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金狮子章 >> 浏览文章

华严金狮子章 讲记八海云继梦

2011-04-11 20:41:34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华严金狮子章讲记(八)海云继梦

能冰师兄文字录入

    送你开解华严经的钥匙
接下来要跟各位谈的是《金师子章》所蕴含的气势,《金师子章》的磅礴有如海潮,一波又一波地涌上来。第一波就是十科展开的时候,当他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路讲下来时,整个气势就像浪涛一样雄伟。就像我们到了海岸边,初始会被海浪那种惊心动魄的气势给震慑住,过了一会儿,平静下来时,海浪仍是一阵一阵涌过来,这时,就能真正感受到海浪的气势果然不凡。
我们常听人家讲说《金狮子章》气势很壮观,心想,那就来探讨一下它的内容吧!当一开始探讨时,马上就会被震慑住了,因为十玄展开的气势是那么的强烈,不禁让人内心油然生出「哇!好美啊,好美啊!」的感觉,但美在哪里,初始一下子投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必须等待心情在第一波高峰过了,平静下来后,自然能慢慢地感觉到他独特的味道。
人与人相处也一样,你碰到一个人,可能远远地欣赏还不错,但若真跟他生活在一起,也许会感觉非常痛苦,所以要先了解对方。情境也是一样,你要先了解到那种情境;当你静下来以后就会发现,噢,海浪一波一波,一浪一浪,涨潮时的海潮是愈来愈猛,退潮时的海潮则是比较宁静。因此,你要明白自己现在是处在什么情境中。
告诉各位,《金狮子章》的海浪是愈来愈强的,而且一波比一波强悍,一波比一波强烈。这一种雄壮,只有自己慢慢地去体会、感受。所以我才劝各位《金狮子章》一定要背起来,不背的话太可惜了。不管你懂多少,先背起来,往后有因缘可以再进一步了解。
一到三的部分讲「明缘起、辨色空、约三性」,这三个是基本课题。四、五两部分则是谈般若空性——无相、无生这两个部分。第六个就展开了,从般若空性展开就是五教,它一阵一阵展开,就是开始要进入华严的领域了。到了「勒十玄第七」,就是华严的最高境界——事事无碍。他是这样重迭的,有十个讲法,它是大浪里头还有很多小浪,每一个小浪又是一个循环,这是华严境界的语言模式跟思惟状况。
再来第八是讲圆融,就是把前面从一到七,从缘起法界到一真法界的事事无碍,全部圆融起来谈,因此这时就讲六相。六相是十地品的内容,换句话说,讲到这里已经是登地了,到十地品那就是圆融了;第九再圆融一次,到第十再把前面的圆融一次,因此它变成三次圆融。圆融嘛!就是一个零的意思,三次圆融刚好三个零,就等于千的意思。所以十段法门是讲千,千是指重重无尽的意思。也就是,讲到这边不是就结束了,而是重重无尽,尽未来际都可以受用不尽,这是它语言模式表达的状况。
这个语言模式,可以套用到《华严经》里面。一次圆融等于一个零,「十」表一次圆融;二次圆融等于二个零,用「百」表穷尽;三次圆融等于三个零,以「千」表重重无尽。圆融、穷尽、重重无尽,三个零分别是这三个意思。你若懂得语言所表达的模式,看《华严经》就很容易了解。比如经文中提到「千两百岁」的「千」就是表达他的修行有重重无尽的状况,「两百」的「二」就是正反两方面都有;而且「百」是两个零,就是穷尽的意思。
各位,开解《华严经》的钥匙已经给你了,门就要自己去开了。它的语言模式和思惟模式懂了,《华严经》讲什么就很清楚。所以讲经的准备,不是要讲之前才准备,而是历经多年的实践、体验,当你感受到它的思惟模式、行为模式的时候,把这模式提出来,经文出现,一定符合这个模式。所以我才说讲经不用准备,因为你了解那个模式,表示已经准备好了。生命的东西,没有意外,他就是那个样子,就像每个人都用鼻子呼吸,他没有意外。
