定了。因为你有你的性格,你发的愿大概在哪个方向。但是三年的情况,你大概会进步到某个程度。第四年第五年再看,大概就稳定下来了。穷尽一下,文词修饰一下,你的本愿就在那里。

那个愿,绝对你这辈子做不到,都是你成佛的时候的境界。那就对啦。下辈子,下辈子的愿再讲,因为这要无量劫,都是尽未来际在修行的。所以你这辈子,一两个愿,就够了。你不要想人家十二个愿,人家几个愿,你别想那么多啦。你一个愿哈,能够认真就不错啦。

你看地藏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你说“我不敢”,要不然你怎么样?公车不空誓不成佛,是吗?每天晚上你都成佛去了?、

你总要发一个这辈子做不到,下辈子做不到,一直到成佛的时候会怎样的,那种愿嘛,要去发那个愿。那个才是真心的愿。大概你要四五年以后,才会把他锻炼出来。然后,你就会一辈子会跟着走。他会引导你,你死后,这个愿会引导你。常在其前,引导其人。最糟糕也有极乐世界可以往生。你放心。

那你要发愿说啊,“我愿我成佛时,一切众生都有香蕉可吃。”那到时候大家吃苹果怎么办?那你就不成佛?

要发愿,不是有偏的,他一定是一个大原则。

好,现在我是跟各位讲,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一定是讲你成佛的境界,那你就朝那个方向做。他真的做了,因为他前面讲了很多啊。现在想想看,你学佛以来,你对佛法的认知有没有?你能不能这样讲?那,你要把前面那个偈颂的部分仔细地读一读。你的愿要怎么出来,你才能知道。

大约,我都跟各位讲了。宏观的佛法,你要怎么样波澜壮阔。微观的佛法,你要怎么样子穷彻本源。这个很重要啊,这两个部分,你同时去进行。

好,他讲,能发心。这个,另外一个语言模式是这样讲,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啦,甚难。那么,发完菩提心,又要亲近善知识,复倍于难,比他更难。

各位稍微留意一下,我相信你周遭有很多人,修得不错,也自称老师或法师的或法王的。你去留意看看。其他人来讲经啊,大概都不听。假如说他在修法,那么有人来,要在这里修法,他也不想参加。就算他已发心,要再亲近善知识,他都不愿意。所以复倍,再加一倍困难。就,发心以后还要再亲近善知识啊,这个更难。

善财童子已经发这个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已经有那么成就了。你看看,“已入法王妙法城,已冠智王大智冠 ,已系诸佛离垢缯”。这是多么大的成就啊,他还要再亲近文殊师利菩萨。

那我们各位,我跟你讲,你要是有他这种成就啊,不要这么成就了,大概在外面教化一群众生就不得了了。有大概二三十个,三五十个人跟着你,你已经走路离地三寸了。跟你讲说,哪里有个大德来要怎么样,你心胸相当不错,说“你们可以去听了,我不必啦。”这个就是缺少这个“复欲亲近诸善知识”。你知道吗?

然后呢,“行菩萨行”,这个更难。比亲近善知识更难。所以我们看到有些人在行菩萨道的时候,他那个不对啊,应该怎样才对,应该怎样才好,那就犯了这一点。这个比亲近善知识更难。你在做,对于别人在做的部分,能不能随喜赞叹?这个就是啦。总是指指点点,那就不好。

好,“问诸菩萨所行之道”。这个更难。我已经在做,我就做得不错啦,别人做得都不对都不好,我的最好。这个叫排他主义。在佛门中这样不好。没有这种法。

所以你看,你不要看这个一句一句一直下来,好像他是连在一起,没有这阶段的、层次不同的。所以,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是个根本。他不是成就,有了这个以后你还要亲近善知识。

亲近善知识,你会吗?我跟你讲,亲近善知识,你的因果就交给他。师父我亲近你,意思就是“我的因果以后给你负责了”,知道吗?“我要掉地狱啊,我就报阎罗王是你教我的,怎么教到地狱来。那下油锅就炸你,不是炸我。”知道吗?但是这里头有个问题,师父讲的你通通要接受。通通百分之百,只要有一分你留着,对不起,因果全部自己背。你能吗?这就是问题,你要想想看,你能吗?你是真的亲近善知识吗?你大概可以来,顶礼包红包可以来,你讲什么马马虎虎啦,回家我自己看着办。这个不算,这个不叫亲近善知识。

