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耳根圆通章 >> 浏览文章

耳根圆通章----海云继梦和尚26

2011-09-07 15:00:51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各位在谈到的是核心的问题,第一个是前面所谈的,变异念你必须要舍弃掉,假如你还经常受制于情绪变化的左右,那你根本就没有发起菩提心,你所有的念头都是三恶道的业因。不要以为说在佛门中怎么样,那是假借佛门名义。你不是真发心,那就是看你的情绪,你提不起劲只是这样子,提得起劲叫做发心,提不起劲叫做发不起心,这个都不算,这个基本上都是三恶道业,都是属于变异念。

到了善恶念就是你能够控制,就是你有意志可以控制自己,假如你没有意志力可以控制自己,那你就没有善恶念可言。你完全是凭自己的意识形态,自己的情绪在操纵,那个不算。所以在修养的人生里,意志力就很重要,有所谓可以、有所谓不可以,那可不可之间,你有那一份坚持,这个就是善恶念的根本。

有了这个善恶念,你才有遵守道德律跟法律规范的能力,你假如连这么一个意志力都没有的话,那道德律跟法律你根本没有办法遵守,那你就变成社会上那些“大声就赢”,对不对不管,反正我声音大,我赢,就变成这种状况,那都是意识形态。

我们谈的是从这个地方开始,我们分出来,符合道德律跟法律的东西,那不一定符合真理,所以我们在这里面分出来,它有两个:符合道德律、符合法律,那很有可能就是染识,而不一定是净识,那我们在善恶念里,还要再把染识给除掉,剩下来是净识。

净识就是纯善,你大概会去分辩说,这个法律是准许但也不必去做。喝酒法律准许吧,你可以不做,你也可以做,只要不酒后开车,不酒后打人,大概法律都不会禁止你。那么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那喝酒本身,它有酗酒,就是喝到醉的;有一种跟喝茶一样,叫做品茗,他只是品尝一下,不影响你的,这个部分那就不属于染识。

你站在生命的立场,譬如说今天天气不错,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很好吧,有没有犯戒?花神可能出来讲“你偷了我的香。”你把荷花的香味深深吸一口说,“嗯!好像哦。”花神就来了,“你偷了我的香。”那我告诉你,你要散播香,本来就要分享给人家,不是人家跟你偷的,你散播出来,人家闻到,哪叫偷呢?在这个时候你就要注意了,戒律学家们他会认为说,你贪图享受犯戒,那是声闻戒。

大乘戒不这样讲,只要散播出来在法界中和合一体的,那都是既有的存在,你只要不伤害众生,不伤害自己,那随缘过去。你总不能花香进来,我吸进去然后说这个很丑,或者这个臭,对不对?明明看到一片很美的蓝天白云,你说“嗯!这个很丑。”明明就吸到一口清香的荷花香,你说“这个很臭。”这叫昧着良知,这叫精神分裂。你只是随缘,嗯!这个是这个样子,这样一个表达,这不是偷香不偷香的问题,你在这里面你会看得很清楚,这个就叫净识。

假如你这里面带着那些意识形态,就是很多概念,这个受戒者、修行者不能穿好的,所以好衣服来都要把它剪一百〇八个洞,然后再把它车车补补,这样叫做百衲衣,这叫神经。你要随缘嘛,那没有,那破衣服也一样啊,有也一样。这破衣服补一百〇八个洞,或者没有补一百〇八个洞或者全新的,是平等平等啊。你拿到全新的你就穿全新的,拿破一百〇八个洞,你就穿一百〇八个洞,那没关系,这个才对。而不是一定要把这个衣服去把它成坏色衣,一坨一坨的,那你买新衣干嘛?

