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耳根圆通章 >> 浏览文章

耳根圆通章----海云继梦和尚25

2011-09-07 14:59:51阿兰若新浪博客 【字体:

我们昨天简单地把这个表,也就是一个修行人的资粮道,大概跟各位提了一下。资粮道在菩提道上来讲,大概我们都要花很长的时间讲,那么这里面我是简单地跟各位归纳成三个条件。

第一个,就是你的人格性一定要健全,人格性健全不健全,我们从两个地方看,第一个,你有没有自我反省的能力?或者反省到最后都是别人错,自己有很多的理由在安慰自己,这个都是不健全的内在因素,这个你也不会承认。你假如是那一种都在自我掩饰,找理由、找下台阶,那这个没有用。这个你不要侥幸,你在菩提道上混个一官半职,那个简单,但是对你了生死完全没用,而且呢这里面的因果你可能会很惨,因为你假借着菩提道的这种幌子掩饰自己,在里面混饭吃,这个是很麻烦的事。而且那种思维模式养成以后,那就是你出入地狱的通行证,这当中是毫无阻拦的,所谓无间地狱业是这样形成的。

在菩提道上,尤其进入佛门中,我们一定要求自己仔细地反省。反省以后,你要不要发露忏悔是一回事,但是自己总要去改进,找到一些缺点、一些盲点。这个部分我们常跟各位讲说,当你在生活中、工作上遇到挫折、逆境、不顺的时候,那就是你的业,那你有这个业的时候,你只有忏悔。不要以为我没错,也不要形式上掩饰一下,敷衍一下,那个都没用,这样的话你再来的未来的岁月,那会很痛苦,这是第一个,你自己本身你自己知道的,这无可逃避。假如说“我检讨就这样,我没办法,我没能力。”这个时候你更应该要诚心忏悔,已经发生这种事,我有什么办法呢,那就只有忏悔,你还是忏悔,反省检讨以后只有忏悔,没有为什么。

那在这个部分里,由于我们的设定,可能你有很多沟通不当。假如你学着沟通跟适当地表达,那有很多事情你很好处理。我们在这里面发现,人格性有问题的人,他基本上在沟通上都有障碍,他会假设很多种状况,假设这样,假设那样。很多人出家,“我要出家,出家以后我就要怎么样,要怎么样……”出家以后你要怎么样?出家以后你只有一件事——听话,其他没事。叫你去死你就去死,叫你晚上睡在水沟里,你就睡在水沟里,只有听话一件事,你还要怎么样,你还能怎么样?“我要打坐,我要怎么样。”

我们以前来了一个很精进的,人家晚上在睡觉,他在打坐,白天人家在工作,他在睡觉,而且他睡得很厉害,他会躲在你找不到的地方睡觉。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不是。人家要吃饭他又不吃,人家睡觉他自己跑去找,翻箱倒柜,这个不是,你不要想那么多点子,你要想说我怎么跟人家融洽相处,我怎么样接受命令,好好如实地去实践,做一个非常顺从的人,这就是修行所要做的事。所以你不要自己把自己想太多。

那有很多意见,很多状况,难免我执、法执还在,那你要懂得沟通,适当地表达我们的意见,然后在表达的时候,也要能够充分地了解跟接纳别人的意见。这个能力没有的话,你想你还有什么人格性健康可言呢?表达能力跟接受的能力都没有,那你人格还会健全吗?你想想看嘛,一谈到你的缺点,马上,三个头六只臂都出来了;讲到别人的缺点,尖酸刻薄,那不是啊,我们自己要能够弄清楚。沟通,适当地表达自己的意见,要充分地能够接纳别人的意见,这个是你自己在反省以后跟别人沟通上的一个要领。

   第二个地方看的就是你的人际关系。有的人沟通不好,可是他人品很好,人家很能包容他。你叫他做事洗碗,洗到结果所有的碗都破了,人家就知道,这个人不要叫他洗碗,因为他太认真了,他为了把碗洗干净都洗到破了,你还敢再找他洗吗?可是叫他洗锅子,那个锈锅子都洗到变不锈钢,他有办法,为什么?他就很认真啊,你知道他认真,用在他可以认真的地方,你不要叫他去洗碗,除非你有钢碗再给他洗。

