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普贤行愿品 >> 浏览文章

普贤行愿品 昆明开示 第八集 2011年七月 - 海云继梦法师文集

2012-07-02 23:48:04不详 【字体:

普贤行愿品2011年七月

昆明开示 第八集

海云继梦和上

好,大家请坐。

我们刚才跟各位提了有两种状况,自己常常会弄颠倒,也就是我们在修行的时候,不管知见上的颠倒,或者实际行为上的颠倒,都有可能发生。这个就需要我们一再地去摸索,去检验。你一定要一再地去实践,再求证。你不要一直以为“我这样做就对了,师父叫我一天念几千声,我就念几千声。”没有错,那是标准。那你念对了念一声比那念不对念一万声有效。对不对?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念错念一万声了,那我为什么不念对念一声呢?”你更不要以为:“我就是念对的,所以我念一声就好。”那你要念不对连念一万声的福报都没有啊。所以我们是一再地摸索,去前进。那一定会有弄错的,我们不认为弄错,只要你发觉你就改进,发觉你就改进,就好了。

我常跟各位讲第一次朝山。朝山,我们有没有?朝山就是到名胜的地方,譬如我们去云南鸡足山朝山。朝山是从山下向山上一直拜,每三步一拜,拜到最后都是一步一拜,念个佛号就拜一拜,念个佛号拜一拜,然后拜得很慢,就一个佛号走一步、一个佛号走一步,一直拜到山上去。台湾的山不像我们这边的山那么大,其实大概就拜两个钟头,两个钟头的路。那有的人就很诚恳,拜得很慢,拜了四个多钟头才到。

有一次,那应该算第一次了,第一次去就很多前辈告诉我们要怎么恭敬、怎么恭敬,“你的头下去一定要“喀”一声,要用力一点,哦,才虔诚嘛。”那我们刚学都很听话,我也很虔诚,就拜下去,听到“啾”一声,然后就起来。奇怪,怎么有个东西在这里?那飞蛾(不要听成那个鹅,不是吃得那个鹅,飞蛾,飞蛾扑火的那个蛾)就粘在这里。那蛾很大,你一压下去,它的肚子就被你压破了,肚子里面的那种什么东西就粘在这里,就起来了。那我一看,不是看,没看到,我就回头看,那个人就“啊”一声,其实他那个“啊”一声的前面还有“啊”一声。他“啊”一声不管,我说:“我那么可怕吗?”“那是什么东西?”这里一坨,哇噻!我也“啊”一声,吓死了!

拜佛没拜到,拜出业障来了。结果这个人“啊”一声,他吓一跳,就往后退,一退掉到山路的山沟里面去。我“啊”一声是最后一声,我就把东西一丢。那刚才“啊”第一声的那一个还在下面,这么一丢,他“啊”第二声,因为丢到他头上去了,所以他头抬起来。我说:“你怎么了?”因为他那个头一顶下去的时候,下面一个,你知道那个山路碎碎的石头很多,他用力一蹬,那石头蹬在这里了,他抬起来流血了。

我这个是来朝圣礼佛,还是来杀生呢?本来人家活得好好的,就在地上休息,你“啾”一声就把人家打死了,而且不是用手打,是用头打。你会说“我很虔诚、很恭敬”,结果死了一个众生。那个还更绝!他这么一下子把石头钉上来了。好了,我们只拜一拜,就停在那里了。因为领队在前面,我们是第一排的三个嘛,全部都愣住了,要不要继续?当然要继续啊。要继续,头要不要到底啊?就继续吧。就开始自己摸索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头顶地了。一方面怕小石头粘起来,一方面又怕又压到什么东西,又吓死人了。

这个就是摸索。他教是这样教,可是你自己要去适应你的环境啊。那你第一次下去你就发觉不对,你还硬是第二次、第三次还这样吗?有,有人就这样子,从头到尾,因为他有福报嘛,他没有业相嘛,所以他就可以这样了。结果到上面以后还是一个包啊,那两三个钟头拜下来还是几千拜啊,这个地方就一个包出来了,这些都不要紧。这只告诉我们说,你必须要摸索,但你不要太执着,因为你这样拜、这样修、这样行,对吗?是什么才叫对?你自己要去调整。

我们拜上去很累了,就坐在那里休息一下。那庙里会准备很多,什么姜母茶啦这些东西给我们,我们就在那边休息。然后我们后面有一队就上来了,因为朝山念的佛号,每一队念的不一样,有的是“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有的是“南无地藏菩萨摩诃萨”,有的是“南无地藏王菩萨摩诃萨”。我们上来以后,那一队念的是用台语念的“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我们有一个浙江省籍的同修就听听听,“哎,地藏菩萨还有台湾跟大陆的差别吗?”因为“大愿”的发音就有点像“台湾”,他“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就变成,他是一个外省人,听到台湾的那个“大愿”的发音听成“台湾地藏王菩萨”。所以像这一类的事情我们都会发生。我说:“没有啊。”他一讲我一听,哎,对啊,他怎么南无台湾地藏王菩萨?后来想想,他念台语我就跟着台语念,哎,不对了,那是台语发音。

