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四十华严 >> 浏览文章

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115

2011-06-11 22:39:10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四十华严》第58讲(北京2008年11月28日)A

好,大家请合掌。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大家请放掌。

 

我们大家来听经,有没有带经本啊?不要都没有经本,回去就不知道讲什么了。今天请掀开经本看八十九页的最后一行,我们先看一段经文。

“時福城人。聞文殊師利住莊嚴幢娑羅林中大塔廟處。皆從城出。來詣其所。”

这个昨天,大概跟各位谈一下,后面讲所来的人,大家听到文殊师利菩萨在这里讲《华严经》,那么大家都来听啦。

那么来听的人有哪些呢?主要的有这些人,我们看一下,“有優婆塞。名曰大慧。與其眷屬五百人俱。”

你看这个是《华严经》的一个语言模式。首先讲,优婆塞是在家众,各位在家的男众就叫优婆塞,女众就叫优婆夷。那么优婆塞当中有一个主要的领导人,那么这个人叫做大慧。在他领导之下,有五百人。五百,这个经文讲是五百人,不是刚刚好五百个,所有该到的都到了,那就对了。有一些不该到的,没空到的,出差去的,那就不必到。所以该到的都到了,不该到的都没到,那就叫五百人。

那么最重要的几个人呢,他举例啦。他通常是举十个人做例子,十个就叫圆满,那把这十个人挑出来,他说“所謂須達多優婆塞。寶德優婆塞。圓光優婆塞。名稱天優婆塞。月吉祥優婆塞。月喜優婆塞。月智優婆塞。大智優婆塞。賢護優婆塞。賢吉祥優婆塞。如是等眾。前後圍遶。來詣文殊師利童子所。到已禮足。右遶三匝。卻坐一面。”

各位来了,有没有礼足啊?不一定说,看着师父,对着师父呀,你要看着佛像,到大殿先礼佛三拜,这是一种恭敬。这个恭敬呀,各位也要认识清楚,我礼佛三拜,不是拜那个偶像,是拜你自己,尊重你自己,尊重你自己的灵性。

你怎么尊重自己的灵性?世间人怎么尊重自己的灵性?吃一餐好的,才对得起自己,是吧。买件好的衣服,才对得起自己,是吧?还是出国去旅行一下,才对得起自己?这是凡夫哦!当然你有这个福报,可以享受,绝对没错。

可是最重要的,你要尊重己灵,要能够尊重自己的灵性,更要尊重别人的灵性。所有生命存在的灵性,你都得尊重。以此之故,我们礼佛三拜。

第一拜,当然尊重你自己,对不对?

第二拜,要尊重你的父母、师长、国家领导,这是一脉相承的,从国家领导到你的师长,到父母,这是一脉相承的,对不对?你要尊重己灵,也要尊重别人,这是最直接的。

第三拜,就是一切众生,一切有生命的,我们尊重。

各位,能体会吧?拜佛不迷信,那木头刻的有什么好拜的,那张纸张画的有什么好拜?但是呢,透过他,我们要表达我们对灵性的尊重,对自己生命的尊重,对我们国家社会的一个尊重。你知道吗?

每一次开车经过收费站。收费站,你知道吗?高速公路收费站,都要给钱嘛。给了钱,我就说:“谢谢!”

人家就说:“唉呀,你给钱还谢谢啊?”

我说:“哎呀,我给钱,怎么不谢谢?”

他说:“为什么要谢谢他,他收你的钱。”

我说:“对呀。因为他代表国家,建设这么一条路,我们使用者付费,你给他,他弄一条很好的路给我们走,我们要不要谢谢他?我不是谢谢他一个人,我谢谢所有全国付出心血的这些劳动大众。是不是这样?”诶,你有没有感觉到,我们应该要这样做!而不是说,人家给你好处,你才谢谢他,那太功利了。不是说,我给钱我不谢谢,你知道你给钱了。人家生产的衣服,卖给你,你给钱,银货两讫就算了吗?那假如他罢工不卖给你呢,对不对?所以,你买了你要谢谢人家。当大家都报着这种感恩的心呢,这世界就会很祥和。我们在构建和谐社会的时候,我们就要这样做,这社会才真的会祥和,会和谐。希望大家多表达谢谢,这是一种感恩。

所以我们,你不要认为说,我是佛教徒,到佛寺来才礼佛,你在生活中处处可以礼佛,你一个谢谢就在礼佛了。宗教仪式我们是这样顶礼嘛,那我在外面他不是宗教人土,我就不必这样顶礼啦,但是谢谢可以了,对不对?人家都以为,他应该谢我的时候,我来谢谢他嘛,那你就在进行着礼佛的工作啊,对不对?“礼敬诸佛”。有没有?十大愿王,可以吧。OK。