这要看人家的状况,因为他这个人就是憨直,动作粗鲁。粗鲁的人不是坏人,他虽然不会表达,开口就好像骂人,要吃人一样,但是你知道他这个是好人。他虽然不善于沟通表达,但是这种人通常很能接纳别人的意见;或者他很直,他只听师父的话,谁的话都不听,一做起事来好像要吃人一样,把你撕开一样,但是呢他是善良的,这种人通常都能够受到人家的接纳,很受人家的欢迎。并不是说这种人就不好。

我们一般人你可以发现,最讨厌的人是心机很重,城府很深,他稍微一动作就有人会受伤,厉害的就是你现在不知道你受伤了,过一段时间你才发现你已经被下毒了,这一种情况才是人人所可怕的。这种人的人际关系绝对不好,因为一次两次,短期间可能人家不知道,久了以后那种气质会使人望而生畏。所以这种人常常你一讲话,人家就会误解,因为你常常在欺骗人家,常常有深层的心机在算计人家,那以后你再讲话,谁听你的?所以当你说这个是白的,人家就说“你最好把他当黑的。”你说是红的,人家说“最好把他当绿的,因为他讲话就是这个样子。”那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你可能在称赞别人,人家会说你在骂人,因为你谎话讲太多了。

所以这种情况就会一直出现,像这种人他人际关系绝对不好。表面上看起来好像不错,因为他很会掩饰,可是实质上呢,你会发现他很单薄,就一个人,没有周遭的人,没有朋友,没有所谓知心朋友,也没有什么三五哈拉哈拉的那种朋友。有的都是跟你应付一下,因为大家都怕你,必须防备你,在你面前都说好话,事实上心里都没有你。像这种人际关系不好的人,那我们都认为人格有问题,哪里有问题我们可能不太了解,因为你也不容易看到,但是这种人要修行有困难。

所以人格性的问题,第一个一定先要弄好,这个也没有办法很详细地讲,而且每一个人都不承认自己人格有问题,尤其是越有问题的人越不承认有问题。一个心理健康的人,人格性很健康的人,他对于他的缺点他常常会发觉,然后会有惭愧的心,对于人家的指正会有感恩的心,他反而常常会承认自己的过失。但是一个有严重瑕疵的人,他绝不承认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当人格矫正以后,或者健康的人,他在正常的情况之下会发现,我们现实的人生是虚幻的,是不当的,那么他逐渐地他不想执着,想要改变他的生活方式,要去寻找一个“什么叫做对的?”那这个叫做发出离心,发菩提心。发觉目前眼前是不对的,或者感觉到目前眼前的这种生活是不对的,而想要放下的人,这个就叫做发出离心。那“有没有对的,到底什么叫对的?”开始在追求的人,这叫发菩提心。

这两个有点不同,有点类似我们昨天讲的舍识用根跟转识成智,我们距离很远地看两个都差不多,看天上的云都一样高,事实上你看有低层云、有高层云。我们在地上看上面,反正云都在天空嘛,可是呢,那气象专家飞上天空去看就知道了,有高层云、有低层云,我们在地上根本就分不出来,同样的有这种情况,这个出离心跟菩提心之间有一点差别。

   那么你发起这个出离心或菩提心以后呢,你会开始去进行,现在的错是怎么错?慢慢地去验证,要找一个真的,真的到底是什么?你要慢慢去摸索,那这个呢叫摸索阶段。所以刚开始摸索的人,想学佛的人,通常会去算命、学八卦、学易经、学中药,推拿、拔罐,这个通通来了,只要跟身体、跟生命有关的,你都会去探讨,什么阳宅、地理、风水,什么看面相、看星座、血型什么都来,这是什么?这表示你开始对生命在注意,这个就是一种摸索。什么宗教都去,什么也拜,看到石头也拜,绑一条红带子在树上你也拜,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这个时候是很虔诚的,这叫摸索。