依止受教而学,这个很重要啊,因为他关键在哪里,你不知道。因为跟你讲关键,你也听不懂,因为你有自己的一套。就像这杯子一样,杯子空的再加水才有用。当杯子满满的,什么水也加不进去啦。是不是这样?你看看。所以,你要虚心,真诚地虚心,不是有条件的。有条件的是不行的,要无条件。那这个就是关键处啦。所以亲近善知识。

行菩萨行,也一样,不是做你想做的,不算。菩萨行不是你要做的。

我刚学佛啊,认识几个法师啊,后来我在经济部,我也在跟同修们在讲佛法。那只是私底下,因为我讲经从一个人开始讲起。当抓一只白老鼠来试验嘛,才知道我讲得好不好嘛。对不对?那他坐在那里,我坐在这边认真讲,讲到他睡着了。讲的人不会睡,听的人睡得很舒服啊。好,时间到了,好好,回去。他当然说我讲得很好啊。我就那边气说,你怎么搞的,我在讲你在睡,还说我讲得很好。什么意思啊?是我在唱催眠曲哈?那你就要想办法改进,要改进。

刚开始讲,有时候会想一想想不起来,就用背的嘛。但是,现在我都不会背啦。当时刚开始是这样。一个人讲,讲讲讲,他就去讲,讲说我讲得很好。好啦,就那个法师打电话给我:“诶,听说你在经济部讲经。”

我说:“没有啦,哪有啊。”

“我跟你讲,你不要推,你们经济部是官员没关系,只要五十个人以上我就讲,要不然我讲经都是大学毕业听的。没有大学毕业不能。那你那边没关系,不一定大学,当官的都不要紧。五十个以上我就去讲。”

我才讲给一个人听,你想讲给五十个人听?我就不理他了。当然没办法理,怎么理?

过两个礼拜来:“诶,你什么意思啊?我跟你讲我要讲经,你怎么都自己讲,怎么都没给我去讲。”

我说:“师父,五十人到哪里去找啊。”

“经济部几千个人,怎么没有五十个人?过来,下礼拜我去讲。”

我这样听,很火大,也不听你解释。只要有条件附带的哈,什么大学毕业、程度如何、多少人啊,那不是弘法。

我不是因为今天你人这么多,我才这样讲啊。我跟你讲,我真的是讲给一个人听开始。那我就想说,我这样讲给一个人,我要讲对,第一个要讲对嘛,第二个要讲好,第三个再讲成功嘛,对不对?那自然就有很多人会听。那你讲不对,人越多,你不是业越重吗?对不对?你讲不好,怎么会有可能人多呢?那你不讲成功,谁来呢?对不对?这是必然的嘛。而且你会发现,我们讲的有一定的深度。知道吗?而且你也会发现,在我们这讲席里,要能够打瞌睡,真的是不容易。

虽然我知道大家都很累了,又要上班了,来到这里啊天气又这么冷,然后又吃饱饱,又衣服这么厚,这么一窝下去正好睡啊。这必然的。但我告诉你,坐在这里睡觉比在家里睡功德大!(众鼓掌)你放心啦,你就来这里睡觉没关系啦。因为要在这里睡觉啊,真不简单。这样鼓掌,你还睡得着啊,我就佩服你。(众笑)

所以,这是一个过程。亲近善知识真的很需要。行菩萨行,更需要。但是,都不是表象上的。行菩萨行,我就跟你讲,不能挑选你想要做的。亲近善知识为什么常常不能成功?因为你都听你要听的,然后做你要做的。师父在教什么,你根本不知道嘛。那个不算啦,那个不叫亲近善知识。那叫马马虎虎啦。你都要来,师父总不能把你赶走啊。对不对?那你真的吗?所以你疑情要带着,“我这样跟着师父是真的吗?我要得到他的精髓吗?”这是你要带的疑情啊。你不要说“师父说我怎样?”师父当然说你好啊,难道说你不好吗?对不对?一定说你好嘛。说你好,你就屁股翘起来,比鸡尾巴还高。那个没用啊。这个不是,你不是叫人家排马屁的嘛。尤其是属马的。

你一定要经常以疑情自己检验自己,“我现在跟谁,我到底学到什么?到底学到什么?”这个才是重点。“师父真的是讲这样吗?我从他那边得到什么?”这个才是关键,才是真正你要的。带着这疑情,“我在行菩萨道,真的吗?我这样算吗?”那我已经把这标准给你啦。“我是在行菩萨道,还是做我喜欢做的?”这不一样。

