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视频转录 >> 浏览文章

生命故乡的呼唤(海云继梦和上)第一部让心活起来(十三)醒来吧!快进来

2011-12-07 18:21:10本站原创 【字体:

生命故乡的呼唤(海云继梦和上)第一部让心活起来(十三)醒来吧!快进来
「醒来吧!快进来」,生命故乡的呼唤是人类亘古以来,心灵深处所潜藏的一层秘密,引发了古来睿智哲人一场沈思的美梦,多少英雄豪杰追求的是什么?多少睿哲所追求的又是什么?最后所给我们的人生启示又是什么?
综览古今中外一切贤哲毕生的奋斗,从他们所留存的智慧结晶与文化菁华,我们发现一个秘密,那就是:为什么要执着于这样一个生命呢?从人类的最古老的文明遗产与历史记载来看,人类对于宇宙有一股莫名的崇拜,每个民族都有类似上帝的崇拜,不管你称作上帝、女娲或者盘古,那都无所谓。这些都说明人类相信宇宙有一个主宰者,有的主宰是万能的,有的不是,甚至还有七情六欲,这些都是民族所衍生出的文化背景。
我们发现,人类一直想挣脱这个不当的生命模式,但是怎么样都无法挣脱。弄到最后,归纳出一个很简单的定律,就是宇宙有一个主宰者、造物者。而他又是怎么出现的?没办法解释,因为他必须在这样一个假设前提下创生一切万物。到底有没有造物者呢?不要讨论,再讨论就没戏唱了,所以这个假设前提是不准冒犯的,老百姓也如此安然地生存下来。
由于这个前提无可冒犯,因此就有所谓的「神权」,然而神权也是人制造出来的,有力量的人就向神权挑战,跟神权取得妥协,于是产生「君权」。君权从哪里来?神授!神传授给君主。这种妥协的情况,不管在西方或中国都一样。什么叫天子?老天的儿子叫天子,那不是君权神授吗?世界就是这么演化下来的。
但是随着人类智慧的逐渐展开,广大的群众又向这君权挑战了,于是产生「民权」。可以发现,人类是一直在进步的,文明是这样发展下来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不管上帝创造也好,老天创造大地也好,现在大地子民想要回到源头去,不再流浪生死路时,那要怎么办呢?
问题来了,没有一条可回家的道路!因此各宗教就产生一种状况,就是要信,除了「信」之外,没有别的。但是,信不能成就一切,信只是个起步,所以就说:「只要信了,等往生之时,就会回老天的身边来。老天的国度可以容纳无量无边的众生,那里有多么美好……」等等。这情况数千年来一直不变,人类的思惟都同一个步调。
在中国比较进步一点点,透过各种修行,虽然不知道怎么修的,到最后也能够驾返瑶池、乘鹤西归,至于去了哪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样的修行我们也觉得不牢靠,因为没有一个具体的方法。在印度则有这么一派──婆罗门教下来的,他们有很强烈的修行意愿和步骤。
释迦牟尼佛也跟着这群人修行,但是他最后发现,虽然拥有最高的成就,这样却终究还不够;虽然已经回到上帝的身边,可是我不是上帝,应该要成为上帝,那才叫做恢复本来面目,这是他所觉悟到的。因此,他打破这团迷思,让自己成为主宰,恢复生命的本来面目,这就是他在宗教领域最大的创见和成就。他打破迷团、揭开那层纱──也就是最初如何演变成现今这生命,现在沿着这条路又走回去,回到老家自己做主人,而不是依靠主人的奴仆──他已经不只是上帝的子民或天使,而是生命真正的主宰。