摸索的时代没有错,常常有人说“师父,那里在拜一个石头公,你觉得怎么样?”拜就拜了,那个人在摸索,他发起虔诚心,拜个石头有什么不可以呀?你不要老是用我们学佛究竟意来看那种状况,那你没办法。刚开始要发心的人,他一定有摸索的。就像到我们寺院里头来也是一样,他站在那里,“师父我现在要做什么?”我怎么知道你要做什么,“我刚到庙里来,我什么规矩都不知道,不知道进来以后要做什么。”像这个都是在摸索的人,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怎么问,一问就错。那你就不要觉得他哪里错,要引导他一步一步走。

那我们到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摸索过一段时间了,这个时候我们是假设各位这三个条件都具足。人格性健康,这个健康我们是指七、八十分以上的;那么出离心也发了,你一再地检讨,一再地发掘,假如你现在还经常有在世间事在发誓,“我绝对不会怎么样,我一定不放弃什么。”那你大概就完了,那种人格大概一点都没用,在修行上来讲完全没用,在世间人可能说你这个情谊很深,那个什么坚持什么爱的真谛,或者什么坚持事业的理念,或者什么理想,那都是世间的,不是不好,世间来讲都很好的。可是你对于这个虚幻的生命你根本就没有认识,你要先搞清楚。

你对于虚幻生命有认识的话,世间的美可以,不是完全不行,那你随缘过嘛,世间缘未了,暂时保留着一点也很美,但是你要知道那不是我究竟的。在过程里,过去生修来的福报,这辈子就有一个业障一直爱着我,爱着不放,连吃个菜他都嫌我营养会不良,那这种情况是你过去生中修来的好福报,你不要诅咒他,那你就耐着把这个缘圆满了以后,那你精进再讲精进,那你不能“咔嚓”就卡断,你说释迦摩尼佛半夜都可以爬墙出去,那你不能够去比照这个。

所以这个因缘我们要能够这样确定,那么有很多不可了的恶缘,刚才讲的是善缘,也有一些恶缘,你还是要慢慢地带着,不能逃避它,把它圆满了,那你要精进再精进。但是你现在那个出离志应该有了,旧有的、现有的第一世界、第一生命的虚幻你已经清楚了,你应该是在追求真实的生命,追求真实生命跟真实世界的同时,旧有的这些你把它保留着就好了。那个缘一转变,你就业尽情空了,你不能逃避,你逃避的话那个余习、余业会跟着你到新世界去,那反而是个障碍。所以你要留着它,让它随着因缘结束它自然就结束了,不是我们要贪,不是我们执着,那是要随缘,随缘消旧业,这旧业未了,你还是乐于承受。

那么开始摸索心的时候,已经刚才跟各位讲,你可能学了很多,什么老子、庄子、周易啦,什么新约圣经、可兰经什么经,只要有经,除了神经以外你都摸索过了;各种道场教堂也都去了,神庙、鬼庙、腈姑娘、观罗音反正都去过了。也有人叫你要去学了,要怎么样,你很有善根,你很有缘了,这些也都摸索过了,那这个不止千经万论,是千山万水、五湖四海各种大小圣地,奇人异事,各种宗派,你大概都经历过了。

有些人是很单纯,一路直直地就往大雄宝殿冲进来了,哪里都没去的,这个有啊,我们同修当中就有很多这种状况,他来自于他生命中本身的纯真,那个纯,这种情况来的,那这是他的善因缘,他不必摸索到那边去吃很多苦。这个都没关系,那么既然已经来了,那我们就从这个地方开始跟各位谈了。

    在修行的过程里,我们前面讲这些资粮道的是一部分,这个部分就不再跟各位谈这个东西了,现在开始从这里谈,是从资粮道具足以后,那你已经来到这个地方,我们开始讲修行。修行分两个部分,一个是慧解脱的,一个是身解脱的。慧解脱就是一般人讲的智慧,经典看一看我就会,所以叫做慧解脱。慧解脱没有完全解脱,你是通达以后内心会很喜悦。那慧解脱以后,真的解脱以后,你来修定,那很快会成就。