有些情况就会迷惑你,尤其灵性的东西它是很抽象的,那个觉知跟感受每个人是都不一样的,所以你一定要去觉知、去感受那个部分,慢慢摸索,再改进。所以没有一成不变的,你不要人家讲你就这样一个死的那种,那不对。交通规则是这样,靠右就靠右,靠左就靠左,向前就向前。可是灵性的东西是不一样,它是你必须要慢慢去感受你才踏得上去。你没有感受,没有那个觉知,你是踏不上去的。所以你光是仪式上来做的话,效果非常小。

各位要留意到,而民间信仰的部分,他是没办法,他只是最低层次,劝你为善。要做生命改造工程,民间信仰是做不到的,至少他可以劝善止恶,他是达到这样的目的,这是民间信仰的目标。那你不能拿民间信仰来跟高层次的佛教相比较。所以我们有儒释道“三家之言”的佛教是讲追求真理的。那民间信仰是“三教九流”,“三教九流”是贩夫走卒的嘛。那你不能相比的,你不能拿贩夫走卒的东西来否认三家之言,三家之言都是挺高的,都高层次的。所以我们要留意到,你现在所修学的佛法是“三家之言”的佛法,还是“三教九流”的佛法,这一定要弄清楚。所以你在摸索的时候,希望各位你能够改变你自己,这叫生命改造工程,从这个地方摸索来的。

好,那我们下面就开始。前面这个地方他是讲总说,一个“所”一个“能”,就交代得很清楚了。“能”就是“种种承事、种种供养”。而这里头又分有一个主客,就是一个前提性的,就是“如敬父母、如奉师长及阿罗汉,乃至如来,等无有异”。对众生跟如来是要平等平等。你这个如来、阿罗汉、师长、父母的标准没有的话,只偏爱众生,那根本就颠倒了。所以在古代来讲,对如来、对罗汉、对师长、对父母的恭敬尊重、承事供养这基本上是做到了。你把这个转过来看一下,这个你做到以后,你才扩大,对一切众生。那你这个基本没有做好,就跑到末端去,你就不对了。那就变成插花。

插花知道吗?根没有嘛,你就是插在这里很好看,一个礼拜就垃圾桶报到了,对不对?你有根,你不怕花谢,因缘到花会再开。那你没根嘛,插在这里很好看啊,可它是假的,一个礼拜以后就没用了,它就变垃圾了。所以你学佛不要做表面功夫,像插花这种功夫都不要,要的是真诚的,你要有根。你对如来、对罗汉、对师长、对父母的承事供养做到。当然这个做到是随着你的能力做到。逢年过节那当然是加倍温馨,可是你不要去比较别人。人家带爸爸妈妈去哪里,国外旅行啊,那你去啊,我们没钱啊,没钱的话我们隔壁村庄旅行,对不对?不出去也无所谓嘛。但是,你这个随着你的能力,这个叫随分随力。你不要看人家买车你也要买车,不必,随着你的能力尽到你孝顺父母,这样就好了。师长或者是这些有成就的,你能够见得到的这些社会贤达,要表达恭敬。有些时候不会,我们一个鞠躬都可以,并不是说一定要怎么样供养。

我们台湾那个神庙很多,台湾神庙多到你都不敢想象。有一棵树很大,人家要把它砍走,村民就把它围起来,不准人家砍,就用一个红布条绑着,然后开始上香:“这是我们村里的守护神!你都市计划来不要把它砍走,砍走就跟你没完没了。”那官员来:“那他是什么神?”“大树公!”就拜了。有个村子是一个石头凸出来,他觉得很好玩,因为有感情嘛。要把它炸掉,他也是用红布条绑着,然后开始上香,这叫“石头公”,这样就可以拜了哦。

很多老先生走到那里啊,他不拜,但是对这个石头今天会被人家会恭敬,他什么因缘不知道,我要恭敬你,他就一鞠躬,然后再走。走到那个地方他就一定一鞠躬,然后再走。这个叫什么?绅士风度啊。因为他有人恭敬他,那我也恭敬你啊,你为什么被恭敬,我当然不懂,不过人家对你恭敬是对的。上香只是表示一种恭敬,不是说我拜一拜我就变石头公了,不是这样子。我们中国人是一切恭敬,对于一切存在我们都很恭敬,这就是“礼敬诸佛”嘛。不是说拜石头公、拜大树公就叫“礼敬诸佛”,不是,就是我们对这些存在懂得恭敬。

同样的,你对于父母的存在有没有恭敬啊?这些有生命,在我们周遭生活的人,你都不懂得恭敬,那你去恭敬外面什么东西呢?对不对?那是多余的,那是颠倒的。我们不否认要保护动物,要爱护动物,但是你更要孝顺父母,尊敬师长。我们没有尊师重道协会啊,是不是应该要发起?没有孝顺父母协会,现在老人问题很多啊,那我们有没有呢,对不对?我们对狗啊猫啊很照顾,请问这些前辈呢,社会的贤达呢,我们要不要多照顾?这个基本上你都做不到啊,你那个什么猪啊狗啊什么协会啊没有用啊,那都是假的啦。那他就开始用这一种东西,叫做人权,开始来干扰人家,这是不对的。我们一定以人性为基础。

