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从心下手 >> 浏览文章

《从心下手》第十八集——海云继梦法师

2012-12-10 15:18:16本站原创 【字体:

好,我们今天再跟各位提,昨天所要接下来的部分。昨天我们提到的这个部分,就是能工程,所工程,以及实际境界的这三个部分。这个“能”所包括的是什么?“所”所包括的是什么?那么我们在这个摸索阶段里,要把它弄清楚,这个比较容易了解。
第三个工程就是,实际境界到底是什么?这个我们就不好弄清楚了。因为我们没有那个经验。但是呢,我们没有那种标的的经验,这个本身不用担心。因为这个时候,在摸索阶段的这个时候,我们也不是要你对于那个标的了解多少。但是我们应该要有对于那个标的的接纳,以及对于这种真实境界的一种拣别的能力。虽然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它总不会是你大脑里面的东西。其实我们跟各位已经讲的很清楚了,极乐世界它跟天国不一样,天国是一个意识形态,我们常常讲天国,天堂它不究竟,极乐世界才究竟。那你知道什么差别吗?你大概也没有办法去分别。我们要跟各位讲的是,一个是意识形态的东西,极乐世界不是意识形态的东西。它是在现实生活当中,这个当中它不用意识形态,它没有对立。这个我们已经讲的很清楚的,第一个条件。
第二个条件是,在极乐世界也好,兜率天,弥勒内院也好,五不还天也好,或者东方药师琉璃、琉璃光如来的净琉璃世界也好,这些所谓绝对的世界净土里它有一个特色,那就是不去制造烦恼。这里的众生不制造烦恼。第二个,即使有那种现象,烦恼的现象,他也不会扩散,不会蔓延,不会感染。告诉各位你具备这两种状态,你就活在绝对的净土里。你假如要用意识形态就不一样了,那就在这个世间,是没有错,那我们又来这里当凡夫,那是你讲的,你的意识形态认为这是凡夫,这叫做解脱的大菩萨,这个叫做阿鞞跋致,知道吗?烦恼不侵。魔梵,阿修罗乃至罗汉,缘觉二乘,权小菩萨所不能动。你知道吗?你用意识形态,那你就会只会背说菩萨,阿鞞跋致,大概只会背这些名词。这些名词所指的是什么东西?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知道吗?那么这个境界,不是来自你大脑的,甚至于会完全推翻你大脑里面的东西。因为你大脑是以为,在某一个地方,画个圈圈有个国度,里面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孔雀,鹦鹉,白鹤,迦陵频伽鸟,反正那些东西是什么你也没看过,照念一遍就对了那就叫净土。不是,它是活泼泼的,非常具有生命力的,你要留意。那么这个境界,我们不知道,你感受不到,因为你在对立中你不是在绝对中。那你至少要有一种接纳的能力,然后再拣别,他们在讲的,对吗?是这样吗?你想想看,你所画的极乐世界图,印度人照着这样画吗?你不会觉得很奇怪吗?对不对?南传佛教这样画吗?现在西方人这样画吗?你想想看。那是文化,你的意识形态,那不是真正的。我们基于文化的立场可以说,我接纳它可以,可基于真理的立场它不是这个样子,你要留意到这一点。所以我们要有拣别的能力,这个是对于这种实际的真实境界那你要有这种能力。这个还简单,我跟各位讲,你到意中玄真正实修的时候,你没有这个摸索阶段,句中玄的实际能力,那你到那边根本你没有办法进行。我们在句中玄里头摸索的是整个方程式,我们要跟各位讲是,你对于心灵工程,生命改造的这个工程,你每一个细节都要弄的很清楚。句中玄的意思就好像我那个建筑师,建筑的工程师他在看那建筑图,每一个地方都要弄很清楚,知道吗?要弄不清楚,那个建筑图拿来你看不清楚,你看一大堆密密麻麻,看了老半天,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人家要盖一个棒球场,你说要盖电影院,那不笑死人吗?对不对?你看的懂吗?这才是要领。句中玄是要先看,还没盖,你看都看不懂你怎么盖?比例尺长短大小都不知道,你怎么盖?正行阶段的时候就要开始盖了,那不是你想象的。这里一块地,要盖的东西在这一落土里头。好了,你拿出来看看,你怎么盖怎么出事!中心地标在哪里?你盖的这一栋是坐南朝北还是坐北朝南?你没有办法去确定。给你盖完以后,说不定还要大搬家,对不对?要撬起来再移位,你方向搞错了,地点搞错了,应该要往那边移才对,你怎么盖到这边来?因为你这些都看不清楚,看不懂,你怎么下手?对不对?我们看很简单,人家工程师来这里,比一比,画一画就可以盖了,那你呢?你就不敢下手。现在我们修行,告诉各位你为什么没有信心,你不敢下手。听了很多都是杂讯,现在来到这现场了,好吧,开始修吧,你怎么修?对不对?你不会修。所以这个经教在这个地方就很重要,就看这个图,你看得懂吗?对不对?
