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从心下手 >> 浏览文章

《从心下手》第十集——海云继梦法师

2012-12-10 14:48:15本站原创 【字体:


探讨四圣谛的部分,四圣谛就是苦集灭道,在佛教里,他把这一个宗旨苦集灭道这四个主题,认为是佛法中跟外道所不同的一个根源。基本上它有所不同,那我们要了解到,除了我们讲到的苦集灭道以外,其他的为什么没有讲到。那么讲到只是知道或者是它在修行中有什么作用,而且大家要知道,在当时佛陀的时代里,一般的修行禅定功夫,外道是很强的。佛教里的这些阿罗汉们,包括世尊本身也都是从外道出身。那现在讲到苦集灭道,跟外道有什么不同,那很显然苦集灭道在修行当中,一定起着绝对的关键性作用。也就是说这个苦集灭道,在修行当中他发挥了一个外道所有的方法所达不到的那种效果。那今天我们修行,我请问你,你感受得到吗?尤其从行法中来讲,这是绝对关键的。我们谈修行是等于拿我们的命在跟人家赌一样,你不能够试试看,你知道吗?我把全部财产丢到股票里头去试试看,输了顶多是爸爸没留给我,对不对?或者我以前没有赚到,现在反正没钱的人也很多,不止我一个,我们重新来过,这个都无所谓。生活不习惯,总是老命还在嘛,对不对?可是修行不一样,你是拿命在拼的。我们讲的那个前提是一脚踩在桌子上,那么一脚伸出去,试试看呐。摔下去你就知道,你要去探索,要去摸索,那真正可靠的那一点是什么,你要依靠着它,要踏过去。一个新生命的开始,你不要没有抓到新生命,把自己摔得粉身碎骨,那还有什么好谈。那这个地方在探讨什么,我们在这个地方你在追求什么?这是个关键。那么苦集灭道,作为一个修行的最高指导原则,它到底是在指导什么?我在禅坐的时候就起观,苦、苦苦、行苦、坏苦,师傅说什么叫行苦,在行的时候就是苦。吃苦瓜的时候那叫行苦,什么叫坏苦,请人家吃饭,很多人到家里来吃,家朋满座弄得杯盘狼藉,然后屁股拍拍,那一堆人都回家去。我剩下呢,一堆像山垃圾又一桶,那时候碗盘自己一个人搞个快三更半夜才把它摆平。浑身都是那些油渍味的时候,一面洗澡一面骂,这一群家伙来把我吃了一堆,屁股拍拍就走,没有一个留下来,帮我收拾残余,这个叫作坏苦。已经坏掉了,吃的时候很高兴、好风光。多少人讲好听的话给你听。你跟谁学的啊,这个做的多少吃怎么样,盘子好漂亮你很有眼光,家里布置得怎么样,你都忘了你是谁。你已经活在云端去了对不对?现在那一群人走了,你一面洗杯子、一面洗盘子,一面倒垃圾,一面你就骂。这个就叫坏苦,对不对。苦苦是什么?生病的时候就是苦苦,生病是苦,这个苦上加苦叫作苦苦,对不对?你打坐的时候去想这种苦,那叫神经病,对不对。你不会想快乐,想这个干嘛,哪不对啊。那我们再讲的苦到底是什么。各位要留意,今天我们假设各位,你是人生中有所觉醒,要探讨生命真相的人,你要想掌握到生命的价值跟意义的人,你不是那些民间拜拜,跟着人家跑龙套拿香跟着拜,不是那一套,你是真正的好好要修行的人。那你要修行也不是人云亦云,那个吃素念佛叫修行,不是那一种。你要真正了解到什么叫修行,你在追求这些,那么它的目标是来自于,我们对于生命的感触,这是一个大前提。你假如没有这种觉醒,你不要讲修行了,那都是外道。为什么我们在生命中会有这种感触,要去追求这些东西?你要先了解到,就是我们已经感受到在现实的人生当中,我们这样混下去好像哪里不大对,你没有感觉?有一个孩子,他爸爸妈妈是名人,他爷爷、祖母那更是红人,讲起来在台湾是响叮当的,伟大艺术家的后代。可是他这个人呢,我们所认识的这个朋友,他根本就是心里残缺不全,扭曲了。可是他的父母呢?整天拿着麦克风卡拉OK,天天唱歌跳舞爬山到国外旅行,这个孩子呢?他告诉他说要快乐,快乐就对。可是这孩子呢?一点都不快乐。他没有办法找寻到他自己,他不知道想要做什么,他一直想要改。他也知道要做什么,可是他什么都不对。这个就是了,我们真的快乐就好吗?