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四十华严 >> 浏览文章

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37

2011-06-06 10:36:26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四十华严》第19讲(北京2007年5月6日)A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好,大众请放掌。

我们今天那要接着那上一次所讲的部分,来继续往下讲。所以我们先看一下经文,大家对对地方。是在第八页,第一卷第八页。我们从第二段,也就是第三行开始看。上一次讲到这一段,我们这一次呢,那要从这个地方开始。

我把经文念一遍,大家对地方:

“爾時世尊‧知諸菩薩一切大眾心之所念‧大悲為身‧大悲為門‧大悲為首‧以大悲法而為方便‧充滿虛空‧徧周法界‧入于師子頻申三昧。入三昧已‧一切世間普皆嚴淨。”

我们今天,先看这一段。把上一次简单的带过,那今天我们要正式的,来跟各位说明这段经文。

这段经文,在一个生命体里头来讲,它是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记录。从经文上来讲,《华严经》最重要的一段话,就是这一段。

它的重点在哪里,我们必须分开来,一点一滴的,跟各位分几个段落来说明。因为,一般人在看这些经文哪,就“白纸写黑字,谁说我不懂”?我就跟各位讲啊,懂的不算,要做到才算,知道不算。为什么呢,那我们来了解一下。

第一个]一个一个我们问哪:“尔时”,什么时候?大家都说“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

我们开宗明义,第一讲,讲《华严经》的第一句话,我都跟各位交代很清楚:《华严经》像一幅画,不是一部电影。你要记得这一个原则。所以“尔时”是什么时候──就是画的那个时候,那个画现前的那个时候。这个“尔时”就是“如是我闻,一时‧‧‧”的那个“时”。因为它是画面,它为了跟你解释,它分开来一段一段的讲,一段一段的看。那么时间是同一个时间,不管这个经文拉得再长远,再怎么后面,他都是那个时间。因为画面出现,是只有一个时间。

就像我们看后面的极乐世界图。这张图啊,假如你要修净土的人,这张画,你最少要看两年,最少要看两年。假如两年看的都还跟第一次看的一样,这个人保证不会往生,你放心。要想往生极乐世界呀,你不必念佛,你把这张画看清楚,你就一定往生,而且上品上生。因为你在看哪──“热闹啊”,“很漂亮啊”,“色彩很鲜艳哪”,套一句佛教的术语说,“好庄严喏”,“好殊胜喏”,那就“没有了”。那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你学佛啊,还没上道。

你注意看──我举一个例子,你注意看。大家都看过这一幅画,我现在举个例子你看看。现在都看到了。你有没有看到中间,最中间就是阿弥陀佛对不对,阿弥陀佛的亭子有几根柱子?你看啊,有几根柱子?有没有?旁边两个亭子,一个是观世音菩萨的亭子,一个是大势至菩萨的亭子,对不对,有几根柱子呀?“两根”,这不是很莫名其妙吗?你用物理现象看看,两根柱子的亭子怎么盖呀?有没有?三根柱子的话,怎么样站得稳呢?有没有?

你不要用大脑去想。我告诉你,用大脑,你一定没答案,你一定会把它解释错误。因为呀,它不是叫你看亭子,它要你看的是生命。你看不到生命,你只看到亭子,那你只看到物理现象,没看到生命的真理。留意到吧?

我简单讲一下,因为这个理论要讲开来,是讲不完了。菩萨为什么三根柱子啊──“三法印”,就这么简单。佛为什么两根柱子啊,是不是“二法印”哪?那你又搞错了,没有“二法印”──就是“权实二法”。有真实法,有方便法;教化众生要用方便法,达到极果要用真实法。修行就这样,所以它权实二法。所以它两根柱子,表达这个意思。三根柱子,表达菩萨追求极果最高境界,就是三法印嘛。懂吗?所以,尽管是大乘经典,离不开三法印。因为三法印把它撑着嘛。

亭台楼阁,不是物理现象的。今天你搞极乐世界呀,是“懒得赚钱才要跑到极乐世界去啊,吃喝衣食非常丰富啊”,那你根本搞错了,根本搞错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哪,要想拥有那么殊胜的境界,是要劳苦修行,要勤苦修行才能获得的。不要以为说“人家我──爸爸给我很多,我天生就这么聪明”──那是因为你前辈子修来的。不要以为“天生会有”的。什么叫“天生”啊?“天生”,是无知的人讲“天生”──是“前辈子累积的总和,这辈子兑现”叫“天生”啊。