当然,你的菩萨道是从你的专长发展的,你的菩萨道不要从你的缺点发展嘛。比如我不会唱歌,我就要应征教众生,我一唱歌大家都跑光了,对不对?那不行啦。有一次学校叫我当司仪,当司仪唱国歌。第一句唱了以后,预备唱,嗯?怎么都没人唱?只好自己从头唱到尾。后来我问他们:“奇怪,你们怎么都不唱?”“你唱那么高,人家怎么唱?”这个就是你自己不知道。因为音声我不会调整。这个音箱、喉咙这个地方,我不会调整,所以我干脆就放弃啦。所以我说要讲经嘛,我不会唱梵呗。所以很多同修们可以唱梵呗,用梵呗来领唱、领众,那也是一个方法。你从你的专长上,没有错。

但是这个观念,前面跟各位讲的是,那个三到五年当中啊,他有一个压力在,因为你那个东西要贯彻的时候,你自己本身会有一种厌,不知道厌从哪里来,不知道。你必须跨过那个厌,讨厌,跨过去。那种情境,那种心境,你必须跨过去。跨过去以后你就稳定下来了。不管你的菩萨行是哪一行,你一定要跨过那个部分。你要那三五年转行以后,转到别的地方去,我告诉你,再个三五年,你又来了又转了。那你永远不能成就。所以我们都在这个地方,三五年一次,一再地克服他。久了,这个定位就是你的,你自己就为自己定位啦。

这个部分看起来,这个文啊,是很简单,他的思维模式就是一层一层的,这样要求,都有他的条件。

好,他下面讲:“善男子。親近供養諸善知識。是集一切智。最初因緣。”

“亲近供养诸善知识。是集一切智。最初因缘”,亲近供养啊,亲近,当然讲我们文字上讲就接近嘛。供养,当然就是供养嘛。天天来看师父,天天包个红包,这就是供养啊,是吗?那不是,是什么?供养当然要啊,亲近也要啊,那你天天供养,不如你一个月一次供养就好啦。对不对?亲近呢,天天来,不如一个月来一次就好。那个真诚在哪里?你要表达得出来。

而他真正的意义,亲近的意思啊,是具足一种恭敬心,具足那份真心。这个才叫亲近,不是人与人天天在一起的那个亲近。那在一起,你就谈恋爱就好啦,天天都在一起啊。不是那个亲近。是真心,是恭敬心。你要具备这个部分,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供养在培养自性善根,借着亲近的这个仪式,表面上的这个仪式,那你要增长你的善根。那么亲近很多善知识啊,是在增长你很多善根。每一个善知识要激发你的都不一样。所以我们跟各位讲说,善知识在哪里?你不要一直找对象,出家人、老修行,你弄错了。你只要带着一个诚恳的心啊,善知识无所不在。那诚恳的心从哪里来?从聆听、欣赏、接纳来。人家在谈事情你有没有注意听?他讲什么?他为什么这样讲?“这样的一个人,能够讲这样的一席话,很了不起。”那,当下他就是善知识。你假如这样想,“书读那么多,学佛那么久,还只是讲那个,那个我也会。”那你造业了,那你就造业了!你没有聆听嘛。

我们看到很多人啊,他的伟大不在于他讲得多,你要留意啊,他的伟大是在于,他在他的水平上,他很尽责很充分地去表达他自己。我是常常这样勉励自己,我说“尽管我是一只萤火虫,在这黑压压的宇宙中,我也要尽情地挥舞屁股后面那一点光。”对嘛,萤火虫的光在屁股,不是在头上啊。你尽管有那么一点点,不要紧,你尽情地挥舞,去照亮人间,分享人间嘛。所以你有没有感觉到?萤火虫很迷人嘛。迷人不在于他很亮啊,迷人就在于他很明亮的光啊。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跟萤火虫一样。但是你就变成小不点。“哎呦不敢,哎呦不敢。”

人家那样,你为什么要去比英雄呢?你比我们是老百姓,你过个正常的生活嘛。每天二十四小时,每日三餐,这样好好地过嘛。一分一秒地大家都一口气,都同一个太阳嘛。对不对?我们都是太阳底下的子孙,那大家都一样平等啊。你为什么不过这些呢?你硬是要比那些英雄,结果比到最后自己变狗熊。不必啦,不要比那些。做一个平凡的、正常的、很自在、很幸福的人嘛。为什么不呢?所以,我觉得,我是常常这样勉励自己啊。不是我要做多大,不是。我只是尽情与大众分享。

所以你说要从我这里听什么了不起的法,没有啦,就萤火虫而已啊。所以,亲近善知识就是讲这一个部分。增长自己的自性善根,这个叫做供养。这样子,因为你一切善根都能成长,所以你是集一切智的最初因缘。因为善知识可以启发你,他是无所不在,你记得啊,无所不在。你不要一直找谁才是啊,不是。他在你周遭就很多啦。