不是,绝对不是这样的。那种快乐,是叫麻木。你在麻痹自己,不是真的快乐,是因为你有福报。你要没福报,家里没有一点那个,孙中山、蒋中正堆在家里,我看你去那个。你怎么去快乐,对不对?今天在这个社会,为了一日三餐柴米油盐,日子很难过的人很多,你看他怎么快乐?所以我们今天能够讲要快乐,依赖外面那种快乐,那是虚幻的,其实那是一种苦。只是你现在感受不到那个苦而已,这样子而已。各位想想看,这种建立在福报上面的快乐,不对。我们今天所得到的人生,尤其在台湾这种虚幻的世界里,我们更感受到这一点。我们觉得这样的快乐不对,我想大家心里都有这种感觉,不是我们不快乐,你知道吗?也不是你不高兴,也不是你不幸福,我们实在吃得太好了,活得不耐烦了,对不对?吃得太多了,所以还想把肉再割掉一块,割掉哪一块还要自己指定。小腿太粗也不行,大腿太粗也不行,屁股太大也不行,肚子的肉也不能多在那里,要想办法把它除掉,这个叫做减肥、叫做美容、叫做瘦身。这个叫什么,这个叫活得不耐烦了,你叫他把那一块割下来我们下午去烤肉好了,他愿意吗?为什么要搞这个?这个是一种什么,你活在福报中,你在玩弄福报而已,知道吗?在古代人来讲,不要说古代,五十年前的人来讲,吃得饱就不错了,有一餐没一餐的,吃了这一餐不知道下一餐在哪里,那个时候你会去想这些吗?根本不可能。所以我们了解到,今天虽然福报这么大,可是我们有一种叫作空虚,一种虚无感。你要知道它从哪里来。有时候我们发觉我们朋友很多,但是在谈话的时候觉得这不对,这个朋友这样讲话不对。换句话说相识满天下,谈心没半人。没人跟你谈心,要跟你谈,他说他来应付,也不见得都是来应付的。因为它没有必要跑来碰钉子,对不对?可是他在跟我谈话好像这牛头不对马嘴,尤其你去看看,音乐会跟鉴赏画的时候,就好像一群人陪着你去看画,这个不错这个不错。你去跟他问问看真的不错吗?你看哪一张最好?这一张最好?那你买回去,看他敢不敢买。我告诉你,他绝对不敢买。你知道吗?为什么他不敢买,因为他不是真的不错,他是真的看不懂。他不讲不懂,他就说不错,他讲不错其实就是不懂。你看音乐会人家演奏,他也鼓掌,鼓掌的很激动。好在哪里?,他懂吗?他根本不懂,所以你跟他谈音乐,跟他谈绘画。我告诉你,真正懂音乐的人,不是一直在那边谈音乐,也不是一直唱歌。他是活在音乐的气氛里,不一定有音乐,知道吗?他活在那个画画里,那个画,不是一定要看画,他生活本身就是一幅画,随时到处都是一幅画。他站在佛前也一幅画,站在画前也一幅画,他光是站在电线杆旁边都是一幅画,你知道吗?这种人他在看画,他绝对看到重点。可我们看到那一群的都不是,他一定要穿的花枝招展,拿个扇子、戴个高帽子、洒香水,然后看个画比手划脚。画的怎么好,真好。这个画家很有名,我知道十八世纪什么时候,出生到死亡统统知道,什么故事都知道。画好在哪里,他画的真好,到底哪里好,你就不知道他很有名,这个叫做好吗?他看懂画吗?当你在跟这种人讲话的时候,你说我会昏倒。因为他没有内涵,他只有一些交际应酬话。你要他说你讲一讲你怎么好,他好不出来,你知道吗?当你的生命品质到达这个地方的时候,而没有这样一个相应的朋友,我告诉你,你真的很痛苦,知道吗?这个就是诗人所谓的高处不胜寒。当一个人层次越高的时候,他越糟糕。我们有一句话说活该,谁叫你Class very high对不对?那么高干嘛?你放低一点,路边摊那卤肉饭就好了,你自己就一定要吃白云,沾什么?沾海潮。那种活法人家怎么跟你活下去,人家就要菲力牛排,然后你说那个太粗鲁了,吃人一块要还人一嘴,那你呢?你就夹白云沾海潮,这样子你就过一生了,你这种情调哦。那么高的水平谁跟你,你只有去找孙悟空才有可能,其他人都没办法。可是你要知道,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里,都有那个向上追求的那种本事。我跟你讲人往高处爬,对不对?人都往高处爬,没有错,谁都往上看。