这是佛教最伟大的地方,其他宗教都做不到,任何其他思想也做不到。因为佛教回到老家找到本来面目,在自己本地的风光里当家做主,不用仰人鼻息,不是谁的奴仆,自己就是宇宙洪荒的主人,他可以创造一切,这是多么豪放的胸襟啊!不过,这种状况是一般人无法体会的。
佛陀有这种发现,用现代的话要怎么说呢?现有的世界是用一种对立的大脑思惟,大脑透过记忆以后留下一些资料,运用这些资料去进行合理的推理,达到目标,这就是一般所谓的「人生」,所谓的「生命」。当你能够完成理想目标时,就称作有福报;可是当理想目标不能达成时,就感到痛苦,而说是业障。那就错了!这是现实社会中所存在的现象,我们一再地对抗、一再地对立,追求想要的目标,这就是人生痛苦的根源。
在审视整个人生过程当中,我们发现自己根本就可以不必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其实还有另一个世界可供选择,这在佛教的术语里称作「法身慧命」,而我将这名词用现代的语言称作「第二生命」,我们可以透过佛法的训练来达成。这个训练,我们借用数学倒函数的术语,称作「象限转移」。
在第一生命里,如何将它转移到第二生命来,我们需要有这样的训练。因为在第一生命里我们是对立的,人与外境对立,亦即眼、耳、鼻、舌、身、意,与色、声、香、味、触、法相对立,这称作「能所对立」。人有「人我对立」、「是非对立」、「善恶对立」,当这些对立普遍展开以后,你就无容身之处了,那将会非常非常的痛苦!你看这也不对、那也不是,因为你一直在跟人家对立,并且自认为能够绝对赢过对方时,才叫作「幸福」。
你看杨贵妃时代的人,在唐代的画里个个都肥肥胖胖的,我看他们骑在马匹上都很危险,但是在那时代称作美女。如果画里的人走出来,恐怕就要赶快去瘦身美容,而他也一定会很痛苦。「美」这件事情好像很客观,事实上却是绝对主观,它随着时空、定义的不同,一直发生变化。
人,生活在如此对立的时代里,还有什么价值可言?我们根本就是活在虚幻的时空当中!像现在流行着Hello Kitty,一堆人像神经病一样通通要那东西,甚至排了几个钟头去买,好像不去排队就落伍、就活不下去了。想想,这样的人生是真实的吗?可是它却相当普遍地存在!
这就是所谓的「第一象限的生命」、「第一生命」,就是有对立、有是非、有痛苦的地方。但是这种痛苦、烦恼之所存在,并非痛苦本身的问题,而是因为它会感染、扩大。这种感染扩大,虽然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会覆天盖地的将我们包裹起来,让我们陷入愁云惨雾。而事实上真的这样吗?
无论你再怎么忧愁悲苦,明天早上太阳照样升起,黄昏依旧下山,那为什么你还一直锁在原地呢?这是因为你的对立性太过强烈。那个问题对你而言具有毁灭性,可是就宇宙而言,它根本就不存在。所以同样的问题,有的人伤害很大,有的人却毫无知觉,为什么?因为那都是个人虚幻假象所营造出来的一种逼迫。
历来许多贤哲想尽种种方法,包括道德、心理、宗教、学术思想等等来帮助我们,但是效果极其有限。我们不要在第一象限过着对立的生活,最好是改用另一种方式,转移到不对立的第二生命。所谓不对立有个前提,也就是现象可能会持续发生,但只是一种客观的存在,而不是由我们主观塑造的。
这个差别是什么呢?举例来说,有两个人在那边交头接耳,一面讲话眼睛一直瞄着我们。那会发生两种现象,一种人就对号入坐:「那两人在说我什么?」然后随着他们交头接耳的眼神,猜想人家一定在说他的是非。另一种人呢?他只是在那儿等两人说完,准备过去打招呼。