所以这十个人呢,我就不用介绍了。这十个人是谁呢?当中有一个人就是你,只是你那一天刚好头疼,到那里,文殊菩萨在讲经,你睡着了,所以今天又来了。好:

“複有優婆夷。名曰大慧。與其眷屬五百人俱。所謂妙圓光優婆夷。梵德優婆夷。吉祥優婆夷。妙臂優婆夷。賢光優婆夷。賢吉祥優婆夷。月光優婆夷。星宿光優婆夷。賢德優婆夷。妙眼優婆夷。如是等眾。前後圍遶。來詣文殊師利童子所。到已禮足。右遶三匝。卻坐一面。”

这个右绕三匝,经文里头常常看到,为什么右绕三匝?大家看到师父,顶礼三拜,然后就绕着他三匝。右绕三匝,就像小孩子一样,你看看,刚学会走路的那些小孩子,有没有?常常抱着爸爸妈妈的腿一直跑有没有?那表示什么,赤诚、真诚的恋慕,恋慕呀,有没有?恋,恋爱的恋,慕就是仰慕。孩子对父母,是这样子的,抱着腿,这样绕几圈。你去注意看,每个孩子绕的时候,你只要注意算,就是三圈,不信你去注意看看。你不要看经文啊,他是从人性来的。他怎么不讲五匝?为什么不讲一匝?你看孩子高兴的时候,你不信你回去你试试看,你孩子假如三岁左右的,你买个棒棒糖回去,你给他两次,第三次你只要拿个棒棒糖在手上,他就来了,他就恋幕,这个右绕三匝。等你把棒棒糖给他。这是一种真诚。小孩子不会欺骗的。高兴就高兴,痛就痛。这就说告诉我们,我们要有这样的真诚,没有任何的伪装。

这些名字都非常美。我们呢,我们的名字是父母亲起的,我们现在,大家都很有文化,名字都起的很好。我们以前文化不好的时候,你知道怎么起名字吗?我记得我外祖父叫阿笑。外祖母的名字叫给谷,鸡拉的大便叫给谷。那他怎么会起这名字,我搞不懂呀,我说,“那你那名字,身份证怎么登记呢?”一看身份证,还果然是这样写的,因为那个时候没文化,那他怎么取这个各字,没人知道,我不知道前一代他,他也不知道,她就生出来,一抱出来,刚刚鸡拉大便了,他就给谷啊,那就起名叫给谷啊。

有一个家里,生了六个女儿,每一个都叫阿花。爸爸不识字,妈妈也不识字,生的孩子通通叫阿花。后来,小孩子多了,什么花,菊花了,什么兰花了。后来,比较有教养的,开始有教育的,开始取名字就变了。秋天生的叫秋菊,冬天生的叫冬月。为什么问他叫冬月,他说爸爸抱着他,看到天上的月亮,是冬天,叫冬月。在开始有了文化素养,名字就开始变。

那佛经里,你看名字都起的很好,因为他的文化素养最高啊。而这些名字好呀,不是乱起的,他都有生命因素的意义在。这个部分呀,以后有机会再跟各位谈,我们在这里不浪费太多的时间。因为谈这名字,佛经里头呀,尤其《华严经》里面所讲的菩萨名字,包括这些优婆塞、优婆夷的名字,都有学问的,这个以后,假如各位愿意做研究的话,这可以做一个研究课题。有没有人要申请啊?做研究的。你不举手我就不讲了。

我们再往下看,“複有童子。名曰善財。與其眷屬五百人俱。所謂善禁童子。善戒童子。善威儀童子。善行童子。善思惟童子。善智童子。善慧童子。善眼童子。善臂童子。善光童子。如是等眾。前後圍遶。來詣文殊師利童子所。到已禮足。右遶三匝。卻坐一面。”

前面讲优婆塞、优婆夷,主要讲的是指我们一般学佛的人,当然,这一般学佛的人,他的素质是相当高的,优婆塞、优婆夷基本上是指他已经受过“五戒”菩萨戒的,是这样的喔。那我们现在,通称所有的学佛的人都可以叫优婆塞、优婆夷。

那童子、童女,你这样看童子、童女的层次是比优婆塞、优婆夷高呢,还是低呢?你想想看,脑筋想想看,高啊,比较高。因为童子是指菩萨的意思,文殊师利童子,你常常这样称他。文殊师利菩萨,文殊师利法王子,所以童子的意思有跟法王子一样,当然,你不一定称为法王子,但是他是跟菩萨的意义一样,但是我们通常呀,把童子、童女用来表达比较精进的修行者。优婆塞、优婆夷是很正式的学佛者,童子童女是在修行这一部分比较精进的人。经文里头他大致上有这种趋势。