你真的有那种福报,人家就会依附过来。告诉各位,依附福报的人,是层次很低的人,你要能够看到的是真理,智慧。你会向真理,会向智慧靠拢过去的人,这个才是真的高档的,高档你知道吗?高等货,高档货百货公司专柜,知道吗?不是路边摊的,不是跑警察货。差别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就在于你的选择,但是我们很遗憾的是,广大的群众通通是追逐着福报。各位想想看,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中,不管你的层次高,你的层次低,多少我们在内心里头都有那种,一种什么?矛盾感。也就是说,我们有所觉醒,但是觉醒以后又找不到一个依据有没有。这个矛盾感的产生,才是正真的苦。你看那些忙忙碌碌的市井小民,每天赚多少就用多少。我在台中教书的时候,我在明道中学教书,明道中学很多校车,有几部是从彰化那边过来。有一个彰化的孩子,看他应该是很乖,可是呢他就很叛逆。有一次我就家庭访问到他家里去。进到里面他说,老师小心。我说小心什么,他说头啦头啦。我头就低一点,果然是要小心。进到里面去我实在是找不到哪个地方可以坐,他妈妈站起来东西拿一下弄一弄,有个位子还不错。然后他说老师要喝什么?我看这个家这个样子什么东西,里面的东西大概几千万种,我看不到什么,他说汽水好还是可乐好?我说那时候是还是黑松就是汽水,汽水就是黑松的时代。我说黑松汽水,啵拿出来,奇怪它还是万宝椅,要什么有什么。我看他汽水拿起来,啵,突然间打开了,是怎么开我没看到。然后他说,要瓷杯、还是玻璃杯?我说有杯子就可以,啵又拿出来一个。奇怪你就坐在那里什么东西都有,他说我们的家,我才知道东西放在哪里。我们的家,我们的东西放在哪里,只有我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富裕到了这种层次,小孩子他没有办法适应。我们很多这种无奈感,这样的人在这样的福报中,他还没有觉醒。我访问好了,我说那麻烦你盖个章,哦好,戒指拿出来。诶!戒指竟然是印章,戴一个黄金的印章随身携带,看你要什么我随时可以给你保证。这样的人有烦恼吗?他没有烦恼,但是他是生活在一个很危险的环境里,而他不知道,这个就是福报。当然他不会像一般人,把那福报撑的很有门面。但是我们看到这个时代,很普遍的存在着这种现象。可是当你开始觉醒,这个孩子开始觉醒,他发觉这种家庭的生活他不要,那我就问他,他离家出走我说你到哪里去住?我去他住的地方,他是住在一个只有一条棉被的地方。他去租一个房子什么都没有,我说那你这样住不会很幸苦吗?他说我喜欢这样,我说那家里不是什么都有吗?我不要那样,为什么?他有所觉醒,但是他要追求什么他不知道,他追求什么他怎么知道?没有人指导,你想想看这样的家里,怎么指导这么一个质地这么优秀的孩子呢?他只有一条棉被,我说棉被你买的?不是,我从家里偷出来的,我说家里拿出来,为什么要偷呢?妈妈不给他出来,他趁着妈妈在炒菜的时候,他把它偷出来。我说那你这样睡,蚊子呢?他说不要紧,我这样睡好舒服,都没人吵。我说谁吵你?你都不知道,我们家有好几部电视机,好几部收音机,还有好几只喇叭。他妈妈一只,他爸爸一只,她姐姐一只,他哥哥一只,他弟弟一只,天天都要念他,所以他到这里来。你想想看,人这个叫结构性的病变,他的家庭、社会这个结构不当。那么好的福报,当然是乱,可是他为什么不要。而要去住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你可以想象的到吗?那个人生的觉醒才是真的苦,人生还没有觉醒之前他不会苦。我们再看一个,我跟各位谈过很多,我们说古代人很苦,古代人其实不苦,因为古代人只有一个欲望而已,他希望有钱,就只有那么一个欲望。现代人已经有钱了,照这样讲应该没有苦了,从古代人立场来看。