第一种人,他已经主动对号入座,以为人家交头接耳在说他怎样;另一种人只是当作客观事实的存在,别人交头接耳与我无关。第一种人已经掉入了对立的情况,痛苦一定来临,而且当那两人一说完,他要过去打招呼,如果对方说:「没事!没事!我们没空,马上要走。」那他的伤害就更深了:「他们一定在讲什么怕我知道?」他大概会痛苦很久。如果这个时候又刚好有人在说他的是非,那就更糟了,他的伤害会很深,甚至误会就是那两人说的。
另外一个呢?他不这样认为,别人谈完了,没空喔!那好,改天再谈。对他而言,这只是纯粹客观的现象,他没有介入,不管别人谈什么,完全与他无涉,所以根本没有影响。然而对第一种人来说,他的伤害会开始感染,一再扩大,人生观也会完全改变,那时就会觉得,世事不如意者十常八九,人生在世到处都有是非和烦恼。这就是灾难,是典型活在第一生命里,它不但孳生烦恼,也会有严重的二度伤害。
同样地,第二种人虽然也会碰到伤害、烦恼与无奈,但是(ji)率比较小,因此快乐的时间较长,受挫的(ji)会不多,这是第一个特质。第二个特质,当挫折、烦恼、无奈出现时,他不会再对自己二度伤害,他事情一过就算了,当下便解决了。人家骂我们、当面指责我们,我们说:「对不起!我错了,这个我会改进。」就没事了,有则改之,无则嘉勉嘛!至此便结束了,没有二度伤害。对心理、对生理都不造成结构性的病变,像这样的人就是活在天堂、活在净土里。
并不是天堂或净土里的人没有烦恼,而是将烦恼缩到最小,当下即了。我们世间人常常扛着莫须有、无谓的烦恼,还将它无限扩大、无限延伸,并感染到各个层面,于是产生二度伤害、三度伤害……这当然是娑婆世界的痛苦。
要进入第二生命不难,象限的转移只要经过简单、有效率的训练,很快即可完成。可是我们无法认识这种真相,只是用自己的脑筋一直想:「哪有可能?要放下哪有那么容易?」那你就只好继续受它的折磨;一点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你就有本事弄得乌云满天,这要如何是好呢?你这伤害不是自找的吗?
就像我讲经时,由于都是探讨日常生活中人性的问题,我所提到的那些人性的缺憾,其实大家都曾身历其境,我并不是针对某一个人讲的,可是有些人常常就对号入座,而且万箭穿心。人家又不是说你,你自己却中箭下马,为什么这样呢?干嘛自己伤害自己呢?我们只不过举出一般的人性弱点或一些往往被自己忽略的缺点,如果有的话就改进嘛!如此而已。
在人生当中为了与人竞争、为了适者生存,我们战战兢兢──学会掩饰,学会隐瞒,然后混日子过下去。这当中有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心理、生理结构开始产生病变,却毫不自知。在这种压抑和扭曲的过程中,烦恼将你转化了,让你压抑、扭曲了,甚至成了心理病变和生理病变。
我们来听经、来学佛,接受调整和训练,指出内心的缺点。长期以来一直隐瞒、扭曲的,现在豁然开朗:「唉!原来这样。」那就应该开始调整,让它恢复健康。「可是这时该不会又在说我了吧?」是啊!是在说你没错,可是我怎么会知道你就是这样?其实我不是在说你,而是在说人性的通病。好!现在你既然听到、知道了,就应该去改,趁着症状还没明显化之前,将它消弥于无形,除掉生理、心理结构性的病变,然后再用正确的人生观和态度来面对人生和生活,面对人性和生命,重新再出发,这不就是一种新生吗?我们不是在庆祝重生吗?
