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从心下手 >> 浏览文章

《从心下手》第十二集——海云继梦法师

2012-12-10 14:49:53本站原创 【字体:


今天我们跟各位介绍,苦灭圣谛跟苦道圣谛。这个称呼法,我们在翻译时候,有很多种翻译方式。有的叫苦圣谛、集圣谛、灭圣谛、道圣谛,这样苦、集、灭、道就很简单。可是在华严经里的翻译,好像比较复杂一点。它就苦圣谛,然后集圣谛叫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道圣谛。这个为什么这样翻译?那祖师当然在翻译的时候,有他的用意。现在我们假如要从这个立场去,文字上的推敲会显得太琐碎了,太琐碎了。有时候修行人,稍微粗枝大叶一点,那会比较有宏观的这种雅量。我们在这个地方,按照前面的讲法,苦、集的定义都跟各位提到了,有一个传统的定义方式,也有一个我们从行者的立场来讲的定义方式,让各位了解到,那同样的灭跟道也一样。
我们知道灭是什么,就是消灭,苦跟集。那么这个时候,真理的境界就会现前,这是传统的这种情况。在讲灭的时候它会附带一点,那就是信心,我们要有信心,能够把苦给消灭掉。换句话说,在这里面,我们从修行的立场来讲就是,这个世间,我们在修行的是什么?从我们现代的语言来讲,那佛法在指的是什么?
我们知道,当黑暗消失的时候,光明就会现前。当光明来临的时候,黑暗就会消失。这是一种传统的二分法。可是,我们有一点要留意,当你用大脑思维的时候,它有一个根本上的矛盾。当你走出那种思维错误的状况,而换另外一种思维的时候,很有可能你还是大脑思维,还是不对。你要留意到这一点,换句话说,你不是黑暗走了光明来临了,你是跳出一个坑,结果又掉入一个坑。你还在坑里头。这一点要留意,大脑的思维方式有很多种。那么你放弃一种再提起一种,那还是在大脑的思维里面。这个时候,你是一种黑暗换另外一种黑暗。你并有真正离开黑暗。留意一下。
就好像很多人脚痛。脚痛很简单,怎么样,把头打痛,让头的痛大于脚的痛。脚就不痛。那你的脚痛有没有治好了,脚痛治好了,可是头痛产生了。那你的痛没有除掉,头痛没有除掉。那你说我达到目的了,脚已经不痛了,脚不痛了,换头痛。那这个更麻烦,我们要在这个地方去了解到,要彻底的把大脑思维跟大脑推理全部给除掉。那你一定要仔细的摸索,仔细的摸索。
一般人所取用的方法,通常是,我原来很挑剔吃,现在呢,不挑剔了,他所谓的不挑剔就是我不吃了。你要知道不吃本身,也是挑剔吃的一种方式。所以贪吃的人他的所采取的,往往就是另处一种贪吃,就是贪不吃。贪不吃还是贪吃。但是你不知道, 你以为我已经把贪吃戒了,对不对。那不是不贪吃,那是怕吃。他怕吃。怕吃结果就变成不吃。所以不吃本身它还是一种贪吃,你要留意到。所谓贪吃要戒除,它是应该要,在应该吃的时候吃,适当的吃,不该吃的时候不要吃。这个才是正确的一种途径。我们现在是很麻烦的事在这个地方,各位留意吗?
