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华严
您当前位置:华严云南学会网 >> 佛法资讯 >> 新闻时事 >> 国内新闻 >> 浏览文章

甄艳藏医唐卡中医学与宗教的融合与碰撞

2013-01-02 21:31:57不详 【字体:

  甄艳:藏医唐卡中医学与宗教的融合与碰撞

  【作者简介】甄艳,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

  西藏的绘画艺术不但历史悠久,而且载体丰富,包括洞穴岩画、壁画、唐卡等多种形式。其中,唐卡是西藏绘画特有的艺术形式,也是藏传佛教独有的用于修行和学习的工具形式之一。“唐卡”(Thangkha)为藏语音译名,指的是卷轴挂图,其来源与宗教密切相关,最早可能是以绘制佛像开始的,用于寺庙的宗教仪式中。以藏医为主题的唐卡,称为“曼唐”(Sman thang),是唐卡的一种。

  一、藏医唐卡

  现在存世的全套“曼唐”共计80幅,彩色绘制而成。其中的79幅是18世纪初,五世达赖喇嘛的摄政王桑吉嘉措根据其所著的《四部医典》标准注释本《蓝琉璃》的内容,并参考《月王药诊》的部分内容,主持完成的。最后一幅名医图,是在20世纪上半叶绘制加入的。这些“曼唐”的大小一致,约为30-43×90-100cm。每幅图均由几个、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小图组成,表述了藏医从起源到发展,从医学理论直至医疗实践的几乎全部内容。这种表现形式,在世界传统医学体系中,是绝无仅有的。

  在这套80幅的藏医唐卡中,包括据《根本医典》内容绘制的4幅,据《论说医典》内容绘制的35幅,据《秘诀医典》内容绘制的16幅,据《后续医典》内容绘制的24幅,和最后1幅历代名医图。其中,第1幅为传说中的药王城,讲述藏医的起源;第2-4幅论述人体生理、解剖、病理、诊断和治疗的总论;第5幅是人体胚胎发育图;第6-18幅论述人体的脉络、器官、放血部位、要害部位及生理特征;第19、20幅为患者死亡的征兆;第21-24幅论述疾病病因及患者的起居饮食宜忌;第25-35幅论述药物;第36-38幅论述的是治疗方法和原则;第39幅专门论述医德;第40、41幅是人体火灸、穿刺和放血的穴位图;第42-48幅论述患病的病因;第49-52幅论述人体内部的解剖构造;第53-55幅论述养生方法;第56-69幅论述诊断方法;第70-76幅论述各种治疗方法;第77-79幅概述藏医学的特点和《四部医典》的传承;第80幅描述藏医历史上重要的医学代表人物。

  藏医唐卡的主要功能,在于能够运用形象的教学方式,使藏医研习者“一目了然”地掌握其经典著作《四部医典》的内容,从而掌握整个藏医学的全部内容。至今,许多藏传寺院“曼巴扎仓”(医明学院)的墙壁上,还彩绘着多种多样根据藏医唐卡内容绘制的壁画,这一形式在当今的藏医教学中,仍然起着重要的作用。

  二、藏传佛教

  7世纪,在吐蕃王朝赞普松赞干布的大力扶持下,佛教开始正式传入西藏。赤松德赞时建成的桑耶寺,融藏、汉、印三种民族风格于一体,佛、法、僧三宝首次在此正式确立。这一时期,大规模的译经活动使大量的印度佛经被从梵文翻译为藏文。赤热巴津时期,完成了对佛经的编目工作,编成著名的丹噶目录、钦浦目录和旁塘目录,进一步推动了西藏的译经事业,避免了重复翻译的浪费,也成为后世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和《丹珠尔》)的基础。吐蕃王朝朗达玛灭佛之前的这一段佛教昌盛的时期通常被称为“前弘期”。

  朗达玛的被刺身亡,也意味着盛极一时的吐蕃王朝的解体,从此西藏陷入了分裂割据的状态。公元11-12世纪,佛教开始复兴,这一段灭佛之后佛教又再度兴起的时期,被称为“后弘期”。萨迦派对蒙元政权的依附和宗喀巴建立格鲁派,对这一时期藏传佛教的形成至关重要。时代发展至此,藏族的佛教已经与汉传佛教和南传佛教区别开来,有了独具一格的特点。

  三、藏传佛教内容在藏医学中的体现

  藏医学在藏族传统知识分类中,属于大五明中的“医方明”,但凡历史上藏传佛教的高僧大德,无一不对藏医学有深入的了解。藏医学的独特性,表现在“医学”作为一种科学技术,与“佛学”这一宗教信仰的结合。如前所述,藏医唐卡涵盖了藏医学的整个内容,在此,以藏医唐卡中第1幅药王城、第21幅疾病的原因、第39幅医德和第79幅《四部医典》的传承四个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内容为例,阐述一下藏医学中医学与佛教的融合与碰撞。