我们常常很自负,只要我,我长大,长大干嘛?好赔钱是吗?看人家哥哥爸爸真伟大,总共只有蒋纬国,其他没有了。现在布希的弟弟可能也可以这样唱,哥哥爸爸真伟大,对不对?你就想说只要我长大,轮的到你轮不到你,不一定。我们要能够拥有那个实力,这个基础一定要有,要有。所以这个部分我们提供给各位这个叫句中玄,他用这个词我们觉得也不错所以引用,没有把它推翻。就是因为这些语言文字,你不容易弄清楚,不容易。讲起来很简单。看取棚头弄傀儡,抽牵原是里头人,那很简单,看人家演戏傀儡动来动去,这动来动去,原来是里面有个人在操纵,就这么一句话,这一句话讲的是什么?就是整个的心灵方程式内容。这里面的子目,就每一项每一项你要去弄清楚。所以各位想想看,很多人认为修行就很简单,两腿一盘这么一坐,然后,很难,怎么很难?脚会痛腰会酸,所以很难。也没错,哪个脚不痛,哪个腰不酸对不对?然后还跟你规定,痒的时候不能抓,又不能抓,一直歪一直歪,熬了两个钟头,终于可以下来了,已经麻木不仁了,不知道刚才哪里痒了。很难很难,很困难。这个,这个皮肉问题不难,你以为这个过了就成了?这个还没。因为后面的这些工程才是问题,密密麻麻这些东西很多的,这个才是问题。你现在这里完全绝缘了,根本你看不到。我们跟各位讲说,为什么我们说正法真的难闻?难闻知道吗?不是很难闻的那个难闻,很难听得到,你很难听得到这个内容。因为大家都是这样,然后呢?就是那么,很浮泛,很空洞的就叫你修行,你怎么会成就?今天我们倒过来跟你讲的这么清楚,反而你会说怎么会要这样?从来没有人这样讲过,知道吗?而且搞了这么多,才第一阶段而已,第一阶段而已。九大阶段的第一阶段,你看看后面修行有多难!
你这里,从语言文字把它弄清楚以后,我们跟各位讲,修行两个部分,我们一再跟各位讲,一个是技术面,一个是工程面。技术面很简单,就把心安住在这个地方,就这么简单。工程面是,这一个地方的那个内容它很复杂,很复杂。将心安此境,置心一处,对不对?这很简单,哪一处?不一样。所以我们说,安住在这个智慧广大的境界里,那你想想看,你什么叫做智慧广大?广大的智慧境界中那是什么?那个什么东西?你自己想想看,经典告诉我们广大的智慧到底是什么智慧?你怎么安住在其中?对不对?祖师大德在教你,安住在那个境界里,那你自己想想看,你怎么安住在那个境界里?那是什么境界你根本不知道。我们跟各位讲的是,不是语言,不是口号,是那个,那个,那个真实的那个。那个现在我们跟你弄出来了,你看到那个你看你就对面不相识。那个现在在这里。这个就是广大智慧的境界的一个什么?一个相,这是个相。你依据这个相入,你运用你的性德入了以后,他的本体就会显现,你就能够捕捉到。这个修行的一个要领,你没有这个基础没办法,没有办法。什么叫善根?你具足这些东西,这些资粮的那个条件够不够,你具足了越多,那就越有善根。你具足这些条件越少,就越没有善根。那么现在我们至少,也要有一点点能力能够接受,假如连接受的能力都没有,那就很难,很难。这些条件我们完全跟各位公开,没有秘密。那你剩下是你自己要用功,要用功,这个是我们讲的初玄初要,句中玄当中的第一个阶段。那么技术面,工程面你一定要弄清楚,每一个阶段每一个阶段的工程面都不一样,每一个阶段每一个阶段的技术面都一样,技术面就那么简单。你看数息法从头到尾就是置心在鼻息上就只有这一个,技术面简单。你看念佛也一样,从头到尾就念一个阿弥陀佛,对不对?为什么念到有人骂人都用阿弥陀佛骂人?对不对?为什么?你这样有够阿弥陀佛,对不对?