可是现代人比以前更苦,比以前人更苦,你知道吗?以前的人生再怎么样,他只是屈服于钱的这种压力之下而已,他屈服于钱,把这关突破以后其实他的生命是很美的。所以我们在古代里看到很多长工,很多婢女,下女,他们生命品质其实非常好。非常好,因为他只是没钱,可是他虽然做那种工作,那生命品质非常好。我们所看到的做坏事的人,古代小说记载的这些,都是有钱人在做坏事,你知道吗?真的没钱的人,他什么坏事也不能做了。你看看现代的人,真的在小偷去偷一包米来吃的有没有?没有啦,假如真的是已经穷到连一包米都没有要去偷的话,大概人家也不会那他怎么样。要,两包给你啦,对不对?反而是做好事。现代的都是穷极无聊,他不是没钱,他有钱,他在寻求刺激。所以你看摇头丸,八大行业的都是这些惹出来的祸。然后个性、情绪非常的激动,没有办法冷静,有没有?问题出在这个地方,出在这里。所以我们在这里看到,人的欲望跟着他一直成长的时候,你感受不到。真正我们这个时候你所要的不是那个东西,你要的是生命从迷惑中跟随着这个社会的意识潮流前进的。这个当中你开始觉醒的时候,那个才叫做苦。这个叫做苦的相当然是很普遍的存在,没有错。但是这个苦的相本身,苦相的本身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尤其在这个时代,有一些我们个别的苦相,反而你不会觉得是苦,你反而会去追求它。我们要讲的是苦的本质,那个本质也就是我们这个生命结构的本身,苦的本身这个结构你要看得出来。在我们现实的这个领域里,那你能不能留意到我们现在的人生为什么会有这种苦。这种虚幻的苦,它是从哪里来的?你说我们活的不好吗?我们以前一下雨,大小盆子连吃饭的碗都要拿出来接雨水。一下雨大小盆子通通拿出来,那现在呢?没有这回事吧,对不对?现在谁家里会漏,没有啊。那照讲我们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也没有听说谁饿死。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苦从哪里来,你根本没有苦。可是你会发现,我们还有一个麻烦的事,事事不如意者十常八九,有没有,想想看。真的吗?事事不如意的很少,很少,所以我们在讲苦的本质的同时,我们所看到的他不是苦相,是我们生命本身的结构出了问题。我们仔细算一算,人生不如意的其实不多啊,你知道吗?但是你那个苦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你结构性的问题,生命本身的结构问题。我们结构在哪个地方产生问题?尤其我们所谓的文明病,文明时代的人,比不文明的时代来的痛苦。为什么会来的苦?到底是怎么了?这问题在哪里,我们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吃迷幻药?尤其是年轻人,他又不是老年人,年轻人干嘛会有这种情况?关键就在于他的生命的结构出了问题,结构在哪里出了问题了?这个叫苦的本质,也就是我们所讲的这个结构出了问题以后,使我们活在虚幻的人生里,假的人生。我们现在的生命,你所感受到的是错误的生命,不是真正的生命。那今天我们这一点要跟各位仔细的讲清楚了,我们讲席中跟各位讲过很多,这个色身从妈妈肚皮里把我们生下来的时候大家都一样。都一样的什么呢?都一样一项可怕的事,就是我们开始接受大量的污染,你都不知道。包括你现在为人父母,你都在污染你的子女。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师长是这样污染我们的。我们跟我们现在所谓的师长,跟父母是共同联手,在污染我们的子女。大家都一起来,污染我们的小生命。你不知道,你看你从哪里开始,你知道吗?从小孩子出生以后,小孩子的睡觉,是饿了就哭,哭了以后就吃,吃了以后就睡。