你不要忘了你前辈子那也辛苦修行的,这辈子就拼命浪费呀!所以我们跟各位讲:这辈子啊,你有很多东西可用,物质很丰富,同样的你要节俭哪,不要浪费水源,不要浪费电源,不要浪费资源。那你下辈子呀,就生在没水洗澡的地方,一辈子洗三次:出生洗一次,结婚洗一次,要死再洗一次(不是要“死了再洗一次”)。不能浪费。

同样的,我们也是要精进。不要丧失了这辈子的福报,来造业啊,那叫隔世怨。三世怨哪──前辈子穷、拼命修福报,这辈子富了、拼命浪费造业,那下辈子再受苦受难,所以叫三世怨哪。

所以我们期望各位真的把它弄好、学好。

好,现在回过来看这边。那个只是个媒介,因为刚好道场有这样的殊胜,我们才给各位这样一个因缘。那你要看得到。

《华严经》其实就是佛陀成道的时候的那个殊胜境界,它把它记录下来,把它做记录,记录下来的,那你现在在看那个记录。其实佛陀成道境界是:啪,展现出来。那当时没有照相机呀,对不对?只有做记录啊。记录又很麻烦,突然间哪要把那么殊胜、那么丰富的境界全部记录下来,谁能记呀?像你我这种笨拙的动作啊,记不了几个,记不了几个。而且佛陀入定成道以后,几天他就离开了。像你我这种根器都不行。

只有像大龙菩萨──大龙啊,龙啊、大根器,他有特别大的根器所以叫大龙,简称大龙菩萨──他全部记录下来,再把它收藏龙宫。又是龙,有没有?龙宫啊。有很多笨蛋学者就跑到龙宫去找,那个下得去大概回不来──除了孙悟空以外。你找不到龙宫的。龙宫在哪里呀?在我们的自性海中。你要从这里去自性海去相应,你才见得到佛陀的境界,

后来呀,有个很有根器而且又很有建设性的菩萨,那叫做龙树菩萨,也是龙。《华严经》就跟这个龙特别有关:第一个是“大龙菩萨”,然后“收藏龙宫”,“龙树菩萨”再把它请出来。

现在,各位你要是开悟的人,统统叫龙树菩萨,你就能够从自性海中,再把《华严经》背诵出来。关键就在这里。

所以这个地方啊,我们回过来看,“尔时”就是大龙菩萨进入的那个境界,就是龙树菩萨进入的境界,就是佛陀成道时候的那个境界。这样,你了解那个意思吗?都不了解,对不对?所以都没有声音,鸦鹊无声。不要鼓掌,你都不了解,还有什么好鼓掌的。

这告诉我们哪,任何人真正开悟成就的境界是一样的,佛陀、大龙、龙树,都一样的。大龙菩萨是谁呀?未来的你,知道吗?龙树菩萨是谁呀?未来的未来的你。讲你不好听,讲我;“我”不是说我,是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当你训练、自我栽培到达那个程度的时候,你所进入的境界是同一个境界。知道吗?

所以你想要往生极乐世界,那我就要告诉各位,你最好啊,是跟后面这张图里面,在岸上的那些人。有没有?再看一次。你不要是──那个七宝池里面的那一个。有没有?有几个在那边跪着,有没有?朝向阿弥陀佛那个方向,你现在只看到他脑壳、后半段的那一个,有没有?我们学华严的人不是七宝池里面的;你到极乐世界里,统统是在岸上的那些,知道吗?上面哪一个,你注意看,最像你的那个就是了。要找不到你的话,那你就好好的,准备跳到七宝池里头去了。

好了,再回过来。那我们给你讲那个“尔时”的“尔时”,就是前面“一时佛在摩竭提国‧阿兰若法菩提场中”的那个“一时”的”时”,也就是这个“时”。知道吗?所以我们跟你讲那“一时”,记得吗?“一时”是什么时候?就是你进入、你成道的那个时候。

这是第一个,“尔时”的意思。

“爾時世尊‧知諸菩薩一切大眾心之所念。”

那这世尊就是释迦牟尼佛啊?