  第1幅:药王城

  (一)药王城:这是藏医系列唐卡中的第1幅,描述了药王城的全景,藏医的起源以及药师佛向神、仙人、外道和佛教徒四众传授医学知识的场景。

  药王城是一座由宝石、金银、珍珠、蓝琉璃构成的正方形无量宫,共五层四个门,东门由持国天王守护、南门由增长天王守护、西门由广目天王守护、北门由多闻天王守护。由于各种宝石的装饰,宫殿内外光彩夺目、清澈透亮。药王城的南面是阳光明媚的宾陀山,具有太阳的殊胜威力,长满了主治寒性病的各种热性药物;城的北面是雪山,具有月亮的殊胜威力,长满了主治热性病的各种寒性药物;城的东面是香积山,生长着七种诃子;城的西面是玛拉雅山,生长着六种良药,以及能够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五种寒水石、五种药泉、五种岩精和五种温泉。总之,药林茂盛,群鸟鸣唱,身具宝药的群兽伏卧,一切药物无不具备,美妙无比。药师琉璃光佛以金刚跏趺坐端坐于无量宫正中由各种宝石镶嵌的宝座上,为四众传授医学知识,依次以思想、身体、功德、事业四化身为明智圣贤讲授,所讲授的内容流传到世间即成为《四部医典》。

  从这幅图的画面来看,佛教色彩浓郁,使整部《四部医典》从一开始就笼罩在佛教传道的气氛之中。《四部医典》的全部内容,是以佛祖与教徒问答的形式来叙述:在每一部医典中,药师琉璃光佛都以化身的形式,化身为两位仙人——“明智仙人”和“心生仙人”,互相问答,即由心生仙人向明智仙人请教,明智仙人开口讲解予以喻示。在第一部《根本医典》中,明智仙人由药师琉璃光佛的心中化生出来,讲授完毕时,回到药师琉璃光佛的心中;第二部《论说医典》中,明智仙人由药师琉璃光佛头顶首髻幻化出来,讲毕回到首髻之中;第三部《秘诀医典》中,明智仙人来自并返回药师琉璃光佛的肚脐;第四部《后续医典》中,明智仙人来自并返回药师琉璃光佛的隐秘处。这部经典的医学著作,就是以这种浓郁的佛语教诲的形式,阐述了整个藏医学的知识体系。

  第21幅:疾病的病因、症状和归类

  (二)疾病的病因:这是藏医系列唐卡中的第21幅,论述了疾病的根源、发病的原因、发病的途径和部位、疾病的症状以及疾病的归类等内容。其中在论述疾病病因的时候,指出“无数疾病的共同病因只有唯一的一种病因,即最主要的内因”,其真谛是:一切事物都是缘起性空无自性的,由于真理被蒙蔽,而世俗智慧又无法明辨,而就此认为一切事物都自有其自,这种与我执共生的无明,便是一切疾病的唯一病因。

  正如这幅唐卡的第一幅小图中,一只鸟儿和它的影子所展现的内容所示,“在天空飞翔的鸟,白天一刻也不落地,只在天空中飞翔;然而不论飞到哪里,自己的影子,总是一刻不离地随着它。同样,这些众生,虽然在一个时期心身无病,健康安居,享受着自己的丰盛富有;然而,就在这时,由于无明禀性的因袭之力,使疾病之因隆、赤巴、培根与贪、嗔、痴等不可能离开。因此,当遇到各种外缘的时候,就会突然产生病痛。”疾病产生的这一根本原因的提出,无疑深受藏传佛教“四法印”,即诸行无常、有漏皆苦、诸法无我、涅盘寂静的影响。

  此外,藏医将疾病的分类总数归为四百零四种,这个数目与佛教“四大”(地、火、水、风)学说相关联。还认为有四种疾病,各为一百零一种,一种是“完全由随人转移的宿业所致的疾病,无论如何治疗,也不愈而死”;一种是“由无形的遍计魔鬼祟害的疾病,可用法事祈禳得到解脱”;一种是“今世罪孽造成的疾病,医生不治则死,治之则活”;一种是“不具备这三病得性相的疾病、近似疾病,不需用药物、外治、法事祈禳等施治而可自愈”。这种佛教思想的反映,不但指导着藏医的病因学说,也指导着藏医对疾病的治疗。

  但是,现实中能够通过修行实践“四法印”的人毕竟不是大多数,因而藏医将前述的根本病因视为远因,疾病的产生还有近因的作用,即人体自性存在的隆、赤巴、培根三者的生理状态的改变。这三因素之间互相平衡的紊乱,如出现旺盛、虚耗、混乱等情况,将导致它们由正常的生理因素,转变成为致病的病理因素,疾病的寒热便由此而来。这种对人体与疾病之间关系的论述,立足于人体自性本身,体现出医学作为一种治病救人的专门之学,与宗教修行之间的区别。