这个时候牵涉到一个问题就是,你依止一个道场、依止一个法门、依止一个善知识的重要性。有人说身体不好可不可以出家,身体不好要出家有很多条件,你自己要拥有的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出家他可以接受种种的历练,但你自己知道身体不好,那你自己要有对自己特别严格的要求,你不能够说,出坡我不行,做什么事情我都不行,那我只能睡觉跟吃饭,上殿也不行,打坐也不行,什么都不行,那你能行什么?只会叫人家做事,那要看你有没有修来那种大福报,这是一个关键。

身体不好出家的典范那就是弘一大师,是我们本宗的祖师爷,是师公,我师父的师父,那你们应该叫什么,我不太会叫。他就有个特质,你知道李叔同在家的时候有很多好朋友,朱自清、夏雨尊、封子恺,这些当时很有名的文学家、艺术家,所以他出家得到他们的同意,那么这几个人护持他。那么他也不接受任何人的供养,供养可以,供养统统给道场,不是他的,你要留意。

他要写的墨、毛笔、纸通通是这几个人买给他,他没钱了,就写信给他们要钱,就只有这样子,很单纯了,他其他供养不接受,所以呢,你别想请他吃饭,到现在我们礼祖还没有设他一个排位,供养他一顿饭。我们只供师父,没有供师公,因为他不给人家请吃饭。你要请他去讲经他会,但是呢讲经前请他吃饭,帮他接风、洗尘、饯别,一概拒绝。他住道场里不出去,他住的地方不要访客。你能吗?你要先问问看。

所以,想要进行这个工作,那你要有这种心理准备,你有特殊的因缘,那当然可以呀,那你有特殊的能力。他自己就等于出家以后就完全壁观,完全读戒律,他唯一留下来的就毛笔,他毛笔字大概还有三个阶段,现在我们看的是最后一个阶段的字,常常拿出来秀给人家看,写得笨笨土土的那一种,那叫弘一体,那是最后一个阶段,他只把字留下来,画啦,音乐,他都没留。而字他只写两部经的字,一个《华严经》、一个《地藏经》,你要知道,他有一个中心思想就卡在那个地方,这就塑造了他成为大师的资格。 

那我们假如没有的话,你要出家就先为你的色身设想,那你就不要出家了。一个原则,一个道场、一个法门、一个师父跟到底,那其他就好办事了。那你假如说“那我试试看,这里不行到那里。”那你完了,没有用了,因为你已经破了。我就一个地方,想想看怎么样去进行那种沟通,说明清楚,所以这个是很重要的。你现在在修学也是一样,道场、法门、善友先确定,确定了以后那我就开始要进行了。

现在我们跟各位假设的,因为我们在禅堂里讲,当然大家是在禅修。禅修,那就从禅修来。你假如是从经教,我们这里有禅、净、律、密,有经教,那你基本的,除了一些要报答众生护持恩,护持恩就众生恩的这些基本功课,就是我们所谓的五堂功课,你要把这个因缘给了了。五堂功课,早课、早课施食、午供、晚课、晚课施食,一共五堂功课,这是报众生恩,你一定要做。你没做的人,你就欠众生债,你先讲清楚啊。

有成就没成就另外一回事,众生供养我们,没有说你非证阿罗汉不可,没证阿罗汉不准死,没有这种讲法,但你那个功课一定要做,人家护持你嘛,众生恩你要报答嘛,这个功课不能不做。这个以外呢,你自己对你的法门一定要精进。

我们可以把这五堂功课转变成我们修法上的专业功课,也可以。你譬如说我是学经教的,你就两个东西:一个讲经一定要去讲,你既然发心的话,那人家邀请你,你不能拒绝,不能讲一讲没尾巴,知道吗?师父来这里讲经,那我讲讲讲.....不知道怎么后来没讲了,那个不行。你既然要讲就要确定,每个月讲一次或每个礼拜讲一次,我要讲三年、要讲五年要讲清楚。最好不要讲五年,为什么?年很难讲,元旦也是年,除夕也是年,你到底讲到元旦还是讲到除夕呀?你从今天开始讲到哪一天,这样五年可以。日期要讲很清楚,你讲到那里结束了,要再续约,可以再续;要不然你可以结束。这个是责任,跟众生的承诺要做好。