我是直接给你讲喔,我平常是用问的。这世尊是谁呀──释迦牟尼佛嘛,对不对?不对哦。因为《华严经》讲的,是毗卢遮那佛,不是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是指化身佛。

我们讲过,第一句话“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摩竭提國阿蘭若法菩提場中‧始成正覺”,那么在这个地方是讲啊,在逝多林,大重阁、大庄严楼阁的这个地方。那么这个楼阁啊,你现在来看,当然是释迦牟尼佛,可是呢,在这个时候讲相应的时候,你的观念要很清楚:它到底是释迦牟尼佛的境界呢,还是毗卢遮那佛的境界。

这个,我们就要弄清楚了,你要弄不清楚啊,当然含糊笼统带过去,永远不清楚嘛。那你现在要想弄清楚,就要把这个东西弄清楚──他是释迦牟尼佛,还是毗卢遮那佛。

那么这个地方啊,我们要跟各位谈的是,他的相是释迦牟尼佛;可是讲这部经文在表达的那个部分,那是毗卢遮那佛的。你要留意到这一点。

所以这里就牵涉到“世尊知”的这个问题了。这是一个。世尊的“知”是能知,那下面的“诸菩萨一切大众心之所念”那个“心”是所知。你要留意到,这“能、所”马上在这里兑现出来。

今天我们要告诉各位的是,我们学佛,是学你那个生命本能的觉性、觉悟的能力,你要培养出来。你不要当作知识一样的带过去。你假如把它当作学校里头读书的那种知识呀,那这种没有什么好研究的,我告诉你,这没什么好研究的。可是你要开启你生命宝藏的时候,那这是非常重要的关键。

所以我们在研究《华严经》,以学者的立场来研究,这一个不是重点。但是以行者的立场来读诵《华严经》的时候,这一段是你成就的关键,你要不要成就,就看这个地方。学者要的是数据性的东西,行者要的是生命能量的产生的那个动力的根源。这就是那个根源,那个最主要的根源。

佛心,佛心──能知嘛,对不对?“世尊知”,那不是佛心的作用吗?有没有?“菩萨”以及“一切大众心之所念”,是众生心吧,对不对?好,这里头又来了:佛的这个能知是真心,对不对?那“菩萨、众生心之所念”的“心”是什么心?什么心?这问题来了,这是什么心哪?这就发出一个问题喽。你假如不能够把这个东西弄清楚啊,那你能知所知在哪里呀?

这些都不是知识性的东西,这是真如里面的东西。所以我们期望各位呀,在读诵经典的时候,你要带着这种疑情。你可以没有答案,没有答案不要紧;你不要一直问答案,因为你问的答案都是知识的答案。我们要你去感受它,要你去感受它。

这两个方面的存在你慢慢的去辨正,慢慢你会去体验,到底是什么。“世尊知”这个佛心哪,到底是真心还是妄心?它是不是起作用了?假如这种佛心一起作用就跑到识性里面来了──还是用识,不是用根,对不对?它是用识,不是用智。那它假如是用智、用根的话,那就不是用识──不是用识的话,那它怎么起作用呢?

所以这回到我们前面跟各位谈的:用大脑,还是用生命。我们是不用大脑;不用大脑,就不用识性。

这是讲生命存在本能的部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

我讲这个好像太深了是吧?有没有睡着啊?都不要睡着哦。听不懂不要紧,功德无量。听懂的就开悟,听不懂的功德无量。

这个,你一定要带着。

那么,我们讲佛心的时候,佛是觉悟嘛,所以觉心哪,觉心基本上是不用大脑的。你要知道哦,这个两个层面是不同的。

那这个部分我不跟各位讲,所以我直接跟你讲它是真心、真如的那个部分。因为你没到那境界,不讲。现在我们要跟各位讲的是,“菩萨一切大众心之所念”的这个“所”。

这个心,是所知嘛;前面佛心是能知嘛,这边所知。它能知什么?“一切众生心”嘛、“大众”嘛。因为菩萨以下在九法界啊,就是众生心哪。

好,这个众生心呢,就是一个问题了。我们跟各位讲,佛心是本体心、本体念、本体性,那个“心性念”那三个,那是本体的部分。那么它里面,跟众生心念──众生心念是离开本体念出来的;它在住的这个区域里,它叫生灭念。生灭念就是识啊,但这个识是微细的,这个识是属于净识以后,它不在概念、不在意识形态那边,你要留意到,是属于生灭念这边。这些菩萨的心念本身是非常微细的。那么我们就不解释这个部分了。现在它这个心哪,是从识性这边一起作用以后,那么跟真心相应了,跟真心相应了。这个情况你要先弄清楚。这个时候众生心的部分属于识性的作用,是生灭念。而佛心的部分是本体念的部分。

这些东西啊,在古代里,语言很难表达。因为古代的语言里没有这么多的理论工具。那我们要跟各位谈这个地方,前面几十堂课,就把这个部分跟各位讲过了,所以呢,你现在这么一带就清楚了,就很清楚了。