可是你会发现,他一直睡,睡到一个月以后,换我要睡,他醒过来。你去注意看看,白天他睡觉你好工作,晚上你睡觉他醒来,他不睡了。大概满月以后就发生这种现象了,那你就会想办法白天不给他睡,晚上跟着你睡,有没有?你就在污染他了,你开始在污染他了。让他白天不要睡,晚上跟着我们一起睡,这就是第一个污染,你不知道。然后等到他差不多开始会笑的时候,你就会叫他看着你,你会逗着他笑。当他在哭的时候,你就开始注意是什么现象。哭笑之间你开始在导引他,有没有?这个也在污染,等到他开始有声音的时候,你就叫他叫爸爸叫妈妈,你怎么不会教他叫妈咪,教他叫Mother Father。你教他叫爸爸,叫爸爸他就念ㄅㄆㄇ了,叫Father Mather就要变成念ABC了,为什么?你开始做区隔,开始在污染他。然后你再留意一个状况,看他记忆记得起来记不起来。教了老半天记不起来,头壳坏去了,对不对?然后跟他讲圆的,方的,长的、短的,黑的、白的,搞了老半天都弄颠倒了,我看完了,这个大概是智障。你会注意就是这两个东西,第一个记得快不快,第二个反应的准确不准确?这个是你在判断一个小孩,他接受污染的能力。接受污染的能力越强,你就说这个孩子越聪明。一些糊涂的佛教徒,还说这个叫做有善根。这不叫作有善根,这个叫做彻底摧毁。把一个良好的生命体,我们彻底的把它毁掉,你要留意这是很可怕的一个现象。当我们对这一种所谓反映的训练,也就是IQ的训练,知识记忆的训练的时候,我们就会记忆很多资料。这个记忆的资料没有为什么,你只是记下来而已,这个就是我执。当你把这些记忆的东西开始积累、重组、分类、整理、重新剪贴那就叫作什么?合理的推理,当这个合理的推理逐渐成长的时候,你就有个目标出现了,这个叫法执。合理的推理就是法执,法执的结果就有目标,我们常常拿个玩具,这个给你,叫爸爸。叫爸爸就给你,叫妈妈就不给你。这个里面就有一个问题,他就想办法,他要你这个东西他就去反应很正确。嗯,看到这个人来了,这个每次叫爸爸就有糖果,爸爸,糖果给你。目标就来了,这个头发比较长,这个叫妈妈她就会给我那个那个,叫作奶瓶的东西吃。所以看到她来,我叫妈妈,她也很高兴,有没有?这个时候,他那个目的性就出现了,目标就出来了。当他的剪贴、合理的推理一直运作的时候,他就会去追求他的目标。所以当他稍微懂事一点,你就会告诉他说,孩子将来你要做什么?完了,将来要做什么。他说将来我要当师父,阿弥陀佛,不可以说那些,将来当阿扁总统,对不对?你会要求他朝着世间的,你的理想开始要规范他,叫他朝着你的理想去前进,有没有这叫做民主的生命,社会的生命,他会朝那个地方走。这个就是记忆的资料,合理的推理跟他企图的目标就出现了。这个就是告诉你虚妄的生命,今天我们的生命活在哪里?我们就活在这样的一个状况当中,这个是错误的生命,你现在的生命是这样运作的,跟你讲你还不相信。你说我才不是这样,我这生命有呼吸有消化,有排泄、有循环系统,还有神经系统,这个才叫生命。这个不叫生命,这个叫生理现象。你说我们还有什么什么血液循环里面维他命ABCDEFG都有,这个叫做物理现象。你所讲的不是生命,是生命当中物理现象和生理现象,地水火风所构成的,这个叫做物理现象。四大以外五蕴受想行识所运行的生理现象加心理现象,你还有心理现象,对不对?所以你为什么,你会欣赏诗词歌赋、音乐、美术、电影好的东西你都要。为什么摆个花瓶在这里,美其名叫供佛,都是骗人的,佛哪里有看到,对不对?是因为我们看到它很美,共在这里,其实她美,你要说一只黑的,看你摆在这里看看,对不对?在我们台湾的话,一只白的你都不敢摆。我在高雄买了两只,法国做的白的。因为有几只大象很不错,所以摆上去。人家就在那边问,我们是哪个人往生了?我说你家哦,往生。白色花瓶那么漂亮不会欣赏,就问说谁往生。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我就要摆这样子,蓝的红的黑的,白的黄的这个叫美丽,为什么?