当然,古代这里没有严格的定义,但是你应该可以看得出来。因为,我们现代人对这些词汇的运用,你有现代的立场在看他,古代人对这些词汇的应用,他没有这种分别,所以他不会去定义。但是我们从经文里头看到,他是有差别的,要不然这四个人,优婆塞、优婆夷、童子、童女他为什么要弄出这个不同来。而且后面的善财童子,因为这里面的主角是善财童子,他怎么不把善财列在里面呢,对不对?所以,你这样判断就知道,善财童子其实在这个地方啊,一登,这个应该怎么讲,一跳,一登起来,他就进入法身大士了。他的级别是相当高的,级别相当高。当然我们学佛人不再区别这些,这个是没错,可是在语言模式的运用上,他是有差别的。我们还是明白一下。

第四个。“複有童女。名曰妙賢。與其眷屬五百人俱。所謂大慧童女。善賢童女。端嚴面童女。堅善慧童女。吉祥賢童女。吉祥智童女。供養德童女。吉祥圓光童女。妙覺童女。如是等眾。前後圍遶。來詣文殊師利童子所。這裏也叫文殊師利童子嘛。到已禮足。右遶三匝。卻坐一面。”

这里讲到前后围绕来诣文殊师利童子,那像各位来啊,大该也算前后围绕,大家邀一邀,三三两两过来了,这个就叫前后围绕来的。当然也有人单独一个来的,但是大部分会是同修相约过来,这个叫前后围绕。却坐一面,有坐这边,有坐那面,却坐一面,不是退坐一面。大家先打个招呼,跟师父跟老师打个招呼以后大家就就坐啦,所以叫却坐一面。这个地方他也称文殊师利童子,这个内容,大该是这样。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种很特别的因缘在,我们在讲习中,这里头一共有四十四个,四种人,每一种十个,他有队长嘛,那一共四十四个,各有他的因缘。我们只举一个因缘,就是善财童子,来做解释。其他人也都有,但是我们都不讲。为什么不讲,没时间讲。因为经文,大本《华严经》里头,每一个都有介绍,我们这一本叫略本华严,非常简略的华严,所以四十四个人当中,只介绍一个,善财童子。在大本华严里,是四十四个都介绍,那在恒本华严里,这五百,各有五百啊,那各个都介绍。那我们没有办法这样介绍,大家寿命不够长,当你寿命八万四千岁的时候,那我们再一个一个介绍,现在没办法了。

好,我们再看下一段。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知福城人悉已來集。普遍觀察。隨其心樂。即以神力。現自在身。威光赫奕。蔽諸大眾。以大慈力。令其眾會。皆得安隱清涼快樂。以大悲力。起說法心。普遍成就。以大智力。令其開悟。滅除一切煩惱心垢。以無礙辯。將說甚深廣大佛法。”

我们先把这一段跟各位做一个解释。首先要跟各位谈的是,“文殊师利童子知福城人悉已来集”。“知”这个问题,现在我们用大脑推理,知就是知道。现在呢,有人来跟师父讲,说大众已经就坐了,客满了,师父可以开始上课了,这是我们知的状态。那这里头要讲的是法身大士的那个象限,那个世界里头的状态,这个“知”不是这个意思。当然你解释可以这样解释了,解释是这样解释。从文字上解释,你大脑里就能接受了,这一点你知道,我也知道,我们都知道。可是有一点,你不知道,那就我知道,我要讲经就要告诉你,这个你不知道的,那你就注意听。

这个“知”,确实是知,没有错,但是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我去搜寻资料,证明说,该来的都来了,刚才已经讲过了。不该来的出差去的都没来,那个也不要来了,该来的这些都来了。所以他,知“福城人都已经到了”,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知”的意思就是,福城的人对于佛法所要了解的这个部分,那么程度上已经都到齐了。程度到齐,而不是人数到齐。你留意到这一点呀!这个是思维模式上的一个很大不同。

我昨天大概给大家提到,但是没有讲到,这是两个象限的转移,我们这里是娑婆五浊恶世,你知道吗?娑婆叫什么,叫堪忍,这世界很苦,没错,但是还可以忍,叫堪忍,还可以忍。这个世界的众生,他的本质,就是用脑筋,用了脑筋以后,他会去争取,争取以后他会生对立,产生斗争,所以有了很多情况,我们不知道。社会上有很多制度,基本上好像没错,事实上在人性上造成严重的对立与斗争。这个是大家没留意的,那么这种情况呢,是娑婆的本质,五浊恶世的一种特质。

可是呢,在净土里就不一样,净土里的人,他是不用大脑,他不是不会用大脑,他不用大脑来进行累积、争取、竞争与对抗,他的大脑是用在培养自己生命中每一个生命因素的善根成长,他的本质是这样。因此从净土里头看到,这里的人都在成长善根。那么娑婆的人都在争取他的财富,满足他的欲望。

昨天跟各位讲了,权利、财富、名声、地位还有感情,为了争夺这个。你看出了多少事情,大概这五大诱因,造成大脑追逐的一个目标,所以才有五浊恶世的产生。那么在这个时候呢,你的心理还没到齐。