那么能知所知啊,就像叩钟一样,有叩就有应。众生心念一起,就如前面那所讲的:“如来能以三昧神通‧现众影像。如是等法‧唯垂大悲‧普为开演。”前面是这样讲的。众生心念是这样子。“唯垂大悲‧普为开演”嘛──以大悲来相应嘛。就像叩钟一样,有叩它就有应啊。这佛心与众生心相应,然后下面就产生了“大悲为身‧大悲为门‧大悲为首‧以大悲法而为方便”这个东西产生了。它是相应于前面的“唯垂大悲‧普为开演”来的。

那么菩萨为什么会希望以“大悲”来“开演”呢?这就是个问题了。这都是他从生灭念跟本体念要相应的地方。

假如这个生灭念还没有断念到与本体念相应的时候,那大众的“请法”都是意识形态的术语──“师父我想请法可以不可以?”师父说:”当然可以呀。”但是我告诉各位,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真正的请法。大家都是──“我头痛喔,应该吃什么药会好?”

当然你不是这样问的,不过跟这个差不多了。因为有人这样问过:“师父,我家的金鱼眼睛红红的,那是什么业力呀?”我说:“你去死好了。”你家金鱼什么业力?你怎么不关心你的业力,你关心到你家金鱼的业力。

“师父,我跟你请法好不好?”我说:“当然好,有什么不好。请法有什么不好。”“我家的狗这两天怎么一直打喷嚏呀?”

你把我当什么?因为你用的是佛教的术语,叫做“请法”,事实上你根本跟请法无关。你关心的是你家的金鱼跟你家的狗──你家金鱼眼睛红了,你家的狗打喷嚏了。你来问我,你把我当兽医呀?所以这个时候你就发现,你所用的词,基本上是不正确的,是不正确的。

现在,菩萨在请法的时候,这个叫做“念请”。“念”,心念的念,“念请”。

请法有一个叫“言请”,就是开口请法的;一个叫心念请法。心念请法是很高的层次。它彼此就……我们叫磁场相应嘛,我们叫频率嘛──频道,有没有?你的频道跟那个发射台频道一样不一样,一样才能接收嘛,对不对?不一样就不能接收嘛。

那菩萨的这个频道、频率,跟佛的频率已经接近了,所以他能够念请。我们这个,没有办法念请。所以我们一直在训练各位的是,你的心念要锻炼好;心念没有锻炼好,你没有办法念请。所以生住异灭四个阶段,首先你要进入净识。

然后,这个菩萨都是已经破无明了,已经破无明了,已经都是法身大士了,而且这些都是等觉以上的菩萨,所以当然跟佛就很相应了,念请可以成就。我们念请不能成就啊,我们连开口请法都不成就了,还说念请?对不对?你念请只是胡思乱想,那不算,统统不算。

好,所以这个大悲开始相应了。前面“唯垂大悲‧普为开演”,那现在呢,以“大悲为身‧大悲为门‧大悲为首‧以大悲法而为方便”。那现在我们要跟各位介绍的,就是这个问题了。

“大悲为身”,是讲什么?就讲本体。佛的本体,就是慈悲。但是,这里不是讲慈悲,这里讲大悲,知道吗?大悲是什么?500CC叫大杯?还是特大杯?这个地方我们要把这定义跟各位讲清楚。“慈悲”的悲呀,就是一般的,一般的;现在你所有能解释的,都叫“慈悲”的悲,不是“大悲”。那真正大悲是什么,没有办法解释。在古代,这个本来就没有解释。那现代,我就必须跟各位做个说明,让你了解一下什么叫做大悲。

譬如,我们在船上,船上,一条船,上面有五百个人,那么遇到暴风雨,船会颠颇,对不对?颠颇以后啊,每个人都呕吐,会晕,晕船哪,有没有经验──晕船、晕车啊。那这个时候呢,里面有一个医生,非常慈悲,只要有人晕船,他就救,而且免费,把他弄到不晕。弄到不晕──他怎么弄,我不知道,反正五百个人统统晕了,他也五百个人统统把他弄到不晕了。这个叫不叫大悲?这个只能叫“慈悲”,不叫“大悲”,叫一般所讲的“慈悲”。

那你的“慈悲”分的“大悲”、“小悲”是指“他是亲人,他不是亲人”,或者“缴一千块的先医,缴五百块的后医,不缴钱的等统统医好再医”,这个叫“小慈悲”嘛,对不对?“大慈悲”呢,就是“统统没收费,一律平等心,没有亲疏远近,这些统统救了”──这个是语言讲,事实上是不可能,因为一个医生要救五百个人哪,他一定有亲疏远近,对不对,他不可能说一下子五百个人统统把他弄好,不可能,他一定一个一个治嘛──所以这统称为“慈悲”。