你要站在平等平等的立场来看,新衣我也一样穿,破衣我也一样穿,这个才对。那么站在这样的立场里,你能够看得很清楚,不被意识形态所干扰,那就叫净识;你被意识形态所左右,那就叫染识。染识也是选择,你意识形态中好的就对了,可是净识就已经抛离了那一些意识形态染着的部分。

那么从净识开始才能叫修行,就已经叫做初果向。各位在这地方这个一定要弄好。初果向开始啊,你就会尝试着静心。这两天有个同修跟我在谈,他现在虽然也五十几了,我们年纪都差不多了,大小辈而已。她说她最近来学佛,她感到很高兴,原来她也学佛,可是她不敢踏进来,因为大家都骂她不对,一定要她受戒啊、定要她什么灌顶呐、定要她怎么样,她觉得学佛一定要这样吗?

因为她从小开始,四五岁开始,因为她福报很大,什么都不要做,像个小公主一样,所以成天她没事,除了穿得好好的,书包是人家把它送到教室去,她还不要背书包,就这样子读书。所以她成天没事,早上起来也不要她吃的,所以她就先打坐,现在叫打坐,以前也不知道什么,反正她成天没事嘛,自己就坐在那里脚就弯起来,然后就坐着,然后会冷就包这里、包那里,她说她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做什么。

她自己就会,四五岁的时候就会,一直到四五十岁。她成天不用做事啊,她鞋子不要自己去买,三个月人家就送两双给她穿,她就想说“真讨厌,这个鞋子才穿到习惯又要换了。”人家说要换了,那个旧了。你有没有这种福报我不知道。可是她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她说“我是在干什么?”每天就这样睡觉起来吃饭,睡觉起来吃饭,就这样子而已,她也会觉得不对,她开始在找寻。

你要知道有些人天生的,她就会去想办法把心静下来,有些人他不会。现在各位进到这里来都会想修行了,也没有几个说是强迫你来或押着你来,没有吧,大家都是自己来,那不会,你也想办法要学到会,可是外面那些人不一样。现在我们就要告诉你的是,你既然来了,已经朝着净识的方向,也就是朝着初果的地方来,这里面有什么不同?

这里面你要留意到,我们的第一个前提,你一定要听清楚,第一个前提,就是你要对于“你现在的人生对吗”去思考。我这样的决定对吗?譬如我们说发菩提心,你真发菩提心吗?还是自己想象?

我们最近,隆泉师在教呼脉,我就告诉大家,所有学密法的通通要学呼脉,可是我们发现,有很多天生就喜欢唱歌,很会唱歌的人,他以为他会呼脉。因为他会唱歌,而呼脉是声音,他以为他那个机械物理音就是呼脉了。那你差多了。我虽然不懂音乐,不过这一点敏感度还有,那个差别在哪里?

你自己就要想,人家为什么叫呼脉,不叫唱歌呢?人家为什么叫梵呗,而不叫音声呢?这有道理的。那个生命的原音,我告诉你,这句话是我告诉你的,全世界还没人这样讲过,你就要去想说,我到底在讲什么?你有这么好的因缘,能够遇到这样的机缘,可是你不懂得珍惜。什么叫生命的原音?它是怎么发音的?那是什么?怎么发才对?我们一直要在有这种情况,不懂的人要去知道分别,懂的人就更应该要会分别才对,而且还要会指导人家。

那你要知道,当你不是那一种修行根器的人,你根本就不会,你那慢心就障在那个地方。文殊菩萨第一个告诉我们就是要无骄慢心,那我们呢,那么高张的我执、我慢,你还叫学佛人吗?你还叫修行吗?你能修什么?你是在找一个足以让你逞能、发挥的地方,这样而已,那这个不算,这个不叫做修行,不叫做发菩提心,你只是在找一个足以让你发挥的地方,而不是要找一个让你修行的地方,你留意到这种情况,这个是我们普遍存在的。