那么在净土里,算是到齐了,所以大本华严、恒本华严、广本华严,那在净土里他就会一直讲,但我们在这里没有办法,因为你有很多的时间跟生命,是用在社会上。社会上什么,家里呀,工作呀,这些要去圆满。这些不圆满是不行的。我们都很清楚这个部分。

那么当一个人要修学,想要完成这个法的时候,完成你生命改造的时候,我们前面跟各位讲过,你的准备,资粮道到了没?到了以后,到齐了以后,你才能够开始修行。

那么现在这个,文殊师利童子说“知已经来齐”,也就是知道你生命的因素已经到齐了,你该准备的资粮已经准备完成了,这个叫做“悉已来集”。他知啊,是感受到这个部分。

所以很多人,常常找师父问说:“师父,你看我这样修行可不可以?”师父看你修行绝对可以,为什么绝对可以?因为程度各有不同嘛,就像小孩子讲,“爸爸,你看我这样读书可不可以?”当然可以,只要你读书就好,但是你是一年级读一年级的书,六年级读六年级的书,初中读初中的书,大学读大学的书,每个人都不一样啊。问题就在你到齐的水平在哪里?那么文殊菩萨在福城这边看,所有来到的人这种水平已经到达真正实修的地方了。因为前面,文殊菩萨已经告诉我们了,你要具备华严一乘圆教的标准,那种趣大乘法无疲厌心的十个条件,你到齐了没?准备好了没?那么,这四十四位所代表的二千多位人,所到达的,对不对?基本上是那十个趣大乘法无疲厌心的基本条件已经都具备了。他是指这个部分,各位要留意,指这个部分,这个叫做法界。

那我们在讲的,你从相上来看是,这两千多人已经到齐了,对不对,就好像我们北京城里要修行这个法的人数早就报名的那些人啊,两千多人已经到齐了,大概就等于是这个意思,但是呢,这是娑婆的定义跟解释方式。但是从法界,一真法界里头来解释的时候,那就不是这个定义了,是指那十种趣大乘法无疲厌心,最少也说,有七八十分以上了。这些人来的,那些准备资粮都已经到达七八十分啦。文殊师利菩萨才要开始大转法轮,对不对?你要留意到。

那么《华严经》原来早就开始在讲的这些呢,算不算呢,当然也算了,他叫资粮道,我们叫序言,序幕,先开场白。简单地跟大家讲一讲,《华严经》多好,《华严经》是什么,大概是讲哪些,那么现在开始要讲到,生命改造工程的这部分呢,你的基本条件要具足了。是从这个地方来谈。

这一句话讲起来是很简单,但背后的那些应该具备的这些条件呢,那不简单。所以我们常常跟各位讲说,你在读经的时候,不要轻易看过,这个经文呢,来到中国,真的是很不简单。假如在印度人来看,就是说,你的生命能够开发到这种程度,很不简单,这是印度人。因为这是佛陀开发出来的生命,一般人是没办法。所以,佛陀因为开发他的生命,到达到这么极致的地方,展现给我们,我们对经文,你千万不要用你自己的解释法去解释他。

那么,在中国人除了这一点以外,还有一点更难得的是什么?在古代啊,这个经文要来到中国并不容易。你看看,玄藏大师去取经的时候,当时出发不是他一个人呢,他们是逃出长安城,逃出去。当时的那个唐太宗啊,是禁止国人往西域去。当时还没有把突厥完全打败啊,那边是很危险的,所以是不准出城的。他们呢,是大家相约,私底下偷渡出境啊。玄藏大师出国的时候,是偷渡出去的。

那么到,大概应该是到兰州那边才集合,集合以后出发。出发时应该是一两百个人出来的,到了沙漠以后,死的死,逃的逃,很多人肚子疼就不走了,很多人说“妈妈病了,我想回去看她了。”就这样溜掉了,溜掉,剩下他一个人。

那么出去,你知道,沿途语言怎么通啊,各种语言要学。学到印度去,把梵文学起来。你看多辛苦啊!我们学一个英文,学老半天都不会讲呢。对不对?人家一路怎么学过去的,然后多少恶劣的环境。然后,经过十几年,将近二十年才回来,牺牲多大,才获得这种经文。

然后在翻译的时候,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不对?你想想看这样的一种状况。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所获得的这种成果,你不能轻易放过,不能轻易放过。所以这个里头,在翻译的时候,为什么译场里面,三千人,五千人,大家在翻译?就是这种工程。所以我们要仔细的去了解他背后的,所表达的这些意义。

好,下面讲“普遍觀察。隨其心樂。”