阿弥陀佛变成骂人的一个工具,念佛念到那边去,你想他会到哪里去?你想说他这样能往生极乐?没有那回事,没有那回事。那要往生极乐怎么办?同样也是一个技术面,南无阿弥陀佛!那工程面呢?那就要有人讲,有人领导你,不然你怎么去工程面?不可能,千百年来没有人解这个秘密,这辈子我也懒得去解它了,我光是讲这个就不得了了,我就要准备,准备什么?万箭穿心。多少人要批评,谩骂,对不对?那个不可说的禅,怎么可以说的支离破碎。最有良心的骂的就是破碎大盗,这是很有良心,因为他模仿文殊师利菩萨。其他还有,那就不用说。所以各位要能够在这里去揣摩,这是第一个工程面的问题,在修行过程当中,把你分出技术面跟工程面,那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你要慢慢地去体会。
现在我们要告诉各位的,是从这个初要转入中要,从第一阶段转入第二阶段,那有个东西我们要弄清楚。我们在讲的这种次第,初玄初要结束以后,初玄中要,这讲很简单,对不对?可是我们自己行者就,我什么时候要升到中要,对不对?我什么时候从一阶到二阶,什么时候转过去。那么我告诉各位,有这种想法,他的本身就是意识形态,就是大脑取向的作用。就像我们爬楼梯一样,你一直爬,你就会爬到二楼爬到三楼去。那你说我怎么爬要爬到什么时候,才会到二楼,那我们就会发现,现在楼梯,在爬楼梯的时候都写一个,有没有,二,一,我从一楼爬上来,这里是二楼,对不对?爬到那里下面是二楼这里是三楼,我们会看那牌子,你看这个就大脑的指标。所以我们现在由一阶到二阶要怎么样?你又会去找那个指标,有没有?这就是你的盲点,就是一个盲点。知道吗?你只要一直爬就好了。那你要到二楼,当然他一直上去,你不知道是二楼,可是我们在修行你没有必要在二楼,你就继续往前进就好了。你为什么要一个二楼,要一个三楼,为什么要这样的一个东西,这是一个关键。我们自己在进行的地方你的一个死角。这个叫盲点,我们有这种盲点都不知道。但是有一个地方,你是需要在二楼还是在三楼,那就是你当讲师的时候。你是个禅师在指导学生,那个时候呢,那你就要很清楚。
当你是个禅师,那你已经走过头再回过来了,那哪一楼是什么你当然知道,你当然知道。一个禅师跟一个修行者又不太一样。行者,我只要到达目标就好了,这个过程为什么,是什么,他可以不知道,你知道吗?各位都参加过登山,我假设,你可能跟我一样都不曾登山过。登山的人,山上爬来爬去什么百岳,名山,五狱都爬过了,我告诉你,里面有什么宝他都不知道。因为登山的人他有一个特质,他就是看风景而已。这个山里头有什么宝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山的土质的结构他更不知道。这个山里头有什么这个奇花异卉,有什么特别的珍禽,他不知道。但是一个地质学家来爬山,那就不一样。你知道吗?他只要这个法他一走过,他就很清楚。一个禅师,他就好像是一个地质学家一样。一个修行者有了成就,不一定是禅师,你知道吗?我们很容易随便封一下,禅师是对禅要很清楚的,对禅不清楚,那就是人家盖棉被的蚕丝,那不一样。你要弄清楚,这个地方它牵涉到的是,对禅的行法本身他架构很清楚,那才有可能,假如他对整个禅的行法,他没有一再反复的历练,他没有办法弄清楚。他可能自己走过了,他知道是这样过来了,你坐在那边你的知见怎么样,他也知道你错了,他也知道那个对了,那么为什么他讲不出来。那是个修行者,是个优秀的修行者,但不见得是禅师,知道吗?