经教的人你还要写,不是讲完就算了,你不要学我这种习惯,我这习惯是非常不好的,我讲完了没事了。不行,你要讲一定要写,最少前面五部经论一定要写讲义,那个讲义要写下来,你对自己才有负责,不是对众生负责,是对你自己负责!你到底讲些什么,你还记得吗?你讲义有写了,你自己可以负责。各个部门都一样,禅、净、律、密、经教都一样。

那我们讲禅法这一门来讲,你最好是养成做记录的习惯,每天做个记录,不一定像日记这样记,但是你的进行当中有变化一定要记。不过呢我还是劝你写日记,你说“好,有心得我再记,有状况再记。”常常一辈记一次。就是今天发心的今天日期记下去,再来就要火化那一天才记。那不行啊,所以你最好养成写日记的习惯,今天没事不要紧,空着,哪一天有事再记,一有事的时候你就会写很多。

这个时候养成这些基本架构完成以后,那我们来讲打坐了。你不坐不知道,有的人一坐下去,他就双盘很正,你问他为什么,他没有为什么,他天生那个脚就是弯的嘛,折一折他就堆起来了,你叫他把那个脚掌拿到脖子上他也拿起来,因为他天生有那个条件没办法。有的不是,坐下去,就两支柴折不拢,有的人是这种状况,他必须进行以后他才会发现,“哎唷,我这里有问题。”那问题就来了,“师父要怎么让脚软下来呀?”要脚软下来很简单,换两支嘛,换成面粉做的就软下来了嘛。

你自己这个时候你才会去调它,开始要注意,我的脚到底是怎么了?开始去做这种训练。然后说数息,好了数息,“嗯?我好像从来没有呼吸过噢?要不然怎么现在一数问题都来了?”

好,你就在这个地方开始去调整自己,从这里去认识你自己,认识你真正的生命!从身体这个色身,到呼吸这个息身,息身以后你会发现你的念头,那个叫念身。这个叫色身、息身、念身,这个息身就是你的法身,念身是你的报身,色身当然是你的应化身,那你这三身是一体的。

现在要让你的念停在你的息上面,不要再晃动,这个就是我们要修行的一个宗旨。你假如说我不能坐,不能坐不要紧,没有叫你一定要盘腿坐。叫你用盘腿坐,是一个标准的教学方式,你说我这两条腿,曾经...那就不用再讲了,你用一个使你的身体能够坐得长久的姿势,你自己去摆出来。不一定要坐太师椅那种椅子,也不一定坐现在的西式沙发椅,你可以去弄一个你的脚很适当,可以坐很久,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要懂得不要受寒。因为这个双腿盘起来的姿势,是唯一最不受风寒影响的一个姿势,其他的姿势你都很容易感冒。你不要以为太师椅坐那个,可以坐得很舒服哦,那坐着讲话是很舒服,两条腿垂下来很舒服,但是要你坐一个钟头,你一定会感冒,因为身体裸露在外面的面积太大。你要想办法把它包起来,要包起来!尤其像这个地方,湿冷的地方你一定会得病。所以你要有很多的保护措施。

你假如像交脚菩萨,那是应该来讲中亚地区的人喜欢坐的姿势,这椅子不高,大概像这桌子这个样子,脚交叉着坐,这个时候后面你应该要有一个遮风的地方,前面的毯子要盖得下去,两条腿还是要包着,那腿好处理,要预防风寒,不好处理。然后两只手应该还是一样,结跏趺坐。两条腿是不是一定要盘坐,那无所谓,那你自己去处理。

所以你不要再说我不能打坐!不能打坐,你就打睡好了,行住坐卧都可参,坐禅功德最大原因就在这里。很多人在那边讲,“我是不是不能参禅、不能学禅?”没有那回事。这里面要谈的就是你的意志力你够不够?够的话你一定会去克服它,不必去逃避它,这个定功你一定要学!