各位想想看,这是人生当中何等的礼物,应当感激啊!佛陀留下的精神与生命的遗产,我们有幸获得,真是百千万劫难遭遇啊!假如真的感受到这种殊胜,就应当就此完成生命的改造。这是一个起步,非常有效的。从这里着手有二大利益,第一:我们可以将资粮道,就是为人处世基本的人格性,包括人格的完美、心理的健康、不扭曲的人性、健全的人生观、良好的人际关系等,重新架构起来。同时可以和内心深处生命存在的本质相呼应,因为每个人都在找寻这东西。
虽然有些人为了生存,还忙碌着柴米油盐,那是基于生存,如果无法生存的话,那什么是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呢?所以对这些还在生存边缘挣扎的人,我们寄予一份厚望,希望他们达到某种程度的稳定以后,要赶快为生命作一个正确的定位,然后重新来过。
至于各位,现在行有余力就要赶快定位,找回生命的真相、人生的真面目,而不要继续这样压抑隐瞒、扭曲自己;应该坦荡荡地,不恐惧、不烦恼、不罣碍。至于如何将恐惧、罣碍、烦恼所造成的压抑和扭曲,在心理、生理上所造成的结构性病变加以矫正,使它恢复正常?我想这是第一要务,也是每个人马上要进行的工作;如果你无法体会,那肯定会继续压抑自己、扭曲自己了。
这部分好像谈得很玄。许多人都有长期的压抑和扭曲,却不敢去面对,因为那是内心深处的秘密。你没看到我,我没看到你,但我们都清楚得很,因大家都曾经这样走过,这样隐瞒、压抑和扭曲过。很多小孩功课多得要命,突然有一科到了学校才发现忘记做,怎么办?等老师问到的时候再说吧!结果老师还没查到就下课了,他喘一口气就过去了。你要知道,他内心已经隐瞒了一件事──功课没做,虽然老师没查到,他高兴得回家赶快补起来,但是他的人生已经开始有了隐瞒和压抑的经验。
这种情况或许每个人都经历过,人生这类事尤其多,往往因为没人追究,所以保有一些秘密。在这五花八门的社会里,每个人拥有一点自己的秘密,也真是不错了。可是当这秘密危及我们对生存和生命设定的终极目标时,可能就天天诚惶诚恐,身处忧虑、恐惧和罣碍中,每天都有挥之不去的梦魇压着。这时怎么办?我们期望各位面对问题,将它掀开来弄清楚,不要再压抑,这样生命才会亮丽、芬芳,才有可能活出自己的天地,否则阴影会一直跟随着。
在人生奋斗的旅途中,许多人都有这种状况,其实这些不是罪大恶极的事,只是人生历程中一种结构、一种现象,如果能够坦然面对,接受训练,烦恼就会消除掉,而且不致于再造成二度伤害,这样我们才有可能从第一生命转入第二生命。我们一旦进到第二生命,将会转消极的人生为积极。积极的人生是一种精进的基因,而不是制造烦恼的DNA。
在第一生命里,烦恼的基因会去捕捉、制造,甚至扩散烦恼,让它感染到生活的各个层面,让人生变得灰天暗地。你没办法精进,只要一点点小事、一个小蜘蛛网就足以彻底将你障蔽。蜘蛛网有什么了不起?可是你生命结构产生了病变,一点小挫折都会主动捕捉过来困扰自己,然后将它扩大,就像那蜘蛛网,它怎么有办法绊得住你前进呢?可是因为你将它制造成一个烦恼,然后感染、扩大;你看蜘蛛网里面有细菌,如果碰到的话会感染……好了!你stop不敢前进了,人生就一直停在那个地方,一次、两次、三次……人生本来没障碍的,现在障碍一堆,什么都没办法做。这是第一生命现象中虚幻人生所遭遇的一种困境。
但是当你转入第二生命以后就不一样了,挫折、失败与无奈产生时,你淡然处之,并且从生命中的优点、性德去积极发挥,那时你的生命就像压路(ji)一样,管它什么东西,一切杂质压得粉碎,更不用讲什么蜘蛛网了,摆在眼前的荆棘、瓦砾通通压平,你的心地犹如金刚宝地一样非常清净。你勇敢阔步前进,一切障难都阻碍不了你。你可以完成自己所要的理想,这就是第二生命给我们的最佳启示。可是很多人没有办法体会,他不知道,因为他局限在现有的第一生命里,抱持着第一生命里的依赖,依赖意识形态,而依赖的意识形态是一种传承下来的社会文化。
以往,我们过新年才会穿新衣、戴新帽,如果平时买新衣戴新帽,人家就觉得很奇怪,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可是现在几乎天天穿新衣戴新帽,谁管你啊?为什么这样?因为我们依赖的是社会标准,以往物质缺乏的时代是那样子,现在物质文明发达是这样子,所以你不以为意。
你看,依赖社会习惯而无法改变,这是落入惯性,惯性来自于我们的意识形态。遵循着意识形态而产生的惯性,会让你想当然尔地认为凡事就是这样。一旦如此,你就无法超越、无法突破。用惯性的人是用大脑思惟的,用生命思惟的人不落入惯性。经过专业训练的人,能很自在地知道其间的区别,但对一般人来说则难以分辨。
我们的生活往往这样: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吃饭、八点上班,中午休息时邀你:「走吧!吃饭。」你就先拿个表看:「喔!十二点了,吃饭。」奇怪!叫你吃饭跟看表有什么关系?因为你活在意识形态里,因为十二点到了,所以该吃饭,即使不饿也吃,而不是因为饿了想吃。所以当你说:「我不饿,喝个咖啡就好。」人家就觉得你很奇怪。这很奇怪吗?不饿为什么一定要吃?我早上可能多吃了一点,现在还不饿,所以暂时不吃;但既然是休息时间,就陪大家喝杯咖啡,这样不好吗?可是人家就奇怪:「你是不是情绪不好?发生什么事?」这叫作「惯性」!
