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净行品讲记 >> 浏览文章

华严经净行品讲记【卅八】: 若见各式各样之人

2012-08-24 21:58:01互联网 【字体:

见端正人 当愿众生 于佛菩萨 常生净信 见丑陋人 当愿众生 于不善事 不生乐着 简单的说,「见端正人」是遇到顺境,「见丑 陋人」是遇到逆境。其实人的端正与否很难有客观 的标准,每个人皆各有所好,所以会区分出喜欢的 人与不喜欢的人。见到喜欢的人该如何用心?见到 不喜欢的人又该如何用心?这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每天都会遇到的。
通常我们对人事都喜欢用二分法来加以区分, 不是偏向这边的极端,就是偏向那边的极端,很难 公正客观。尤其凡夫更是如此,即使已证得阿罗汉, 灭除了我执,但法执仍在,也就是潜藏于内心深处 的意识形态,仍然存在。可见要抛开这些执着,相 当不容易,对于整个事况,要想做到完全的客观、 不执着、不带有污染的意识形态,是十分困难的。
既然如此,就应顺势,而不需要造作。
见到自己所喜欢的或是端正的人,就要「当愿 众生,于佛菩萨,常生净信」,从正面来肯定,希 望一切众生在这么端正的佛、菩萨面前,能够产生 真正的信心。
许多学佛人,常喜欢用自己的意见来批判、扭曲佛、 菩萨的意思而不自知;平常我们在传达别人意见的 时候,常会加入自己的意见,世间的乱象也因此而 生。对于佛、菩萨要能净信,完全的接受,学会如 何从佛、菩萨的意见来匡正、改进自身的观念与行 为,而不用去探究佛、菩萨的心意到底是怎么样, 而你又认为应该是怎么样。
我们的智慧绝对比不过他们,佛、菩萨已破了 我执与法执,而我们的任何意见都有着牢不可破的 我执与法执,再怎么解释都不对。所以一个真正幸 福的人是能够依教奉行,对佛、菩萨所讲的,对于 经典所记载的,都能够如实了知。如果不能够如实 了知,那就存疑,慢慢去求证,而不必强作知解, 否则会把神圣的知见降低了。这是从正面来看积极 性的部分。
再从负面来看,「见丑陋人」,就是遇到不喜 欢的人,也不必故意隐瞒,反而可以乘机修行训练, 引导过来。见到丑陋人就表示内心还有丑陋的影 子,这时候希望一切众生对这些不顺畅的、不如意 的所谓逆境的部分,能够不生乐着,不要产生执着, 执着于不善事上。
所谓不善事很难定义,因为善与不善没有一定 的标准,都是相对而存在的。有了坏人的恶,才能 显现好人的善;墙壁之所以为白,是因为挂上了黑 色的字,如果一切都是纯一色的话,就是无色了。
在黑板上点个白点,问大家看到什么?每个人都答 说看到白点,黑板那么大没看到,为什么只看小白 点?因为白点是相对于黑板而凸显出来的。
同样地,坏人其实不多,好人还是占大部分, 而这少数坏人的产生,也是相应于时代而产生的。
有许多坏人本来也想当好人,只是与好人相较并不 出色,于是干脆去当出色的坏人。物相本身的存在 确实就是如此!今天我们所处的娑婆世界是沙石为 地,当然会认为土石不值钱,可是在黄金为地的极 乐世界,一块土石可能就会被视为稀有珍宝了,所 以到底是黄金尊贵还是沙石尊贵,那就要看情况而 定了。这是一个相对的情况。
同样地,善与不善事,也要以相对的立场来看, 而不要去寻求绝对的定义。以佛教的五戒而言,基 本上不杀、不盗、不淫、不妄语、不饮酒是为善事, 反过来杀、盗、淫、妄、酒是为不善事。有了这一 层认识以后,要如何的扩大,则因人因事而异,很 难定论。
不论如何,贪、瞋、痴、慢、疑,杀、盗、淫、 妄、酒因为带有恶的因果,基本上是列为不善事, 对于这些希望众生能够不贪着、不乐着。虽然大家 会说这是应该要做的,但是热爱烟酒的人却那么 多,执着于其中的更不知凡几,可见要完全不乐着 是很困难的,需要大家时时起观,自我勉励。
见报恩人 当愿众生 于佛菩萨 能知恩德 见背恩人 当愿众生 于有恶人 不加其报 端正人与丑陋人是在相上看得到的,报恩人与 背恩人则是属于作用上的。一个正常人要能知恩、 感恩、报恩,这虽然比较抽象,但是它的作用还是 可以看得出来。
对于父母的恩德,一般人都会报,但是祖宗的 恩德也不可忘。学佛以后,家里头的祖先牌位也应 留着,甚至土地公、妈祖、三太子的神位也无需移 开,可以当作家神、护法神来敬拜。这些都是我国 传统敬仰的神祗,就和祖先一样,不用排挤。