就像你睡觉一样,我就贪睡,那么要怎么戒除不贪睡呢?那就不要睡,对不对。那不要睡不是就表示你不贪睡。你是怕睡。怕睡下去以后不得了又贪睡。所以呢干脆就不睡。你一定出事,一定会出事。要怎么样睡的刚刚好,这是一种训练。
我们要消灭苦跟集,那就要作正确的方法。去达到灭的目标,所以灭的认知,我们跟各位讲,我们没有那个经验,没有那个经验以后,你就要一再的去辨证。不是用大脑辨证,是自己要去感受,要去感受。我们看小说、看电影、看电视,人家要害人的时候,弄一种毒药人家吃,那个被害的人说:“哇...好苦不好吃,”对不对,“我不要吃。”那么要害他的人说:“你病这么重,良药苦口。”他说:“对,良药苦口。”他不吃不死,吃了就死,对不对。苦口的不一定良药。很多都还是毒药。所以你在所谓戒吃、戒睡,类似这一类的情况之下,很有可能你就是取到毒药,你就取到毒药。我们在不用大脑思维的情况之下,不要把自己弄成堕落。这一点一定要记住,一定要记住。
那么我们就跟各位讲说,你们为什么要缘念道场、缘念善知识、缘念法门,他就是你建立起一个正确的思维模式,不要跑错。你常常会掉入另处一边。那当你从杂讯中来,所谓杂讯就是佛教界、修行界里面,都讲一些都好像是佛法,其实不是佛法。它的语言文字,都是从佛经里头出来,都是祖师大德的金玉良言,都绝对没有错。可是当你堆在一起的时候,它通通变成毒药,通通变成毒药。因为它互相干扰。而且你会停在很表面的那种情况,你没有办法深入。现在我们在从事生命改造,它是连根拔起,非常深入的部分。那你就必须很仔细的去捡别,很仔细去捡别,这个捡别要用你的感受力,感受,而不是用大脑去思考,你用大脑思考,你就掉到另外一个坑里头去了。所以你可能会觉得说我在讲的,你听的很刺耳,人家讲的都很顺耳。这样讲你都听得懂,我在讲你都听不懂,听的好像很高兴,不过雾刹刹,对不对。那这个就表示,我们都在横向收集一些杂讯,你没办法纵向。我们要能够纵向深入,要纵向深入,这一点才重要。不要光是浮在表 面上。大家都很用功,也都花了很长的岁月在探讨,要找到我们真正的归宿。结果有没有找到归宿,乌龟睡觉的地方叫做龟宿。那就不是我们要的归宿,不是。你一定要好好摸索。
我们现在大家在心灵的深处,都有跟生命的故乡相呼应,产生共鸣的现象,但是你要去找到这一点。记得,虚幻的对面,可能还是虚幻。虚幻的对面,不一定真实。而真实的东西不一定在虚幻的对面。你不要用二分法,不要用二分法。二分法是一个非常简便有效的方法,可是在生命摸索的过程当中,二分法常是我们很大的陷井,很大的陷井。因为用二分法的语言表达,是最清楚了。所以我们常常会说对不对。什么叫对不对,不一定是对跟不对而已,对跟不对之间有很多答案。零跟一之间有无量的答案。可是我们就有二分法,不是这样就是那样,这就是你的大脑,那么简单。只有这样吗?
常常有人这样讲,我们结婚好不好,你这什么意思呀?只有好跟不好,我们不结婚不行?做朋友可以吗,对不对?你不要老是问人家,这样逼人家好不好。那答案只有两个,那意思就是假如不好,你就嫌弃我,好的话你就是爱我,对不对。那我可以爱你而不结婚。难道不行吗?大脑就很简单区分这个样子。那你要是爱我,就是结婚。你不结婚就是不爱我。这什么话,对不对。那大家都爱阿扁,那大家都去找他结婚吗?我看不是吧。所以人生当中不要用二分法。你要记得用二分法,是语言上的方便,语言上的方便而已,生命未必如此。你不一定走在这两个极端,你中间很多路子可以走,可以选择。 所以我们才说有性德,菩萨的性德。菩萨的性德不一定在两边,它通常是在这中间的某一个地带。去突显它,去成就它,去圆满它。要留意这个部分。
我们先把这个,从这个执妄要转移到这个慕真的时候,这个基本前提,各位要先弄清楚。不是妄的丢掉,真的就来了。我告诉你,你妄的丢掉,来的还是妄的,来的还是妄的。要真的来,那不是这个样子。那你要怎么去摸索,就要留意。这个就是所谓大脑推理的陷阱。