不是弄几个养老院,那就叫做有人性,叫孝顺父母。你注意看,把父母送到养老院通常都不孝顺的,他还在抱怨,我一年还要给你几十万,或者多少钱,每个月要付啊。那你大概送进去就不会去看他了,因为老年人最需要的是跟子女的对话,你把他关在那里面,事实上就等于关在那里面,对他来讲是很悲哀的事。好吧,这不是我们所探讨的,只是提供给各位说,一个“能”一个“所”。“能”还分两个层次,先把这个东西弄清楚。

下面就开始他很具体地讲要怎么做。所以讲具体怎么做其实都是枝末,你必须前面的根扎稳,再讲后面的。这是《华严经》的另外一套思维模式。这个思维模式都从根本来,就是总的这个根本先跟你讲完了,然后再讲枝末的细节如何做的问题。

前面的一套模式是先“所”后“能”,那么现在这一套模式是先根本后枝末,有没有?《华严经》的这种模式他是很清楚的。那我们通常都念过去就好,那你智慧是不会增长的。念过去就好有什么智慧?而他的经文结构里其实有很多东西,这个就是我们经教、义学的同修,他要研究的地方。

所以为什么要告诉你说,每天两个钟头看一卷经文。看完以后,你自己把重要句子记下来,你的心得记下来。不是诵,木鱼一直敲,这样诵都无效。因为这两个脑筋的用法是不同的。这样的话,你就慢慢地你会深入,你会了解到他的经文结构,他的语言模式,他的思维模式。你慢慢地,一天一卷这样子,一天一卷,每卷经文两个钟头,慢慢地。就好像我们吃饭一样,慢慢吃、慢慢吃,你不要一直赶,十五分钟就吃饱一餐饭,那会胃下垂。不要那么赶,慢慢吃。诵经也是一样,慢慢诵,慢慢回味,那你自然几年以后你就有心得了。《华严经》对你的影响,对你生命的那种作用就会产生了,要不然不可能。

我们看到很多老菩萨诵经诵很久啊,每天早课晚课一直在诵啊,背都背起来了,为什么他还一直不能改变?因为他根本不懂得经文法义嘛。那你自己这样慢慢读,因为我们都读过书,这样读啊看啊,你自己就会产生对你灵性的一种指导,你就会开始转变。这个是一个要领。

现在我们看看后半段这个部分。第一个他说“于诸病苦,为作良医。”这个就麻烦了,我不是医生,怎么做良医呢?我告诉各位,这个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理论上我这样跟各位讲,人所有的病都来自于你的思维模式,都来自于你对事情的思考方式。你要是会这一点,马上你就可以把病苦布施了。因为你思考的方法,短期间你没有什么,长期下来,因为你在思考一件事情,你的神经会紧张,神经紧张它的末梢一定会去动到哪个器官——五脏六腑,一定会造成它的伤害,所以久了以后你就得病了。而你病的时候,西方医学是不会查你的原因的,他只看你的现象,病了就好像这里破了,然后就糊上去就好了,补起来就好了嘛。你没有办法,因为你的思维模式继续在运作。

所以你只要能够学习放下,放下就是把你的思维模式放下,那就是所谓不用大脑,你的病就好了。我们的禅七为什么那么神奇啊?因为别人没这样指导。我们的禅七就是叫你不要用大脑,所有的慢性病马上就好,七天就好了。牙周病就好了,不药而愈;胃下垂也好了,所有的药都可以不要吃了。为什么?就是教你不要用大脑而已嘛,生命的本能它自己会启动,会去矫正,就这么简单嘛。

所以呢,你要“于诸病苦,为作良医”,并不难。但是这跟西医的治疗不一样,我们不是密医,我们的目的也不在治病。但是他心灵上的苦闷、灵性上的病苦,你绝对可以帮他矫正过来。我们主要是在谈这个部分,灵性上的缺憾你可以帮他扭转过来。当一个人在人生里,他生活得很精彩,他一定是灵性很充沛;当一个人在生活里他活得忧愁,那就表示他的灵性有枯竭。那这个地方要如何去转化他,就是“于诸病苦,为作良医”。

我们讲的是灵性的部分,生理上的部分我们不谈,因为生理上的部分对我们来讲是小Case,现在国家、全世界,不管哪个国家,为了你身体上的疾病所投注的这些国家预算,我跟各位讲都是浪费,但是他不投入不行。因为美国带头啊,都在搞这个根本就不对的制度啊。他也知道不对啊,可他没办法。因为他要从你的医疗支出上面来看你这个国家是不是进步,他是从这里来的,他不是真的在帮你治病啊。所以每一个国家的这种社会医疗制度所谓越健全、越普及,它的财政大概就越容易破产,大概都在这里破产的。希腊是这样破产的,那个西班牙、葡萄牙,你看,没有用。台湾也差一点破产,又要改、又要改,为什么?你跟人家争这个,争什么意思嘛,这叫做资源浪费,没有必要这样。