那大悲是什么呢?大悲你看不到。这是第一个。因为慈悲这样的救济呀,凡是被救到的人,都会感谢他,你知道吗?但是大悲的人不是,你看不到。

我们古人有一句话,说:我劝你注意,你那个木材放在屋檐下很危险,这个一火烧起来,房子就烧光了,那个木材、柴火应该放在外面,另外放。可是人家不听,等到火灾的时候,大家拼命去救火啊,拼命救火啊,搞得焦头烂额,那个时候你很感谢他:”谢谢,谢谢。”对不对?帮你救火,你感谢。可是平常经常叫你注意防火的,你根本就不感谢,知道吗?平常叫你防火的才大慈悲,知道吗?火烧起来以后才去帮你救火的,那叫慈悲。这样懂不懂?

同样在船上的这件事情也是这个样子。医生在救人哪,那事情发生你一定要做嘛,这个只叫慈悲。假如在这个时候,你非说“缴一万块我先救,五千块后来”,这叫“发灾难财”,一点都不慈悲,对不对?灾难财嘛,是不是这样?你留意到哦。真正慈悲的是什么,你看不到。他在做什么──他让船稳下来;船只要把它弄稳了以后,不摇晃了,你就不会呕吐了嘛,是不是?可是那个把船稳定下来、使你都不会晕眩的这个人是谁呀,你根本看不到,对不对?有没有留意到?这个才是菩萨行。

“谁救你呀?”

“我不知道啊。人家有救我吗?我不知道啊”

“为什么?”

“因为船很稳哪。”

“那有没有风浪很大?”

“有呀,风浪很大,那我们船很好啊”。

这才是真的大悲菩萨。谁认识他?没人认识。

那慈悲的菩萨,人人都认识。我们喜欢的是这种慈悲的菩萨,为什么呢,好撒娇啊,好耍赖呀:“我又来了,我又病了。你非救我不可,因为你慈悲嘛。”大慈悲的就不一样,大悲就不一样:“你怎么又来了?告诉你,再来我不治你了。你为什么不听话?叫你什么不要吃、什么不要吃,你又偏偏吃,又来了。你第三次来,我就不理你了。”有没有?这个才大悲呀。不是每次来都治你啊,我要教你不要再生病嘛。有没有这个医生哪,这才叫大悲医生。等到期盼“好了好了,你生病再来”,因为来有钱赚嘛,对不对?你不来就没钱了,那我就希望你再来、以后再来、以后再来。那不是。真正的大悲心的菩萨,你既然来了,我就这次治你,然后告诉你注意什么,你下次不要再掉进去。这个才叫大悲呀,有没有?大悲是这样的情况。

所以很多人学佛说:“师父,人家都有境界见到佛,见到菩萨,我怎么见不到?”因为你见到的是大悲真正的佛菩萨。那个假的菩萨、假的佛就让你天天来啊。就跟那医生一样,药老是给你吃一半,然后也不叫你养生保养,那你就天天会生病哪;天天生病,你就天天看得到。你那个最好不要迷信。假如你常常看到佛菩萨,那你就要小心了,那不是真菩萨。知道吗?

《华严经》里头用“大”的这个字,它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跟你一般想的、不加“大”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不是说“把这慈悲加大,就叫大慈悲”,不是啊。所以“大慈、大悲、大喜、大舍”,那意义跟你“慈悲喜舍”的直接定义的意义是不一样的。这样可以弄清楚吗?

今天大家很辛苦,第一个礼物送了,有没有接到?前面的部分当然也很精彩了,不过这个更精彩就是了。

那么以“大悲为身”,这个“身”就是本体的意思,讲”身”都讲本体

“大悲为门”,“门”就是下手处,法门的“门”就是下手处了。你修那个法门哪?你不要轻易的答啊,因为你修哪个法门就看你的下手处,你修那个法的下手处;法门,“门”,就是下手处啊。你要出门,有没有?出门,“门”,就是你离开家出去的第一步嘛。所以“门”就是下手处嘛,你修行的第一步嘛,是不是?