大脑会去运用推理,那我不推这个,我推这个。最明显的,我们常讲学医的人,学医的人,他有医的推理。光是学医里头,你去注意看看,学西医的就有西医的推理,学中医就有中医的推理。不一样。有一次我去看医生,台大的医生,我说:“我全身发热,请问医师这个是不是发炎。”你知道他怎么讲,“我们不讲金木水火土。”发炎跟金木水火土有什么关系。然后他就跟我讲一堆,发炎的炎就是火,那要消炎的话就是要用水。我没有叫你消炎,我只是问你是不是发炎,他一气之下站起来,不管我了。这伟大的医师。我也不知道发炎跟金木水火土有什么关系。那只是民间的一种讲法。我就碰到医师,总把我的症状告诉你,他说,不行,西医不讲金木水火土。那很明显你就知道,讲金木水火土是一种思维模式,对不对。不讲金木水火土是一种思维模式。他们穷尽到哪里,那是另外一回事。
好,当你发觉这个思维不对的时候,你一定换另外一种思维,对不对。所以工程师有工程师的思考方式,律师有律师的思考方式,文学家有文学家的思考方式,政治家有政治家的思考方式,这不一样。他的思维不同,他的推理不同。所以当你放弃一个,可能就跑出另外一个。那你不一定跑出生命的思维。那你不能够说,科学家的思维是合理的推理,文学家的推理就一定是用生命的推理,那不见得,不见得。这当中,可能通通都是合理的推理,所以当你的推理换合理的推理,本身都不对,都不对。
我们只是告诉你,不要用大脑推理,没有说你换个推理就是不用大脑推理,不是。那只是说换个思考方式而已。还是都在大脑思考里面,那么只要在大脑思考里面,你换了一次,可能会有一个新鲜感,记得新鲜感。新鲜感的时候你会有一种喜悦,但是你还没有出离三界。留意到这一点,我们要的是要出离三界。那么要用的就是,怎么样能够不用推理,不用大脑推理。跟你换另外一种推理, 所产生的新鲜感不一样。因此当你换另外一种,思维方式的时候,你所产生的新鲜感会使你障道,障道。因为那个新鲜感你有一种喜悦,那个喜悦会使你停下来。停下来过一段时间,当你发觉不对你又换一个。那这样的时候,你永远无法上菩提道。你要留意到这一点。这是真的障道,而自己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这是我们在修行中,常常绕一大圈到最后才发现,错用心,有没有。走了冤枉路几十年,那么古代大德在这里给 我们很大的启示,这个我们首先提供给各位。
要谈灭的这个部分,我们要留意的地方。现在我们要跟各位谈,真实人生的这个定位。我们昨天的那个图案,第二个表有跟各位谈到,真实人生它有两个部分,也有三个条件。一个是定位的基础,一个是修行,一个智慧。这是真实人生所发展的一种状态。你这里,我把它画这样是给各位作对照。虚妄人生走的是另外一个方向,他用的是记忆的基础。然后你会去做合理的推理。你推理就是要有一个目标,这个就是大脑。也就是我们现在虚妄的人生。
但是你会觉得这个,你活的相当的好,相当的好。活的相当的好。这个就是虚妄人生的一种状况,他这个痛苦之所以产生,就是从我们第一个表上面,你所看到的。我们看到第一个表。你出生以后,你会一直去累积你的记忆,这我们叫做我执。第一个是以记忆为基础,第二个就是推理的生命。我们推理的生命,这是合理的推理,这就是我执法执。所以我们那个记忆的基础,在佛教里头,佛法里头,记忆的基础叫过去,你的合理推理就叫现在,你所要企求的那个目标就是未来。 这个过程你假如能够如意自在,那就叫做快乐,这个就是福报。假如你在这里不顺利,那你就产生痛苦就叫做业力。所以我们问题不在于目标得到不得到,而是在你合理推理的过程当中,会产生顺利不顺利。那么你的人生,大概就在这个阶段里。顺利你就趾高气扬,不顺利你就缩头乌龟。因为不顺利没面子,面对群众,面对朋友,因为没有福报。然后呢还没开始,好大的口气,我的理想我的事业我的目标。