根据习俗,我们可以将佛、菩萨摆中间,一边 放祖先牌位,另一边则放众神神位,不要分别,也 不要拘泥一定如何,学佛人的自在就在这里。学佛 人对佛、菩萨要「能知恩德」,因为佛、菩萨以出 世间法来指引我们,免除我们的痛苦与迷惑颠倒,趋向觉悟的大道,所以我们要以此为师,对三宝要 有坚定的信心,而且要「能知恩德」,在感父母恩、 国家恩及一切众生之外,更要感谢佛、菩萨之恩。
至于背恩人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总归来说, 背恩人多半指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人,这种人通常都 爱侵犯别人,占人便宜,这是从客观的立场来看背 恩人。若是以被伤害者的立场而言,背恩人往往就 变成了坏人。
譬如说一个人有困难来找你,你帮了他忙以 后,他不但没有回报,还在离开的时候顺手牵羊, 或是在背后恶意中伤你,碰到这种人,经文上说: 「于有恶人,不加其报。」不要报复,也不去怀恨。
但一般人都会堕入这个漩涡中,我们要懂得在行为 上不但不报复、不反击,在心境上也要懂得放下、 不怀恨,让它过去。不但如此,还要再向外扩大出 去。
当亲戚朋友碰到类似的状况时,我们通常会劝 他们放下,不要计较,就当作是掉了,或者是布施 供养好了。假如我们是以一种安慰式的语言说这些 的话,对于我们本身的生命来说,并没有广泛的冲 击,等同样的事情降临到我们头上,照样也会需要 别人的劝慰。
劝人的时候,要懂得设身处地去感受对方的心 情,自己受骗时,是否也和他一样生气?那你又该 如何放下?想一想,再把你的心境告诉他,如此一 来两个人都获利。探病时也一样,仔细去体会患者 的痛苦与心绪,做一个彻底的转移,这些都是修行。
同时这样的慰问才会贴切,而非表面的问候。可见 对于报恩人、背恩人,我们都要怀着谨慎的态度, 善用其心才是真修行。
若见沙门 当愿众生 调柔寂静 毕竟第一 见婆罗门 当愿众生 永持梵行 离一切恶 婆罗门是印度正统的修行人,沙门是婆罗门以 外其他种姓的修行人。在印度,沙门有许多派别, 由于修行法的不同,共有九十六种外道。但这里所 讲的沙门,则是指真正的修行人,不一定指佛教徒, 虽然是外道,有许多也修得很好,并非所有的外道 都不好。外道只是知见不正确,但在修行的工夫上 可能比我们更好,所以常常可以看到很多外道神通 广大,但他们并不一定要求断烦恼、了生死,所以 他们还有烦恼,还有生死轮回。
经文上说,见到修行人的时候,希望一切众生 都像沙门一样,「调柔寂静」。当初释迦年尼佛尚 未出家,住在王宫时,曾游四城门,在第四个城门 中见到一位沙门,安详自在,托钵乞食,那种「调 柔寂静」的情况,使他深受感动。现代人要想这样 恐怕很难了,每个人为业力所逼迫,整日忙忙碌碌, 即使一星期想要抽一天空下来「调柔寂静」,都做 不到。
我们在家修行,应该时时训练,让自己自在安 详,不要受意识形态的逼迫。不是要吃得多好、穿 得多好,而是要使自己的身心舒畅。躺在床上看看 书,出来散散步、伸伸腰、做做深呼吸,面对眼前 的景像,你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甚至所见到的每 一个人,也都是那么安详自在、可爱可亲。这是因 为平时你在匆忙中看人,人人都很匆忙,现在你在 安详中看人,人人都很端庄。这就是我们需要训练 的地方。
修行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这样「调柔寂静」, 当我们也能从一天一、两个小时慢慢训练,调适到 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如此的时候,生命质量就会完全 改观。并不是非要两脚双盘、正襟危坐才叫修行, 最重要的是放下所有做人原则和意识形态,因为这 些都是造成我们心灵伤害与痛苦的基本原因。
沙门修行讲求的是自在,婆罗门就不同了,婆 罗门比较注重宗教仪轨与梵行的形式,譬如过午不 食,衣服的限制,走路的姿态……等等规矩。沙门 是不可以有规矩的,因为规矩、原则会造成心灵上 的限制,所以这两种修行法截然不同,但基本上婆 罗门绝对不会造恶,因为他有那些规矩限制着,所 以能离一切恶。而沙门不但「离一切恶」,更能「调 柔寂静」,所以是「毕竟第一」,这点就是婆罗门 修行做不到的。释迦牟尼佛为了突破婆罗门的修行 方式,而在当时起了很大的革命,原因就在此。现 在台湾的佛教法会,仪轨很多,是比较偏向婆罗门 修行法的。