学慧门,现在的知识分子,我跟各位讲,不是每个人都能学,因为从慧门来是从经教入手,经教本身是个行法,有经教行法。你现在在读书会讲的这些,可能都是用大脑的,我只能跟你这样讲,可能。讲可能的意思是尊重你,免得伤害你。大概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用大脑做知识的整理,你没有办法发明自性,你没有办法亲近承事供养如来。

你要有办法亲近承事供养如来,那你说你是经教行法的行者,这个我可以肯定。因为你跟如来根本不接近,你没有真如的体验,你只有假如,假如的不算。假如的通通都是用大脑。你们都假如,都假设、假如、假如,“假如有经本、假如有个善知识,我就一定成佛。”都假如啊,真善知识给你也没用啊,因为你都是假的嘛。

所以用大脑的话,不行,但是它可以作为一个媒介。你有没有带着一个疑情:我这样读经对吗?譬如我现在这种讲经方式,我是跟经本一起过来,所以很多理论都是你我同时发现的,我是在讲的时候,这个表是讲的时候讲出来,不是我写出来,讲讲讲...我是想说那这样画起来你比较清楚,是这个样子啊!不是我坐在那边想好了才讲的,是你们教我以后我才把它画出来的。我在讲是因为你们在那里教我,你知道吗?你用眼睛一直教我这样讲、教我那样讲,所以我要这边一直找到那边!讲经是很忙的。

那我这种方法对吗?我一直带着这种疑情。最近我发现有一位很了不起的圣人,他是全部通了以后,他自己又把它背起来,背起来以后再讲给人家听,我说这个人很厉害,我真没他耐性。他一定要先弄通了以后,自己...背了以后,然后呢把经本放下来,自己再用朗诵、唱诵的方法唱给人家听的。

所以每个人有不同的手段,各家自有手眼,而我这一招不见得你能学。所以我们跟你讲,你还是要写。我叫你一定要写,是跟我一样,我也是写过来的,只是这二十年来没写了,不过最近又开始想要写了,这个老习气又犯了。

昨天一个教授来说叫我去讲一讲就好,不要写,我说:“不行!既然跟学者在一起,我要先写,写完再讲。”他很高兴,他想说我这懒人从来不写的噢,他几十年了只听我讲没看过我写的。这个就是习气。那我们呢,你在这个地方一定要去找到那个弱点。慧门的人,他有慧门的优点,但是我们现在讲这个地方是讲定门,定功啊,你这个训练一定要有。

那么静下来以后,我跟各位讲,那个息身跟念身可以同时并在一起,就是法报身是一体的,所以你一定要训练“息”置心一处。心就是念,把你的念安在息上面,念不动,这一点一定要训练好!我们跟各位讲,这个禅坐只要五功德,心一境性、寻伺喜乐现前,你就入初禅定,那么很容易。

你在初禅定的状况其实很简单,是你入定以后那个境界会现前。那最简单的,最常有的是见到光,很光很光,然后有个光体,光体有个光明,这当中可能就有个佛像出现,或者很多佛像出现,有的看到莲花,哇,那很灿烂,那莲花的莲瓣、纹路、水珠好漂亮,有没有看过?没有,没有我还很你讲得这样,你就会跟着它一直跑,这个时候呢我们叫做禅定。但是你没有置心一处,你注意哦,你还在三界内,在色界内。

那这种境界再来会很多,你会看到佛菩萨,佛好大好大一尊,哇!裙摆漂亮、衣褶漂亮,那个珠宝啦、怎么样啦,那你就被迷了,你的心已经迷进去了,这个叫色界天,你的心还在那边动。这是不同的,然后你会从初禅定到二禅定,从禅天到二禅天、三禅天、四禅天,然后还会再继续前进,通常到四禅天以后就应该觉醒,然后马上你直接进入就到五不还天。那你假如没有的话,再继续前进的时候,那你就到四空定,无色界天去了,那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你坐下去就很舒服。

好,这是指你成就的一个状况,这个成就叫外道禅成就,这个叫十二门禅,你朝这个方向前进,虽然是成就,但是是凡夫的成就。

那么有一种状况是你刚开始用功的时候,心无法降伏,到刚降伏的时候,那个叫粗住,很粗的。后来会逐渐微细,微细下来的时候,那你就很舒服,会有感觉身心什么有一股暖流,那么也发现,原来脸上有很多痘痘,现在消失了;火气很大也消失了、口臭也消失了、在这里面恶梦也消失了、便秘也消失了、那失眠也消失了、痔疮也消失了、胃溃疡也消失了,这个因为你开始调整了。