尤其啊,我跟各位讲,自己的父母是最佳的善知识。你为什么不能聆听欣赏父母亲的话呢?那用现在的话来讲,你听他的心声嘛,他到底希望你什么嘛。你不讲,父母亲难道会厌恶你吗?不是啊,你就是一直要跟他吵。聆听一下父母讲什么?父母期望什么?多探寻,我相信父母会很高兴,你也会很快乐。因为父母的高兴跟快乐,才是你奋斗的目的嘛。

可是呢?老是“别讲啦,我知道了。别讲啦。”你当然知道,结果你知道只是前面那一句,后面的都不知道。你要知道,他也在成长,不只你在成长,他也在成长!你一直觉得,你在成长,你不知道,可是他在成长,你更不知道啊!对不对?

我们常讲,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诶,你弄错啦。秀才遇到兵,好好教那个兵。因为你懂道理,他不懂道理,那你就好好教他嘛。那就功德无量啦。结果你说“不跟你讲”,那就傲慢。

所以,只要我们把周遭的跟我们在一起的人,尤其最亲近的、同屋檐下的、同屋子里的这几个人啊,你这样去分享,告诉你这叫天伦之乐。这是最大的福报啊!你这个福报享受不到,其他福报都是假的。

很有钱,赚很多钱到西餐厅一吃,牛排什么,就自己一个人切来吃。吃什么?对不对?你要是跟父母亲一起呢?对不对?即使路边一个抓饼,一碗面,两个饺子也够啦。没钱,我们两个人一人吃一个饺子吧。他很温暖。这叫天伦之乐啊!你一个人吃得再好,有用吗?谁跟你分享啊?没意义。

所以善知识你不要外求。你好好做好你这些该做的,你要出现的善知识,他自然就会出现。

你自己周遭父母也不孝顺,师长也不尊敬。你说你要到哪里去找善知识啊?那善知识看到你就跑掉了,因为你不尊师重道啊,哪有什么善知识?尊师重道之前,一定会孝敬父母嘛。对不对?所以你孝敬父母,就是你根本的善知识。

我们常讲说父母是我们家里的两尊活佛,对不对?孩子是我们家里的小菩萨。那你有没有做到这些?那你都不愿意,那你到哪里求善知识?善知识一看就知道了。你这个,我跟你讲,善知识要没有那个本事,看出你是谁啊,不叫善知识啦。你要是以为说,我只要不讲就好。你不讲,是你再好,就像阎罗王看金碧峰一样,那么微细的人家都查得出来了,那你那个小瘪三的大脑,想要隐瞒,做不到。知道吗!

就是面对你自己的心,是面对你自己的心,你无法回避,你无法逃避。我告诉你,不要逃避,说谎欺骗自己,没用。不必欺骗自己,坦然地面对自己。你就有办法坦然地面对你的环境。所以这是个关键处。

下面讲,“由樂親近善知識故。令一切智疾得成滿。是故於此。勿生疲厭。”

因为乐亲近善知识,一切智就很快可以圆满,可以成熟,可以成就。那个,我们是常常有点成就,就自满了,那不好。

他说“勿生疲厌”,亲近善知识不要疲厌。所以我常跟各位讲说,善知识不是你的财产,你也要知道,信众也不是师父的财产。

师父会跟师父讲说,诶,你信众多少,我有多少啊。有个师父就跟我讲说:“我有一百万人。”有一百万信众,了不起,“你有几个?”

我说:“一个都没有啊。”

“啊,你怎么那么糟?”

我说:“是啊,我很糟啊。你分一半给我吧。”

他说:“你不要乱讲啊,我的就是我的。”

真的吗?不是。那我们也常常这样,把善知识具为己有,那叫法执,其实还是情执。善知识不是谁的,你不要把他当作你的财产。善知识也不会把信众占为己有,说“这是我的信众,我的财产”。这个都不对,不是这样。你从他那里学法嘛,你要的是法,不是人啦。不是跟你谈恋爱带回家。不是啊,你到庙里、到哪里去买个佛像带回家,可以啊。善知识不能买回家啊。他不是你的。你要的是他的法,他所讲的那个法。所以我们叫善知识,是知识嘛,对不对?你透过那个人而得知识。你把那好的知识带回家,滋润你的心灵成长,那才叫善知识嘛。不能滋润你的心灵成长,怎么叫善知识呢?结果你知识不要,你要个人,要一份财产,那弄错啦!你要弄清楚啊。