其实治病是很简单的事,不要用大脑,尤其很多慢性病,一个礼拜你就自己好了。什么红斑性狼疮啊,可怕吧?可以好的,只要你不用大脑,它自己就好。当然现在你回去你也不会不用大脑,你想半天还在用大脑啊,对不对?怎么样不用大脑?所以我们禅观,为什么禅堂那么殊胜,关键就在这里啊,它就让一堆人可以不要用大脑,就是这个地方。

所以他这里讲的是从修学上来讲的,所以这绝对没问题。灵性上的枯竭让他充沛起来,当灵性很丰满的时候,他即使病苦都无所谓啊。病就病了,有什么不好?我也病了,我病二十几年了。他们说“你还这样跑?”我说“我跑就没病啊。”病不可怕,是怕病的那个“怕”,那个才可怕,一病下来就想要休息。

我们有一个比丘尼师父,跌倒了,脚断了,然后就躺在那个生活区里面依附在……我说:“给我滚出去,不准在里面!”“师父,你怎么那么残忍?”我说:“你给我出去,到外面去诵经!”一个礼拜以后就会走路了。你躲在里面要人家同情,要人家照顾啊,你是废物嘛,你要出去啊,能做的你去做啊,你脚不能动脚不要动,就坐在那里诵经嘛。怎么样?你要得到佛菩萨加持,你生命力要起来嘛,灵性要起来嘛。

第一天当然很不高兴,看我是这样(模拟表情)。第二天有人赞美她:“师父啊,你受伤还那么精进啊!”“嗯”,她就转过来了,一个礼拜以后就不一样了,因为她得到人家赞美嘛。你躲在里面,人家就“师父有没有好一点?哎哟,你好可怜哦!”那不是要叫她赶快往生吗?她能够出来,能诵经你就诵经啊。这么一诵的话,人家就赞美她,赞美她就活得有价值有意义嘛,灵性就起来了嘛。我怎么不知道,我也可以鼓励她说“你多休息啊,怎么样,小心啊。”那是残害她。

你要救她就要教她获得真正的利益嘛,但是这一句话很难开口。人家受伤,人家要休息,人家要疗养,你就叫她出去那边诵经做功课,谁敢啊?所以你就自己去死嘛,那不是去死好了,就等死了。你把她赶出去,你看,气就气嘛。你敢不敢说去被人家气啊,你是很希望人家赞美你,而不是要人家气你啊。那天,她这样,她也是一样,她要人家赞美啊。诵经一两天以后开始,“师父,你不是受伤吗?怎么还这么辛苦?你应该要休息啊。”我就坐在那边,我看你敢不敢去休息。她看一下:“那家伙坐在那里,老家伙不走,我怎么敢去休息?”所以你要懂得灵性这个东西,不是你的大脑所能思考的。好吧,“于诸病苦,为作良医”。

“于失道者,示其正路。”这个道也不是一般的道路,就是你人生茫然的时候,给你做指标,人生要怎么走,是指这个部分。所以都是人生灵性上的问题。你总不能老站在十字路口,人家在等红绿灯,说:“你是不是迷路啊?你告诉我,我教你怎么走。”不是这个意思嘛,那人家说:“你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啊?”不是,是灵性上的问题。当你人生茫然的时候,那你要告诉他,指示正路——人生的正途。

“于暗夜中,为作光明。”黑暗,你不知道怎么走,你要点灯。这都是人生的问题啊。你不要自己晚上就把人家电灯统统打掉,自己点个火炬,我给你点灯啊,为做光明。不是那个意思,是在你的生活中一定会遇到,同修们、朋友们,他人生开始在迷茫,或走入错误的方向的时候,那你要告诉他正路,告诉他光明面。

尤其人一受伤以后、被欺负以后:“都是一样,这世界都是坏人!凡是商人,无商不奸;凡是官员,无官不贪!”你不要那么黑暗嘛。你找几个好官员做朋友总可以嘛,那不好的官员你不要跟他做朋友嘛。好官员很多,不是没有啊,因为你人生是黑暗面,所以你就不会碰到好人。商人固然黑的很多,奸商很多,黑心食品到处都是,台湾我们都被害了三十年了,但是你要心存正路跟光明的话,那些东西不会伤害到你。我们都吃过,有没有被伤害?有啊,怎么没有?只是伤害不太严重,这个色身还堪用,还不至于说吃了那个、喝了那个统统要去住院啊,还不会了。但是就有人会吃了就住院了。

不是有一个爸爸看那炸鸡腿很好,想买回家给女儿吃,那女儿五岁,一吃了鸡腿就死了。他就那个炸鸡腿的粉里头加了一个东西,大概没有搅拌开啊,就那一坨吃下去,她当场就死了。“这个黑心食品!”他“大家都这样用啊,我卖那么久也没人死,怎么……”原来就那一坨没有拌开,就整个都吃下去了,量就过大嘛,就是这种状况。这种情况我们要留意到,你心清纯、光明、向上,像前面那三个大愿一样,是那一种积极性的人生啊,基本上人生的挫折不会是悲观的。挫折会有,但是你跌倒很快会爬起来。你不会一跌倒就起来“哼,都是你这块石头!”再踹它两下,然后脚又受伤了,本来是脚指头受伤,你踹两下,变成你的脚后跟又受伤了。