有的人禅修也一样,很快会进入状况,那你进入是什么状况,这就是们第一个要跟各位探讨的。昨天跟各位讲说,你入坐以后,先进入的就是粗住,粗住降伏就是细住,细住降伏就是欲界定,欲界定过来就是未到定。未到定从细住开始,逐渐地就会有一些触功德,所以细住到未到定之间呢,我们都叫做舒服禅。未到定以后的八触十功德很明显,你的色身、心理都会转化,开始会产生心一境性、寻伺喜乐这五功德。然后你就进入初禅定、二禅定、三禅定、四禅八定,你就一直上去了,这个叫外道禅。

但是粗住、细住、欲界定、未到定到初禅定我们也要修,但是我们有一个地方不同,你要留意到的是这一个不同。因为你从粗住、细住到欲界定之间的奋斗过程,最主要是压抑,应该来讲压制你的心理活动。那我们在告诉各位从净识开始,你是带着一种“我这样对吗?人生这样对吗?”你要注意,主要是这两个部分,它有很大的差别。你的基础面是在于检视真实生命跟虚幻生命,这是出离道的因,你这个因一定要下,这个就是菩提心。你假如没有这个心,你没有办法去检验“我们这样活着对吗?我这样的努力是正确的吗?”

譬如说我们修行供养,你这样供养对吗?有效吗?你这样打坐对吗?有效吗?你有没有这样一再一再地去检验自己?或者只是你自己想你发心,我已经发心了,我这个叫发心,我都已经吃素了,我已经都剃头了,我都已经进禅堂了,我都已经受戒了,所以我叫发心了。这个叫真发心吗?对于这些文化跟意识形态的人,我这样讲是大不敬,对他们是大不敬。但是话讲回来,依循佛陀真理脚步的人,那我们就要一再地检验,我跟着这个人走,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是跟对了吗?我这样跟对吗?

我们在市场里,常常看到小孩子丢掉。小孩子牵着妈妈的手,只要有手他就牵上去,就以为是他妈妈的手,他不会去检验说这是不是妈妈的手,所以他才会丢掉。我们也是一样,你到底跟着人家修学,你是真的跟着吗?或者是像小孩子随便拉着手就叫妈妈?你自己要留意到这个问题,你在这里要一再地去检验你在进行些什么。

那么外道禅他不是,它是用压抑、压制的方法,把你的心理活动压下来,那产生触功德,所以直接就进入初禅定。我们在这里并没有这样要求你,是告诉你在检验你的心念的时候,朝向净识走,到最后你会很明确地发现“嗯,我的念起念灭是什么。”你要留意到这里,这里是跟你讲的是定功,但不是禅定的定,你要留意到这两个区别是很明显的不同。

那我们告诉你说要看那个识,由识到念这个地方来怎么看的时候,这个重点我们主要告诉你的是,你对于念的最原始的起头是什么,这个是我们要分析的地方。那么一般禅定,就外道禅的禅定来讲,他不看这个,他只要把心止息,他也叫止住妄想,他的止住妄想跟我们止住妄想不一样,这个就是我们要告诉各位你要分辨的地方。

外道禅定是压制,使那个念头死掉,所以他会产生枯木禅、野狐禅。这个“三冬无暖气,枯木倚寒岩”,朽木,外面那个死掉的,那个樱花死了三年了,当然叫三冬无暖气,这个跟死人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老婆婆骂他,“我三年供养就养一个死汉。”放把火把它烧掉了,把道人给赶出去,因为是死汉嘛。你要留意啊,修行人很容易走入外道禅。那么你必须有这个觉知,这个就是佛法与外道之间的差别,你要想这样对吗?这个地方在这里。

那么你进入禅定以后会有很多境界,昨天跟各位讲了,这些境界会俘虏你,把你俘虏走,你的心会跟着境界走。哇!佛好漂亮,或者好舒服,哇,光好大,然后又有什么什么,境界很美多变化,每次打坐都在境界里。那个初禅二禅三禅四禅,甚至于没有境界,哇!一片空宁,那是四空定啊,你进去了。这些都属于禅定的范围,跟我们了生死无关。禅定越高,你越难了生死。