见苦行人 当愿众生 依于苦行 至究竟处 见操行人 当愿众生 坚持志行 不舍佛道苦行是一种严格要求自己的修行法。在身苦行 方面,包括了四圣行与十二头陀行。四圣行是指衣 食住行,衣要用粪扫衣,食要托钵乞食,住要在阿 兰若树下一宿,行则尽量远离人间,不要有太多的 人为造作。这些修行法在印度很方便,可是在我国 许多地方就没办法了,像北方冰天雪地,怎么在树 下过夜?至于十二头陀行更苦,日中一食,过午不 饮浆、不倒单等等。这些是希望透过身的苦行达到 究竟解脱处,可是现代的物质环境比以前好太多 了,所以在身苦行方面很难再有古代的情形,能有 个闭关就不错了。
现代的苦行大多是心的苦行,这点更麻烦。譬 如说六根接触六尘境界,你能不能控制着,守住心 不去犯六尘境界。闻到好味道,是不是想深呼吸多 闻一下?看到美丽的花,是不是想多看几眼?这都 是被味尘、色尘所影响。能够守得住心,不被尘转 就是工夫,比身苦行还难。
身苦行可以很具体的约束,譬如说不倒单,要 你坐着,不许躺下去睡觉。虽然对于非得躺着睡觉 的人是很难的,但毕竟还有一个很具体的规范可遵 循。可是心苦行是要你的起心动念都不能有躺下去 睡的念头,这就难了!身虽是盘着腿坐着,可是到 半夜,两只脚可能不知不觉就伸了出去,要不然就 是身体像石磨一样摇来幌去,这样一来,苦行就没 有修好。
可见身持容易心持难。心苦行是密行,十分不 容易,但很快就能达到究竟处。由于难修,身苦行 就成了辅助工具,很多仪式还是得照做,因为一切 总是才刚开始,根器没有那么好,仪式就可以用来 帮助我们达到心苦行的目的,但切不能执着于仪 式。
苦行是属于难行道,操行则比较趋向易行道。
操行与愿力有关,愿力要能坚持不变才行。譬如说 修行要一门深入,你所选择的那一门就是一个愿, 有了愿以后就要「坚持志行,不舍佛道」,而那个 愿必须是愿在觉悟之道,也就是菩提道上,不可有 偏差。一切条法都要趋向觉悟,而不是只懂得坚持 赚钱,赚钱若能使你觉悟倒也不错,问题是赚了钱 以后,往往就忘了觉悟。同样地,诵经也可能忘了 觉悟,有些人作功课是为了心安,这样根本达不到 觉悟的目的。功课当然要做,问题是如何用心。各 位在日常生活中,不管对任何人事情境,若能经常 训练,把佛经的意义与生活情境交融在一起,福报 将不可思议,这就是我们常讲的「此是普贤境,此 是普贤行」的境界。
见着甲胄 当愿众生 常服善铠 趣无师法 见无铠仗 当愿众生 永离一切 不善之业 着甲胄本是指穿着军服的军人,现在可解释为 穿着制服的人。看到穿制服的人,要当愿众生,「常 服善铠」。铠是战甲,有保护的作用,现在把它当 作是穿上好的服装,保护我们不受魔障的侵扰,才 能「趣无师法」。无师法是最高的境界,也是成佛 的意思,所以常服善铠就是要懂得自己保护自己, 可见制服也是可以这样观想的。
无铠仗就是不穿制服的人,很多人以为不穿制 服,就没人留意,坏事可以多做一点。不要这样想, 应该要当愿众生,「永离一切、不善之业」。
见论议人 当愿众生 于诸异论 悉能摧伏 见正命人 当愿众生 得清净命 不矫威仪 论议人就是喜欢争论、争议的人。印度人比较 好发议论,修行后有什么心得见解,都会拿出来评 论,国人则比较爱搓汤仔圆,搓到后来都是圆圆的。
两个人意见不同,一定有对或者不对,大家可以都 讲出来,各据一方,据理力争,总之,要争出一个 真理来,辩输的人就跟着臝的人走,这是印度人的 心量。
见到爱论议的人,要当愿众生,「于诸异论, 悉能摧伏」。所谓异论是指邪见,对于邪见要能摧 伏,让大家都能觉悟。这是一个修行人的基本情操, 要能够拿出来论议,我们应该多充实自己,训练自 己展开,尤其是那种我错了,我接受你的意见,愿 意跟你走的这种心量要有。
国人由于缺乏这种雅量,所以修行人之间多半 不论,不论的结果是佛法日渐趋向于低俗,了生死 的大事也没人谈,凭什么了生死也就无人知了,这 些都是缺乏论议的精神。
正命是指身业清净,不从事不好的事业,像贩 卖军火、毒药、或是保镖等。见到这种人,要「当愿众生,得清净命,不矫威仪」,是说我们的身业 要清净,不故意装模作样。有些人喜欢故作潚洒状, 其实里面大有问题,这就是矫威仪、命不清净,这 是学佛人要懂得的。
正命就是正常正确的生活形态,高兴就高兴, 不高兴就不高兴;人家侮辱你,你会生气,这也是 正常的,因为还是凡夫嘛!如果明明很生气,表面 上却要装得若无其事,故作镇定状,就是不正命了。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华严经净行品讲记【卅七】: 人之己身
下一篇文章:华严经净行品讲记【卅九】: 若见掌权者
Tags:华严经净行品讲记 华严经 净行品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