这个就是说不必太过于在意跟计较你的成败跟得失,那你才有可能拥有积极、正面、光明的人生,那你才可以给众生指正路、做光明。知道吗?这是我们现在每一个学佛人都应该有的条件。所以我跟各位讲,既然学佛了,你要记得:学佛人的人生没有悲观的权利!学佛人的人生没有消极的权利!你只有积极地协助众生获得光明,拥有积极的人生,这是你应该尽的义务。当你是这样的人生,我跟你讲你已经超越很多很多了。

人都会有挫折的,人,有些时候真的会有气短的那种情况,尤其是越有理想、越有正义感的人,那业障越重,对不对?“这个世界这么黑暗,我要起来拯救这个世界!”你去早点死好了!谁不想拯救世界,但问题是这是口号啊,我看那么多人,也总共不过只有一个毛主席而已,还有谁拯救这个世界?对不对,因为你在整个过程里,你所要遇到的障碍很多。你有没有福报啊?你没有福报啊。你有没有广结善缘?

结善缘你知道要怎么结吗?我举一个公案给各位看看。有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他出家,他跟师父说:“我要讲经弘法。”师父说:“好。”出了家以后他很认真地读了三年,就开始讲经弘法。讲堂那么大,第一天来了大概七成,第二天来了三成,第三天剩下要关灯跟锁门的。把他气死了,他就找师父说:“我怎么讲经都没人来听啊?”“你都没有结缘啊。”他说:“要怎么结缘呢?”他说“你先这样,你到坟墓那边去住,每天做施食的工作(佛门有一个法门叫施食),二十年后,你再来讲经。”每天做这样的功课,二十年,他的德行就积累起来了。然后二十年的历练,当然有人去找他了怎么样,这些都有了。二十年后再讲经,那就不一样了。为什么?都是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小鬼在听啊,不是小鬼,小朋友啊,年轻人听啊,为什么?那都是他度的,坟墓那些人都给他度走了,投胎来统统来听经。你知道怎么结缘吗?

你现在这不叫结缘,这叫贿赂选举,你知道吗?“我给你一块香皂,你记得投我的(票)啊。”这些老人家还真的是:“不行啊,我一定得投给他,我拿了他的香皂能够不投给他吗?这样良心不安啊。”你都不知道你拿了人家的,阎罗王就不放过你了。这里我不知道,有没有没选举吧,台湾选举,送什么香皂了,送什么味素了,还送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就是关键,所以你不会做,只会做表面功夫,那叫贿赂嘛,贿选嘛,那你要会做你就从基础做起,所以那个基层结缘很重要。

所以我常跟各位讲,你要想做生意,不是求财,你要修施食法,跟众生广结善缘,因为你广结善缘,人家就支持你嘛。你要当官啊,那你也不是要修财神法,你要修午供,供佛修大福报,那你的福报自然就会平步青云。你也不必去贿赂啦、送礼啦,统统不必,你自然就会走上去。你不要一直用你大脑的想法做,你说我这样修法能升官升,不能升官就算,那不就很宁静吗?要升是你要给我的,不是我要的,你就很自然地能够尽你的能力把公事办好。因为你既然没有什么送人家特别的礼,所以我就不必再贪污回馈嘛,所以尽本分事就这样子啊。

所以我们有我们很好的法可以修,而这些法是配合你正确的人生观来的。所以你的人生观没弄好还真不行,法给你修都歪了。因为你还没开始修,奇怪,今天做了一个梦,好像明天很不错,长官会找我去讲,会怎么样……你就会一直扣着那个东西,这就不对,这是人生观不健全、人格性不健全的情况。要是健全的人他从来不管这些,做我的,生活中怎么做都好。那人家会认为你是一个拥有绅士风度的长者,人家也很喜欢跟你请教问题。因为你会“于暗夜中,为作光明;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你的人生指标会很清楚。

第四个,“于贫穷者,令得伏藏。”这个贫穷还不是指我们现世有钱没钱的贫穷。我们有一句话说“穷得只剩下钱了”,有钱怎么会穷啊?他就什么都没了,他只有赚钱,赚很多钱,妻离子散。是有很多朋友没有错,但没有友情,每一个来的都想要跟你做生意赚钱嘛,希望你分一些给他赚嘛。那你钱多有什么用呢?你要的是什么?温情,真正的感情,不管是友情也好,天伦之情也好,你总要有这个啊。不是说都花钱买朋友的,那种情是假的,等你死了谁怀念你啊?人家只是说:“以前有个傻瓜很有钱,我们都到他那边去挖钱。”只有这样而已,将来历史上成为笑话。