你的意识形态在起作用,这个是什么?是你这一种虚拟的人生心理作用,加上社会现象共同的集合体,造成你那个合理推理所追求的那个目标。这个就是虚幻的人生,你不知道,因为我们在运作,你的脑筋不像我,我是比各位细微一点点而已。我是把你那个生命现象归纳成这样一个状况。你看看这个表,我们出生以后,我简单的把它规范出来叫记忆,就我执,你会去记很多。白的红的毛巾纸张,有没有?家庭、道路、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阿姨、叔叔、伯伯、爸爸、妈妈、这些通通你记的。我们看,看到师父叫阿弥陀佛,你看污染他嘛。看到师父叫阿弥陀佛是这个东西,然后我们要回家了,要跟师父说阿弥陀佛,跟阿姨说拜拜再见有没有,你就在污染他。他就去记忆这个,当有这种情景有这种动作的时候,应该讲什么话,做什么,这个就是他记起来的。这个就是我执,就是我执。那么你要开始去运作,你的一生规划,什么生涯规划这些,就是法执、合理的推理。各位有没有这一些想想看?我又没有冤枉你?你不要说哼~你自己想想看,我们就活在这个范围里,你一个企图的目标,大概都是社会上所公认的。心理上所要追求的,一定是社会上所公认的目标。当你的这种目标的企求,能够很顺利的圆满达成目的,这个叫做快乐,叫作福报。当你的这种企图心、目的性遭遇到挫折的时候,那你叫作业力,叫苦报。同样拿钱,拿钱来去买所谓的股票,买了股票回来过一个月,你说赚一倍这就是福报;过一个月变成芭拉,那股票已经可以贴在墙壁上当壁纸了,那个时候你叫做业报,对不对?你没有福报,所以拿现钞钞票去换壁纸。本来一张一张数给人家,现在一张一张贴在墙壁上。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叫苦报。这个其实都是你的福报有跟没有而已,你买另外一支股票,可能你的命运就改变了。可是呢,你就执着要买这股票。同样的,你的事业都一样,你的工作各方面都一样。有很多人在抱怨,这两个工作给我找,我就看,选了这个工作去了。结果做了三个月老板宣布倒闭,人家到那个地方去,他现在蒸蒸日上。这是你的命运,为什么你会选这个,这是你的苦报。你为什么不选福报那边呢?因为你当初的决定嘛。这个是什么?这是福报,不是你的决定对错的问题,当你没有福报的时候,你再怎么选,不论多会选,还是会选到差的。你有福报的话,随便挑一个就可以啊。古代的人并不是没有幸福美满的眷属,对不对?他们也是凭媒妁之言相亲,跟抽签一样。娶妻嫁人跟抽签一样。随便嫁一个、随便讨一个老婆,人家幸福的人很多,对不对?不幸福的人,现在自由恋爱也是一样对不对?又没有说自由恋爱的就不会离婚,照样哦,自由恋爱痛苦的人也很多,对不对?所以问题不在形式说,是相亲的还是自由恋爱的,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你到底有没有福报。你没有福报的人,你结婚就是没福报,你怎么结都没福报,关键在这里。所以我们活在虚幻的人生,虚妄的生命环境里,你这个苦就会一直发生。因为你有一个不可预知的状况,因为你受福报的左右,你知道吗?我们不能了生死的人,道场就告诉你,那你就多修福报。福报最好是修圆的,不要修扁的你知道吗?你只修扁的就修一半啊。比如我修到赚很多钱,好,就是赚很多钱人家看你就讨厌,让你只修一个嘛。你修圆的就不是这样了嘛,我赚很多钱,然后我人缘也很好,你这个要修。人缘好也是福报嘛。有的人就不是,他就专门修人员很好,他就不修现金,所以人缘好就是没钱啊。人缘好,人家老是叫他做这个做那个,他也做的很高兴,因为他有人缘,这个就是福报修一半,要修完整。有的人很会修,修很长寿、修很长寿没有子孙,哪干嘛,对不对?那就不对,那你要修完整,要长寿也要有子孙。有的很会修,修健康,拼命修修的很健康,很健康都没朋友,那有用吗?我们看很多人很健康,像头牛一样。