“大悲为首”,“首”是方向,对不对?“首”是第一个嘛,就是前进的地方。

所以它先把这三个给弄好“本体是什么?下手处是什么?方向是什么?”都给你弄的很清楚了。

我们在学佛也是一样啊。本体就是目标啊,你学佛目标有没有?那现在呢,现在你哪里,你才有下手处嘛。那方向,就是方法、法门那条路嘛;所以“现在在哪里”、“将来要到哪里”、“用什么方法到将来的地方”,连接现在跟未来这两点的那个关系,就是法门嘛,有没有?这是修行的三个要件哪,你看看。

那么基本上都是以大悲为前提,具备这三个条件。

然后呢:“以大悲法而为方便”。刚才讲权实二法的“权”──方便哪,方便就是世间法了,方便就是世间法。现在我们有很多行者、修行人,不管在家出家,常有一种,叫死在文字下、死在根本教义下、一成不变,问题就在这里──没有方便,没有方便。他为什么“以大悲法而为方便”呢?大悲是饶益众生的哦,为了要饶益众生,他可以有变化,知道吗?为了饶益众生,可以有变化。可是当众生得利以后,他马上就回过来,这叫归零嘛。变化用了以后呢,马上归零,回到原来的地方。

所以,你们要接触这些大德善知识的时候,你要知道,大德善知识以方便法引导你呀,那你开启你的法身慧命嘛,你一得力以后,马上要回到本原来。

但是我们现在都不是啊,“师父开方便门,那我就变随便。”那就不对了。师父开方便门接引你,你进入佛门以后,那就要正经啊,不是随便啊,各位要留意这一点。不要说“师父不要紧”、“我师父怎样”、“我师父没关系”。师父没关系,真理有关系,因果有关系,你要留意到。师父只是运用方便,让你起信,甚至于在生活中,也可以跟你开方便,让你方便;可是你那个因缘,可能十年、可能二十年以后你要回过来,可能三年、五年以后你要回过来。假如那个方便一开,你永远回不过来,那就变随便了,有没有?留意到了?所以这个叫“大悲法而为方便”。

这一点哪,所有的宗教领域里,就是华严把持得最好,把持得最好。怎么把持得最好呢?我们大概很难去留意到。当然今天我是专攻华严的,我这样讲,也难免有一种自己戴高帽子的嫌疑,但是不讲实在不行啊,因为没有人知道华严就是那么殊胜的。

为什么华严会“以大悲法而为方便”呢?这是来自于佛教的历史传承。你要从这边来了解,你就知道了。你说这个法如何、如何,那你拿天台的,拿法性的,拿唯识的,或者拿其它的宗派来,那他各人都可以据理力争,来表达他的殊胜,那是各种不同的这种向度,角度立场不同嘛,那种表达法。那我现在啊,以简单的这种佛教史的发展,来跟各位做个说明,你就比较容易了解。

第一个,佛法是以佛陀在菩提树下开悟成道,这个时候所开悟的为主。那现在所有的佛教门派里,都以为他在菩提树下成道的境界就是《华严经》,对不对?但是《华严经》不是人间的记载,你要记得啊,它大龙菩萨所记的。第一部所记载的经典是什么呢?你知道吗?你当然不知道,就是在鹿野苑,对五比丘三转十二形像法轮,讲苦集灭道四圣谛的这一部,你知道吗?这个问题,是从这里。

那,世尊在菩提树下成道的那个境界,是《华严经》的境界;他第一次转法轮,是苦集灭道。从苦集灭道跟《华严经》之间如何串连起来,它在历史上花了将近一千年的时间。你要记得这个原则。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因为当时在印度的佛教文化系统里,这里产生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佛陀成道是在印度文化的背景里成道的,你要留意到这一点。因为印度文化对于修行人它有一般的规范、佛陀是在这个规范之中成道的,那么当时所有的弟子们跟所有的修行人,他本身修的是印度教的、婆罗门教的修法,你要注意到啊。但是佛陀当时在婆罗门教的系统里修法,他认为不究竟,是不是这样?所以他才自己走出他的一条路,他走出他这条路以后,他在菩提树下最后证道,他成就了,那这个成就很显然是跟印度传统的宗教不一样的,对不对?

那么你记不记得──我假设你当时也在场,不过你大概跟现在一样听不懂;我都假设你听懂──当时佛陀弘法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讲跟印度教、当时印度婆罗门教、印度文化系统里所有不同的那一点,他只讲这一点而已。你留意一下,不信的话你去研究。原始佛教,原始佛教阿含藏里,怎么讲,就是讲这一个佛陀开悟的那个东西,跟婆罗门教所不同的地方。

所以佛陀非常自信,用现在的话来讲,他实在很孤傲,很孤傲,因为所有印度的各个宗派统统不对。六师、九十六种外道,有没有?统统叫外道,只有他是正宗。

我告诉你,在今天学术界,你大概就活不下去了,没饭吃了。哪有这种人?当然他不是人,他是佛,对不对?这表明了一个状况:他是很特别的,而他在讲的,是凸显他“佛”这个“觉悟”的这个东西、所觉的这个东西的特殊性。