现在了生死就在我们刚才讲的净识这个地方,你把染识除掉剩下净识以后,再来就看识起识灭,你要看得到。我们一般来讲也是念起念灭,那也无所谓,那是词的问题,但是那个念头起来、念头消失不夹杂意识形态的善恶判断,你看得到这一点叫入流,初果你就入流了。但是你先别高兴啊,你看得到的念起念灭大概变异念,变异念你说“这个念不好。”那你也在善恶里面,你会把不好的念头给放弃,或者不符合你标准的给放弃,那这个都属于善恶念。

现在谈的不是善恶念了,一个关键就是净识,净识当中,所谓净识就是纯识,没有价值判断,只是念起念灭。你会不会在打坐的时候,想到说痒,痒就是一个净识,痒了,头皮痒、皮肤痒,想去抓,这个时候你马上一个念头说,“不行,打坐不能动。”那个叫染识,那个就意识形态的染识。你看对痒是身根的触尘,那是生理现象的部分,痒开始起作用,你坐着你就很清楚这痒起来,你向痒处看,那个痒会消失掉,不知道怎么样又不痒了。

你看到这念起念灭,然后还是注意守住风门,然后那个痒起来,然后你知道有那么一个痒,风门守住,注意力还是在这里,你的念还在这里。那个念起,你念灭随它,你知道,但是不理它,知道吗?对治法,要对治那个痒,是你向痒处看,痒就消失了,大概你试两次,你就不要再试了,试的话,你的念头就被痒给吸走了,那你还是回到这个地方来。

好,一次、两次知道这样,那个叫做净识。可是现在在打坐中痒起来了,“念头不能去,去就跑掉了,所以我不管它。”那个叫染识。你要注意哦,这个很微细,到这里慢慢地你会看到,这个染净之间越来越微细、越来越微细,到最后你根本就不理染识了,只是对于那个起来,那个念起、念灭很清楚,因为你一直在置心一处的时候,那个念你根本不会再加第二念上去了。那个痒我知道了,不要管它,又回到念上面来,你不会再加上说要抓不抓,或者抓对或不对的问题,那已经都是染识了。所以当念起的时候,就是痒的念一起的时候,我就停住了,我还是摄心过来,这个就是我们修法的地方。

你要注意当你一直训练到那些念头来,你回来的时间。我们用一个譬喻,置心一处是在这个地方,有个念起,不管痒也好,香也好或者怎么样,那个念起,你去找个第二圈以后,就已经变成染识去了。可是当这个念起起来,你要转入第二圈,假设这个有距离的话,从这个念起到我发觉再拉回来的时间,这个距离假设是一米,那是没有什么功夫的,不过这个功夫比起凡夫已经不得了了,一米你就拉回来一次的话,你的寿命大概增加十年,你可以增加十年的寿命。

那每一次这样拉一米,逐渐地你会变成半米,逐渐地会变成十公分,逐渐会变成一公分,到最后你那频率会很快,因为变成不到一公分的距离,那念起马上回来,念起马上会回来,这个就是说一个我们叫做plus minus,容许度的范围越小,你的功夫越大。

当那一个置心一处的宽距越来越小,小到一定的地方,这我就没有办法跟你形容了,它到了某一个程度你的生命观境会现前,而那个生命观境,不是入禅定以后的那些佛境界,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个观境会使你很清楚地明白到“人是什么,我是什么?”那个时候你清楚地了解到的,“人是什么,我是什么,世界是什么?”你就已经到了第二世界。

这个地方有一种状况,我这样跟你讲是很简单就到第二世界了,其实要到第二世界之前它有一个过程,就是我们这个地方所进行的程度。第一个所谓入流,你进来了,那个时候你会在这里绕一圈再出去,这个叫入流,你会跑到第二念去,这个第二念还不是前面的第二念,因为这是第二识,通常我们在初果位的时候,第二识、第三识很多,初果位;到了二果位的时候,大概你只是绕一圈出去而已,就是到第二识,这是二果位;那你会在这个地方选定一个地方不动,你就不绕第二圈,只在第一圈里面绕,那个叫做受,那叫三果位,就我们这个地方讲的三果位的地方。