这句话也是很麻烦的,现在我们再看呢,都很简单的看。普通观察,就是文殊师利大概检查一遍,大家先做一个基础测验,性相测验,对不对?了解大家,这叫普遍观察,然后了解大家的程度,你要什么,我就讲什么,就这个样子。

这个,其实不止这个样子。这里面讲什么?刚才讲的,那个十种趣大乘法无疲厌心大家都具备了,基本上你到了我们刚才讲的七八十分了。那么他要从哪里讲起?从这个地方你了解到,七八十分的时候,他要从六十分开始讲起。从六十分开始讲起呀,那前面就不讲了。像现在这个就是这样,前面本来不讲的。但是不讲你不知道呀,因为你还没到七八十分啊,那我就要往前讲呀。结果讲到从二十分开始讲起了,对不对?那么你有七八十分呀,我为什么要从六十分讲起呀,因为才接得起来,才接得起来。

所以我们在讲经的时候,他基本上是有个条件,你知道讲深是多深呀?讲浅是多浅呀?有一种经,讲经不是说无意义呀,你是学不到东西的,我讲的你都懂的,百分之百你都懂得,那你就不会进步。正式讲经应该是百分之六十你懂,百分之二十嗯,有百分之二十是听不懂,这个叫中级程度了。假如百分之六十,你懂。百分之二十,嗯,很好笑,很有意思,讲故事给你笑一笑。那百分之二十想一想也懂,这个叫浅的。那么比较深的呢,是百分之六十懂,百分之二十回去想尽绞尽脑汁,才搞懂。有百分之二十,不懂,这个叫深的。本来就是有些你是不懂的,那因为有不懂,你才会往前跨上去嘛。你假如要听了一些老是你懂的,那就不用听了,你都懂了还听什么,对不对?

你在听的时候,我们发现很多同修,在做记录的时候,都是记录他懂的。不会记录他不懂的。他发问的,也不是问他不懂的,他是问他矛盾的。比如极乐世界,“到底有没有极乐世界?我听某师父说有极乐世界,你怎么说成这个样子?”那这个不是来问的,他是来踢馆的,他是希望我跟那个法师打起来的。“为什么他说有你说没有?”那不是。你要知道说,你为什么对于极乐世界的解释是这个样子?刚才跟各位讲了,净土极乐我们并不否认,但我告诉你的是,极乐世界的状况是这个样子呀,我告诉你,这种极乐世界的本体呀,净土的本体是什么。

你除了在我这里以外,听不到啊,没有人会跟你讲这些啊。(众鼓掌)因为这个东西呀,是我们从《华严经》里给你理出来的,我跟你讲说,《地藏经》是从华严经中的《生忉利天宫品》上面节录出来的。《弥陀经》是从《华严经》里头,《佛布施一法品》那边节录出来的,一个是讲娑婆的本体,一个是讲净土的本体。你都不知道呀!谁会告诉你讲这些?因为我研究华严,我才知道嘛。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

我跟各位讲,华严其实讲的不是净土,华严讲的是法界。所以我们才跟你讲说,娑婆这个世界、跟净土、跟法界,他分三个层次的。而这个部分呢,在未来,未来的五百年之内,是第四期佛教思想发展呢,他要研究的主轴。我都跟各位讲清楚,你所听的经呢,大部分的人呢,都跟你讲过去的人怎么讲,过去的人怎么讲,是这种状况。我现在要跟你讲的是,未来我们要怎么走,未来怎么走。

所以你把我跟你讲的未来,拿去跟过去,当然合不起来啊!你会说:“你这样讲语出何处?” 昙鸾大师怎么讲,慧远大师怎么讲。慧远大师怎么讲,昙鸾大师怎么讲?还要你讲呀,对不对?他已经讲了,不是你听到,我也听到,对不对?不是你看到,我也看到啊!但是我要告诉你,未来这些,是你不知道的!你留意到吗?所以这才是现在告诉你的。

因为我们今天在这个时代里,你的思维模式,你的逻辑,你所要的东西,我跟你讲,我跟各位一样,走过这一条路了。所以好多人在问的问题,我跟你讲,你回去啊,你就把疑情记录簿啊,好好地记录。我告诉你,我们这里两百个人,每个人回去写,我告诉你,三年以后,五千则以上的,这种疑情拿出来,我告诉你,每个人都一样。五千条,每个人都一样,因为你的IQ都一样,你的逻辑都一样,只是五千条的次序不一样而已。你知道吗?所以很多人会吵,这不是吵的问题,因为你的问题我曾经有过,我只是早发生而已嘛。你再过二十年后的人,再来学佛,他发生的问题绝对也跟你一样。

各位,你要不要做个实验?我希望各位发个心,从今天开始,回去你就写疑情记录簿。你到明年呢,我们把那疑情记录簿,对一下,大家所写的大概都差不多。一千则之内呢,????不会超过百分之二十,你知道吗?到五千则以后,你大概会发现,不会超过5%啦,大概五千条都差不多了,所问的内容都一样。我跟你讲,很肯定。