  第39幅:医师应有的品德

  (三)医德:这是藏医系列唐卡中的第39幅,论述了医师应有的品德,包括医生的条件、医生的本质、医生的释名、医生的区别、医生的事业和医生的殊果六个方面的内容。

  藏医提出要成为一个高明的医生,有六个首要条件:1、“具有分辨一切所知明的事物的智慧”;2、“有利众的无上良善纯洁的善心”;3、“坚守为患者服务的誓言”;4、“在身语意三方面注意形象”;5、“对应做的事不误时地勤奋从业”;6、“精通世俗事理”。前4条与佛教徒的要求相差无几,第5条指出医生应该勤奋精进、努力提高自身知识水平的同时,还应该在成为名医后,对患者的疾病专心致志地进行治疗。第6条则体现出佛教“归元无二路,方便有多门”的理念,指出医治病患时,应符合俗世道理而行,若能随顺正法、平易近人,则对自己和他人都有好处。

  对于医生的区别,藏医将医生分为无上的医生、特殊的医生和一般的医生三种。无上的医生,是“能将贪、嗔、痴等三毒之因无明及其果隆、赤巴、培根等三因之病根除的医生,只有世尊佛陀”。特殊的医生,是“具有他续之明的通慧,均具有无限仁慈悲悯,对痛苦的贫困弱小者使之安乐,且自心正直”的医生。一般的医生则分为两类,以世间的分法分为“上医”,即“亲传的、后学的、熟业的”医生和“下医”,即“什么也不懂”,“仅仅挂着医生之空名”的人。

  对于医生的殊果,有暂时的殊果和最终的殊果。暂时的殊果是“此生幸福,众人尊敬,自在受用可喜,经济富足”,既要“爱护知识”,又要“了解知识能活人”。另外,“对患者的感恩酬谢,必要时可以适当地收取一些食财等酬谢物,要语言圆润地收受。如若时间一长,患者痊愈时,则忘掉了医生的好处,一点也不报答医生的恩惠”。最终的殊果,则能走向无上佛陀的境地。

  第79幅:《四部医典》的传承

  藏医医德的独特之处,就在于融入了诸多对藏传佛教佛教徒同样严格的要求,这一点是世界上其他医学体系都不具备的。

  (四)《四部医典》的传承:这是藏医系列唐卡中的第79幅,讲述了老师择德时应注意的事项和弟子品德、智商方面必备的条件等内容。《四部医典》的藏文译名为《居悉》,全名为《甘露精要八支秘密诀窍续》,“甘露精要”指明本书的重要性和意义,形容这部书的内容都是极珍贵的宝贝,犹如甘露一般;“八支”指的身、儿童、妇病、邪、伤、毒、衰老和壮阳八部分的医学内容;“秘密诀窍”指本书文字的体裁和接受的秘密方式;“续”为佛教密宗经典之意。从书名便可看出,《四部医典》的传承也同样遵循着藏传佛教密宗典籍的传承方式,对所传对象的要求颇高。那些坚守誓言,信仰专一,尊重师长,能为学成医典供施财物甚至生命,智慧超群,明辨是非,勤于闻、思、修,并且具备医师六个条件的人适于选作弟子;而那些讳师自尊,学无正途,忘恩负义,骄傲自满,心地不善,追求财富,阿谀奉承的人,则不适于选作弟子。

  从原始医疗经验的积累,逐步发展到自成体系,而后进一步自我完善,藏医发展的过程经历了两千多年。藏传佛教的形成,直至成为西藏政教生活的全部,走过了一千多年的历史。两者在公元10世纪开始,相依相行,互相融合,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藏医的模样。藏医八十幅唐卡,生动地描述了藏医药学作为活人之学的全部内容,也表达着浓郁的藏传佛教的宗教内容。科学和哲学在藏医学中和谐相融,使其成为藏族人民千百年来维护身心健康的重要手段。运用不同的方法研究藏医药学的知识,是继承和发展藏医药的关键,希望更多的有志之士,共同投身于这项功德无量的事业。

  【参考文献】

  [1]第司?桑吉嘉措著,毛继祖,卡洛,毛韶玲译校.蓝琉璃[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年.

  [2]蔡景峰主编.中国藏医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5年.

  [3]强巴赤列主编.藏医四部医典八十幅曼唐释难?蓝琉璃之光[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6年.

  [4]才让当智,加羊宗智,华措吉编译.《四部医典》八十幅唐卡及其解说[M].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2010年.

  [5]宇妥?元丹贡布著,马世林,罗达尚等译.四部医典[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年.

  [6]Zhen Yan, Cai Jingfeng.China’s Tibetan Medicine[M].Beijing: Foreign Languages Press,2005年.

  [7]John F. Avedon, Fernard Meyer et al.The Buddha’s Art of Healing[M].New York: Rizzoli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1998年.

商智建站

上一篇文章:永信法师在壬辰年少林寺“禅七”法会中作开示
下一篇文章:四川峨眉山佛教协会召开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大会图
Tags:藏医 中医 中医学 医学 宗教 教的 融合 碰撞

网友评论: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