我们古代很多经师,经师,对经典很了解很通达的,但是他不见得是个大觉者。这经本是怎么样产生的他根本不知道,你知道吗?经典的语言模式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他会讲,他会讲,而且也不会讲错。你说他没有系统嘛,他好像也有一套系统。可是叫他把那一套系统为什么把它讲出来,他又讲不出来。解经最明显的就是科判,科判。科判就是类似目录一样,从头到尾一个系统整理的很好。列科判的人,最早发明科判的人他当然知道,那一套语言模式跟思维模式,可是后来按照科判的人,去做的人,你问他为什么,他讲不出来。包括现在的,很多照科判讲经的人,你问他为什么定科判,科判有什么价值,意义跟目的,他绝对讲不出来。我为什么知道他讲不出来,你看他所写的书,从来没有讲为什么要科判。假如他知道为什么要科判的话,他在序言里头一定讲,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要照科判来讲经,他不知道。科判的这种存在价值跟意义他不知道。他只是个乖儿子,照着前人的步法继续一步一步的走而已。所以这些人都很用功,而且他也讲的不错,我们也知道他满有成就,可是他没有办法宏观。知道吗?
现在我们告诉你这些,是希望各位不但你要成就,你要更要能够去告诉人家,所以我们才把它分的这么清楚,这么具体,跟各位讲,看了你都会怕,各位来看这些东西,是会很高兴的。怎么高兴?因为你没有听过,但是你假如是一个实践,真参实修的人,你看到这个内容真的你会恐惧。为什么?因为你的心,把你拆,全部拆开来,非常清楚。你再反过来看看你自己的心,就是这个样子。我们的生命结构就是这个样子,你知道吗?真实的生命是这样架构起来,我们前面图一,表一表二的时候有跟各位提到,虚幻人生是什么?很简单,记忆的资料跟合理的推理。真实的人生那不一样,它是个全方位的是这样展开的。所以跟各位讲,为什么不读华严不知佛家富贵!什么富贵?是生命这么富贵,是生命这么富贵。不是满地金银财宝,不是那个富贵。这个地方你看到生命是多么的丰富,这个宝藏那才是殊胜。所以各位一定要从工程面来,工程面来。
那我们现在要讲的是,这个句中玄的中要。就由第一阶转入第二阶这个地方。它有一个差别,就好像说,你爬的越高,那所看的境界越不一样。现在我们要跟各位讲说,那我们进行这个工程到这里,那工程有什么不同。我们不是在区别说,我现在到二楼了,到三楼了。不是。而是我们要知道这个过程当中,这个划分法是人为的划分法,人为的划分法。但是这个划分是告诉我们,在这个大阶段里,有这么样的三个小阶段,这三个小阶段是各有不同。那每一个人在每一个阶段里的时间也不一样,也不一样。昨天我们跟各位谈到类似的这个问题,虽然它有它的次第,但是这个次第你可以倒置,你可以颠倒。这个是佛教中,很特殊的一种现象。我们这些次第也跟你划分清楚,可是呢,每一个人所在的时间不一样。有的人在第一阶段,要很长的时间,有的人第一阶段很快就通过,但是呢,到第二阶段两个人可能倒过来。可能倒过来。所以前面很快的人,不一定先到达终点站。前面很慢的人,也不见得是最后到终点站。你要留意,这个每一个人的根器,性德不同,你不用急,不用急。
每一个想修行的人,问他的师父,问说我要很用功的修,你看我什么时候可以成就?通常师父都说十年。你说我假如日以继夜的精进呢?那要多少?几年可以完成?师父通常会告诉你,你要加几倍功夫,他说我加三倍,师父就说三十年。你说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告诉你,你不要用你的大脑想法。不是你想用功就一定可以。你要懂得这当中要恰到好处,这才是关键。现在我们谈这个问题也一样,也一样发生这个问题。