为什么我知道,你知道吗?第一个我自己写过。第二个,我接受过很多人的询问,我告诉你,每个人问的都差不多啦。你今天要问的都落伍了,因为前面,20年前人家都问过了,你再过20年来的,因为你那个脑筋所训练的逻辑跟思维都一样嘛。

所以我就跟你讲说,为什么你会有这种矛盾现象要问呢?因为你的大脑是单行道,单行道,只能向前走,不能向后走,更不能转弯,你知道吗?但是你的生命本质呢,他是全方位在动的。所以当你逻辑一起动的时候,你马上就碰到了,“糟糕,又碰到十字路口,又不能走了。”你马上要说,“我要过去,他要过来,要是相撞怎么办?”你马上有这些东西啊。可是你一直学以后,你会发现,“噢,不是,我这个是高架路,到那边那一条过来他就咻从上面过去,那条过来咻的从下面过去,我就咻直接冲过去,这个不会撞到一起。”不要紧,因为你必须一再一再地去累积自己。

我跟各位讲,问别人没有用,这个我们很清楚,问别人的答案没有用。你只有一直记录,一直记录,各位你真的想要开悟,想要明心见性,我奉劝你,就写疑情记录簿。

你假如真的是想要做修行的,真的想要修行,那就从禅观下手的人,那就写摸索记录簿。

疑情就是有那一些大脑识性发达的人呢,你有问题你就从疑情记录簿做记录。那你在义学上面,会有很高的成就。我跟你讲,只要你记录,那一本五千则,把他记满,不是应付的,应付的不算。你是自己产生的问题,一直去挖掘、挖掘、挖掘,你一定开悟。

那要禅观的人,你要摸索、要摸索/摸索就是修行我要怎么修?譬如数息,老是数不好。念佛,心老是跑调。那你怎么要解决他,你要摸索嘛。你去解决这些问题,你要摸索,这个叫摸索。问人也没用,人家教你,你去弄一弄,心还是跑掉,要怎么样心不跑掉,你要想办法去解决,这个叫摸索。摸索,一方面尝试,一方面要去经验那个失败。像我在摸索打坐的时候,这个腿呀,一折起来就像高射炮这样翘起来,那要怎么处理呢?就后面垫砖块,就上面垫砖块,把这个脚给压下去。试试试,终于把他压平了,一坐,两个钟头,可以了。可以了,很高兴,起来,起来已经站不起来了,那腿已经快断了。那就摸索嘛。在摸索里,一定会有挫折,会有失败,乃至会有伤害,那你要修行你要勇敢啊!这没有人伤害你,是你自己虐待自己啊。

所以你记得呀,自己虐待自己呀,你会有护法,因为他叫精进,听清楚啊。别人虐待你呀,没有护法,那叫业障。你自己想想看,看你要不要自己严格要求自己,自己严格要求自己叫精进嘛,对不对?你一定有护法,死不了,你放心。但是别人要求你呀,师父逼你,我告诉你那叫业障。你自己回去想想看,看你是自己要求你自己,还是要别人来要求你?

你现在在单位里也是一样,你自己工作很认真做,你的领导一定说,“优秀的”。当那领导说,“你怎么不做,赶快去做。” “哼”,那你就完了,你就变业障了。你就做死呀,他也要把你骂死啊,因为是他逼你的,对不对?所以一个人做人处事,你要懂得啊。你从学佛来,在社会上非常优秀的,所以学佛人在社会上绝对是优秀的一分子。你想想看,我们都是自我要求的嘛。我们不必等人家要求的,都是主动的,自动自发的。所以,你在社会上都是非常优秀的分子。

好,这个是,我们把这思维模式的部分,提供给各位做参考。

这个,我们只能讲这两句了,不能够每一句都这样讲。每一句都这样讲,那就讲不完了,这一段就够了。

好,我们看第三句,这个,看起来这样讲,好像没有直接讲到句子里头了,其实你把这种层次弄清楚以后,就知道说随其心乐,跟你想的那种心乐也不一样。他是你生命品质到达这个水平,下一步你要什么,他从六十分开始讲起,带你超越过七八十分,到八九十分上去了,是这种情况。然后到达满分以后,你的那一种见一切佛境界无碍眼。无障碍眼的,那种三昧力一发生的时候,那你才真正修行啊,那个时候你才真的是,所谓的勇往直前,突飞猛进。现在还没有,现在你还在加油站准备,还要加油呀,加水呀,对不对?轮胎打气呀,要准备好呀。这些都还没准备好,那十种呀,趣大乘法无疲厌心呢,就相当于把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