在继续往下谈之前,我想先把法藏大师在《探玄记》卷一中谈到有关众生修法的一些条件(「教所被机」这部分的详细经文,请参考附录二),跟大家做个说明。法藏大师在《探玄记》中谈到众生的根器是叫作「教所被机」——「教」,指的是佛教的教义;「被」就是覆盖;「机」是指众生的根器——将众生根器分为两大类。第一大类是「简其非器」,也就是「非法器」之意。第二大类是「正显所为」,就是法器之意;「正」就是正是,「显」是显示出来。而「简其非器」和「正显所为」又都各分五种人。非器,就是指不是修行根器,分以下五种。
一、违真非器。谓不发菩提心,不求出离。依傍此经,求名求利,庄饰我人。
二、背正非器。谓诈现大心。伪修邪善。近感人天,终不成佛。
三、乖实非器。谓虽不巧伪。染随自执见,以取经文。
四、狭劣非器。谓一切二乘无广大心,亦非此器。
五、守权非器。谓三乘共教诸菩萨等。
第一个「违真非器」,指违背真理的人。法藏大师说不发菩提心,不求出离。「傍依此经」,也就是用这部经诈骗世人或求名求利者,这都是违真。第二个是「背正非器」,「背」是违背,「正」是正法,指违背正法的人。这种人「诈现大心」,看起来好像是来修华严的,但「伪修邪善,近感人天」,假装修善,爱讲天人感应。这就是为什么所有讲感应的,我们都要把他赶出去,原因就在这里。所以你最好少讲感应,因为那叫背正——违背正法。这种人「非器」,不是正法修行的法器。
第三「乖实非器」,乖是违背之意。这种人「谓虽不巧伪」,虽然不巧伪,「然随自执见,以取经文」,随着自己的执着乱取经文。看起来是引用经典,口口声声都是佛、都是华严一乘不共别圆,动不动就说体相用、三世间,师父讲的你都背起来,但只会说,却不会做,这不算数,这叫乖实——违背真实。第四是「狭劣非器」,「狭劣」意谓二乘行人,无广大心,总是想着「我这样就好了」,这种心智狭小的人,也不是修华严的法器。第五「守权非器」,是指三乘共教菩萨,在他自己的修法里头,认为自己这样修就好了,这就是守权非器,这个也不当。
后面这两个虽然是真修行没错,可是心狭劣就不属于华严领域,守权也不属于华严领域,这都称为下劣人。所以我们的心量要够大,对于别人的法不要批判、拒绝或排斥,要懂得尊重。只要他有成就、方向正确,我们就要赞叹他。凡夫在世间法行善,也要赞叹他。不能说:「那只是世间有漏法,要修就修华严,不要修那个。」不可以这样讲。因为他的根器只在那个地方,你要包容、尊重他,他所行的善法虽是世间有漏善,但他至少没有去造恶吧!所以你要赞叹他「很好,很好」,但你内心要很清楚,他好在哪里,自己好在哪里,看能不能诱导他转小向大。能转就转,不能转也不要紧,至少他在正确的方向上。虽然是狭劣、是非器,但他总是已经了生死了。权小就权小,守权就守权,有什么关系呢?总比生死轮回好多了。
所以只要他是正确的范围内,我们就要尽量鼓励;只要他有法门,都要赞叹。他的法门没有你的好,那是另外一回事,因为他现在只认识到这里,你只要跟他互通来往就好了。有一天他来到这里一看,「哇!你们这样修啊,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跟你一样?」你就赶快叫他进来,那就对了。但是你假如一直拒绝他,或者批判他,他可能产生拒绝的保护网,那就不当。因此他只要有法门修,我们就随喜赞叹;要是没法门修,就请他跟我来。这里面要运用的,不是二分法,而是要有一颗疼惜的心、爱护的心、诱导的心来招呼他,将他从迷惑、没有方向感的情况中引到你这边来。因为还没有正式进入到我们的领域,所以才说他非器、不是华严法器。