初果位的人他已经很单纯了,因为他转入第二识第三识这样子而已,他不会形成明显的概念。所以一个人到初果以后,他形相就已经开始变了,身相威仪已经开始变了。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会产生毛病,从中枢神经系统到末梢神经会控制我们的肌肉,我们的内脏器官的问题,就是你这个识出去,第二识到第三识以后,它就会一直影响你的末梢神经。因为第三识以后,已经是染识,概念的部分了,那个时候中枢神经系统已经启动。中枢神经系统一启动,你的末梢神经就受控制,因此你的身体器官就会受到影响,器官包括血液里头的细胞组成,红血球、白血球。

那么当你把这个第三识以后的识的活动降到第二识以后来,末梢神经已经不起作用,这个叫真正的放轻松。因为末梢神经不活动,你就完全放松了。那中枢神经还在起作用,但是不会给末梢神经下命令,你要留意到这一点,这个时候是第一识到第二识之间。当第二识去掉只剩下第一识,就是二果位以后的话,你的触功德就完全起作用了,他开始调整了,那个时候已经不是自律神经系统跟非自律神经系统的问题了,他自动会矫正,恢复健康的情况。这个是一个我们必须去留意的,很多人没有办法去体会这个部分,这是从识来看。

那么在这个识里头,你确定哪个识,你必须确定,因为你不确定的时候,顶多你在二果还要绕,还要到天上人间跑一趟,这叫一来果。三果位就算你停在那里,你升天以后也会证阿罗汉了。但是你要能够确定我哪一个识的时候,那就已经定位了。

这个时候我们要告诉各位另外一种状况,当你能够转到第三个识以内的话,那个生命能量已经开始涌现了;当你到第二识以内的话,生命能量会快速增加,你自己身体里面的一些缺陷,就是病就开始恢复了。不但是这个样子,你自己的人格也会完全矫正过来,你自己那自以为是的已经没有了,你跟人家之间相处也会很好相处了,情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

你要知道因为前面在变异念那边,我们已经处理掉了,才有善恶念,善恶念这边染、净之间的问题,我们又把染识给除掉了,所以基本上你没有什么很多“我我我......”那个“我的意见、我的看法、我要、我认为、我是什么”,已经没有那些了,基本上来讲,不说破我执、破我见,也差不多“我”的作用会降到很低了,因为这已经进到二果了。

现在在这个地方我们一定要弄清楚,到净识以后是初果向,净识开始做调整,你透过禅修来训练,它是很快的,速度是很快的。所以从净识到初果,那对一般人来讲,大概应该来讲三五分钟就可以了。这三五分钟的意思不是手表分针走三圈或五圈,你三、五件事情,你自己要去检验,你大概就能确定了,进入初果。你在打坐的时候,几个经验你就可以得到。

那么进入初果以后你会发现,因为你坐在那里看着识起、识落的时候,你几支香就够了。各位再留意,你坐在那里心是活的,心不是死的,所以你不能变成枯木禅。就在这个时候,心理已经有很大的改变,生理也有很大的改变,你是突飞猛进的,生命能量很快会改变自己。

所以我们很多来参加的人我们都告诉他,你不要一直你以为你身体怎么样,你就要要求有特别的待遇,那你不能成就的。因为你要知道,你要想办法很快地进入这种状况,到二果,大概一些身相的病都可以改善。你坐的姿势不能坐得很好,譬如说双盘不行,单盘不行,金刚坐总可以,绝对可以调过来,你假如一开始坐就一直想说“不行,我坐十分钟就不行了。”那你就完了,这辈子叫做一世人剪角,你已经剪掉了。