结果呢,你这个合理的推理,结果是不顺利、失败、挫折,筹集的资金,泡汤了,都不见了。那你怎么样再面对群众呢,这个时候你会说这是业力。然后你的业力会一再的扩大,所有跟你投资的人,都是过去生欠你的,现在通通还你的。解释的对不对是另外一回事,胡扯一通。那你假如顺利的话,你说这些都是福报。你会不会感恩这些人支持你呢?你可能会说这是我的智慧,我的创作,那么你们这些都是来分我的,过去我的眷属。现在呢,不管你的解释对不对,因为你顺利的时候,做顺利的福报的解释。你不顺利的时候,做不顺利的业报的解释。这个就是虚妄的人生,不是佛法。但是呢你会套用。佛教的语言下去用。这个叫杂讯。它障碍你,使你没有办法走上菩提道。就是这个原因,不管你用多少的佛教的语言,去诠释你这一辈子的一切,通通都是虚妄的假想的人生。不是真实的生命。所以各位,你要仔细的去探讨这个部分。
你只要了解,这种虚妄人生是什么,你要出离,离开就很快。这是我们从真实的架构里,让你去了解。我这样的讲非常的简化。那很多人你没有办法接受,因为你所看的人生,不是这个样子。而这是假想人生的一个真实结构。用假想是不好了,这两个字是,因为刚开始我要讲的时候,顺手写来的,这个可以授权各位自己去改它。这个没有著作权不要紧。
那我们来看,真实人生的这个部分。这个就是从“灭”上面来讲。我们把旧的那个记忆的基础、合理的推理跟祈求的目标,把它扫除掉。那我们看看所要走的这一条路,所要走的这一条路。是反方向的,是以定位为基础。这个定位,我们另外一个讲法,叫定位的信心,你有没有信心定位。跟各位讲很多人不敢定位,因为他怕定位,假如错的话怎么办。定位跟你找工作不一样,这个也不是签卖身契,不是合约关系。是你自己的一种尝试跟经验,这也不算结婚。结了婚以后要负责对方一辈子,那你可能这个决定会发生问题,这没有。我们的定位可能是,从比较小的定位开始,然后你会成长转化,然后提升到全方位的定位。但不管怎样你必须要有信心,必须要有信心。所以从这个地方开始,那你要怎么定位,这有一个摸索的过程。这个主要的关键是在华严学上面来谈。我们在这个地方,只能跟你讲说你必须定位。
第二个呢就是要修行,修行用疑情,要用疑情,你没有疑情,我们不算修行。所以我们一直跟各位讲说,你从慕真这个地方来,建立的疑情跟执妄,前面那两个的疑情是不一样的。他要建立的是,真实的人生是这样吗?你会一直带着这种疑情,然后一直去追求,一直要验证。
正确的人生是怎么样。可是有的人急性子,你有没有想,我这样子急对吗?对不对。当我在开一百八的时候,真爽,对不对。不准任何一部车子摆我前面,一只一只...我一直超过去,好爽。碰到警车我后视镜看警察,在那边跺脚。因为他追不上我,好爽。后来想一想,不对。看人家撞的稀烂的时候,如果是我呢,我要是撞烂了以后,人家要怎样从里面把我夹出来呢,对不对。那时候,不行。就降下来一百五。一百五的时候,就常常接到红单。到一百三更多,后来想一想不要,那就开一百左右,一百就好。那一百更气人,一百零三也被照,早知道一百零三会被照,我就开一百三,为什么要开一百零三,你会看到你的心性一直在转变,一直在转变。你要一直去检讨这样对吗?我下定决心绝对给你照不到,为什么,我开八十,你就照不到了吧,对不对。那你要知道从一百八调到八十,那可以写一部小说。可以写一部小说。
这个人性的转变不在速度,是在人性的转变,人性的转变。所以你在追求生命是什么的时候,真实生命是什么的时候,有类似这种情况,你要一再的去反省、去检讨、去验证,是这样吗?那应该要怎么样?所以当你看到,降到一百以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世间原来,飙车族是这样飙的。可是当你自己在飙车的时候,你从来没看到飙车族,对不对。因为你只会飙过人家,谁飙过你。这个时候人生在转变的时候,你必须经过这样的一个过程。你才知道,原来是什么,当你自己在那个点上的时候,你看不到。所以我们在奋斗的过程当中,我说,我说的,这个叫娑婆世界实在非常美丽。为什么,你常常会撞的头破血流。滿天金星说,“哇...好美,中午十二点星星那么多。”为什么?不然你没有经验,你哪来的经验呢?你只有真正很认真的去奋斗,不管是成功或失败,你只要认真的去经历。一定是成功的,不会失败。世间人是看到你赚到钱才成功,我们从修行的立场,你得到那个经验就是成功了。这是一个非重要的关键。