好,那文殊师利童子呀,看到这里头讲两个嘛,看到大众的情况准备好了。那么他自己呢,心里也做完准备了,用我们的话讲,心里也做完准备了。其实他不用准备,文殊师利菩萨不用准备啊,他看看大家要什么,他就有什么。因为,他那个家活很多,工具很多啊,大家要什么他都能给呀。所以他不要准备。但是呢,这个意思就是说,主客两体,他是主,听众呢,是客。他知道客的条件怎么样,那么观察以后,随着大家来要的是什么,那他要开始讲啦。

这种情况,就像我们,各位看看,我们在小学的时候,你也要读历史,对不对?中学的时候,也要读历史,大学的时候,也要读历史,对不对?我们出了社会以后,还要读历史,都一样。那历史有没有不同?历史没有不同,宋太宗还是宋太宗,不会来到我们就变成宋大宗了,对不对?名字是一样,历史是一样,但是他有深浅,研究跟分析的方法会不一样,故事事件是一样,但是你要了解的内容是不一样,所以他在讲,随其心乐是指这个。那我们读的数学也是一样,小学是数学,中学也是数学,大学也是数学,出了社会,还是数学要用。数学是一样,但是内容深度是不一样的,他这个地方是在讲这个部分。

好,那么下面呢,我们再看第三句即以神力。現自在身。威光赫奕。蔽諸大眾。”

这个地方也一样这个真的要讲开,这个就很广了。以神力,佛经常讲这个神力,神力,我们就常常会产生迷信的感觉。我跟各位讲,这个不是迷信,但是也绝不是外面那些特异功能的人所讲的。这个神力啊,一讲到这个地方,全部在法界里面,不在我们这世间,这两个不同的象限。但是从修行的立场呢,神力你是必须要去体会的。但是你不要,第一个不要相信你自己有神力,这第一个;第二个不要相信人家有神力;第三个,你要知道,你对神力的定义一定有问题。我先跟各位警告的是这三个。

因为这个字啊,你不会定义,因为你没有感受,没有感受用文字的定义来讲,绝对不正确。那修行的人,假如你对学佛本身没有一个完整的认知,那你对这两个字呀,是果地的东西呀,你的诉求,要求,定义,一定会偏差。一定会偏差。我们从哪里看呢?从很多同修啊,不管是念佛也好,修密也好,或者禅修也好,或者诵经也好,拜佛也好,做了一些功课以后,就常常来问,“师父呀,我见到什么,我梦到什么,我看到什么,我听到什么,那我又怎么样,又怎么样。”这就表示,你在印证说,我的神力这样对不对。我告诉你,那不是神力。当然,我既然努力了,就应该有结果,这是必然的。

那我也告诉你,只要你有努力,你一定有成果,有成果啊。你走一步有一步的成果嘛,你走十步有走十步的成果嘛,看你走多少嘛。那问题是,你走一步到十步之间的成果,你自己感觉不到,感觉不到。你能不能够走过十里以后再看看嘛。你现在才走一步到十步,回头看看,家门口还是家门口啊,但是你走十万步以后回头看啊,那你家屋顶你都看不到了。对不对?那在这种情况来讲,我有什么境界那才好说嘛,你才走几步不能算。而且这里头出现到一个问题,当你一再回头、一再回头的时候,是什么境界也没有了。你知道吗?我走十步就回头一次,再走十步又回头一次,我告诉你,你都不要走了。你唯一的就是蒙着头一直走,走到一个阶段该休息的时候,你就休息,偶尔有个机会,想到,“啊,我走到哪里了?”想一想,那你要回头找你的原来出发点,已经找不到了。那个时候,你才发现说,原来我已经走出来了,走出来什么境界都对啊。你离开原来的点就对了嘛。那至于你所设定的目标是什么样子,那个成就那个神力是什么样子,你不要管,因为你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可是大家都一直以为,我到了,有没有?

你记得,小孩子,在小孩子外出的时候,老在车上问你,“到了没到了没?”你在问师父就跟那小孩子问的一样。“到了没,到了没?我们还多久才到?”要不然他就哭就闹。就是这种状况,小孩子嘛。你想想看,你有没有过这种情况?

有个同修这样讲,他说看了一本书上面记载着上师,那个上师是他的弟子们一再问他,“我这样修对不对?我这样修对不对?”那个上师都说“对对对”。到哪一天呢,那个上师突然间跟那个弟子说,“不对,不能这样。”那个弟子就开悟了,他就很高兴给我看,那他说希望我也能够这样点他,然后他就一直问我,我就说“对对对”。到哪一天我说,“这样不对”。“你以前都说对,怎么现在说我不对了?”这个就是,师父讲别人不对,你都很高兴,师父讲到你不对,你怎么可以说我不对?这个叫做凡心依然存在。真正修行,不可以有这种心,这个叫我执。你一直讲,希望师父说你对,师父说你对,对你没有用,师父说你对,只是你继续努力。师父说你对,其实就是说,问那个没用啦,继续啊。当你发生错误的时候,这是师父的责任,师父的责任,师父跟你讲,你假如不听,师父就跟你讲,你去找别人吧。因为你那个基本的习性没改,你就是希望师父一直说,“对对对,你已经证阿罗汉了,你已经开悟了。”有用吗?你没有开悟师父说你开悟,你就真的开悟了吗?话讲回来,你真开悟,师父说你没有开悟又怎样啊?你还是开悟了嘛,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师父说你的成就或者不成就呢?所以我们要的是你真的踏踏实实去做。