生命的本质不是这样,不饿就不要吃,饿了再吃嘛!可是意识形态告诉我们要定时定量,因为医生规定的。生命真的如此吗?
我们三餐是不是都吃同样的东西?白饭一碗、花生、白菜、萝卜、鸡蛋,就这样子一餐,每天都如此,时间到了,当然定时定量。事实上,我们吃的东西很杂,这一餐可能卡路里、脂肪比较多,那么距离下一餐时间就拖长一点;而这餐吃的纤维质多、比较清淡,所以可能还没到吃饭时间,肚子就饿了,那为什么不依肚子饿不饿来选择吃或不吃呢?为什么非得准时吃饭不可?为什么让时间把你架住呢?
这就是惯性,惯性是大脑运作的标准,离开惯性大脑就不会运作。我们活在第一生命里头,就等于活在集中营一样,而我们能不能将它放下,重新来过,过一个非常活泼、自在、不受惯性牵制、没有意识的阴影笼罩、没有任何干扰,完全自在解脱的人生呢?这就是真实的生命,是个全方位的人生。
活在大脑意识和惯性的情况中,生命犹如莲藕丝那么细,第一生命使用大脑的虚幻人生,就像那藕丝一样;你是活在非常狭隘的空间里,你人生、生命的状况就只有那么一条线而已。可是在第二生命里,生命是全方位、非常开阔、非常壮观的,这里没有预期目标、没有任何限制,你自在而觉知,人生俯拾皆是芬芳灿烂的。我们活在自我的喜悦中、活在群众的和谐状态中,而各人仍有各人的喜悦。
每个人喜悦不同,有的是聆赏音乐的喜悦,有的是沉缅于画作的喜悦,有的是把玩珍宝的喜悦,不管何种情境,对整体族群而言,都是和谐美好的,它不对抗、不伤害、不斗争。我们要留意这一点,在觉知的生命领域里,族群是和谐、美好、幸福的。以个人而言,各人头顶一片天,但却人人都喜悦,尽管喜悦不同,专长与嗜好也不同,但所有一切尽皆无限的美好。
期盼大家能够经过对生命有真正的认知和体会,了解到虚妄的人生与真实的人生,导引自己与生命的真相、生命的故乡来相呼应。让我们重新界定一个新的起步,重新迈向真实生命的道路。让我们一起回到生命的故乡,真正当家做主,活出自己的天地、活出自己生命的芬芳;在生命的园地里,拥有自己美好的生命花园,在这当中不只是百花齐放,而且都能够群芳竞艳、百花怒放。我们不是单一的花朵,而象是一大片灿烂芬芳的大花园!祝福各位拥有幸福美好的人生,拥有灿烂、光明的生命观![1]

 


[1] 备注:为广泛积极推动海云继梦和上解华严,让更多人能够了解佛法的真实义,走入生命的故乡,特提供此讲座的文字资料,方便大家打印阅读。我们热情的邀请您收看、收听海云继梦和上视频、音频教程,相关链接如下:
1、土豆网视频
http://www.tudou.com/home/_54763891/#tui-tab_0
2、新浪爱问音频、文档资料:
http://iask.sina.com.cn/u/1771156695/ish
欢迎收听收看,共同在菩提道上勇猛精进!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要如何学佛?6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Tags: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