生命的成长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你才发现,原来我的人生是这样的丰富。但是你假如没有认真走过的话,没有经过失败,也没有过这种很疯狂的成功,你不知道。真的,我在三十几年前,到台中来的时候下台中火车站,一次五部车来接你,看了好爽。对不对。二十几岁的小鬼,来到火车站五部车来接。你看看,风光吧。想一想现在呢,那什么意思嘛,对不对。那什么意思,当你成功的时候真的很了不起,可是你没有想过,假如你失败的话呢。那你都走过了以后,那你来看就不同。绝对不一样。绝对不一样。那你必须有过这两方面,你才能够验证,真实的人生是什么。
我们从娑婆世界走出来,要到达极乐世界,比任何世界的人都来得快。因为你很快会发现,极乐世界在哪里。所以这个疑情很重要。而这个疑情的验证,在我们的生活中,你只要承认你是在娑婆世界,你很快可以找到答案。很快可以找到答案。不必自哀自怜。不必自悲自叹。我们比任何世界的众生,都来的有福报。来的有因缘,来的有善根。你不要被意识型态扯走就好了。我们麻烦的就是,意识型态能牵着你鼻子的时候,你就不得成就了,不得成就。意识形态是牵绊我们最大的障碍。你必须要抛开意识型态,所以这个是让我们看看,为什么说修行要有疑情,疑情你会一直验证,你不要去推理,不必推理。你只要一再的来求证这样对吗?那就好了,你就会去感受了。你要在推理的时候,你就会把旧有的基础又搬出来,旧有的基础搬出来。然后会去验证你的合理推理,绝对错。你只要说这样对吗?这样就好了,这样的对你跟前面一个因素,跟后面一个因素可能粘不上边,粘不上边。只要这样对就好了。假如不对的话我再求证。假如是对的话,那我怎么样再验证,这个对是对的。因为有些对的是你想当然尔的。 是你一厢情愿的。必须留意到这一点。
那个一厢情愿是很大的陷阱。不但是个陷阱,它还是个薄冰。薄冰知道吗?就下面一个洞好大,你不知道,上面一层冰,你第一脚踩上去好像没有问题,第二脚踩上去没有问题,走到那个洞的中间,就下去了。那你就冻死了,冻死了。我们知道那里是一个洞,要跳不跳随你自己,可是你看它是平的,可是事实上当你上去,它就是一个洞下去。你要逃都来不及。所以我们懂得这种情况,去求证,从疑情中来,它本身就是修行。所以我们一直跟各位讲说,你参禅最好是这样产生疑情。当你这样子一再的验证以后,那个智慧就会产生了,生命的智慧就会产生了。
各位不知道有没有体会过。医生常常这样问我,因为我有肝病,很严重,他常常问我一个问题,你皮肤有没有黄黃的,我说我们都就是黃皮肤,对不对?我们那一个不是黃皮肤,他问我说有没有黃黃,我实在想不出到底是要怎么样个黃法。可是又有人说,你脸色不错,红光满面,我照镜子,那有?还是黃黃的,因为黃皮肤,哪有什么叫红光满面。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生一个问题,那个红跟那个黃,到底是怎么去差别?怎么去看的,有没有。所以我们常跟各位讲,你不要乱讲话、胡说八道,你有没有办法去区别出那个问题来,有没有。你没有办法区别。医生常讲,你早上睡起来口里有没有臭臭,我说口里臭臭,我睡觉起来谁闻我的口,说口里臭臭。有的就问说你睡觉起来的时候,口里有没有苦苦的,苦苦的应该可以感觉吧,对不对。