当我们从句中玄的初要要进入中要的时候,我们用功的工程面有点不同,是你心路历程的过程,你自然会有这样一个转化。你不一定去画界限,有一个转化,应该它有一个重叠的地带。在初要的时候他是摄心,摄心入句,入文句里头。到了中要的时候他是摄心入念,到第二个阶段。也就是刚开始我们在语言文字上,对于各个项目,你还是搞得不太很清楚的时候,这个时候以句为主。这个心是能观心,那个句是所观境。所观的心,但是呢,这个时候是在语言文字上面,你能观心能不能放在这些语言文字上面,然后你这个所观心,会逐渐的由语言文字转变成你的心念,转变成你的心念,那个时候你的能观心,就由安住在语言文字上面变成安住在那个心念上面。你要留意,这个时候你会发现,我们对于“所”有些变化,因为刚开始我们对于“所”很陌生,这个时候的“所”只有语言文字,可是随着你功夫的提升以后,你的“所”那个心所,逐渐的就由语言文字变成心念,知道吗。然后那个心念,会浮现出来一种状况出来,一种状况,那个状况不一定对,不一定错,但是会有一些状况,那就是上要。在语言文字上,你的心境会有这种变化。这个是所观心的心,由语言文字变成心念,然后变成那个状况。你有没有在用功?你有用功你就看到了。你没用功你就听不到。师父又不知道在讲什么,讲到五里雾中去了。那个心境要你自己去做你才知道。你没有走过去你不知道,我们刚开始我们懂什么?我们就语言文字来讲的,所以很多人都以为他的语言文字他听过了他知道了,就以为他证道了。不对,你知道语言文字,就要把能观心放在语言文字上,然后这语言文字要变成他的心念,能观心放在心念上。就当你六根接触六尘境界的时候,然后呢,六根接触六尘境界的时候的那个心念的产生你会捕捉住,会捕捉住。这个是句中玄的工程。
三个阶段。讲起来很简单,知道吗?你从一个阶段到一个阶段老实修行,三年的时间,我讲过去不过五分钟而已,你知道吗?给你来做,要九年的时间。你要是有那个福报,天天这样用功,一天好几个钟头,你那个福报就外缘具足。我们在讲那个华严禅行法之一的时候,前面五缘要具足的,这个条件要有了,你有足够的福报,你心理很健康,人格很完整,那这样来用功的话,九年可以缩短为三年。你要是上上根器的话,你回去坐一支香,那你就证阿罗汉去了。那你要没有根器,就不知道哪里去了。这个跟你的背景有关,跟你所具备的条件有关。我常跟各位讲说,我们想要修行,不要太聪明,你想修行,放笨一点,知道吗?笨一点人家帮你处理好好的,你不要太聪明,太聪明自作主张,你看我都会放你,好吧!那你自己去摸吧。然后一来,师父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师父都是好好,对对,你那么聪明你自己来,对不对?你要不会都在那里我看看,这个焢久应该也会烂,对不对?烂了就可以吃了,对不对?我看焢的差不多,味道也有一点,我就会翻开盖子看一看,问问现在怎么了?你怎么了?三两句,屁股踢一下你就开悟了,对不对?你不是,盖子打开,怎么还没熟,还没熟,水都干了你也还没熟,因为你盖子不盖着,焖不出味道,知道吗?这关键就在这个地方。绝对不要自作聪明,自以为是。我就这样,我就那样,你根本都用大脑,你有没有可能不用大脑?对不对?要不用大脑就佛陀所讲的,放下着。放下什么?放下你的脑袋瓜!