可是他很没有福报,他只修到健康的福报,没有修到其他的福报。这个就是福报,你在修的时候不完整。所以我们在跟各位讲人生四阶段的时候你就看到了人为什么形形色色,因为你的意志有所执着。所以当你说全方位去修行的时候你就受不了了,你一定要修这个不修那个,那你当然痛苦了。所以你在某一方面有专长有福报,另一方面你没有。所以在这一种虚幻的生命里,你要会修福报的话,那就要修完整的福报,不要用你自己的想当然耳去修,否则你会修的很糟糕。就好像一个人修的头发很漂亮,个子矮矮的,头发比人还长。那你修头发修那么长干嘛。你要修配合、五官端正要紧,不要光是一个鼻子修的像莲雾一样,一个脸像老鼠。这就是你福报不完整,福报要修完整。这个是对一个凡夫来讲很重要。今天不管,前辈子怎么修不管,反正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那你现在就应该从智慧来修,突破这个福报的限制。福报不究竟,你一直去修的这个部分,对你来讲是个障碍。所以我们跟各位讲修福是随缘的,随缘要尽力,你要记得这一点。不要老是为自己留给后路,那个福报你修不好。那现在我们告诉各位的是,你了解的这种生命的假象,你是活在这个假象里,你要怎么突破它,那就是靠修行了。所以我们跟各位讲,你一定要仔细的看好,这个虚妄的生命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你要弄清楚。你不要看这三个因素,穷尽你的一生。因为你在既有的记忆里面,你记忆的资料里面去做合理的推理,你像是活在一个,台湾话讲的一条线里面。一条线,你的生命是在一条线里面而已啊。国语讲的叫作牛角尖、象牙塔,其实没有啦,你哪有象牙塔那么大,象牙再小那个塔也有个空间。你根本就没有空间,你知道吗?当你用那个合理的推理在过生命的时候,你根本是没有空间的,因为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你想想看,你去注意看一种现象。有人想结婚,想结婚这么一回事。可是人家说没有好对象,那也无所谓,没有就算了,有没有这种人?大概你会说这句话讲假的,后来这句话讲假的,因为他一定要赶快找个对象。所以当你年纪大了,该结婚了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全家人都会紧张,一直帮你找对象,为什么?这个时候你那个所有的记忆所带动的那个合理的推理,只有那一条线。可是一个真的会生活的人,有缘就结婚,没缘就算了。应该是这个样子啊,可是当你是一个这么健康的人,讲这样一个主张的时候,我告诉你,没有人会相信,因为所有的天下人都是不健康的人。他的脑筋只有一条线,这样去思考的。所以你到现在已经28、29、30了,怎么还不结婚,他天天都跟你介绍,奇怪到底是我要结婚还是你要结婚啊?别人会比你紧张,为什么呢?因为他的思考模式是这样的,他只有一条线嘛。你都20几了,30几了,怎么还不结婚啊?奇怪啊?因为他只有这个记忆的资料,去做那个合理的推理。你要是跟他讲说为什么人生一定要结婚,那不结婚你要干嘛?出家。诶,你哪里有问题啊?我说我没有问题,你才有问题啊。他不认为,因为他是活在那条线上面,只能往前滚,倒退都不行,他没有第二条路走。知道吗?我们的生命是告诉你,你有一个空间,我不一定要这样。就像吃饭,你看我们只会讲吃饭,我不吃饭,不吃饭怎么了?心情不好哦?我不吃饭不行啊?奇怪为什么不吃饭,你再跟他讲一下说,我去吃面可以吗?那个人说神经病,吃面还不是吃饭。吃面不是吃饭,可是你脑筋就会停在那个地方。因为你只有一个叫作吃饭,吃面不行吗?你会把他气昏,他会说吃面也是吃饭。其实吃面吃饭是表示一个什么?表示一个空间,我们不一定吃面也不一定吃饭。我看现在很多人根本就是吃菜,哪有在吃面哪有在吃饭。吃一堆菜而已,哪有吃饭。为什么,实际的生命,他的生命的存在是一种块状。