细住的时候有一种现象就是,原来我打坐(肩耸起来),那细住这个地方就会放下来了,我是用这个(动作)形容,你不要以为真的这样子,那是指你的心理状态,紧张的那个部分,已经懂得放松了,这一放松你那些久年的疑难杂症,那些慢性病就会一直改善。因此你内心里头会有一种紧张,那个神经拉紧、肌肉拉紧的那种状况,你会逐渐放开了。这个放开以后,你会有很多的利益,这些利益我们统称为舒服禅。

第一个,就是身体会开始转变,恢复健康,尤其有那一些很奇怪、很讨厌疾病的人,因为你平常用大脑、平常你紧张,造成你身心的一种慢性疾病。有的是造成皮肤病,皮肤溃烂的现象,你不要以为它是感染什么,那个只是你自己错用心造成的紧张现象。当这个一改善以后,你这个心境一改,那个就开始改善了。这个时候你会很感恩。那么假如这个时候,是一个有宗教野心的人来运作,这就叫做不得了的神功。这没有什么神功,这叫舒服禅。

你在禅修的过程当中,第一阶段就会遇到的,这个是我们通常讲叫瑞相,因为确实打坐因为身心放松、自在,那就会有这种好的成果出现,这是必然的,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现在有人把它叫什么伟大的神功,什么伟大的法,那都没有用。你根本这个时候只是讲报名而已,报名表拿到,把它报名表这样投进去这样而已,不表示你毕业了!你只是拿到报名表,可能也填好了也投进去了,有没有录取还不知道。因为这个时候,你还没有正式开始,但是身心已经会开始有变化了。

可是有些人会相反,这时候会很痛苦,反而身体原来没病,现在病起来了。不是原来没病,原理的病还没有发作,这一坐以后,刚好漏水了,它本来裂开了,裂开但是你神经绷紧你没看到,不漏水;现在你一放松,好了,问题来了,胃溃疡了。其实你胃溃疡已经形成了,只是还没有发作而已,现在一坐,发作了。其实这发作是好的,但是你很痛苦,而且很恐惧,这好现象反而你恐惧起来?那你就会觉的说“这个法不好。”不是法不好,是你业障重。

你假如已经发作了,经过两三年治不好,那现在来打坐,你发现它好了,会有这种情况。那你就会说“这个法很好啊。”这是你接触的时间点而已。所以好现象、不好现象,其实都是一个过程。

这个过了以后,它会到达一个叫做欲界定,就是你的心依在欲界的一个依止上面。有的人讲说“师父我打坐的时候,念佛可不可以?”只要心能定,有什么不可以?这个叫欲界定,你有个依嘛。“我打坐的时候持咒可以不可以?”可以啊。事实上很多人打坐的时候在写方程式,有很多的人在打坐的时候在想公司要怎么管理、工厂要怎么改进?打坐,那刚好,因为都没人吵,他可以专注去思考那个问题,而得到答案,这个通通叫欲界定。

那么欲界定,我们最常有的经验,就是读书的时代在解数学题的时候都是欲界定。那一个数学那么难,搞了半天,哇很高兴,很高兴去尿尿,啊,天亮了,那你已经入定了,那都是欲界定。因为你在用脑筋,在思考某些事情,这个都是欲界定。这里面有些人用久了以后,他直接就到四空定,那这里面它有很多的变化,世间人的这些我们就不谈了,不谈太多了。让各位知道欲界定是这样来的。

然后你再继续努力,这个定,你打坐的这个定,就把那个妄想,那都是妄想再抛开,那你会开始进入不思维的、那个念不作用的状况,那叫未到定。真正触功德的产生,在未到定里会起很大的作用,因为你的脑筋已经不起作用了,才真正地平息下来。因为在欲界定里,你的脑筋是一直在起作用的,起作用的时候,你的身体会受影响。所以一个人,经常做某种思维的人,一定得某种病。

那个病是因为他一直做那种思维,那个思维,脑筋在运作的时候,这个中枢神经影响到你的末梢神经,那个末梢神经一定影响到你那个脏腑器官。那么你到未到定的时候,那个神经控制系统放松了,你的末梢神经的作用也解除了,原来那个器官所受的伤害跟干扰,现在逐渐恢复健康了。所以很多这些老年、久年的疾病就因为这么一坐,把病给治了,就是这个情况。