所以你要知道,这种贫穷的人是很多。灵性很匮乏的,找不到朋友聊天,所以自己只好关在家里看电视,有没有?这就是贫穷者啊。不是他没钱,他钱多了,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用啊?吃的都最好的,用的都最好的,灵性很枯竭啊,这个叫贫穷者啊。要让他得到伏藏,伏藏是生命中灵性的宝藏,要帮他开发出来。我是希望各位你学佛就是要开发你自性宝藏,开发你的自性宝藏,这个就是伏藏。

我们各位还不至于那么贫穷,因为真贫穷的人还不会来听经。虽然你听得也不懂,不太懂,不是不懂,似懂非懂,但是你要想办法去开发你的这个宝藏出来——灵性的宝藏。要不然真的是人很痛苦啊。我们常常会觉得空虚、无奈。你说我苦吗,也没有啊,那你高兴吗,也不高兴呀。对不对?人家问“你好吗?”“还好啦。”为什么还好?因为色身还不错嘛,口袋也有钱嘛,卡片也很多嘛,这当然好啊,可是真的内心呢,是空虚的。“现在要去哪里?”“没了,散步散步啦。”人生茫然没有目标。你问问说:“有空静下来要做什么?”“看电视啊。”就变成这样了。

应该一个人——活得很精彩的人,他一定有他的兴趣,也就是说一静下来我就要做我要做的事,而那个事不见得是会赚钱的,我就喜欢嘛。写写毛笔字也可以啊,乱乱涂鸦也好啊,你总有一个有兴趣的东西嘛。你没有啊。你说“我也有兴趣啊,反正电视家里一个人有三部,统统把它打开就很热闹了,不会无聊嘛。”这个是真的贫穷者,很枯竭。

有的事业很忙,是忙得团团转的,从来也没有说静下来一下,到底我有什么兴趣、什么嗜好?没有,那个也是贫穷,是另外一种贫穷。他忙得团团转,那“我是谁?”一想我是谁?“你要做什么?我看看,我名片有十几张,你要哪一张?”这忙过头了,这个也是贫穷。所以我们常会告诉人家:“你忙过头了,你应该要静一静,事业不要做了。”他说:“啊!怎么可以?”我说:“都可以。不信你看,你死那一天统统停下来。”对不对?你现在赶快把一些让出去,你认为可靠的你就让,假如都不可靠,你这个人有问题。对不对?事业那么多,干部那么多,一个可靠的人都没有,那你不是有问题吗?有可靠的你就让给他嘛。“那他把我贪污了怎么办?”那你活该嘛。所以当一个人能干到那种程度,他是最悲哀的人,不止贫穷,你生命的宝藏都没有开发嘛,完全枯竭了,你完全绝缘了。你要把那生命的灵性的宝藏给开发出来,这是很重要的,非常重要的。

所以他下面结论说“菩萨如是平等饶益一切众生。”绝对是平等的,因为我是帮你开发灵性的宝藏。你说我把财产全部散开,你叫比尔·盖茨来散好了,也一定不公平。“他家有钱,我家没钱,你怎么给他跟给我的一样多?”你说“没钱的多给一点,有钱的少给一点。”我跟你讲,每个人都说“我家比他更穷”,对不对?这是人性的一种弱点嘛。所以我们不从事相上来看,不从财富上面看,是从灵性上来看。那既然从灵性上来,我们对一切众生是都平等的。

你去注意看看,我想,我们大概很少注意,小时候可能你有。看过那不是跳蚤,看蚂蚁那个小动物,你有没有仔细观察过?蟑螂是很讨厌的动物,对不对?那种长相全世界最丑的。但你有没有看过,蟑螂刚脱壳以后跑出来,是白色的,一天两天,它就很快颜色一直加深。有没有?蟑螂,你有没有仔细看过?你一想到蟑螂就抖起来了,你对众生都没仔细看过。有很多毛毛虫,走路那个虫是这样,它是这样过来拱起来,然后这边拉出去,这边再拉过来,又拱起来,慢慢走。

每一个动物都有它可爱的地方。即使是那一种臭虫,你也可以看一下嘛。可是你都没有时间静下来去看它表演一下,你是不是不公平?你只看到一个人,印在钞票上的那些人,对不对?叫白花花的银子,这种人是最没有灵性的。我真的跟各位讲,今天叫你赚一万元,假如你生活不愁的话,你宁可去看那个虫在那边动,不要赚那一万。可是我告诉你,你一定一万块先赚来再讲,管它虫,死掉算了。对不对?