你假如说“我不管,既然进了禅堂,功德那么殊胜,我就把一切交给他,生死交给龙天,性命赋予常住。”就交代出去了,那你无限制的,你说怎样,我就怎么样,最主要是从净识到识起识落,由那个识转到两三识那边去的,变成到第二识以内,到第二识大概你自己就会发现你已经不同了,你这辈子以来是现在的身体状况最好,你可以感受得到,虽然有时候病起来也是没办法控制的,但是你已经会感受到“我人生中最近最幸福。”你会去感受这个部分。

那么当你到最后,这个识,停在最后那个识里头绕的时候,其实还没有静下来,那么从外面来看的话,那你已经非常的定,那你必须锁定,安住在那个受上面,三果位就得了。那从三果位,其实我跟各位讲不要说三五天,一个七下来,一个七你从净识到初果,一个七从初果到二果,一个七从二果到三果都没问题,再一个七从三果就到四果了。

但是你要懂得如何去,前面这个地方一条路,这条路,我想我们跟各位讲得很清楚了,识,几个识都跟你讲了。在善恶念里面的一个概念形成,大概那个识要转个十个圈以后,要十个识以上你才有可能形成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概念。

我常跟各位举一个例子,我记得好像各位讲的,现在已经很久了,菲律宾的一个,菲律宾还是婆罗洲那边一个原始的村落里,有一个大概像Discovery这种单位去采访,他发现村落里头的小朋友,有一天睡觉做了一个梦,梦到他昨天玩的那个同伴死了,他就问他的爸爸“他怎么死了,我们昨天在玩,我梦到他死了。”那爸爸就等于接到这个法尘,他想了一下就告诉他“你有没有跟他吵架?”他说“没有,他要我的糖果,我不给他吃。”“哦!你没给他吃,所以他死了。你去看他,把所有的糖果都给他。”

那个小孩子过去看,他果然没死,就把所有的糖果都给他,说“对不起,我害死你了,糖果通通给你。”你可以看到爸爸也好、孩子也好,那个脑筋那个识大概只转两三圈而已。要是我们的话呢,“梦的不算,别想太多,去玩。”你看你的反应可能很直接,很快地就作答复了,但是你是意识形态,每个意识形态最少十个概念构成一个意识形态,我给各位讲是最少,一个复杂的概念大概几百个识,一个复杂的意识形态,我看不止几百个概念而已。你要去留意到,那是你看不到的,你很简单地讲“不要理它,做梦不算,你今天晚上好好睡,就会梦到他又活起来。”

你看起来好像你反应很快,不像那个爸爸这样想了一下,最后挤出来问说你有没有跟他吵架。他是因为大脑的中枢神经系统的运作很慢,所以他只有几个识而已。我们因为大脑的中枢神经系统运作很快,所以当你接受到一个讯息的时候,你那里面不知道多少同时启动。他那个启动得很慢,所以反应你会觉得很好玩。你的反应呢,是因为你那种快动作,认为这是很正确,其实那不对,因为你已经堕入意识形态里面的判断,而在那个很简单的识作用之下,他的反应是那么的纯真,知道吗?

所以大脑转得越多越快的人,他越不真实,当你遇到一个不用大脑的人,你就会说“这个人……”因为你已经不是人,所以你才说“这个人”,因为你跟他合不来。那为什么庄子叫真人,对于这一种不用大脑的人叫真人,我们用大脑的人都叫假人,你去留意看看。

真正修行是在这个地方,从净识入初果,从初果那个识,大概五六个识的,要降到两三个识里面,标准是两个识,叫二果;然后守住受,证三果;然后向色,第二念出发,四果向;破无名就进入第一念,四果位。这整个过程很清楚,跟你修学禅定的不一样。