放下着。这公案知道吗?有个外道来拜访世尊,就带了一束花来供养。那一见到,佛陀就说,放下着。他一想把花放下。佛陀再讲放下着。哦!放下,又放下。第三个佛陀再讲放下着,他想一想那大概要拜下去,他人就放下了。人放下了,佛陀还讲再放下,他想要放什么?他站起来愣在那里。佛陀说放下着,哦!他开悟了。他放下什么?他开悟了?你知道我们在讲什么你就知道了。现在叫你放下着。这开悟很简单嘛!对不对?已经讲那么多了你怎么还不开悟?你什么东西放不下,你说。这很清楚了,已经解的很清楚,人家为什么证阿罗汉,对不对?你要前面听得很清楚,这一下子你就证阿罗汉了。你把大脑放下了你就证阿罗汉了。不用我执,不用法执,很简单,记忆的资料放下吧,合理的推理放下吧,那不是双破我执法执吗?对不对?证阿罗汉不难。但问题是跟你讲你都不听,那怎么证?你就没办法证。关键,关键在这里。所以我们在这个地方跟各位谈这一个部分,初玄,初玄是指句中玄,初要是第一个阶段,中要是第二个阶段,上要是第三个阶段。所以我们在这个地方你应该留意到这里。
这是第一个,摄心入句到摄心入念。那么这个是一个它本身的一种相,这是一个相,你的心相,心的相。这个时候有一种作用,就是根尘相接,跟识尘相荡,互相的激荡。这个都是我里面没写的,我想把这个部分再讲给各位,供养各位。因为我在写的时候,只是先把那个架构弄起来而已,没有时间。今天要写,写了老半天,电话二十几通,要怎么写嘛。想要静一下,喝杯茶,没有人打电话来,坐下去笔拿起来,电话又响。你看一天才几个钟头而已,电话那么多,也很难说一个很完整的概念。所以这个时候我就想说,在讲的时候跟你做个补充。当我们还在句中玄的初要阶段的时候,我们的六识会还很旺盛,因为你在摸索的阶段,基本上还是用六识在摸索,你不可能用六根摸索,那要到会用六根就不要摸索了,对不对?你还是用六识。用六识的时候你跟尘境,本身会互相的激荡,会互相碰撞,这种情况很多,很严重,也很麻烦,它会一再的产生。那我们要告诉各位的是,这个六识跟六尘境界,我是用互相激荡叫相荡,互相激荡的情况来做形容。因为我们不管眼耳鼻舌身意碰到色声香味触法的时候,那是一种震撼,一种震撼。
各位我是常讲,因为我们目前也没有那个环境,希望这两三年之内我们能够很快把它完成。假如有机会你在山上打坐,我是举这个例子给你听。以前我在野外,只能叫野外,因为我们不是很好的环境,这晚上打坐是真美,因为晚上打坐没有什么,常常蛇跑过去这样而已。蛇跑过去它不会伤害你,因为你打坐,它不会对你怎样。可是到了那个天快亮的时候,有一些比较早起会开花的那种花草有没有,那个很美。因为一个是这是壁虎,一个是小鸟,小鸟早晨起床的时候,那个声音在叫,那个声尘进入你的耳朵,跟你六识去捕捉的情况不一样。同样,那个花,花要开的时候那个声音,开花会有声音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开花那个声音,啵!一声,好像又很大声又好像没有声音,我跟各位讲是好像很大声,又好像没有声音。那个声音之柔和,它就…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说,我用耳根不是用耳识。那个声音产生的时候,你会感觉。。╮那是声尘,还是色尘,你知道吗?那个尘境,到底是由耳根进来呢,还是由眼根进来?你会分不清楚。刚开始我也很仔细去分,跟各位一样,土包子一个,到底是声尘还是色尘?后来我发现,笨蛋,当有一个尘境产生的时候,你分不清楚是哪一尘的时候,那是第一念,那是第一念。当你分出是哪一尘,已经第二念了,你知道吗?所以我没人指导,摸了老半天,在对的地方还往错的地方走,所以我常笑你们,你到底是从极乐世界度到娑婆世界还是要从娑婆世界度到极乐世界。我告诉你你不懂的人根本就乱度一通,人家在天上好好你就把他度到地狱去了,然后你也功德一桩,高兴的不得了。被你度的人,真的被你度成了,还问人家说有效无效。当然有效,哈哈大笑。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一种尘境产生的时候,你根本就分不清楚。