但是这个时候你的色身会有一种自律神经自己的运动 ,那叫气动,它会产生,这里面有很多。大概分有四个现象会产生:第一个就是肌肉细胞的恢复。那肌肉随着你的脑筋一直用,你看一直用脑筋的人缺少运动,那肌肉萎缩,有没有听过?那会产生肌肉相互粘黏的情况,粘黏,黏在一起。而现在你一放松以后,那个思维不起作用,那粘黏的地方会放开,放开那肌肉的部分。它原来,你譬如说四条肌肉,现在黏在一起了,现在你一放松以后,它慢慢地分开了,分开不是把它撕开而已,它要产生一种运动,那里面的血液也要再恢复,神经再恢复,因此它自己会动起来,那个动起来的时候,不是你能控制的,这是肌肉细胞系统恢复正常状态的一种状况。

第二个是神经系统恢复正常运作的状况。那么肌肉恢复时候,你的骨骼,骨架会开始产生变化。神经系统开始恢复的时候,脏腑器官的疾病会开始恢复健康。你会觉得这里动、那里动,这里跳、那里跳,那其实都是内部脏腑器官的部分。

第三个是血管壁,血管的问题,血液的系统里面会开始起变化,所以一些血液疾病它也会恢复健康。这里面就有人说,“我打坐的时候,为什么流汗会很臭、排尿会很臭?”会有这种情况,因为你的这个部分开始起变化。另外就是内分泌系统也会起变化,这个部分都是属于比较微细的。有些时候你会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那些感觉其实都是在打坐的过程里必然会有的。

当你完全恢复健康的时候,为什么说一个修行人身体会有一种清香?你不要故意去闻,那我们这个荤素分不清楚,各种生活习惯都有的人,那叫做五浊,五味杂陈,你没有办法有那个清香,因为你身体里头本来就很多杂质,不是说你吃素就血液就都干净,没有。因为里面的杂质停留在你体内的部分,已经影响到内分泌跟血液的问题了。

你要把它除掉,不是你吃什么的原因,是你在静下心来的时候,那个中枢神经跟末梢神经、肌肉以及血液、内分泌的这些,它起了整个的中和调整作用,把那些不该留在体内的东西清出去了,你生命的本来状况就逐渐恢复了。那个味道才叫清香,不是你自己想的清香。

所以动物跟人跟修行人,为什么合得来?因为他身体有自然的味道。你这个人有贪嗔痴的时候,贪嗔痴在起作用,知道吗?贪嗔痴在起作用的时候,贪嗔痴的味道会出现。你看到那狗,你看,你那脸色一变一变,那狗尾巴就夹着一直往旁边跑,因为你看它有嗔心的时候,它就跑了啦。本来是站在那里,你说(两手架起)…,它说“等一下我会变香肉火锅,赶快跑。”你要是一个慈善的那种心境在那里,它等一下站起来舌头一伸,尾巴一摇,它又坐到你的旁边来;但是你的嗔心一起,它就移到外面去坐了,不跟你坐在一起了,等一下被你揍。但是它看你是很慈祥的状况,你那个散播出来的慈祥的味道它感受得到。

人类麻烦就是用了大脑以后,这种智慧都没有了,现在不可能让你有这种智慧。一个男生看到一个女生,一喜欢,那味道就流出来了,旁边那个一闻,“啊?那怎么办?”你本来是有散播的,但是你已经闻不到了,因为你的脑筋太复杂了。动物的本能可以从你身上看得到,但是现在你人类,你做不到。你要做到这一点,你先静心,把念停住。念,透过息可以把念停住,所以我们在置心一处上面,是这样跟各位谈的,不是说为什么要置心一处,他有他的生命的道理存在。

好,我们休息一下,等一下再继续跟各位再谈。

 

 

ps.文字录入为师兄,总校为能福师兄。随喜赞叹!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耳根圆通章----海云继梦和尚24
下一篇文章:耳根圆通章----海云继梦和尚26
Tags: 视频转录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