很多同修都有禅定的功夫,初禅二禅,禅境界很美很美,那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帮你解答,那等到色界天你去找大梵天王再讲,我没有办法处理你这些。我告诉你的是欲界直接出三界的方式,你这种禅你不修,你到哪里去有更好的我不知道,那你就好好修吧。

我只是这样跟各位讲说,学佛难呐,你不要以为说都在禅堂里打坐,没学佛的很多,佛法是什么都不知道。昨天才发现有一个他竟然说,我问他说“你菩提心要守得住啊?”他愣在那里。我说“你为何出家?”“因为金刚界、胎藏界是纯密,所以我就出家。”我说“去死好了。”胎藏界、金刚界是纯密跟你出家有什么关系啊?他因为他是纯密所以我出家。你不是神经啊?他纯密跟你出家有什么关系?“你为何学佛?”他看我一下“学佛很好。”

这个叫发心吗?要来求度的时候发愿“我愿生生世世怎么样……”去死了,那个心都没看到。你们这叫乳童心,乳童,吃牛奶那个乳,还在吃奶的孩子的心叫乳童心,也叫做发心?只有你知道啊,谁知道?所以像这一类的情况我们都要一再地检验。

一开始我们就跟各位强调,佛法、觉醒,觉醒在哪里?就是你对于现有的人生有疑虑,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昨天一个五年级的小朋友,我说“你要出家?”他说“我也有在想……”他妈妈说他常常在想说“是不是可以毕业以后不要结婚”?我说是啊,他就会想了,是不是可以不要结婚?五年级的孩子现在很聪明,都想到毕业以后要结婚了。他在想说是不是可以不要结婚,一个有善根的人这个时候他就会去考虑这个问题,五年级而已。

我们这样活着到底对不对?你现在在干什么?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我们来打坐,你在修学什么?一般来讲五功德、十功德,大家都在谈,从初禅二禅三禅,你到底打坐是不是往那边走?大概我们也知道不应该往那边走,可是不往那边走要往哪边走?你又不知道,现在这条路我给你指出来。很清楚了,不是往初禅二禅走,是要往初果二果走,这个路子很清楚。你们这次来打禅七我没欠你了,光是这个就够了,这个礼物就够你说,这三个月的三次禅七已经够了,这里面已经从整个过程里统统跟你交代清楚了,从《耳根圆通章》来。

这个讲法我告诉你在法界中非常震撼的,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初于闻中,我已经把哈达瑜伽、思辨瑜伽跟巴克提瑜伽跟你讲清楚了。不但在佛法中、在印度教里,只要在中国的佛教跟印度的婆罗门教你能够站得住脚跟,在这个法界,在释迦摩尼佛法化的时代里,或者我们叫贤劫的这个时代里,你绝对可以交代得过去。你跟其他的时代,那我不敢说,但是在贤劫这个时代里已经可以叫做真理了。

这已经跟你交代很清楚了,出三界怎么出去?不是禅定的问题,婆罗门教上面讲的禅定到天上去,那几重天的天王就这样修的。它巴克提瑜伽也讲不要这样修。他们现在的这些经典应该是翻得不好,因为我看他们中文素养跟宗教素养都不够,经文应该是写得很好,但是翻成中文的地方翻得不好。但我们这种讲法绝对可以,中、印两大民族的生命真理我们已经可以贯穿了,也希望各位你在这一条菩提道上能够好好地走出来。

这一节课很短,也不过几十分钟,但是告诉你的已经很清楚了。你一定要调到净识这个地方来。你不要看,你前面要把那个变异念除掉都不容易,因为你的情绪在作梗,你要发的都是野草心,不是菩提心。发那个什么心,高兴你就像个菩萨,不高兴就像个罗刹,那哪叫发菩提心吗,那都不行。

只要你的情绪一直在控制你,你全部在变异念里头,你再怎么思考都是你的意识形态,都是好恶抉择,依据你个人的喜怒好恶,这是很可怕。那你能不能把这个放下,有一点意志,有那个意志力,可以去判断善恶,而选善念造善业,不要受情绪影响,那才有可能。