你知道有个尘境,知道有个尘境其实第一念已经起了,知道吗?当你再分清楚说,它是色尘还是声尘的时候是第二念,你还弄清楚说,原来这是什么,那就第三念了,你知道吗?所以你说我听到声音,听到什么声音?听到雨声,雨声已经第三念了。你知道吗?已经生,住,异,灭的住了。你听到雨声过了已经到灭了。你看看,雨声过了,过了已经变异,过了,灭了。你跑到哪里去你都不知道。你只有在那个极宁静的环境中,你才会发现,那个叫做根尘相接。我们用识性的时候,你看是不是激荡?因为已经第二念,第三念以后了,你不可能存在第一念里,所以它是一种激荡,澎湃。根尘相接触的时候,像水乳交融一样,你会分不出来,到底这是什么尘境。假如你会感觉,这是根还尘,这就高明了,对不对?到底是根还是尘?你还在根尘之间弄不清楚的那种状况,那才真正在第一念之前,那才叫念头,知道吗?那才念头,念头,到底现在的这个状况到底是根,还是尘呢?根尘分不清的时候那叫念头,等到第一念产生这是尘境,到底是哪个尘境?那才叫第一念。然后说这个是水声,已经第三念了,对不对?这是声尘。然后声尘又是哪个声尘,你不是到好几念去了吗?有没有?禅坐功夫是在这里下功夫的,我们那哪叫下功夫嘛,我们坐在那里脚酸,腰酸,骨痛,那个叫什么?那个哪叫禅坐。不是。功夫在这里。所以我们在跟各位谈,你在这个时候,由初要到中要的时候,是那个识尘相荡,互相激荡的这个时候,开始要转化成根尘相接,知道吗?那么从这个句中玄的初要到上要的时候,你就会从这个根尘相接,纯粹会转入根尘相接,识尘相荡的部分会没有。
所以我们在整个的修行过程当中,你本身要起的变化,本身要起的作用,你只有从真正修行中你才看得到。你假如不是真正从修行立场来看,根本看不到,根本看不到,知道吗?所以讲到这里就很微细了,也很微妙了。那各位真的不真参实修,我们这样讲没有用。师父在讲什么?没讲雾煞煞,讲了煞煞雾,变成这种状况。所以我们跟各位讲,要讲,你就一定要修。你不修,我跟你讲没有用,真的跟你讲没有用。因为讲到这里来,你大概百分之八十都听不懂。我讲经很多人说,师父不知道在讲什么都听不懂。那个时候只是顶多百分之四十听不懂,你就会雾煞煞了,现在是百分之八十听不懂。你一定要从踏踏实实去实践的立场来看,知道吗?所以我们并不要求各位说,你一定要多么勇猛精进的去成就,你只要踏踏实实的去做,真的心境有那种觉知,有那种感受,你的身根,这个六根在接触六尘的境界当中,你会有哪一种,那个叫什么,觉受,一种感觉,你就会慢慢调整出来。我跟各位讲你不要怕,你是试着去经验,试着去经验。所以我在跟各位讲说,你在捕捉那念头的时候,我们的失败是以千万次做单位计算的。千万次。这个失败有时候还都弄倒了,弄颠倒方向,那不是小失败,根本就大失败,我跟各位讲是真的以千万次,你一个晚上坐下来,坐到天亮的这个经验来讲,这样的经验来讲,你看多少。不要说一个晚上,一支香,你要失败多少次。有时候一整支香都不知道。有时候体力比较劳累,坐在那里只是应付一下,自己跟自己发愿说,今天这支香一定要怎么坐,其实坐下去不是腰酸背痛,根本就麻木不仁,整个脑袋瓜都麻掉了。只是这样坐过去而已。那个失败那不是一塌糊涂吗?那真的是全军覆没。有时候在捕捉的时候,一场战役下来还颇有斩获,还会有一些。但是还失败的一塌糊涂,只是有点突破而已。会的,一定会有。修行真的跟战争一样。当然我是没有参加过战争,不过我看战争电影看的不少。真的是这个样子。那我们各位,期望各位,真的做一个大丈夫!勇猛的,不要说勇猛,勇敢的行者,勇于去向失败挑战,勇于去向境界挑战。一定会给我们的生命,拥有一个辉煌的记录。我们休息一下再说.


                      录入:紫竹林
                      校对:能品 仙玄子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从心下手》第十七集——海云继梦法师
下一篇文章:《从心下手》第十九集——海云继梦法师
Tags:从心下手 海云继梦

网友评论: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