可是我没有,不过经过他一再的问,我就一再的找,早上起来先想一下,嘴里是臭臭还是苦苦,因为这个经验我们应该是有。可是没问我就不知道,有一种感觉,那一种感觉是叫做臭,还是叫做苦呢?你可能没有去验证,那么现在医生一问的话,那我会说早上起来好像,嘴里很烫这样子,那个叫做嘴里苦苦的。我说很烫叫苦。苦叫烫、烫叫苦。好,那就慢慢的去感觉了。有时候比较累的进候,第二天起来果然感觉到。他讲的苦大概是这种感觉,有没有。慢慢你这个就去验证这种状况。他讲的不见得是你的,你假如有,我们台湾的所谓民俗治疗,这样痛不痛,这样痛不痛,我不知道怎么讲。然后痛不痛,我说你捏小力点,你捏那么用力,石头也会喊痛,对不对。那么他在讲的,酸痛之类的到底指的,在你的感觉中是什么,有没有。你能不能体会像这种东西。往往人家所讲的,跟你感觉的东西应该是同一个,可是你的那个感觉,可能你会说那是酸,对不对,那么他说是痛,所以你会发现这些中医师,治疗师在讲的话跟你讲的话,根本就牛头不对马嘴。都黑白说一场。
尤其很多治疗师,他根本也没有医学素养,肝长在哪里也不知道。脾长在哪里也不知道,就乱讲一通,什么病、什么病他也不知道,他不知道从哪边学来的。胡里乱抓随便弄一弄,他只要讲的出来都是道理。那像这样的话,那你的感觉跟他怎么去相应。那你就会发觉,到底是我的感觉错还是他讲错,有没有?你慢慢的会去对,会去对这些东西。这个时候就是一种印证,他没有办法去做合理的推理。你知道吗。他问你痛不痛,你的这种感觉叫痛吗?对不对。偶尔你不留意的时候,按在一个地方你会叫一声。那里怎么那么痛,他说会吗?对,这个痛,现在你说那个痛跟他说的那个痛,你慢慢的就去验证。所以你要经常给个医师看,你给很多医师看你都不准。因为每一人讲法不同,所以你给一个医师来看的时候,你身体的感觉反应,跟他所讲的语言,你才会对的起来。
这只是个色身的部分的感觉而已。那你法身的部分也一样,讲了老半天,结果你讲的跟人家讲的不一样。那怎么会去相应呢。那个修行你要怎么来呢?你要去留意。生命当中它的验证,那一个所谓参,那所谓疑情的验证,那求证的部分就在这个地方。都是这一种状况的。我们要跟各位谈的是,你要去学这一种智慧,这种感受的能力就是智慧。
我常跟各位讲,我记得小时候,我跟他讲肚子痛,那医生摸了以后,是胃痛还是肚子痛,我楞了一下,胃痛跟肚子痛有什么不同?对不对。那小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胃。我说反正这里面痛的,通通叫肚子痛。医生就讲说,胃痛跟肚子痛不一样,肠子痛跟胃痛不一样,搞了老半天原来还有一条肠子。你没有看到肠子,你就一个肚皮包着,里面有什么怎么知道。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可是医生第一次问你这一句话的时候,你的疑情就要起,对不对。你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小时候说不知道,你到现在还搞不清楚,是胃痛还是肚子痛,对不对。你会一直去求证你的问题,一样,法身慧命的部分在这里一样。所以我们要找真实人生是什么,你要进行的跟你知识的那种虚妄的人生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说修行,真实的生命是直接从感觉下手的。不是从记忆的,你先把这种区别弄好。
那么现在,我们假如从修行的立场来看,那就是道。道的部分,就是道圣谛。那就是定位要怎么定位,疑情要怎么起,就开始要谈论这个问题。那个境界的存在,我们要从另外一方面,再跟各位作补充。