现在各位都在听华严、学华严,那就要先看看自己是不是修学华严的法器,要先把非华严法器的部分去掉。不要回家后想一想,认为师父说的非器都不是我,是那个我讨厌的人。以后要骂人时,就说别人是违真非器、背正非器……。他不是要你用来批判别人的,不要掉到那个漩涡里头去。接着,我们来谈「正显所为」,正显的根器,也就是修学华严的根器,也有下面五种。
一、正为者。谓是一乘不共教中普机菩萨,正是此经所为之器。
二、兼为者。谓遗法中,见闻信向此无尽法,成金刚种,当必得此圆融普法。
三、引为者。谓彼如前共教菩萨,于彼教中,多时长养深解,穷彻行布教源,即当得此普贤法界。
四、转为者。谓诸二乘以根钝故,要先回入共教大乘,舍二乘名得菩萨称,然后方入此普贤法。
五、远为者。谓诸凡愚外道阐提,悉有佛性。以障重故,久远亦当得入此法。
第一是「正为者」;「正为」是正确、正行。「谓是一乘不共教中普机菩萨,正是此经所为之器。」这是正点的大心菩萨。有人一听我这样说,可能就会想「师父可能是我啦!」有这种自信跟期望当然很好,但也要自问禁不禁得起这种菩萨所遭受的状况。什么样的状况?第一,你修法要比别人精进;第二,持戒要比别人严谨。不要晚上不睡觉,说是要精进,然后隔天就起不来,这不是正为者,这是非器。虽然在心里形态上,会期望自己成为最优秀、最正点的,可是实际行为上却刚好颠倒,这样就不算正为者了。一定要说到做到才算,你要确定这一点。
要成为正式的华严行者,有几个基本功课要先做到——《经首》、《心要法门》、《金狮子章》这些要先背起来。当你内心里头有一些毛毛虫在钻的时候,就去拜佛。有一只毛毛虫,就拜一百零八拜;每天有几次,你就拜几次。不要老是想要跟人家讲理由、讲道理,一个道理讲清楚,少说也要十几二十分钟,十五分钟就可以拜一百零八拜了,为什么不去拜?与其在那边有理讲不清,怎么不去跟佛讲?不要一直想把你的立场跟人家讲清楚,因为会遇到这种不如意的状况就是业相。业的形相既然已经看到了,那就拜佛嘛,拜佛可以忏除业障。你不要想:「我又没错,动不动就叫我拜。」这不是对不对的问题,是因为你有业,业要尽,就要拜忏,这是正为者的基本条件之一。
其它的基本功课还很多,比如训练自己用直诵法诵《八十华严》,这个方法能够不打妄想,而且会诵得很快。想想看,一天诵经能诵几卷?从天黑吃饱饭开始诵到天亮,《八十华严》可以诵完,那算快了。但你不是,你一坐下去,一卷还没诵完就要上厕所;第二卷尚未完又想喝茶;第三卷还没诵完,觉得太热,就去开冷气;第四卷还没完,觉得冷气太强,又起来关冷气。这样顶多是修福报而已。以上是有关「正为」的介绍,但我们通常不以正为自居,谨是以之作为让自己更进步的标竿。
第二是兼为,也就是「谓遗法中,见闻信向此无尽法,成金刚种,当必得此圆融普法。」「遗法」是指佛陀不在后,遗留给我们的法。「兼为」就是在遗法中,见闻信向此无尽法,成金刚种。我们都希望大家能成金刚种,金刚种就成金刚幢,能够起大作用。若能够对自己有这样的期许也很好,这是末法中的上上根器者,如此者也能入「普融法界无尽法门」。只要有理想、有志气的人,都会以这两个作为目标,来期许自己。正为者,要佛印证才算;我们现在在遗法中,以兼为者作为我们勉励的目标比较好。
第三是「引为」者。「引」是引导的意思。「谓彼如前共教菩萨」,这是跟前面的共教菩萨一样。刚才不是有说守权非器吗?前面那种他是守在那边不出来,这里跟前面不一样。他是从那边走出来,并且学华严。「于彼教中多时长养深解华严教义」,已经不知道涵养、内敛,深解华严教义多少辈子了。「穷彻行布教源」,「行布」用现代化来说就是「分解动作」,将《华严经》前面的行法,一步一步都做过了。现在,我们也在这个行布法门上用功、修学,也一定可以获得普贤法门,可以进入普贤法界。通常我们就要以此自居,这样自我勉励,华严行者就是从行布开始,要长时间地涵养、深解,要将自己浸泡在里面,每一个分解动作都要很熟练,最后再综合起来;这个小区块熟练,那个小区块再熟练,然后几个小区块成为一个大区块再熟练,最后把所有的区块都熟练起来,你才能圆融。至于,何时才能全部熟练起来,让它圆融呢?我们不设定时间目标,但是每一个小动作、每一个分解动作、每一个区块你都要去熟练它,这很重要。