所以他能够以神力来处理什么状况,那是他的事,你绝对不要陷进去。修行人有这种偶像,很想从那边学到什么,这个是一个正常的心态,可是当你一直以为我要赶快成就的时候,基本上你是不能成就的,基本上是没办法。在禅修的公案里基本上告诉我们,当一个人越急着成就的时候,师父就告诉他,“你的成就要往后延一倍的时间。”通常说你来,三年保证你成就。但你一直急的时候,师父说,那要五年。你说“我要赶快” “那要十年。”我越急,你怎么越往后?越急就越不能成就。因为急是修行的大忌。但是这句话不是叫你不要修啊。师父说急没用,那就慢慢来吧,不要修呀。不是。功课,基本上要给你的功课,你都要作。师父规定三百,比如,每天三百拜,那你记得,你一定要五百以上。因为,那是基本的量,基本的量,师父规定的是基本的量,你一定要比这个量多。

我常常用纪昌学箭的故事跟各位讲。纪昌学箭,你知道吗?中国人应该知道,纪昌这个人是个神射手,很厉害的。那他跟他师父学,他师父呀,他是春秋时代人,没有学佛啊。那师父是百步穿杨,很厉害的神射手。他跟师父学。

“师父你教,我绝对听你的话。不管多久都不要紧,那你教我就好。”

师父说:“真的?”

他说:“是。那我第一件事情要做什么?”

他说:“你回家。”因为一般射箭啦,那距离你知道吗?用现在的话讲,大概就一百米。他说:“那你就回家,把芝麻,放在一百米的地方,你专心看他,看到那个芝麻像车轮那么大的时候,那你再回来,我再教你第二步。”

他就回去了,就回去了。师父说要三年,他搞了五年再回来,跟师父说:“我完成了。”

他就:“第二步呢?”

师父说:“真的,好,第二步。你把马尾的毛放在一百米的地方,看到那个毛像树干那么粗,那你再回来找我。”

他说:“要多久?”

他说:“要三年。”

他又弄了五年,回来了,他说:“我成功了。”

他师父说:“你把那个毛绑着芝麻,放在那里看,三年以后,树干下面有个大车轮,这样你再回来。”

他又搞了五年回来,说:“我成功了,下一步呢?”

他说:“下一步就射箭。”

一射就中,百发百中。

那你不是啊,“师父教我怎么拉弓,怎么射才会准呢?” 这叫花招,弄到最后呢,你还是射不中!你知道吗?一粒芝麻都看得那么大,一个马毛,毛啊,都看得像树干那么粗,那怎么会射不中?对不对?这个就是功夫嘛。这是基本吗?这是前行吗?这是正行啊!所以我们现在修的是颠倒的,应该要具备的条件你都没有具备,所以你没办法。

“师父,我要如何把心定下来?”那还不简单,不要胡思乱想心就定了。那问题是,我要如何不胡思乱想啊。那你自己要把一些杂思妄想给放下嘛,贪不要多嘛,眼睛不要乱飘嘛,一看到女孩子,眼睛就跟着女孩子走了,你说你要修什么定啊?什么定也没有啊。人家一讲你一句话,你就气三年,气不完,你心怎么会定啊?你能不能不挂碍这些?这是关键。

所以基本条件你要具备。下面你才有办法进行,所以要想有果地的这种神力啊,你不要妄想。既然你来了,一定会有,但是会有,是你把应该要具备的条件跟工夫,要去具足,自然那些就有了,所以不要迷惑着果地的成就。现代人也是一样,你想赚钱,想要事业成功,其实不难,你应该要做的东西你要做好。你应该要做的事不做好,一直想赚钱,那不是做梦吗?

所以问题不在你想什么,问题是你要具备一个成功的行为模式跟思维模式。你今天想要修行,想要了生死,想要进行生命的改造工程,那你就具备一个解脱的思维模式跟行为模式,那就简单了。当你具备的是一个失败的,或者轮回的模式,那你别修了。那就不用修了。所以,你要修行就要具备有解脱的思维模式跟行为模式。我们主要想教你的也是这个东西,不是搞花招的,弄一弄啊,大家搞瑜伽啦,去那个什么美容、瘦身、美颜啊,那个没有意义。

OK。我们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讲。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114
下一篇文章: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116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