好了,佛陀第一次教导众生是这样。教导众生这一代,他自己教的,当然没问题了。佛逝以后,就是佛入灭以后,佛教这一圈当然没有问题,他的弟子直接再传也没有问题。

那这里面产生一种现象:原来修了几十年,像迦叶,摩诃迦叶,大迦叶,年纪那么大──你看看,他年纪比佛陀还大,佛陀入灭他还没死啊,讲死不好听,他还没入灭,反正意思一样,你知道就好──他就是在印度传统文化里头,他根深蒂固,根深蒂固,那么他在推动的行法还是以他传统修法为主。

可是新一代的人就不一样了,所以佛陀的法很快传开,很快传开,那就很快有成就。所以佛陀入灭以后,佛教很兴盛,因为透过他的指导,很快可以成就,很快可以成就。

这一句话讲起来很简单,那你就不知道那么二十几岁开悟,以后要干什么啊?你大概都没想过这个问题。而且在佛陀以后的那几百年间,年轻时代二三十岁、三十几岁开悟的非常的多,非常的多啊,所以他们部派一直分裂,部派一直分裂,说明了当时这些成就的阿罗汉是非常的多啊,而且这些阿罗汉各有各的见解,各有各的见解。

这问题来了。印度文化里头的修行啊,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会不会把佛教里面的特色给吸收回去呀?会不会?当然印度是它的文化根源嘛,那佛教是印度……我们在看的是不同,印度人在看佛教,它是“我文化当中的一朵奇葩而已”嘛,他当然会把它吸收过来嘛。吸收过来以后,佛教就没有特色了。本来它是以这个特色而兴盛的,现在这个特色被印度教吸收回去的话,那它就没有特色了;没特色,佛教是不是要灭亡?这个就是问题来了。

请问,我们在座有很多学者,有没有人研究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啊,佛教就要进入第二个阶段。佛教必须要怎么样──拥有自己的僧团,而且呢,它必须在印度这一个文化系统里头,拥有自己的信众跟僧团。

佛教就要开始质变,开始质变。它必须组织僧团,必须拥有自己的地盘;要不然,它那个佛陀的那个特色已经被……有没有?被印度文化吸收了,这个印度的佛教在印度,它的宿命就是一定要灭亡嘛,一定的,它一定要灭亡。所以它一定要自己形成它的特色,那就必须组织僧团。

这里面开始产生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原来佛陀都没讲的,这个时候为了佛教传续下去,所有的成就者、那些阿罗汉,他必须把它巩固起来,让佛教得以传延下去。这个时候叫做“大乘”,就出来了。

大乘不是相对小乘讲的。这个时候佛陀从来没有讲的、原始阿含藏里头从来没有的,那么在大乘里头一定要讲,叫做“Mahayana”(摩诃衍那)这个字。“摩诃衍那”这个字,我们把人家翻译成“大乘”,其实不是很正确。当时在翻译的时候有它的用意,它真正“摩诃衍那”用现在的话来讲,叫做“真理”。它首先提出“真理”这个东西来。

为什么要提真理呢──相对于“Krishna”(克里希那)。各位这里认不认识克里希那?克里希那就是印度教的最终极的那个神,叫人格守神、至尊人格守神,就是它“最终最终的那个真理”。那佛教呢,不用“克里希那”,叫做“摩诃衍那”来相对。所以“摩诃衍那”这个字啊,其实不是大乘里头所专用。

在佛陀那个时代,比佛陀早一点,早一点,我不太清楚,因为印度历史不太准确,大概是早一千年到五百年之间的样子,那个时候,有个人,叫做“Mahavira”(玛哈维亚)。“玛哈”就用“摩诃”这个字。他就用“玛哈维亚”。玛哈维亚就是印度现在耆那教的教主,耆那教的教主。佛陀不用“摩诃衍那”,而是到后来,我们用“摩诃衍那”,相对于“玛哈维亚”。你去留意看看。这个都没有人去研究。要研究大乘佛法,你一定要从这个地方开始。

所以它从教义上已经不是证得真理的问题,而是首先它要标榜真理的存在;因为它标榜真理的存在,所以缘起法变成佛教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这里。因为强调真理,所以必然是缘起,所以它没有创造者,它不主张讲创造、创造者,有没有?你要留意到。它一个真理结构是这样下来的。

这是第一次质变。

到大乘这样兴起的时候,一直到那烂陀寺这个时代,玄奘大师到印度取经学习的时候,那烂陀寺它已经把佛教发展到大乘五科,大乘五科。他主要修行有五个科目:第一个是因明;第二个是……因明下来是什么……戒律,我忘了喔,我的记忆不太好──阿毗达摩,第二个阿毗达摩(对法);第三个戒律;第四个中观;第五个瑜珈,瑜珈行啊,相应行法,因为印度很重视相应行法。我们中国只要讲修行的人大概都会讲相应行法;那我们大乘呢,要告诉你,相应行法一定具备中观的基础才修,要不然你修很容易走火入魔,很容易偏差。那我们通常不强调这个部分,强调你生命的改造这个部分。这是大乘五科。