比如装香灯,每一个同修都要会装。这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但你有没有办法做到很准确?不要看这么小的事,从这里就可看出用不用心。香粉容易受潮,那你要怎么处理?不会为了这样就在旁边放一台除湿机吧?不然,要怎么做呢?从这些小事,自己要去锻炼、去用心。你说「这跟开悟有关吗?」虽然跟开悟没有直接关联,但开悟一定要经过这些过程。这就是一个小动作,是一个小区块。同样的,坛城布置也好、大殿布置也好、大寮也好,也都是一个区块。你做任何一件工作,都是一个小区块。不论是做事、做人应对或学习各种法门,都是一样的道理。
比如修持密法的人,你要如何彻底贯通密法?密法里分很多区块,每一个区块都要一步一步去经验、渗透,法上没经历过,你要怎么穿透自己?而法要渗透,一定要在日常生活中用心;日常生活中处世、为人应对这部分,若不会用心,修法也一定不会用心,一定是用意识形态;用意识形态修行是不会成就的,因为很多是你自己想的。尤其现在外面噪声一堆,刚才讲的非器当中,就有一种是讲人天感应的,其中幻听、幻影,这些都会有,还有鼻子会闻到香味等等状况出现,这些都不当。虽然这里有的是真的在修行,但有很多根本是神棍在骗吃骗喝,你在这种状况中要怎么真修行?你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所以我们才告诉各位,那些东西一定要断除,才有可能建立起真正法身慧命的地方,才有可能在行布当中穷彻教源,才能彻底了解每一个区块。这些都必须透过时实践以后才会知道,不要自己想当然尔的去诠释,那样一定完全不对。比如某个师兄,我才称赞他两句,就自己想当然尔的以为我「印证」他开悟,我到底有没有开悟都不晓得,怎么印证人?这种自己想当然尔的扩大,那就是自己的问题了。
修行绝对不要自以为是,尤其用很多噪声的时候,更要小心。这就是为什么跟你说,要依止道场、依止法门、依止善知识,因为到这个时候,你要师父印证你的功力如何时,那等于是在阎罗王面前宣判你有成就,可不可以放你走。你要是没有真成就,我说有,那岂不是要换我进去了?你若真有成就,我却说没有,这下更麻烦了,在阎罗王面前说谎,那也是我倒霉。所以,我们要怎么很准准确地说你成不成就?因此,你一定要自己去穷尽教源,绝对要自己去走一趟。所以,在行布当中,各各分解的部门、小区块里,一定要把它处理好。现代人修行很喜欢问:「师父,我要怎么开悟?」既然会问这个问题,就要自己去找答案,当然这也表示你开始要用功、要摸索了。修行不能急,一急,恐怕牛鬼蛇神的相,都会在你身上出现,整个成就的过程就会很辛苦,要留意。
假如人家问你:「你师父是哪种人?」你说「引为」就好了,也不吹牛,也不会太过寒酸。用「引为」来作为自己的一个定位,是非常好的。那你是不是呢?既然已经进来了,我们就都确定你是,而且你有心从共教那边,往一乘圆教走过来。因此,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分解动作,也就是行布教源,一定要彻底摸索清楚。