这里面还有染识跟净识的差别,你还必须把染识给除掉。那么从净识开始去看你的念起念灭,其实就是识,因为你一个念你看不到,现在看一个识可以,那你就入初果。那么到三果以后才能看念,三果以后看念就向四果位出发了,那你才有办法在第二念第三念上再看。破了无明,那你就到第一念,到四果位,那你要看第一念第二念就有可能,那就自在出入了,关键在这里。那往后讲的才有可能讲舍识用根、转识成智以后,从根本智到后得智,怎么样经过那一分保任而转入法身大士,这两条路。我们走这条路,我们叫初果二果的路,不是初禅二禅的路,能不能分辨出来?我们交代很清楚了。

很多人在这里他没有办法,在禅定里面搞不清楚,那没有办法,因为指导者也搞不清楚,传统在这个修行上面的指导书籍,不要说经典,指导的书籍都交代不清楚,他没有办法把这些东西弄出来。一般讲指导的从粗住、细住进行,都是往禅定走的。那我们不是这样子跟你讲,我想在教相上,这个地方我们已经跟各位交代很清楚了,是不是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不知道,我想这辈子你都很难遭遇,那你就掌握好。

这个你能够掌握,能够这样去实践,那我们跟你讲说一个七你就可以从净识到初果,再一个七你就可以从初果到二果,再一个七你可以二果到三果,再一个七你就三果到四果,四个七够了,五个七你就可以舍识用根了,等你用根以后我们再讲转识成智。我讲很快,几句话讲过去了。

但是你前面的资粮道,变异念必须舍尽。变异念不舍尽没有用,那个我执甚深在那边,改都没办法改,踢也踢不掉,那怎么修?你到哪里去,我跟你讲人住喜马拉雅山顶,心在红尘里,你都是变异念。你要有办法住在红尘里,你看那弥伽长者在市渠道中坐广大座,他如如不动。弥伽长者现在讲就是工商总会会长,各行各业的理事长,各行各业他都参与,可是他掌握得住。他舍识用根以外他能转识成智,他有后得智。因为他是第四位,善财童子的第四位的善知识,弥伽长者就是四住菩萨,他是已经破四分无明的法身大士。你要留意,四十一分无明他破四分。

我们以为破无明是一破就全破了,你是破第一个大头无明,所以证阿罗汉,才能舍识用根,舍识用根还要转识成智,然后还要一分保任,才叫法身大士。所以破一分无明是可以叫做初住位没错,可是你还没有保任,还没有成熟不算。所以基本上要到法身大士,那无明才全断,第一分才断。你那个破无名还不叫断无明,到初住位才断第一分无明,你要留意到。所以我们在用词的时候,我说语言是很笨,怎么讲呢,就跟你讲破无明你以为断无明。

破只是穿得过去而已,本来你穿不过去被无明障碍住,现在把它打破一个洞,可以穿过去了,可是你要把它断掉啊,那要全断要到初住位,才破一分无明是断一分无明,这个破跟那个破又不同意义了。断一分无明、断二分无明,断四十一分无明才是等觉菩萨。你看看这个怎么办。大家修学都很快,破无明、破无明,就破一个洞,钻过去一次就不能再钻回来了,钻回来以后又钻不过去了,那不算。所以要断,那有四十一个无明给你断,一分一分往上进。所以我们要看,真修行学真修行的这个法,要不然我告诉你很多地方都挂着佛教的羊头,卖的是四禅定的禅,那你自己去看看。在这个修学的过程里把这条路看好,那往后我们要走的就很精彩了。

我们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讲初果、二果之间,我们怎么样来奋进。

 

 

ps.文字录入为古越青玄师兄,一校为水芝红师兄,总校为能福师兄。随喜赞叹!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耳根圆通章----海云继梦和尚25
下一篇文章:耳根圆通章----海云继梦和尚27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