到大乘五科,因为中观的关系,把三法印就转变成一法印,一法印就是空性。

所以,当这些思想全部传到中国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为什么不一样?因为中国没有印度文化,只有中国文化,因此这个印度佛教跟中国文化开始在激荡,换句话说,中国文化为父亲,娶回来印度佛教做母亲,生了一个中国佛教这个儿子。所以中国佛教本身来讲,是第三种文化,是中国文化跟印度佛教文化相结合而产生的中国佛教文化。

你要知道,这是很特殊的一种现象。因为这种文化融合啊,是人类唯一一次和平交融、和平交流,没有暴力、没有流血而产生的一个非常殊胜的伟大文化。这个都非常值得去好好做研究,非常好好值得大家去研究的一个主要课题。尤其在这个时代,我们在构建和谐社会的时候,在促进世界和平交流的时候,那么中国佛教的诞生啊,这个课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研究科目。我相信,这个写博士论文都是很精彩的,它数据非常的多,非常的多。我们不一定走西方人的立场看,你可以完全纯中国佛教立场来看。

好了,这个时候到中国以后啊,中国就已经把这个地方做一个总结,总结这个思想变化的人叫杜顺,就是华严宗的第一代祖师。他写了一部很简单的论文,那篇论文在今天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可以超过的,即使相对论都没有这种本事。他这篇文章叫做《法界三观》。

三观的第一观,叫做“真空绝相观”,就是把三法印统合成空性的这个部分,它叫做真空绝相观。绝相就是讲空性,就是把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寂静涅盘”合成空性,合成空性,这个修行的第一个它就产生了。

然后它把这个空性转化为理事无碍法界──“理事无碍观”,理事无碍观就把空性变成人性,这是非常特殊的一种状况。

理事无碍观以后又发展成事事无碍观,叫做“周遍含容观”。“周遍含容观”就又再进一步把人性转化成人情味。所以中国人很具有人情味,你不觉得吗?为什么讲人情味呀──事事无碍。这“周遍含容观”讲的就是圆融,人与人之间相处就是要圆融、要和谐,不要论“对不对”。

各位你去注意看,在家里一直吵“对不对”啊,到最后“好吧,你对了。对了,请盖章,我们离婚好了”;“你对嘛”,“都你对嘛”,到最后就要破裂。不要讲“对不对”,在家庭生活没有“对不对”。

父母跟子女更不要讲“对不对”。你要教啊──教和谐、圆融:孩子啊,在家里要懂得怎么样和谐圆融,在社会要怎么和谐圆融。不要光讲“对不对”;光讲“对不对”──“好啊,那爸爸你对,晚上我不回家”,那我看你谁对!

你一定要注意到,这个人性的问题呀,讲到这个地方,已经超越了。你“对不对”只是你眼前的问题,放在历史的洪流来讲,那“对不对”一百年后就不一样了,观念就不同了。

所以我们在这里不谈这个部分。当然,这个部分我没有办法很简短的时间跟各位解释这个部分,那在另外一个地方再讲。

这个地方讲了一个问题:大乘兴起的时候,就已经由三法印转为一法印;一直到华严宗成立的时候,一法印的空性又转为人性;这个地方产生一个法身的问题──“法身到底是有人格性还是没有人格性”的问题。那我告诉各位,这里面已经进入第三个阶段了。第三个阶段,中国文化就停止发展了,一直到现在。那么“法身到底有人格性没有人格性”的问题,要等我们来开发。这是第四个阶段的佛教思想发展期。

你从这个地方就可以看到:华严宗的思想是真正承续着佛教思想发展的一个主流,知道吗?这个主流在华严里头完全接受、完全承接起来。那我们也寄望各位,你在学华严的同时,能够要有这种使命感。我们不是──“我来听一听哪,求保佑啊,回家明年(回家了,不是明年──明天哪)看股票能不能涨停板”──跟那里没关系。我们进行你生命的改造,希望能够很快的达到无忧、没有烦恼的目标,那这个生命改造工程怎么做,这个才是关键。

那么现在随着时代的转变,我们开始要带领的是第四期佛教思想的发展。我们把这一期定为“新古典华严思想”。

好吧,我们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讲。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36
下一篇文章:四十华严北京广化寺----38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