第四个是「转为」者。法藏大师说二乘人以根钝故,二乘人虽然是已经解脱了,但就停在那里。虽然是舍识用根没错,但只是用根,因为走不出来,没办法教育众生,因此会变成焦芽败种,而众生也会很讨厌他。尤其是众生常常会瞧不起罗汉,因为他用根不用识,所以动作、反应都会迟钝一点,众生就会瞧不起他,觉得阿罗汉都呆呆的,也因为这样,所以他度众有困难,常常走不出来。这时,他要先回入共教大乘,也就是先回小向大。先舍二乘入大乘,这叫回小向大。得菩萨名以后再慢慢修,虽然时间长一点,也一定会得普贤法。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再跟各位说,你在因地修的时候,器量就要打,大心要先养成。但不是指每天在家里做功课,然后说「回向十方法界一切众生」那种,这种关着门普度众生的不算,那叫蛇吞大象,胃口小,却想把大象吞下去,那怎么行?你一定要试着走出来跟众生相处,在跟众生相处的过程里,来历练自己退不退心,遇到挫折、羞辱、障碍时能否不退心,这才是在历练你的心量。
当有挫折、有困难、有是非、毁誉交加时,是不是还继续往前走?哭是会哭啊,虽然晚上躲在棉被里哭,起床后尽管两眼还肿的像水袋一样,但擦一擦还是继续再往前走。难过是一定会的,因为你也会有想不通的时候,但不管怎样,绝不能往后退,这叫常精进菩萨。
会遇到挫折、困难,那都是你的业。为什么你的个性、处世风格、谈吐态度会造成那么多的障碍?那就是业啊!所以你一定要一直忏悔、一直忏悔,然后一直往前进,不能退缩,那个心量才能真正培养起来。心量大是无止境的,不能打折扣;失败是一定有的,因为你过去的业嘛!你养成那种臭脾气、那种习惯、那些性格,你现在行菩萨道时,就会慢慢帮你锯掉、磨掉。一磨、再磨、一直磨,痛苦啊!所以没有一个菩萨,泪水不流满四大海以上的。虽然很痛苦,但他还是继续为众生流眼泪。你要留意啊!不要自以为了不起。菩萨道难行,更何况是行普贤道?若连菩萨道都上不去,怎么上普贤道?
第五个是远为。远为是指凡愚、外道、一阐提人也都有佛性。虽然现在他们的业障很重,但将来总有一天他会觉醒,会开始去追求生命的价值跟意义,也会想要去找寻「我是谁」的答案。他们究竟多久才会觉醒,这我们不管,但这种人迟早会觉醒、会成佛,这就是远为者。
严格上来说,法藏大师说的这五种华严法器,其实只有前三种才是,后面这两种是预留。因为佛法讲慈悲,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只是现在因缘尚未成熟,待因缘成熟,自然就发起觉性,因此后面两个我们不谈。在正为、兼为、引为这三个当中,我们应该都是属于引为菩萨。大家可以在这里好好发心,把应该修的次第法门修好。至于你是不是真的具有圆融法门的实力,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你若真有实力,自己会起作用;要是没有实力,要起作用也不可能。
总之,你只要像刚才所讲的「穷彻行布教源」,自己要去穷尽行布的源头,每一法每一法都要去穷尽。穷尽的意思,就是你要去实践、去体验,真正体验到,那就对了。教理如何讲的部分,那倒不一定,当你将来完全成就时,自然就会讲了。现在在这过程中,就算能够体验到,也不见得会讲。不会讲不要紧,但你一定要去实践。今天实践、明天实践,那一天会体验到不知道,只要去做就好。做了,有哪些地方要改、要修正的,再来做检讨。
所以从第三「引为」的菩萨立场来讲,那是每一个初发心的人都要走的路。我在这里鼓励大家,你要先具备这个条件;若不具备这个条件,前面讲的完全无效,后面再讲的更无意义。所以一个行者,你现在的立场在哪里,要先找出来。英雄不怕出身低,我们想要成佛,不要怕起步小,重点是不要自以为是某一号大人物,如果这样就很难修行。    待续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华严金狮子章讲记七海云继梦
下一篇文章:华严金师子章讲记九海云继梦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