我们修行的领域里头,分有三大系统,三大系统。我们分身、口、意,身口意三个部分,这个是从禅宗的立场,或者显教的立场来讲。假如从密教的立场来讲,它固然也讲身口意三业要清净,可是它修行的立场来讲,它就不是分身口意。它分观音法门的系统,普贤法门的系统,跟文殊法门的系统,三个系统。所以你说它是佛法的话,密法的修行是佛法的话,它一定统归这三个系统。其它的护法系统,什么军荼利明王,大威德明王,什么玛哈嘎拉这些,孔雀明王等等,它都属于护法部门的部分。基本上我们分是这三个系统。文殊、观音、普贤三个系统。
那我们在谈这个部分,谈的是境界,灭是讲佛境界,佛境界的话,我们统称为普贤系统。所以你会看到西藏的密法里,有普贤王、金刚萨埵,有没有。金刚手,金刚总持,这些呢都是普贤系统的。那文殊系统的都讲般若系。观音系统大家就很清楚了。四臂观音、红观音、白观音等等,千手观音、十一面观音,通通是观音系统的。那我们谈的这个部分,谈境界的部分,通通属于普贤系统。
我这样讲你应该可以感受到,为什么讲极乐世界的人,老是要跟普贤菩萨扯在一起,因为极乐世界是境界,境界假如没有普贤行法,它显现不出来。所以净土人很讨厌我就是这样,因为他以为他的极乐世界是最高的,结果碰到我。我说没有我你就跑不出来。我们普贤行法,是呈显极乐世界境界的一个主要法门。没有这个部分它显现不出来。所以你看无量寿经,一开始前面德尊普贤,你要想有极乐境界,必须要有普贤之德。没有的话,你显现不出来。所以他们在讲到最后,就一定要把普贤十大愿王,导归极乐给扯上去,他搞错了。没有普贤十大愿王,你极乐世界根本显现不出来。这是倒果为因的讲法,有没有。你没有因哪有果呢。敷万行之因华,言一乘之道果,对不对。没有普贤的因哪有一乘的果呢。关键就在这个地方。所以我们在修的是普贤行因,然后呢,才有一乘的果境,关键在这个地方。
那么从四圣谛来讲灭先讲的话,那普贤殊胜境就讲了,此是普贤行,此是普贤境,先显现出来。那么道是讲在后面,所以普贤行讲在后头。那你要想说普贤行是什么?一行能够摄一切行,那就是疑情,疑情。你从念佛,念阿弥陀佛或极乐世界都可以。那也是疑情,你要去求证。阿弥陀佛是这样吗?极乐世界是这样吗?你要从这个地方,带着疑情去求证。那个境界马上现前。这个就是一超直入。从这个方法来。所以我们在修行的时候,你要懂得行的方法。
那么讲境界,事实上讲那一乘之道果,言一乘之道果,一乘的道果其实不用怎么讲,要讲的就是万法分敷。敷万行,万法因敷。就因的万行通通要修,从哪里修,从疑情。各位你去留意看看,因为疑情是用验证的,这是真正的,我跟各位讲真实语。一行一切行,一成一切成。因为个疑情你提着,你要一再的验证。验证一次就一个行,验证一次就一个行。这次对吗?这样子做对吗?
我们要求,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留意到,每一个出家人都从拜佛开始,你最好能够三不五时,结界一个礼拜不睡觉,晚上就拜佛拜到天亮。白天照忙,不是白天睡觉,那你就倒果为因了。白天一样忙,晚上大家打板安单以后,你就拜到天亮。干什么?我这样拜对吗?我这样拜对吗?我这样拜在干嘛。大家都睡的好舒服,你拜下去就昏倒了,第二天人家打板又把你叫起来。我怎么在这里,原来地上一滩口水。这表示你在精进。也会有,修行人糗事很多,糗事很多,一面拜一面擦,擦到扣子都掉了,拜下去起来衣服海青在地上。光秃秃一条,有。这个事都有的。因为你很认真,又热,又满头大汗,你们没有夏天,拜佛拜到全身湿答答,这跪下那衣服都粘在身上,那时候怎么办。你一直拉一直拉,到通通脱光都不知道,会有。这是你真的在精进。
那你必须要这样,真的从传统行法中来,传统行法中我告诉各位,你不带疑情,其实它通通都是迷信。我跟你讲通通都是迷信。刚才我看了一个广告词,还是那一句。念佛一声福增无量,礼佛一拜罪灭河沙、有没有。我看大家不知道拜多少佛,对不对。不知道念多少佛,你的福有增加吗? 我看你,烦脑增无量,挫折增无量。哪有罪灭河沙。根本就没有,那你还在拜什么?你还在念什么?