这是一种灵性的成长跟开发。你会看虫,你就会看花,你就会看树……你有没有留意到,几月份什么东西开花了?有没有看清楚啊?黄花槐树叫黄槐,你知道现在开花,你有没有仔细看过?那花可以吃吗?你就“满街都是,怎么吃啊?”因为你从来没有付出你的关怀、你的爱,就这样子啊。那你对于周遭的这些环境,我们讲一切环境,包括会动的、不会动的,植物、草、树、石头,都一样。

为什么有人会收集石头?为什么有人会收集那些烂木头?因为它有灵性。你说“哪灵性?石头那么重啊!”我给你讲,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在城里看的那些石头是怎么来的?你可能不知道它们怎么运输的。有些石头是从海外运来的,它是怎么来的?在高山上面他是怎么运来的?他拿那个大的轮胎,到那边去等,等它山洪暴发冲下来以后,就把它绑在那个轮胎上面,等水一来的时候,它就跟着水就流下来了。流到港口以后,他们绑一绑,用船,船走的时候再把它运走,运到你要到的口岸,再从那个地方上来,然后才用卡车运进来。

因为你从来不关怀。“多少钱?”你说一万,我说三千,搞了半天,五千,买回来放在庭院里。人家来,“一万块,我杀到五千。”好厉害!你都不知道那灵性是什么?你知道吗?为什么摆个石头,很显然你是有灵性的素养,可是你被污染了。你现在再看到石头就“五千、一万”,你没有看到石头摆在那里的价值跟意义啊。你本来是有啊,不然你怎么会买呢?可是你现在买来你不能用了,有没有感觉我们生命这样太可惜了!你什么时候站在那边端详一下,像古人一样烧个香,当然现在不必烧香了,但是你摸摸石头,跟它讲:“哎,好吧,今天风吹雨打,很幸福吧?”石头就要风吹雨打,你把它关在屋子里头,石头都是灰尘啊。但是在外面它会显现出它的精神出来,所以你不要以为说石头没什么灵性。石头有没有灵性你不管,石头激发你的灵性,这个才是重点啊!

那各位想想看,回家自己激发自己的灵性。(鼓掌一下嘛,那么严肃干吗?)你回家会搞这一套就值得了。可能会失败,我跟你讲你不见得弄清楚,因为灵性是什么你也不知道,但是你去摸索一下,失败都不要紧,可能十年后你会发现:啊!原来是这个!那就值得了,你知道吗?其实我们年纪到这个时候,只要你能够感受到灵性是什么,你会感受到,但你讲不出来,你真的要还是真的抓不到,知道吗?就像那泥鳅一样,泥鳅有没有看过?你去抓抓看,你一定抓不到,你摸是摸到了,要抓起来你一定抓不起来,对不对?灵性跟这个一样,我可以感受到,就像泥鳅能看得到,摸也摸得到,可是抓你就抓不起来,就有这种情况。你要能够抓它,它也不难抓,但你不会抓,为什么?因为你没训练嘛。所以我们一再一再地去摸索这个,这个就叫疑情。那你会去摸索,到哪一天“啊!就是这样!”你就抓起来,跟抓泥鳅抓起来一样,那就叫开悟嘛。那你人生就会很自在啊。

所以灵性要懂得掌握,不见得会讲。不要紧,只要你能掌握好,我就活得有灵性就好了嘛。这又不是比赛,又不是要上中央一套、二套,这不表演的,但是你活得很自在、很舒畅,一定来自于你生命中的灵性所起的作用。要不然你有钱,要什么?房子,“好,那一套,嗯,便宜,过两年会翻一番,买吧。”那房子是什么,没有灵性啊。车子,“嗯,那个车子不错,好,新款的,性能很好,嗯,买吧。”那个汽车对你也没灵性啊,你有钱只是换这些东西。

但是,你有灵性的话就不一样。老车就老车嘛,我已经开了四部奥迪,每一部我都舍不得换,我统统放到仓库里头。为什么?有时候去摸一摸也好,因为它陪着我大江南北到处奔波,现在老了退休了,卖掉可惜啊。那人说十万块要跟我买,我说“不,最少一百万才卖。”他说:“哪有那么贵?”我说:“没那么贵,我留着,我放仓库。”有空没空,你都不知道,看那老车当年陪我们这样子南征北伐——我这开车又快,不准人家挡在我前面,还不准人家超过我——我在赶时间,还给人家超过我,就是性能不够好。就这样跑,有时候觉得是很有感情的。而在车上啊,我要换新车,我都不敢说我要换车,一定离开车子才说我要换车,我怕它生气啊:“我陪你跑了几十万公里,你要把我换掉啊?”我就想说这个车子退休以后要放仓库里面。

这是一种感情,你知道吗,你假如没这个感情的话,你还跟人家讲什么?你说它给我什么,放在那里它只是老下去。我看看放几年那轮胎怎么坏了,赶快用架子把它撑起来,轮胎不要压着,压着就会坏啊。你用感情看它,它还是有感情。你一进去看它,它好想跟你讲话:“什么时候要出去啊?”你说:“现在换你儿子了,现在换新的在跑了。”这个就是一种灵性。没有的人,你就功利嘛,对不对?就淘汰啦,折旧啦,卖多少,然后换钱来,然后我再怎么样,都是思考那些。灵性所存在的地方没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我常跟各位讲说,家人在一起是不能用大脑的。你说“她弄错了,她是我太太,她弄错了,因为是我太太,所以她没有错。”要赔就赔人家,你不要因为要赔钱就回来跟老婆吵一架。那孩子弄错了,因为他是我的孩子,所以该赔就赔,孩子没错。那么你没有把他教好,使他不会去处理这些事情,是你要负责任。所以家人是一体的,你不会说这手指头弄错了就把它剁掉吧,你一定把它包扎起来嘛,该花钱就花钱,你就包扎起来。