好。“善財白言。聖者唯願慈悲。廣為我說。”希望慈悲,广为我说,人家已经,“已系诸佛离垢缯”,还希望善知识慈悲广为我说。而不止如此,往后五十三参,参参如此。

他说什么?“我應云何學菩薩行。應云何修菩薩行。應云何起菩薩行。應云何行菩薩行。應云何滿菩薩行。應云何淨菩薩行。應云何轉菩薩行。應云何深入菩薩行。應云何出生菩薩行。應云何觀察菩薩行。應云何增廣菩薩行。應云何成就菩薩行。應云何令普賢行速得圓滿。”

这也真啰嗦,一下子问那么多啊。其实他只问一个,要如何让我普贤行速得圆满。

你看最后一个才讲普贤行,前面都讲菩萨行。那些菩萨行,是架构整个普贤行的基本架构。而这些菩萨行啊,其实他只有一个系统,修学的程序。都是菩萨行嘛。所以,你从第一个看起,要如何学菩萨行,如何修,学,修,以后修,然后起。不是修就好了,然后起啊,叫起行嘛。然后你看,如何行,发起那菩萨行,如何选择菩萨行的,然后开始要去做;然后满,然后净,要净化;然后再转,转就是转教;然后如何深入,如何出生。那菩萨行不是只有一条啊。刚开始就一个一个就好,不能搞太多啊。可是到了这个转以后呢?那个转,会转交给众生,这个已经是成熟啦。然后又要深入,深入以后又出生,那菩萨行生菩萨行一直出来嘛。这就是我们跟各位讲的,这个,华严的一个思维模式,他不是自己修好就好,还要教众生;不但教众生成就就好,还要教众生会去教众生。就是这个语言模式出来的。

然后云何观察菩萨行,云何增广,云何成就,到这里才讲成就啊。你看他一路上都是修学的程序、层次啊,一个一个讲。这些全部完成以后,他才讲普贤行速得圆满。所以修行到最后啊,通通是普贤行。

现在我们教你圆满的,圆满行,就是普贤行啊,就是一次圆满的,叫圆融道。那里面,叫圆融道里,你自己要去充实、去补充,好多好多这些工作要做。就,你可以一次完成。一次完成比次第来得难。但是你可以一次全方位都来,从基础资粮道开始,就这样一直过来。

这个地方,我们看了一个问题,叫华严的,这个地方所讲的,你要留意到问题。首先,他在前面偈颂的时候,善财童子很笃定地讲到,他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的这个问题。然后呢,文殊师利菩萨也跟他肯定,他已经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然后呢,又讲到,亲近善知识,行菩萨行的问题。现在问题就出在这里。

他所讲的这个层次,我跟各位讲,是已经破我执、破法执。破我执,七信位。破法执是九信位。他讲到这个地方,善财童子已经进入十信位。所以他在讲的这个问题,就要进入到这个十住位啦,就圆教的初住位,华严的第一位。

华严这个第一位的部分,实际上要修行的法门,那就是《耳根圆通章》。《楞严经》二十五圆通,通通都是圆教初住位的行法。《金刚经》也是圆教初住位的行法。你去留意看看。这里面所讲的都是这些。《涅槃经》上面所讲的,是十信位的行法。你要留意到啊!

这个境界是相当高的。所以你在这里可能感觉不到。这是大的宏观的部分。

在微观的部分是怎么样?这里问了三个问题,第一个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这个没有问题,第二个亲近善知识,第三个行菩萨行。那么,这个地方呢,文殊师利菩萨跟他讲说亲近善知识是那么殊胜伟大的。对不对?可是善财童子却问,如何行菩萨行,修菩萨行的问题。这在哪里呢?有没有?你注意看喔。一个是赞叹他要亲近善知识的问题,那一个说我要行学菩萨行的问题。是不是这样?所以经文就很清楚啦。亲近善知识跟行菩萨行是一体的。所以往后呢,文殊师利菩萨就叫他去参访,参访善知识。参访善知识是什么?你去问他菩萨行如何修?乃至如何使普贤行速得圆满。就指这个部分啦。所以亲近善知识跟你行菩萨行是一样的。

那我告诉各位,你一定要有一个师父。我不是叫你找我,弄清楚啊。你一定要有一个善知识指导你,否则你菩萨行无法行。因为菩萨行不是这样定义的,不是你想象的。

好,我们今天先跟各位讲到这里。明天我们再跟各位讲,什么叫做菩萨行。

好大家请合掌。

我此普贤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

南无普贤王菩萨摩诃萨!南无普贤王菩萨摩诃萨!南无普贤王菩萨摩诃萨!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129
下一篇文章: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131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