不是线状,可是我们虚妄的生命是一种线状,像一条线一样。不能离开那条线,你知道吗?今天我从南部回来,走南二高。南二高就一直想说,下来我们走中投公路。我说不要,我们走中彰。中彰怎么回去?我说奇怪,中彰公路怎么不能回来,中彰公路比中投公路更好走啊,只是现在那个半路芬园下来走到中彰这边这一段比较远。我说反正我们没走过,走那一条路试试看。一个生手的司机,他就会一直问怎么这么远。因为你的线性是中投那一段,没有中彰这一段。所以你就会觉得怎么这么远,那走这段路比较远,我说走这段路本来就比较远,只是没有走过,走走看。走走看是生命啊,可是大脑会告诉你,还要多跑十四公里,我说不是多跑十四公里,这是十四号公路。为什么呢,因为大脑是线性作用的,生命的存在本来是全方位的,我想一想说还有几分钟,多半个钟头出来,那我们逛街对不对?出来走郊外踏青一样,那走一走为什么不好呢?我已经够歹命了,等一下跑这边,等一下跑那边、就这么半个钟头给我喘一口气,走走中彰公路。走彰南公路然后再转,中彰快速公路,换个口味,你不要老是只有中投。这是什么,生命的现象它是块状的,你可以调换。其实不是块状的,它是一个圆球形的状况,它是全方位的,没有说一定要怎么样。可是你要知道,你的大脑就是线性运动,你留意一下,我们是活在线性的生命型态之下,所以我们才有痛苦。当你不是线性,你是一个全方位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你看人家小孩子走路,我们叫做不端庄。他走路他不认真走,等一下这样,又一会吊儿郎当的样子,那个才自在。可我们不是,我们就一定要这样子,尤其女孩子一定。。。这个叫美人步。那小孩子就走的很难过,可是妈妈就一定要这个样子走,这样才有气质,这样才叫作淑女。你不这样走的话叫什么,叫野女啊。这个就是大脑。其实生命就像小孩子一样,他很活泼。他这边讲一讲可以那边,那边讲一讲可以这边,哭一哭转过去就笑了,看到他喜欢的就笑了,这边看到他讨厌的他就哭了。可是我们不一样,我们心里会去调整,到社会的标准那边,你没有办法像小孩子一样,这个就是苦的一种现象。我用这个方式来跟各位谈苦,各位可能没有经验,因为一般告诉你的都是,人生是苦,人生不干净。你看色身,色身怎么不干净,眼睛也不干净,鼻子也不干净,耳朵也不干净,你天天都在挖。那不干净有什么关系,这个根本你不要理它就好了,管他干不干净。其实你知道,苦相的存在,苦那个相的存在,它的本身也是无常。你不要以为说怎么样,你生病的时候你想想看,病有什么好在意的,那是无常,不就过了吗?一下子就过了,失败很痛苦那有什么关系,这无常一下就过了。不过十几个人到你家吃饭,吃完饭以后你碗盘还是要洗一洗,你要不洗,不常。你不要说无常,这个不要洗反正无常,坏苦也是无常,你把它堆三天以后你就知道,那是很惨不是无常。因为苦相的本身,确确实实是无常,可是你生活中所遇到的一些东西,你就必须去处理它,而处理它必须要用欢喜心去处理它,不要以苦、苦难心去处理它。所以对于苦相的存在,我们修行人不在意那个问题,我们真正要在意的是苦的本质,是这个生命结构的错误,那个东西会让你产生一种,产生烦恼的基因,因为你这个结构没有弄好,那个烦恼的基因会让你一直产生烦恼,那你把这个结构调整好,就等于把制造烦恼的基因从你生命中把它除掉了。知道吗?震撼不震撼,我们就讲到这地方,你们去思考一下。

                            录入:能瑾
                            校对:能怡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从心下手》第九集——海云继梦法师
下一篇文章:《从心下手》第十一集——海云继梦法师
Tags:从心下手 海云继梦

网友评论: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