你对你的家人绝对是不能讲道理的,你把那道理讲清楚、说明白,到最后就是离婚。你跟孩子去讲道理,讲了,孩子说:“好,我就不回家了。”因为都你对嘛。所以在家里来讲,不要讲道理。平常你就要教,等事件发生的时候,你就包容,你的错就是我的错,你要有这种想法。所以我才跟各位讲,太太永远是对的;从太太来讲,先生永远是对的,你这种立场要有。面对孩子,孩子永远是对的,孩子不会做错事,要做错是你没教好,他才会弄错。当你是这样的话,你的家庭一定和乐幸福,不会有不孝子的。哪有什么离婚不离婚呢?你要离婚……先生认为太太不对,太太认为先生不对,你道理再讲清楚,到最后“好吧,那你对,我们离婚嘛。”就变成这样了。

那你对于他的错误包容嘛,你这自己是一家人嘛,左手嫌右手不对,右手嫌左手不对,那两只手折掉算了,所以到最后就家庭破裂嘛。所以家庭,我们讲说是一个社会上的基本单位,你一定要具备这个基本条件,它是有机体,要互相包容的。你说“这样下来,我们家就垮了”,那是你家中毒了,就好像身体中毒一样。对不对?要跨就整个跨嘛。那假如是这样的话,一定会一条心把家里弄好的,你还会发展出很多很好的家风、家训,知道吗?这种家庭的这种格局你就会起来。你假如没有这种包容的能力,搞到最后都是“我们什么时候离婚?”那什么家风啊,什么家训啊,什么家教啊,哪有?什么都别谈了。所以西方人没有这些东西。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就是讲家风、家训、家教啊,因为什么要有,关键就在这里。现在你想想看,你家里有没有?

我们家里一代一代传下去,为什么都有辈分?辈分从哪里来,就是伦理道德的基本条件嘛,你都要有,这个是灵性的基地啊。你假如没有这个,还谈什么人性,什么灵性,哪有呢?所以它是有一个载体在的。道场有道场的伦理载体,有了这种伦理载体,你才能看到灵性、人性在哪里。假如没有这种伦理的载体在的话,你根本灵性在哪里?就会产生西方人这种现象——保护动物协会,父母呢,饿死在家里,不知道饿死多久了,就产生这种现象。因为他只带着狗去旅行,不会带父母去旅行。你在看美国电影你就知道,两个人开着很漂亮的车子,带着狗出去了。父母呢?他们都没有父母吗?我没有看过他们带父母去旅行的,所以它的文化只有一半。有啊,有的会带子女去啊,去度假,从来没有在电影里看到他们带父母去度假。你再想想看,所以这种文化发展是不对的。而我们灵性的载体在这个地方——家庭,一定要弄好,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你的一切奋斗,不要奋斗到最后事业成功了,太太呢?所以人家讲,第一个太太帮你把事业做好,事业做好啊,帮你讨第二个太太,第二个太太把第一个太太赶走了,到最后你要跟新的太太去分享你事业成果,你是无法分享的,因为她没有跟你共同奋斗过。所以你在社会上,就使你的那个太太跟你的子女对你终生怀恨,而且这个是生生世世,不是这辈子而已,你知道吗?因为你把我们共同成就的东西拿去跟别人分享,而没有跟我们分享。

这是灵性的问题,这不是法律责任说我们离婚给你多少、给你多少,不是那个东西。因为那一份辛苦、共同奋斗的那个成果,不是事业的金钱数字所能衡量。所以两个人在一起可能靠着想想,“什么时候发生哪件事情,那件事情我们是怎么处理的,假如现在我们就不再这样处理了。”那个就是灵性啊。可你现在跟一个新人你怎么讲啊?她根本不知道当时的情境,没有啊,她没有当时的情境,你怎么分享呢?

所以灵性它有一些基础在的,那个载体是不可消失的,消失了那灵性就不在了。你再写什么文学、好文章来怀念,都是假的啦。所以灵性的东西它决定你下辈子还怎么样。轮回是什么轮回?就是这个在轮回啊。所以你这辈子的奋斗,一定要好好地带着。家庭绝对是需要的,最好你是三代五代同堂。你说我们全部在一起要几百个人,是没有错啊,所以你就看看,为什么张家界、张家口,有没有?什么徐家村啦这些,那本来就整个家族在一起的,那个是很幸福的。当然它也有它的缺点啊,那么用我们现代的智慧,我想可以把很多缺点都给予改善,然后让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人生把那个遗憾降到最小,让我们的灵性成长到最大的范围。

好吧,今天就跟各位讲到这里,大家请合掌。

我此普贤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

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

南无普贤王菩萨摩诃萨!(三称)

阿弥陀佛!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普贤行愿品 昆明开示 第七集 2011年七月 - 海云继梦法师文集
下一篇文章:普贤行愿品 昆明开示 第九集 2011年七月 - 海云继梦法师文集
Tags:昆明 开示 第八 八集 七月 法师 文集 文库 佛教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