但是我们真的跟你讲,你真的可以做到这一点,礼佛一拜罪灭河沙。我是真的体会到这一点。后来到医院去,开刀的时候两派医师吵起来,一个说我是恶性肿瘤,这个是癌症末期;一个说没有,这个不是。到底是与不是,他们来问我说你是怎么搞的,到底你是良性还是恶性。我说:“我是良民,良性,恶性我不知道。我叫良民,不是刁民。什么叫良性恶性。”事实上当医生在争执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有一个感觉,因为我在拜佛的时候,发现一个秘密,这秘密没办法讲。我拜了将近六十万拜,我在第一拜开始,我就带这个疑情。我有够傻我,读到大学毕业还在这里一直拜,就贴一张纸画个小姐在那里,然后就念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就这样拜,我是在拜什么,我就带着这疑情,我干嘛要这样拜,我这样拜对吗?你就开始这样去验证。所以我跟你讲,我讲佛法绝对不迷信,也绝不感性。不会像人家讲的,大家在这边痛哭流涕,很感人怎么样。我讲一万多场了,只听人家嘻嘻哈哈笑,从来没听过一个在那边哭。为什么?因为我们都是很理性的在求证,我在求证。那个五六十万拜当中,有差不多十万拜的时间,我已经哭过了,在那个时候已经哭过了。我拜到差不多四十几万拜的时候,有一个感觉,真的是闪电一样的,我知道了,那是什么了。生命不是这个样子,在那个时候,我自己感受了,身体里面有一个痼疾,我可以把它除掉。你自己可以感受到,痼疾除掉了,当时也不知道。我在拜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有病。只是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都觉得很累就对了。反正起来的时候,就很想再睡觉就对了。那个睡觉好像一直睡不饱,就有这种情况。但是呢,在礼佛的时候有那个感觉,这个身体里面哪里有一个东西,那个东西我可以把它拿掉。可是我不知道。是后来在一个因缘之下,发现说自己有这种病。但是,我大概拿掉,从那里拿出来放在旁边而已,没有把它丢掉。假如我那时候拿出来,就把它丢掉,这病就不见了。我大概就从那里拿出来,还是摆在旁边,还在身体里面。所以两个医师看了两个东西。一个说是癌症末期,一个说这个不是。不是的,他看到我拿掉的那个部分,是的是看到我摆在旁边的那个部分,对不对。所以两种状况它才会出现。生命这个东西,透过你真正的修行,你绝对可以感受到,你不要以为这些仪式,任何的仪式,都是祖师所设定的方便法。你就从那个地方去求证就对了。去验证,为什么,这样对吗? 这样很简单的一个理念,你自己就会找到答案。你不要推理,推理没有用。
在拜佛的时候,我跟各位讲那种境界,那不是排山倒海而已,那种殊胜的境界,就是像那个什么,不会讲了。那种波澜壮阔,好像是约翰斯特劳思的圆舞曲。那种凯旋归来的那种盛况,那个时候你才知道说,生命真的是很芬芳、很灿烂,那是你在修行境界中才有的。那要是看我们,穿个黑黑一件衣服,拜的焦头烂额,那个全身湿答答,结果看起来海青怎么是白色的,有没有。干的时候你挂在那里,怎么就变白色的,那个时候你说生命有什么好看,那只是瘦巴巴的,咸咸的。生命从相上来看你不觉得,当你转入第二生命以后,那真是不可思义的境界。华严讲的那个杂花庄严,是在第二生命里面的境界。不是第一生命这种现象。这个都生生灭灭的这种状况,有什么好说呢?你要能够进去,那才是真实的世界里。你要从这里来,从这个地方来。所以我们...这个怎么讲,寄予知心人,跟我们同样修行的人在谈的,这个叫做巷子里面的话。内行话,不是外行话,那也要内行人才能听。所以要懂得,我们真正在做的是什么,从这里来进行我们生命改造的工程。我们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讲。


                            
录入:能品    
                        校对:能品 仙玄子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从心下手》第十一集——海云继梦法师
下一篇文章:《从心下手》第十三集——海云继梦法师
Tags:从心下手 海云继梦

网友评论: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